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44章 整个苏家都要感谢的姑娘
    苏老爷子笑吟吟的看着两个儿子,心情非常不错。
    以往,苏无限和苏锐总是一见面就开始斗气,难得见到他们如此和谐。
    为了避免军师不自在,苏家的几个人也一直都是在闲聊,并没有总是把“感谢”挂在嘴边,这也让军师轻松了不少。
    热菜也很快上来了,有鸡有鱼,也有几样看起来就让人很有食欲的素菜小炒,苏老爷子的饭量不行了,稍微吃了一点就放下了筷子,小口的喝着鱼汤。
    苏天清非常想问问军师对于终身大事的想法,不过想想还是忍住了,其实,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根本不需要着急,苏锐和军师已经并肩作战了那么多年,未来究竟会怎样……事实上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无论在自己操心不操心,结果就摆在那里,不会改变。
    苏无限和以茶代酒的苏锐碰了三杯,兄弟两个聊了不少家常,这在以往的他们身上实在是太难得一见了。
    而苏天清则是乐此不疲的给几人夹着菜。
    其乐融融的家常便饭,让军师觉得很舒服,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暖意,她一开始有点拘束,但后来也渐渐地放开了。
    由于不能被人看到真面目,军师常年都是一个人吃饭,她已经几乎忘记了和别人一起用餐是一种什么感觉了。
    甚至,在以往,太阳神殿的庆功宴上,她也常常只是露一面就离开。
    往日的那些热闹与欢笑,与她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关系,军师一直在当一个面具之后的旁观者。
    至少,苏家的气氛,军师非常的喜欢,这金黄色的小米粥里没有酒精,但是却分明给人带来一种醉人的味道呢。
    “红颜丫头,你多吃点。”苏老爷子笑呵呵的说道。
    “好的伯伯。”军师轻轻点头,这看似很寻常的关照,都让军师的心底有着一股暖流在流淌着。
    “这些年你帮了苏锐很多啊,这小子以后要是敢对不起你,我第一时间抽他。”苏老爷子说道。
    “爸,您老人家就这么偏心吗?”苏锐无奈的说道,“我好歹也是您老人家的亲儿子啊。”
    苏无限笑着放下了酒杯:“我也赞成老爷子的看法。”
    一家人都胳膊肘往外拐,让苏锐彻底没脾气了。
    这次倒是军师主动替苏锐解了围:“苏锐不可能对不起我的,我们是好哥们。”
    结果,这不解围还好,一解围就让苏天清有点着急了:“不行啊,你跟苏锐怎么可以当哥们啊?你们……你们……你们这一男一女,是不能当哥们的啊……”
    苏天清可真是急死了。
    要不是硬生生的忍住了,她差点直接就把自己的真实想法给说出来了——你们不能当哥们,也不能当兄妹!
    对于苏天清而言,她是真的希望军师能够和苏锐发生一些让人感觉到旖旎和愉悦的故事的,毕竟,这么好的姑娘家,要是让给别人,那实在是太可惜了,尤其是……现在两人竟然要当哥们……这是要干嘛?结拜吗?不行不行,绝对不行!我苏天清第一个不答应!
    对于弟弟的终身大事,苏天清可真的劳心劳力了。
    军师看了看苏天清,以她的智慧,自然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位姐姐的真实想法,轻轻一笑,然后说道:“这么多年,我和苏锐其实真的已经是亲如一家人了。”
    说实话,军师的这句话稍稍的有点模棱两可,也并不算是直接从正面回答苏天清的话。
    或许,就连军师自己都不知道真正的答案。
    或许,就连她自己都主动选择了逃避呢。
    “亲如一家人?那好啊。”苏天清几乎快要按捺不住了,“亲如一家人没问题,只要别亲如兄弟就可以了啊。”
    苏锐听得一脑门儿黑线,无奈的放下筷子,说道:“姐啊,人家都说醉翁之意不在酒,你这可好了,简直快要把目的写在脸上了……”
    军师的俏脸微红,单手捏着精致的小瓷勺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苦笑着抿了一口小米粥。
    “反正我没说我什么目的,你自己也得心里有数啊,可不能总是大大咧咧的,要是把人家的心给伤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苏天清又说道。
    苏锐只能无奈苦笑,他对自己姐姐是真的没招了。
    吃着吃着,苏意来了。
    相比较前一段时间的暴瘦,苏意如今的面色稍稍的好了一些,但是黑眼圈还是挺明显的。
    初到了新位置上,工作压力太大,等着他去处理的事情也太多太多,不过还好,看他的神态,应该是已经慢慢的适应了。
    “二哥,你这么瘦可不行啊。”苏天清见状,也摇了摇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要是这样下去,我看啊,白老三可要高兴了……”
    苏老爷子看了苏天清一眼,后者立刻闭上了嘴。
    有些事情比较敏感,还是不说为好,苏意自己心里面也明白。
    “我的身体完全没问题,倒是苏锐,你的身体怎么样了?”苏意问道。
    “我也好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还得多住几天院,巩固巩固才行。”苏锐回答。
    看着二哥从微胖到暴瘦,苏锐的心里面也有点唏嘘感慨,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是真正轻松的,哪怕你站在别人都要仰望的位置上,也会伴随着常人所无法想象的压力。
    “下次别再那么拼命了。”苏意稍稍的叮嘱了一句,虽然他也知道,这样的叮嘱对于苏锐是没用的,并且……他们兄弟本来就是同一类人。
    如果不是拼得太狠的话,苏意又怎么可能瘦成这个样子?
