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78章 手拿折扇的男子!
    日子撞日子,人生如故事,就是这么充满了巧合。
    苏锐要来到这里,欧阳家却要趁机干掉欧阳星海。
    欧阳星海看着现场的情况,看着那些所谓家人的或冷漠或嘲讽的表情,其实也已经看到了欧阳家族的未来。
    这么不团结,这么没有凝聚力,这样的家族还能有什么样的成就?
    曾经后来居上,力压首都几大世家,那是时代的红利,这样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如今,人人都想着推卸责任,人人都想着坐享其成,欧阳家族想要重新东山再起,根本不可能!
    欧阳星海的心中涌现出一股股的无力感。
    还好,这无力感也只是一闪而逝,因为,他的眼睛里面正渐渐的升起野望。
    他想起了苏锐曾经对他所说过的那句话,而这句话……今天秦悦然也对他讲了,那句话就是——自立门户,再造一个欧阳家!
    其实,他之前一直在做这件事情,只是脚步显得有些不够坚定而已。
    从今天起,欧阳星海将不再有任何的顾虑。
    有些时候,做出某个看似很艰难的决定,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而已。
    “欧阳星海,你现在还以为你不能身败名裂吗?就凭你做下的那些事情,你哪里来的自信?”欧阳兰双手抱胸,冷冷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女人的脸皮也确实够厚的,她的身上出了那么大的乱子,竟然也从来都没有反思过自己的问题。
    “如果你们可以的话,不妨试试。”欧阳星海冷着脸,“不要让我对你们最后的一丝亲情化为泡影。”
    他的语气之中一片淡漠,比陌生人还要陌生。
    在以往,这些亲人们即便是再过分,也从来没能让欧阳星海用这样的语气讲话。
    他的心彻底的寒透了。
    既然寒透了,那么就得用冰冷的手段做出一点事情才行。
    “好啊,那就看你还能不能熬得过今天。”欧阳兰冷笑道,“你在逐渐的把欧阳家产业搬空,这些事情老爷子不知道,我们会不知道?欧阳星海,你居心叵测,你这是要让我们喝西北风啊!”
    欧阳星海的目光之中满是冷峻之意:“我什么时候让你喝西北风了?”
    “你的所作所为,就是要把我们饿死!那些资本转移的动静这么大,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欧阳兰说道。
    她这么一说,房间里面的所有人都开始用质问甚至是逼问的眼光看向欧阳星海,所有的压力顿时都汇聚于他的身上了。
    其实,欧阳星海确实是打算自立门户,再造一个欧阳家,因此,他也早就着手进行一些产业的剥离。
    剥离开的那些产业,都是他自己所控制或是主导的,大概就相当于从欧阳家族这一条大龙的身上揪下来几十块龙鳞,而且这些龙鳞中绝大部分的所有权本身就在欧阳星海的手里面。
    可是,这样的行为是有些犯忌讳的,如果公开出去,很难取得欧阳家族其他成员的原谅,而且,欧阳健老爷子的心胸一贯狭窄,控制欲极强,若是知道这种事情,百分之百会大发雷霆的。
    毕竟,这些举动,可能意味着欧阳星海想要分家。
    说的严重一点,就是要和现有的欧阳家族成员们划清界限。
    欧阳星海认为自己做的并不明显,而且也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从目前的状况来看,事情并不是如此。
    至少,欧阳兰等人应该是掌握了相关的证据,并且不是无的放矢。
    欧阳星海并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不是欧阳冰原做的,毕竟在他看来,欧阳冰原“自立门户”的速度要更快一些,而且做的比他这个哥哥要明显多了,也过分多了。
    “呵呵,你们想多了,我对你们的那一点利益完全不感兴趣。”欧阳星海摇了摇头,“如果你们想要借着这个由头来挑事的话,那么就请自便吧。”
    欧阳星海知道苏锐正朝这里赶来,所以才提前回到父亲的山中别墅,只是没想到,这些家人们似乎都已经提前挖出了一个坑——让人感觉到悲剧的是,这个坑并不是针对苏锐,而是针对他这个大少爷。
    意识到这一点,这一刻,欧阳星海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外战外行,内战内行,整天挖空心思想着如何在家族内部争权夺利,而不去想着怎么去开疆拓土,这样下去,这个家族断然是看不到半点希望了,能有什么前途!
    “欧阳星海,你真是死掉临头还不自知!别看你现在还能笑,待会儿就让你哭都哭不出来了!”欧阳兰满是嘲讽的说道。
    “你们……真的很值得悲哀。”欧阳星海的眼神之中开始带上了一丝怜悯之意。
    所谓的亲戚,竟然用上了“死到临头”这样的词语,真的算是丧心病狂了。
    这是欧阳星海第一次真正当众露出“怜悯”的眼光……既然露出了这样的眼神,那么也就意味着欧阳星海主动地站到了他们的对立面了。
    “呵呵,我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欧阳兰冷笑了两声,“你最好祈祷冰原晚点儿来吧!”
