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423章 某些伤彻底好了!
    欧阳星海和欧阳冰原之间的争斗,之所以能够引起苏锐的关注,主要还是因为这件事情涉及到了秦家姐弟。
    你们该怎么争就怎么争,但是绝对不能把秦悦然和秦冉龙当成工具,甚至是用来栽赃陷害的筹码。
    如果那天苏锐和秦家的人没有及时赶来相救的话,那么那件事情的后果说不定已经不堪设想了。
    子弹无眼,万一秦家姐弟中弹……苏锐真的不敢想象这画面。
    他会炸的,会疯的,然后绝对会做出一些连他自己都控制不住的疯狂事情。
    通过和欧阳冰原交谈,苏锐几乎已经确定,追杀秦家姐弟的事情和他没有什么关系,这货是被完美的证据链给害了的。
    然而,这么完美的证据链加在欧阳冰原的身上,幕后黑手必然要为此付出极大的精力,埋了那么多钉子,现在都利用了起来,这一份深沉的心思会让人细思极恐的——可对方的付出这么大,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难道说,对方要的仅仅是扳倒欧阳冰原而已?
    扳倒欧阳冰原,可以有很多种方式,何必如此的铤而走险?
    很明显,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不管这件事情是谁做的,欧阳星海都是最大的受益者。
    可是,以他的性格,能做出来这种事情吗?毕竟,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往自己的胳膊上划上一刀的啊!
    苏锐不是没有受过刀伤,所以对那种疼痛更加清楚。
    “抑郁症会有自残倾向吗?”苏锐对着空气问了一句。
    随后他打开手机,开始搜索类似的词条。
    好像……这样自残的情况还不在少数……
    嗯,别说自残了,自杀者都大有人在啊……
    苏锐看着这些词条,眼睛渐渐眯起来了。
    “我觉得不是你。”苏锐对着空气说道:“我更希望不是你。”
    他口中的这个“你”,指的显然是欧阳星海。
    事实上,苏锐对欧阳星海的印象一贯都还算不错,他更不愿意把此人往那种阴险腹黑的形象上面联想。
    那么,换个角度思考,如果不是欧阳星海的话,又会是谁呢?
    他这么做的目的和动机是什么?
    难道说是通过打击欧阳星海,引起秦家的报复,然后借刀杀人?或是想要通过这一点,来削弱老秦家的势力?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啊。
    毕竟,秦家虽然是一门三上将,家族声望极高,可是,若是秦家和欧阳家族硬拼起来,哪怕后者已经是江河日下,也一定会付出很大的代价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这布局未免也太大了!心思也未免太恐怖了!想要达到的目标也太多了!
    看似是一件简单的小事而已,明面上就是两兄弟的争斗,可是,通过这件事情,却能够削弱两个超级大家族,从而引得整个首都势力的洗牌!
    这就是蝴蝶效应!
    往往不起眼,可却能够瞬间引发地震级的连锁反应!
    倘若从这一点上来分析的话,那么这件事情似乎又不是欧阳星海所做的了,毕竟,这样也会对他形成巨大的打击。
    首都、乃至整个华夏的局势,都显得越来越错综复杂了,可是,苏锐知道,这越来越复杂,或许就说明,那个幕后黑手可能已经蹦跶不了多长时间了。
    抽丝剥茧,总会找到最后的真相的。
    苏锐靠在军区总院的病床上,想了很多。
    他不准备再把欧阳星海关下去了,在没有最终的证据之前,这样的关押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如果对方真的是奸狡的狐狸,那么终究会露出狐狸尾巴来的,到时候就引蛇出洞,倘若欧阳星海再有什么异动,那就不妨将计就计好了。
    这两个推断的方向都挺让苏锐头疼的,都很难处理。此时的苏锐多希望这一切都是欧阳冰原做的,这样的话他还会觉得省事呢,一颗子弹就能全部解决掉所有问题。
    想着这一切,苏锐还是有点无奈,还好,他知道,这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了,距离那个幕后黑手黔驴技穷的时候已经不远了。
    冲了个澡之后,苏锐躺在床上,而这时候,秦悦然来了。
    “愁眉紧锁?”秦悦然笑着问道。
    她穿着一件长款风衣,一进入房间,她就把风衣脱掉,露出了里面的羊绒衫和紧身长裤,那无敌的美腿就轮廓清晰的出现在了苏锐的眼前。
    往苏锐的身边一坐,后者的鼻间就钻进了淡淡的香气。
    “怎么,我明天就要启程去非洲了,你专挑这大晚上的来撩拨我啊?”苏锐无奈地说道。
    “不是啊。”秦悦然说道:“我家里的淋浴坏了,到你这里来洗个澡。”
    “……”苏锐的表情立刻变得艰难了起来!
    “姐姐,你这个理由,找的可真是妙……妙不可言的妙……”苏锐断断续续的说道,怎么忽然间说话变得艰难了起来呢?
