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411章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
    苏锐在南方军区简单的休整了一下,也立刻乘坐高铁,回到了首都。
    根据笔录,这一场间谍案件似乎是可以结案了。
    不过苏锐一点也轻松不起来。
    一想到烈焰大队在战场上所遭遇的惨烈状况,他就恨不得把欧阳家族的某些人给直接打死。
    这些天来,苏锐眼睛里面那关于非洲战场的硝烟,似乎从来就没有消散过!
    苏锐是知道自己该去做些什么的。
    到了首都,苏锐便马不停蹄的前往了国安总部,当然了,和他同在一辆车上的,还有邵飞虎和邪影。
    后者如今已经完全失去了江湖第一刺客的“风范”,面色苍白的靠在车厢一角,他的手脚都被铐了起来,由邵飞虎亲自看押。
    老邵同志也是够坏的,他似乎对邪影之前在深山老林里面“遛”自己的行为非常不满意,于是一路上经常使使坏,一看到邪影要睡着,就往他的某些伤口处按两下,弄的后者一路上压根就没合过眼,憔悴不堪。
    “你紧张吗?”邵飞虎看着邪影,冷冷说道,“以前做的那些坏事,现在就要受到报应了。”
    “……”邪影看了邵飞虎一眼,回转过头望着窗外,不吭声。
    邵飞虎的手在后者的后背上猛然一戳:“问你话呢,怎么不回答?你是聋了还是哑了?”
    后者疼的身体狠狠地颤了一下,总算是说道:“现在后悔还有什么用?我就算是求饶,你们也不可能放过我。”
    “这倒是个聪明人。”邵飞虎摇了摇头,“不过,你说的也有不对的地方,你若是配合度高的话,我就能让你在死之前少受一点痛苦。”
    “呵呵,那多谢你了。”对此,邪影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邪影。”这时候,苏锐又开口了。
    一听到苏锐开口,邪影立刻本能的有点紧张。
    他对苏锐,可比对待邵飞虎要忌惮的多!以邪影的老辣眼光,也根本猜不透苏锐接下来会出什么招!这个年轻男人不仅实力强大,而且阴险的很!
    “你做出来的那些恶劣到极点的事情,国家可以制裁你,但是,我想,你们江湖世界应该也有自己的规矩。”苏锐扭头看了邪影一眼:“我想,如果把你丢给那些江湖门派的话,你觉得你会落到怎样的下场?”
    听了这句话后,邪影狠狠的一个激灵!他的眼底甚至流露出了恐惧的神色!
    江湖事,江湖了!苏锐绝对有这个权限!他可以决定如何处理邪影!
    邪影做了太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如果交由国家来处理,那么基本上死刑立即执行,而这种处理结果,虽然在法律上没什么异议,但是对于十恶不赦的邪影而言,还是太便宜他了!
    如果把这个邪影交给江湖门派来处理,那么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一定会动用最大的力量,把这个混蛋给永久的钉在耻辱架上的!
    “按照你曾经的所作所为,把你枪毙一百次都不解恨。”苏锐淡淡的说道,“还是那句话,只要你的配合度高,我就可以让你少受一点痛苦,我想,你也是个怕死的人,否则的话,也不会东躲西藏那么多年而不露面了。”
    苏锐这句话算是说到了点子上了。
    邪影的心里面也非常懊悔,他若是能早点预见到如今的结果,那么根本就不可能答应欧阳健重新出山的!
    “你看到前面那幢楼了吗?”苏锐忽然问道。
    前面的楼上并没有任何字,但是却有着一个响亮的名字——国安总部!
    “你是选择死在里面,还是活着多撑两天,就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苏锐淡淡的说道,“邪影,死到临头了,也放聪明点吧,别做一些无谓的挣扎。”
    邪影默然。
    如果苏锐真的把他交给了江湖门派,那么那些“义士”们一定会把他给活活折磨死的,就像他曾经虐杀的那些人一样。
    当然了,这个时候的邪影所不知道的是……苏锐压根就没打算让他活着离开国安总部!
    这样的人渣,多活一天,都是对空气的浪费!
    苏锐到了国安总部之后,并没有先去找欧阳冰原,而是先去看了看欧阳星海。
    因为,苏锐觉得,依着他的脾气,如果现在看到了欧阳冰原的话,恐怕会忍不住把他给直接打死。
    之前在欧阳中石的别墅天台之上,苏锐忍住了,但是现在,他觉得,自己又想动手了,而且这种冲动越来越强烈。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也想把欧阳健那个老家伙给狠狠的揍一顿!
    三天不见,欧阳星海似乎瘦了一些。
    事实上,对他的审讯只持续了一天,就已经结束了,在关于烈焰大队的那件事情上,欧阳星海完全没有任何的嫌疑。
    不过,国安和军方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并没有立即放人,张玉干的意思是……要等苏锐回来之后再做决定——一切的一切,都以苏锐的意见为主!