    随后,他看向了军师,稍稍的愣了一下,立刻反应过来,笑了起来:“红颜,你好。”
    军师的真正身份,在苏家的几个高层眼中,完全不是什么秘密。
    “军师,我二哥。”苏锐介绍道。
    “二哥,你好。”军师站起身来,她脸上的红晕还没有消退呢。
    “我只是知道苏锐来,要是知道你也在,一定不会迟到这么久。”苏意立刻说道。
    苏锐当即不满了:“二哥,你啥意思啊,合着军师进了咱们家门,我的地位就直线下降了?”
    苏锐这无心之言倒是让军师的俏脸更加发烧了……这个家伙,真是的,什么叫做进了咱们家门啊……我只是进来吃顿饭而已啊……
    苏天清则是毫不犹豫的说道:“你的地位下降也是理所应当的,怎么了,红颜这些年帮了你这么多,你还委屈了你?”
    苏锐立刻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委屈,不委屈,而且,我永远也不可能让军师受委屈。”
    他还是习惯叫“军师”,即便后者已经摘下了面具,露出了那足以惊艳时光的容颜。
    当然,对于苏家人来说,喊这么一个漂亮姑娘为“军师”,是有点不太适应,红颜这个名字更好听,更亲切,也更动人。
    “红颜,我替我们家老爷子、也替我这个弟弟谢谢你。”苏意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主动说道。
    军师连连摆手:“二哥,你可别再说谢谢之类的话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苏意还是执意喝下了这杯酒。
    事实上,他觉得,对于军师,自己多敬几杯酒,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如果没有军师的话,就没有苏锐的今天,甚至,老爷子此时可能也已经躺在病床上虚弱的不得了。
    对于这样的姑娘,怎么感谢都不为过啊。
    可是,军师偏偏还是一个完全不求任何回报的人。
    “苏意,你也别给红颜敬酒了,人家第一次上门,你这样会让她不自在的。”苏无限说道。
    “其实我还好。”军师微红着脸,开口说道,“来到家里吃饭,特别舒服。”
    这是心里话。
    苏天清则是立刻说道:“那以后天天来……”
    她的话还没说完,苏无限就在她的胳膊上打了一下,于是苏天清便没把接下来的话说出去。
    “我会常来的。”军师点了点头,应道。
    这句话真是快要让苏天清心花怒放了。
    “嗯,以后只要回国了,就来家里坐坐。”苏耀国也说道。
    “好的伯伯,我会的。”军师说道。
    “过十几天,巴托梅乌港就要落成了。”苏意换了个话题,他看向苏锐,说道,“我会去参加落成仪式,到时候你去不去?”
    “我会去,一定要去。”苏锐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说道。
    “苏锐,你就别去了啊,你的身体都这样了,还去干什么?万一再有什么危险怎么办?”苏天清不禁说道。
    “不会有什么危险了。”苏无限却开口了,“让苏锐去吧,让他自己看看巴托梅乌港,也替他的战士们看一看。”
    他了解苏锐的心思,如果不再去一趟普勒尼亚,看看战士们为之而付出生命的地方,苏锐恐怕余生都不会安稳。
    “是啊。”苏锐轻轻地点了点头,眼眸之中满是认真:“我确实要去一下,而且,也可以保护二哥。”
    “我有保镖。”苏意微微的笑了笑,“也没有人敢在非洲对我动手了,除非某些人发疯了。”
    “我就不陪你去了。”军师说道,“你去非洲的时候,我就回欧洲吧。”
    “那怎么可以。”苏天清立刻说道,“你的伤还没好利索呢。”
    军师笑了笑:“姐姐,再过两星期,我的夹板就可以拆掉了。”
    对于军师来说,欧洲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在等着她呢,不得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