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421章 如果杀手真的存在过!
    如果他们真的存在过的话。
    苏锐的这句话让欧阳星海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恕我直言,你的这句话充满了对我的怀疑,让我不太喜欢听。”欧阳星海的语气也冷了不少。
    “你能坐在这里,本身就说明我是对你有怀疑的,我没有必要掩饰这一点。”苏锐也毫不客气的说道,“再者说了,我根本不在意你喜不喜欢听我说的话。”
    停顿了一下,苏锐盯着对方,说道:“我希望你能明白,你坐在这审讯室中,那就是嫌疑人,除非这个案子尘埃落定,那么你永远都别想着有人来照顾你的情绪。”
    欧阳星海沉默了。
    他知道,既然来到了这里,那么别说是照顾情绪了,他必须放下所有的尊严,忘记所有的脸面。
    苏锐的身子前倾,继续说道:“我的审讯算是很温柔的了,所以……下次再想开口的时候,麻烦先清楚我们之间的立场……和位置。”
    欧阳星海轻轻的叹了一声:“我也想尽快把这件事情结束掉,没有谁想要被当成一个嫌疑人,不过……凡事都要讲证据,我对自己能够顺利走出这审讯室,充满了信心。”
    “别紧张。”苏锐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我只是问问关于你手上伤疤的问题,你又何必上升到这样的高度呢?又怎么至于走不出审讯室?”
    “其他关于欧阳冰原的问题,能问的都问了,要是按照程序走,我也该出去了,不是吗?”欧阳星海淡淡的说道,“我现在之所以还坐在这里,就是因为你想把我留在这儿,仅此而已。”
    欧阳星海可绝对是个明白人。
    苏锐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我从来都不想怀疑你,只是有一些细节,只要对上了,你就可以离开了。”
    “那就尽快吧。”欧阳星海摇了摇头,说道。
    “救了你的那两个保镖,现在在哪里?”苏锐问道。
    “一个还在南方,一个现在在国外休假。”欧阳星海说道。
    “我想见他们一面。”苏锐也没有掩饰,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要还原一下当时的情况。”
    “我提供了证词,你还是不相信啊。”欧阳星海靠在了椅背上,“没关系,我可以把他们的联系方式给你,你自己去联系。”
    “好。”苏锐直接要来了号码。
    他倒是没有避着欧阳星海,当着对方的面就打了电话。
    果不其然,那两个保镖的话和欧阳星海所提供的证词都能够对得上。
    “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一直抓着我手上的伤痕不放呢?”欧阳星海问道。
    “两个原因。”苏锐淡淡说道:“第一,如果坐实了是欧阳冰原做的,就能再给他加一条‘买凶-杀人’的罪名了,虽然最终是杀人未遂,可也能加重量刑;第二,我不想你们兄弟两个之间的矛盾还有第三人介入,那样的话,对我来说会比较麻烦。”
    “第三,你还是不相信我。”这第三点倒不是苏锐所说,而是欧阳星海接着说出来的。
    苏锐倒也没否认,他盯着对方,嘲讽的笑了笑:“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是不是挺差的?”
    “确实不太好。”欧阳星海点了点头。
    “好了,我这边也没什么问题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过两天就可以出去了。”苏锐说道。
    他只是给出了一个大概的天数。
    本来在苏锐看来,要等他从普勒尼亚回来之后,才能释放欧阳星海,但是现在他又改变了主意。
    不过,改变主意,并不意味着打消怀疑。
    “好。”欧阳星海点了点头,“那不送你了。”
    苏锐说道:“再见。”
    …………
    关上这一间审讯室的门,苏锐就来到了隔壁。
    或许,欧阳星海永远都不会知道,在这国安总部的几天时间里面,他的爷爷始终就和他只有一墙之隔。
    “感觉怎么样?”苏锐看着欧阳健;“两个孙子之间轰轰烈烈地闹到了这种地步,感觉不太好受吧?”
    欧阳健摇了摇头:“下次不要给我看这些了。”
    隔着单透玻璃,欧阳健看到了大孙子那大口吃饭的样子,也看到了他说自己得了抑郁症的样子。
    想必欧阳健此时心里面是不太好受的,他的面色有点阴沉。
    “一个爷爷,当到了你这种份儿上,其实确实是挺失败的,对吗?”苏锐嘲讽的看着欧阳健,“你算计这个,算计那个,结果到了现在,连安享晚年都做不到。”
    “呵呵,安享晚年?这四个字对我来说,从来都没有重要过。”欧阳健说道。
    “既然如此,那好吧,我们换个话题。”苏锐轻轻地叹了一声,然后又说道:“我想,你听了刚刚我和欧阳星海之间的对话,有没有什么特别想说的?”
