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91章 无论如何,你死定了!
    事情一直都是有些扑朔迷离的。
    苏锐和欧阳冰原的打了那么久的交道,在他的眼中,这个欧阳家的二少爷和白忘川有很多的相似之处,眼高手低,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简而言之,他们的能力……还远远配不上他们的野心!
    苏锐并不知道这件事情的背后究竟还有没有站着其他人,毕竟现在所有的证据链看起来都是完美的。
    敬金辉已经在路上吐口了,他详细的说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人证物证俱在,这种时候,这个总管式的人物已经没什么好抵赖的了。
    坐实!
    “你的脸更白了,一点血色都没有。”苏锐看着欧阳冰原,摇了摇头。
    能不脸白吗?
    一想到事情败露,一想到自己可能招致的后果,欧阳冰原整个人都不好了,跟得了帕金森综合征似的,手指都开始控制不住的打颤,这一会儿就没停过!
    “有些事情,你从头到尾就不该碰,碰了就会出事。”苏锐定睛看着欧阳冰原,“你已经触及到了我的底线,明白吗?”
    “……”面对苏锐的质问,欧阳冰原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从来都是个外强中干的人,否则的话,上次强拆主宅的时候就不会被苏锐那一枪给吓得尿裤子了。
    “不管你的身后究竟有没有别人的存在,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国家也不会放过你。”苏锐盯着欧阳冰原那阴柔与慌张共存的脸,一字一顿地说道:“无论如何……你死定了。”
    这一下,欧阳冰原觉得小腹骤然间紧张了起来,他对某些肌肉完全地失去了控制,于是……一股热流涌了出来!
    上一次发生过的事情,如今再一次的上演了。
    欧阳冰原此时也还有心情知道自己的情况非常丢人,他双手死死的捂着裤裆位置,狠狠的皱着眉头,似乎是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把某些感觉给憋回去,然而却无论如何都不成功!
    某些放水的闸门一旦打开,就无论如何也关不上了!
    彻底失控!
    听着这哗哗的水流声音,看着欧阳冰原那湿痕面积不断扩大的裤子,苏锐的脸上流露出了清晰的嘲讽之色。
    “我说过,你有那个野心,没那个能力。”说着,苏锐嫌弃的捂住了鼻子,还不忘转脸对许燕清说道:“燕清姐,这里难闻,你到上风口站着就好。”
    许燕清淡淡的摇了摇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很显然,以她的目光,早就能够看出来欧阳冰原是如何的不成器。
    “欧阳冰原,好好调整一下心情,等着去接受属于你的审判吧。”苏锐冷淡地说道:“或许,等我们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就是你告别人世间的时候了。”
    听了这句话,欧阳冰原的身体再度止不住的颤抖着!
    他怕了,他是真的怕了!
    或许,对一个健康的人,忽然说起“死亡”这个话题,他还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可是,对于欧阳冰原这种死到临头的家伙,再和他谈论死亡,那就会给他带来无边无际的恐惧感了!
    他的身体犹如筛糠一样,某些水声还是没能停止,淅淅沥沥的,弄的苏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被这样的猪对手狠狠的摆了自己一道,苏锐觉得,他回去之后也有必要好好的反思一下了。
    其实,欧阳冰原的事情说明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能力不够,就不要往前凑,否则的话,最终还是要把自己给搭进去的。
    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候的欧阳家二少爷会不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如果有来生的话,尽量做个聪明人。”苏锐看着欧阳冰原的脸,所说的话却显得意味深长。
    他口中的“聪明”其实指代了很多方面,但是此时慌乱惊惧到极点的欧阳冰原究竟能不能听得进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带走吧。”苏锐说道。
    他显得有些意兴阑珊,并没有对欧阳冰原大打出手,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是把欧阳冰原给打死一百遍,也无济于事……人死不能复生,深藏于苏锐心中的那一股火,现在终究还是发不出来的。
    等在一旁的两名特战队员立刻上前,一左一右的把欧阳冰原从地上架起来,反剪双臂,戴上手铐,推搡着下了楼。
    由于心中太过恐惧,欧阳冰原手脚发软,在下楼梯的时候一个不留神,腿一软,踩空了,竟是直接翻滚着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他的额头重重的磕在了楼梯的边沿上,一道两寸多长的血口子在额头上出现,随后鲜血便蔓延了整张脸。
    “看样子,这道口子得缝好几针,这小白脸也要毁了容了。”苏锐站在上面,面无表情的说道:“不过,对于一个马上就要死的人而言,这张脸要不要其实也是无所谓的事情了。”
    欧阳冰原摔了这么一下,并没有晕过去,可是由于他腿实在是太软了,此时根本无法依靠自己完成行走,几乎是被两名特战队员生生地拖到直升机跟前的。
    看到欧阳冰原被塞上了飞机,苏锐便挥了挥手,对他带来的战士们示意了一下。
    五架直升机的螺旋桨同时开始旋转,随后全部升空离开!