    “冰原么?”欧阳星海闻言,眼睛里面闪过了不知名的光芒。
    当他决定反击的时候,或许很多人都会感觉到意外的吧。
    本来一个光芒无限的人,此时韬光养晦这么久,如果他真的全力爆发开来的话,那么这个家族里面根本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住。
    其实,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被欧阳家族的这些人忽略了,那就是——欧阳星海实际上是一个抑郁症患者,而且病情不太乐观。
    在这种情况下,谁也不知道欧阳星海会不会走上什么危险之路……一切皆有可能!
    “那好,我等着。”欧阳星海嘲讽的冷笑了两声,随后迈步上楼。
    这时候,一旁的欧阳莲说道:“欧阳星海,老爷子现在正在三楼会客,我希望你不要去打搅。”
    欧阳星海看了看她,摇了摇头。
    在以往,只要老爷子有重要的客人,他一定是会陪同着的,此时这些家人竟然要让自己不去打搅,这才多久的工夫,事情就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这一段时间,欧阳星海算是体验个够了。
    还好,他找到了一个可以相知相伴相守的女友,这也算是冰冷生活中的一抹温暖慰藉了。
    想到林冬婉的那张俏脸,想到之前和她在卧室之中发生的故事,欧阳星海就觉得人生其实充满了希望——毕竟,在之前卧室中的那半个小时,他是觉得自己无比满足的,似乎都不用再服用抗抑郁的相关药物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冷光忽然划过了欧阳星海的脑海!
    他似乎是由此而想到了什么,身体竟然控制不住的颤了一下,脸色都白了数分!
    “冬婉!”他甚至控制不住的低呼了一声!
    欧阳兰等几人冷冷的看着他,嘲讽的说道:“欧阳星海,你发什么神经?千万不要被吓成神经病了,这样的话,我们可就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了。”
    欧阳星海顾不得理会这些所谓家人们的嘲讽,他找了一间卧室,走进去,锁上门,立刻开始拨打电话。
    只是,他一开始拨了几个号码出去,都是在还未接通的时候便立刻主动挂断了。
    欧阳星海这一刻甚至不知道该找谁帮忙。
    沉默了十几秒钟,他终于拨通了秦悦然的电话。
    “悦然,我有个请求,希望你和冉龙能帮帮我。”欧阳星海压低了声音,话语之中都带着很明显的焦急之意。
    “我知道你想要找我帮你做什么。”秦悦然微笑着说道,“看来,你对林冬婉是真爱啊。”
    “你真的很了解我。”看到秦悦然一下子就猜到了自己的所思所想,欧阳星海的心底有一抹复杂涌出来,不过,这种复杂之感也只是一闪而过罢了,紧接着他便说道:“请你们掉头回去,帮我保护一下冬婉的安全,或者把她带去首都也行,我现在分身乏术,无法保护她。”
    “有了牵挂的人,做事风格都开始变得不一样了起来。”秦悦然笑吟吟的说道:“来,我把电话给她,你们聊吧。”
    随后,电话那一端便传来了林冬婉的声音:“星海!”
    这一声低低的呼喊,真是情真意切,充满了担忧与思念!
    听到了这一声呼唤,欧阳星海的心立刻就放了下来,他说道:“冬婉,你现在没事就好,跟着悦然和冉龙,他们会保护你的安全的。”
    毫无疑问,对于欧阳星海来说,接下来的时刻是非常危险的,他需要应付那些来自于所谓家人的疯狂进攻,自顾尚且不暇,今天究竟能不能从这漩涡之中抽身而去,完全是个未知数。
    因此,他必须要想办法保护好林冬婉的安全——毕竟,从今天开始,林冬婉已经是真正属于他的女人了,她把自己交给了欧阳星海,后者也明白这一份沉甸甸的信任和爱。
    因此,欧阳星海更要做些什么,去对得起这一份愈发难得的信任。
    “我没事,我没事,你放心好了,星海,你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才是。”林冬婉强忍着眼泪,并没有把自己的遭遇说出来,她不想让自己的男人担忧。
    …………
    而这时候,在这一幢山间别墅的三楼平台上,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男子正立在扶手边眺望着风景。
    他剑眉星目,看起来三十多岁,看起来是个一等一的美男子。
    “这些年来,中石蜗居于此……可惜了,景色虽好,却配不上欧阳家的野望。”他感慨了一句,随后手中的白色折扇啪的一下打开,轻轻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