    “没什么想说的。”欧阳健的声音平淡,从他的表情上,压根看不出他的内心深处究竟有什么样的判断。
    “既然你没什么想说的,那我就把这顶帽子扣在欧阳冰原的头上了,可以吗?”苏锐盯着欧阳健的眼睛,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丝微笑:“弑兄,这个名头,真的相当有力。”
    “这件事情还需要调查。”在苏锐的咄咄逼人之下,欧阳健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冰原并不是这样的人。”
    “什么意思?”苏锐眯了眯眼睛:“你不妨说的详细一点。”
    “按照冰原的性子,如果他真的做了,他会承认的。”欧阳健闭上了眼睛,他不禁想到了那天在山间别墅的天台之上,欧阳冰原对欧阳星海吼的那几嗓子。
    那时候,欧阳冰原并没有承认自己对大哥动手,也没有承认对秦家姐弟动手。
    欧阳健对自己的二孙子很了解,于是说道:“欧阳冰原的性格不够坚强,如果是他做的,即便一开始不承认,但是那也是明显底气不足的,如果真的没做,他打死也不会承认的。”
    相比较而言,苏锐还挺相信欧阳健的判断的。
    他冷冷的说道:“你这话的意思是,欧阳星海在说谎?这一切都是他自导自演的?为了彻底扳倒欧阳冰原?”
    “我不愿意承认有这种可能性。”欧阳健冷冷淡淡的说道。
    “那就是有了。”苏锐笑了起来:“你的答案我很满意。”
    “第三者介入其中的机会更大,毕竟,手上划一个大口子,缝上二十几针,如果真的是苦肉计,那么这苦肉计未免也太下血本了。”欧阳健此时就像一个冷静无比的旁观者:“星海也不是那样的狠角色。”
    苏锐点了点头:“那这样看来,我得去见一见欧阳冰原了。”
    “好,如果见了他的话,麻烦你把秦家的事情也问问清楚。”欧阳健冷不丁的来了一句:“说实话,我并不认为欧阳冰原会丧心病狂到追杀秦家姐弟的地步。”
    “不,我的观点和你恰恰相反。”苏锐说道,“我认为,欧阳冰原动手的可能性极大,毕竟,秦家姐弟一直在暗中调查间谍的事情,也掌握了一些证据,而这些证据,无一例外,都是能够把欧阳冰原给推向深渊的!”
    听了苏锐的话之后,欧阳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这几天的时间,没能染头,让他的白头发更加明显了。
    这个算计所有人的老家伙,此时显得一下子老了好几岁。
    “对了。”苏锐看了欧阳健一眼,“有很多人帮你求情呢。”
    “谢谢他们的好意,我并不需要。”欧阳健淡淡地说着,闭上了眼睛。
    “你的心里想必是很恨我的。”苏锐又笑了笑。
    很显然,他也不介意对方的恨意,这世界上想杀了他的人还有很多呢,仇多不压身。
    “这个问题,我不想回答,因为会显得我很掉价。”欧阳健说道。
    “那好,告辞,我得去见一见欧阳冰原了。”说着,苏锐站起身来,然后又对欧阳健说了一句:“你的判断,对我真的很有帮助。”
    欧阳健淡淡的应了一声。
    “如果能重来的话,你还会派出束力铭和张玉宁阻拦我吗?”苏锐又问了一句。
    这一次,欧阳健摇了摇头,但是没出声。
    “你不会,你一定不会。”苏锐帮忙给出了答案,“不过,能够见到欧阳老爷子失态一回,可能也是我的荣幸了。”
    “这一句嘲讽很没水平。”欧阳健说道。
    “不,这可不是什么嘲讽,而是事实。”苏锐又说道:“对了,你的那两个老朋友,可能情况都不太好,他们曾经做过的一些案子被翻了出来,还挺触目惊心的,而且,手段很脏,大概……他们一辈子都得在铁窗里面度过了。”
    苏锐所说的这两个老朋友,自然就是束力铭和张玉宁了。
    “我已自身难保,哪里还能管得了他们呢。”欧阳建自嘲的说道。
    “你言重了。”苏锐笑了笑,随后转身离开。
    欧阳健深深的看了看被关上的门,眼睛里面没有任何的情绪。
    苏锐离开了这一间审讯室,并没有再度推开隔壁的门,而是又乘坐电梯,往地下走了三层。
    这里的审讯室,关押着的都是重刑犯……基本上一辈子都出不来的那种人。
    而欧阳冰原,就在这里!
    当手放在门把手上,还未推开门的时候,苏锐就觉得自己有点压不住火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