    之前一直充斥着噪声和压抑之感的山谷,终于恢复了宁静。
    可惜的是,欧阳中石的山间别墅已经再也看不到往日的悠然情景,取而代之的则是满地碎片,一片狼藉。
    苏锐站在天台边缘,看着这一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很多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都无力再改变结果,他所能够做的,就是尽最大的努力去弥补!
    一股淡淡的香气传入鼻孔,苏锐知道,是许燕清站在了自己的身边。
    “燕清姐,谢谢你。”苏锐重又说道。
    “我之前都已经说过了,从此以后,你我姐弟相称,不必再有过多的客气。”许燕清说道。
    “好。”苏锐苦笑了一下,随后很认真的说道:“这次是我的运气比较好。”
    许燕清明白他的意思:“见不到天心前辈,却能够见到天心前辈的传人,我的运气也很好。”
    “以后想见天心前辈一面可就难了。”苏锐说道:“她现在估计正和她的老情人云游四海呢,浪漫的很。”
    “什么?老情人?”许燕清稍稍的有点惊讶,她好像也有些接受不了苏锐的用词。
    苏锐摇头一笑,之前的不快与压抑消散了一些:“其实,是天心前辈想要了却心中的夙愿,她曾经和一个男人相知相爱,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后来又天各一方,活到了现在,他们也看透了人世沧桑,终于也愿意去放下心中的那一份执念,去弥补人生中的遗憾。”
    苏锐说着露天心的故事,连他自己都有点感慨。
    “原来如此。”许燕清听了苏锐的话,又想到了曾经在自己的身上所发生的事情,不禁唏嘘不已。
    人生之中,很多事情都是难以回头的,露天心可以去找司徒远空,而许燕清又该怎么办?
    “燕清姐,我虽然不知道你的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故事,但是我也能看出来,你是个有执念的人。”苏锐微微笑了笑,转过脸去,看着身边女人那精致的五官:“其实,你只要想放下,就没什么放不下的。”
    许燕清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已经过去二十九年了,是该彻底放下了。”
    停顿了一下,她脸上的线条似乎稍稍的柔和了几分:“你我一见如故,很是难得。”
    “确实如此,燕清姐,难得一见,不如一起吃顿饭吧。”苏锐也想通过这种方式表达感谢。
    今天许燕清临阵倒戈,帮了他很大的忙,如果这么厉害的女人要是一直站在苏锐的对立面,那么今天估计苏锐和他所带来的这群特种兵们可能很难完成任务,至于苏锐自己……估计妥妥的要受重伤!
    也正是因为想要表达感谢,苏锐才没有跟着直升飞机一起离开。
    “也好。”许燕清点了点头:“不如就去我的住所好了。”
    她常年隐居,除非偶尔的老友聚会,几乎从来不在世间行走,因此身上也少了一些烟火气息。
    苏锐本来是想找个环境好点的饭店来着,但是怕许燕清不自在,而且他们两人的手上都拎着一把刀,身上还有不少的血腥气息,这种情况下,说不定会引起别人的恐慌,报警也有可能。
    当然,若是遇上一些心大的家伙,可能以为苏锐和许燕清在玩什么“cosplay”呢。
    “燕清姐,你住的地方距离这里远吗?”苏锐问道。
    “走过去,要大概两天的时间。”许燕清朝着某个方向眺望着:“我一般都是步行出山。”
    一听说吃顿饭还要花掉两天的时间在路上,苏锐就有点发怵了,他说道:“燕清姐,要不咱们开车去吧,我看这院门口停着好几辆越野车呢,车钥匙都没拔掉。”
    “也好。”许燕清点了点头,随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微微抬起头,看着苏锐的眼睛:“能否给我看一下你手里的无尘刀?”
    “当然没问题。”
    苏锐直接把无尘刀递了过去。
    许燕清把长刀从刀鞘中拉了出来,一抹寒芒充斥了她的眼睛。
    “刚刚捅了束力铭一刀,但是刀身上却没有沾染半点血迹,不愧是江湖至宝,原来,无尘之名由此而来。”许燕清感慨道。
    “是啊,连尘埃都不沾染,更何况是血迹呢。”苏锐看了看清冷的许燕清,忽然下意识的说道:“燕清姐,我觉得你就是这样的人,你和这把无尘刀的气质很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