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408章 坑死人不偿命的莆田系!
    莆田系的医院?那是什么鬼?邪影并不知道这个名词所隐含的杀伤力,他藏了这么多年,并不太关注外界的新闻!
    他听了这工作人员的“好心提醒”,不耐烦的说道:“我管你是什么医院,收了我的钱,就得抓紧给我办事!”
    “好好好。”这工作人员推着邪影一路小跑。
    当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一刻,邪影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放心的昏睡过去了。
    “等一下再睡,醒醒。”一名大夫说道,他还晃了晃邪影。
    “怎么回事?”邪影狠狠的皱了皱眉头,眼睛之中开始流露出一股杀气。
    “这是手术单子和收费标准,需要你签个字。”这大夫说道。
    “好,签。”邪影签了个名字,那是他身份证上的真名。
    付金金。
    说实话,这个名字和“邪影”这个邪气凛然的外号简直太不相称了,甚至还能流露出一股呆萌的意味来,尤其是在这坑死人不偿命自的莆田系医院里面!
    邪影根本就没有具体看那一张收费单据上到底写了什么,潦潦草草地签上了名字,随后说道:“抓紧手术吧。”
    他的声音已经非常虚弱了。
    “立刻输血,全麻。”那大夫说道。
    “不要全麻,不要……”邪影说着,口鼻上却被不由分说地卡了个面罩,两秒钟后,就昏睡了过去。
    他之所以不想全麻,是因为谁也不知道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面会不会有特种兵发现他的踪迹,一旦全麻了,完全恢复需要花去一整天的时间,他没那么多的时间来消耗啊!
    而且,缝合伤口这种事情,在邪影看来,不打麻药都是可以忍受的,虽然他的伤口也确实触目惊心了些。
    然而,这里毕竟是莆田系的医院啊!
    “不全麻,怎么多收你钱呢?”这大夫在心中说道,盯着躺在手术台上的邪影,他露出了微笑。
    …………
    两个小时之后,手术结束了。
    邪影昏睡着,被推出了手术室。
    一个小时之后,他才悠悠醒转。
    浑身的麻药劲儿还没有过去,四肢还不听使唤,邪影的心里面简直想骂娘!
    这特么的是什么医院?为什么要全麻?万一这个时候那些军犬再发现这自己的踪迹怎么办?
    不过,邪影总算是被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了。
    “我已经给您安排好了单人贵宾病房。”先前收了邪影二十万的工作人员走过来,示意两个护工把邪影的床推到病房,说道:“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病房,也有最好的护工。”
    “好。”邪影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过,住院部需要您这边先预存二十万。”这工作人员说道:“其中有十三万是手术费用,七万是接下来一周的住院费。”
    刚刚的手术,花了十三万?
    七万块才够住院一周的?
    平均每天一万?
    这价格,简直能够住上最好的五星级酒店套房了!
    不过邪影这时候并不会在钱财上纠结,毕竟保住性命才是最主要的。
    他的衣服里面还有一张卡,让这工作人员拿去付了钱。
    又昏昏沉沉地过了几个小时,邪影觉得自己身体上麻药劲儿差不多消除干净了,于是便想要起身去卫生间的镜子前看看自己的伤势。
    不过这时候,他才感觉到有点异样。
    原来,他的某个位置,插了一根尿管。
    怎么至于的?
    全麻不至于,插尿管更不至于好不好!
    这是一间什么样的破医院!收费贵上了天,还如此的小题大做!
    “让护士过来,把我的尿管给拔了。”邪影对护工说道。
    他压根就没看收费清单,若是让他发现,光是插了这么一根小管子,就收了他四千多块钱,也不知道一贯花钱如流水的邪影会不会觉得肉疼。
    护工按照邪影的吩咐去叫护士了,没想到,邪影的主治医生正好带着两个护士走进来,他简单的询问了病情之后,又说道:“付金金先生,对了,有一件事得告知你一下,手术过程中,我们发现你的包-皮有些过长,于是也把你的包-皮给割了。”
    什么?
    在这一刻,邪影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特么的是一间什么医院啊!
    老子只是来缝合伤口的,你怎么就趁着全麻的工夫给老子割了包-皮!
    疯了疯了,真的要疯了!
    邪影怒不可遏!
    他严格说来也是一把年纪了,谁还要做这样的手术!
    而且,这种手术非常影响行动的好不好!
    江湖世界的第一大变态杀手,竟然被人不知不觉间割掉了包-皮!若是传出去,邪影估计也要颜面扫地,从此威名不再了!