    “在这里住了两天,感觉怎么样?”苏锐问道。
    欧阳家的所有人都是单独关押的,也好在这里房间够多,地方够大,想必这几天过去,他们每个人都能够留下深刻的回忆,永生难忘呢。
    “我感觉住在这里也没什么不好的,耳根很清静,没有人打扰,也没有人对我翻白眼。”欧阳星海摇了摇头,露出了自嘲的笑容。
    这时候的他并没有戴手铐,从头至尾,欧阳家大少爷的配合度都很高很高。
    这种心态真的很难得,不过这究竟是不是欧阳星海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苏锐可就不得而知了。
    “你恨不恨我?”苏锐问道。
    他端着一次性的杯子在喝着纯净水,却并没有给欧阳星海倒上一杯。
    “没什么好恨的,不过,你当众揪着我的领子,把我摔出去那么远,我的心里面是有一点不爽的。”欧阳星海如实说道。
    “也幸亏你觉得不爽,不然的话,我真的会以为你是个阴险的家伙。”苏锐笑了笑,“毕竟,没有哪个男人能忍得了这种侮辱。”
    “你当时在试探我?”欧阳星海又问道,他的眸光闪了一闪。
    “试探你?不,不要往自己的脸上贴金。”苏锐毫不客气的说道,“你还不值得我去试探,我当时只是生气,很生气。”
    “这次,终究是我们欧阳家对不起你们。”欧阳星海沉默了半分钟,开口说道。
    他轻轻的叹了一声。
    “是啊,我也想问问你,你们家族都培养出来一群什么玩意儿。”苏锐嘲讽的说道,“上梁不正下梁歪,大部分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别这样讲,你这样可能把我的父亲也给骂进去了,他从来都是个好人。”欧阳星海说道,不过这一次,他好像并没有替他的爷爷讲话。
    “你的父亲这么多年不作为,让欧阳冰原走上了邪路,你觉得他没责任吗?”苏锐冷冷的说道,“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这话说的十分在理,子不教,父之过,欧阳星海也根本无法反驳。
    更何况,欧阳健就不是什么好人,阴险毒辣,这一句“上梁不正下梁歪”,用在他的身上,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都已经到了这种时候了,苏锐自然也不会考虑欧阳星海的心理感受。
    “你知道邪影吗?”苏锐看了他一眼,说道。
    “邪影?没听说过。”欧阳星海摇了摇头,反问道“他是谁?”
    “你爷爷的那些江湖朋友,你不是都很熟的吗?”苏锐并没有立刻回答,“张玉宁、束力铭,还有许燕清,都是有数的江湖高手,你和他们关系极好,不是吗?”
    “我确实和他们关系不错,但也确实不知道邪影是谁。”欧阳星海说道,“你想说什么,不妨直说好了,这种时候不用弯弯绕绕的。”
    “我并没有对你弯弯绕绕,我是不信任你。”苏锐的话语很直接。
    欧阳星海苦笑了一下:“你这样说,我就没有任何办法了,毕竟,事已至此,我想要赢得你的信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爷爷安排了一个叫邪影的家伙,去杀许燕清,这件事情你还不知道吧?”苏锐眯了眯眼睛。
    “什么?这不可能吧?”欧阳星海立刻反驳:“我爷爷一直关押在这里,配合你们的调查,他的身上又没有任何的通讯工具,怎么可能指使别人去杀害许燕清?”
    苏锐眯着眼睛,打量着欧阳星海,沉默不语。
    “许燕清没事吧?”欧阳星海又问道,苏锐这种审视的目光让他感觉到很不舒服。
    “她差点死在了这邪影的手上,被我救下来了。”苏锐回答。
    “谢谢你救了她。”欧阳星海沉默了一分钟,才说道。
    苏锐看着他:“不知道为什么,我发自内心的感觉到你对我的感谢有一些牵强的味道。”
    “不,我是很认真的感谢你,我对许燕清的印象一直都很好,自然不希望看到她出什么事。我只是在想,这件事情应该并不是我爷爷做的,他一直被严加看守,没有这个条件去和外界联系。”欧阳星海摇了摇头。
    “可是,对你爷爷的性格,你应该最了解了。”苏锐说道,“你不要否认,论起阴险毒辣,你们家里没有人能够比得过欧阳健,哪怕是欧阳冰原,也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话让欧阳星海陷入沉默了。
    家里老爷子是什么性格,他不可能不了解。
    “关于这次邪影出手的事情,你真的完完全全都不知道?”苏锐直视着欧阳星海的眼睛,又重新问了一遍,那目光似乎能够直透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