    他自然知道,老秦家的宅子究竟有多大,里面到底有多少个卫生间,恐怕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你说你的淋浴坏了……到底能不能找个合适的理由啊!
    “我先去洗澡了。”秦悦然对苏锐勾了勾手指:“你要不要一起来?”
    “那什么……我重伤未愈……”苏锐咳嗽了两声。
    “看来,你今天晚上是当不成禽兽了,只能禽兽不如了。”秦悦然说着,把病房门给反锁了,然后啪嗒一声,直接关上了灯。
    随后,她走进卫生间里面,一分钟之后,里面便传来了哗啦啦的水声了。
    …………
    事实证明,苏锐某些位置的伤应该是彻底恢复了——和秦家大小姐一直折腾到了凌晨一点钟才睡着,就是最有力的说明了。
    苏锐久旱逢甘霖,这一次竟然状态出奇的好,可谓是相当充分的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可惜丹妮尔夏普还没能遇见伤好的苏锐呢。
    等苏锐醒来的时候,秦悦然已经洗漱完毕了,她坐在后者的床边,微微一笑,说道:“是不是还没清醒呢?需不需要我让你更清醒一些?”
    “不需要了,不需要了……”苏锐连连摆手拒绝。
    秦悦然也不恼:“看你的怂样子。”
    说着,她便主动开始给苏锐主动准备今天的衣服了。
    此时,天色也只是刚刚亮起,距离苏意前来接人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苏锐靠坐在床头,看着秦悦然弯腰帮着自己收拾行李的样子,不禁觉得心底挺温暖的。
    收拾好了行李,秦悦然又披上大衣,下楼买了早饭,不过是简单的热豆浆和热油条,却让整间病房都多了一种清晰的温馨感觉。
    “这次再去非洲,还会再有什么危险吗?”秦悦然说道。
    她当然也想让苏锐留在首都好好休息,只是身为老秦的孙女,秦悦然自然明白,此次非洲之行,对于苏锐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他有太多的情感和记忆都和那一片炎热的土地有关,如果不回去看看的话,那么以他的性子,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平静下来。
    “放心好了,当然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叛军首领都已经被活捉了。”苏锐笑了笑,咬了一口油条,紧接着喝了一大口豆浆,满口生香。
    在有些凉意的清晨,吃上一顿热腾腾的早餐,就是尘世间最清晰可见的幸福了。
    关于兰斯洛茨那边的事情,秦悦然一直都没有和苏锐通气,事实上,她在把“兰斯洛茨”的名字告诉了林傲雪之后,具体的事情就全都交由林大小姐来负责了,而秦悦然则是主要负责追查内奸的相关事宜。
    吃完了早餐,秦悦然把苏锐送到楼下,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住院部的门厅前面,没想到苏意竟然从后排走了下来。
    他还是显得非常瘦,不过气色明显改善了,给人的感觉也不再是之前那种不正常的暴瘦,多了几分健康的感觉。
    “悦然也在啊。”苏意笑呵呵的说道。
    秦悦然微微红着脸:“二哥好。”
    事实上,苏意和秦悦然的父亲才是同一辈人,现在由于苏锐的出现,他们之间的辈分已经全乱了。
    “那么久没见了,有时间去家里吃个饭吧。”苏意笑着回答。
    秦悦然满心欢喜,轻声说道:“好的,谢谢二哥。”
    苏锐笑呵呵的拍了拍秦悦然的手背:“别信他的话,他现在一个月能在家里吃上一顿饭就相当不错了。”
    苏意直接反驳道:“你要是一年能在家里吃上三顿饭,老爷子都能合不拢嘴。”
    简单的聊了几句,苏意便带着苏锐上车前往机场了。
    秦悦然望着这车子消失在转角,于是掏出了手机,打了个电话。
    “傲雪,我是悦然。”她的眸光微凝:“苏锐今天就飞去普勒尼亚了,兰斯洛茨不会再找他的麻烦吧?”
    关于烈焰大队在非洲所经历的那些事情,秦悦然每每想起,都心有余悸。
    这真是在生死边缘踩着钢丝啊!
    那些孙子在华夏国内都敢动手,更别提在国外了,他们会无所禁忌的!
    苏锐的身体还有一些伤呢,如果敌人选择在这种时候强攻的话,他能抵抗的住吗?秦悦然不可能不担忧的。
    “不会了,放心。”林傲雪轻声说道。
    不过,说完之后,林大小姐又补充了一句:“至少……短期内,不会了。”
    “那就好,辛苦你了。”秦悦然轻轻的出了一口气。
    她知道,林傲雪从来不说无准备的话,她既然这么说了,想必就已经完成了最初的目标。
    若说秦悦然最信任的女人,数来数去,好像林傲雪才会排在第一,两人之间真是个很奇妙也很复杂的关系。
    挂断了电话之后,林傲雪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兰斯洛茨先生,第一次见面,我就是林傲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