    邪影拔掉了尿管之后,艰难的挪到了卫生间里面,他脱了裤子,看着被绷带包裹着的某个位置,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等他从卫生间里面出来之后,这主治医生还没走,他笑着说道:“付金金先生,是这样的,我们在你手术之前,还给你做了其他相关的检查,发现你的前列-腺炎症很重,需要立刻治疗,否则的话……”
    “滚,治疗个屁,给我滚!”
    邪影气的大骂道!
    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若是这样的配合态度,会非常影响治疗效果的,你现在抓紧去床上躺好,我会让护士给你挂水消炎,万一出现了相关的术后感染,可就麻烦了。”
    为了自己的提成,这位莆田系的半吊子医生还是决定忍了下来。
    邪影最终还是躺到床上挂水了。
    虽然他现在还被麻药给弄的很虚弱,但是也是勉强可以自由行动了,他准备再多休息两天,然后离开这里,再次消失在江湖之间。
    可是,此时的邪影完全不知道,江湖上的各大门派已经完全动起来了,邪影再度出山,人人得而诛之,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对此更是义不容辞!
    …………
    苏锐的直升机同样也已经降落在了这座城市。
    在当地市局的技侦中心,苏锐看着大屏幕上的那辆很寻常的卡车,说道:“你说邪影就在这辆车子里面?”
    邵飞虎点了点头,说道:“老小子就藏在这车子里,一路晃晃悠悠的来到这里了。”
    他看起来身上脏兮兮的,但是眼光却仍旧明亮。
    那三十个特种战士们已经带着军犬去临时休息了,狂追了两天,铁打的身子也熬不住,他们已经很出色的完成了任务了。
    面对邪影这种超出常规的对手,只有养足精神,才能进行下一步的布控。
    “继续追踪这辆卡车的行踪。”苏锐说道:“多派点人手,每个路口都有监控,一定要找到邪影是在哪里下的车。”
    当地市局的技侦奇幻城国际娱乐还不够先进,并没有条件直接进行视频切片比对,否则的话,哪里还需要耗费那么久的时间来进行比对,一分钟之内就能出结果了。
    在安排人手进行视频比对的时候,邵飞虎和苏锐抓紧解决晚饭——饭菜很简单,通过外卖平台订的黄焖鸡米饭。
    邵飞虎一边西里呼噜的吃着饭,一边对苏锐说道:“这个家伙受了那么重的伤,一路都在流血,根本跑不了多远,必须要找个医院救治,我看啊,咱们立刻把全市的医院全部布控起来,一定能够找到。”
    苏锐点了点头:“可惜人手太少了。”
    虽然他把消息散布出去了,可是那些江湖门派的高手们并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赶来此地,况且,他们根本不知道邪影长的是什么模样,苏锐的这种做法,只是在给邪影施压,如果自己短期内抓不住对方,那么就让那些江湖门派来了结此事。
    苏锐并不想打持久战,但是不得不为此而多留一手。
    “对了。”邵飞虎的眼睛忽然亮起了某种不可言说的光芒来:“你之前所说的那个漂亮前辈……怎么样了?”
    邵飞虎知道,在他走后,苏锐又和这漂亮前辈单独相处了两天,这孤男寡女深山老林的,若是不发生点什么事情,鬼会相信?
    “真的没有,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苏锐义正言辞的瞪了邵飞虎一眼:“龌龊!”
    “我呸!”邵飞虎当即说道,“我知道,就你最不要脸,少给自己的脸上贴金,我虽然不知道那漂亮前辈长的什么样子,但是……你懂得,咱们这个年纪,基本上都会喜欢比我们大上几岁的女人……”
    “滚滚滚。”苏锐没好气的推了邵飞虎一把:“快吃你的黄焖鸡,吃完还要干活呢。”
    “对了,我还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来着。”邵飞虎像是想起来什么,又说道:“你跟山本恭子怎么样了?”
    一听到邵飞虎这么讲,苏锐本能的沉默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邵飞虎曾经作为卧底,通过特殊渠道进入了山本组,跟了山本恭子许久,或许,他也是整个华夏里面除了苏锐之外最了解山本恭子的人了。
    从苏锐的表情里面,邵飞虎敏锐的感觉到了不妙,站在他的立场上,自然希望这一对男女能够把过往的所有心结都放下,但是现在看来,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死神的真正身份是山本长山,也是山本恭子失踪多年的亲生哥哥。”苏锐埋头吃饭,“他被我杀了,在恭子亲眼看到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