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36章 总要学会祈祷
    这个时候的苏锐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为了他的事情而奔忙着。
    他仍旧在军区总院里面静静的养伤,期间他去了一趟烈士陵园,送战士们最后一程,回来之后,苏锐的状态也很平静,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的悲伤。
    经过了几次检查之后,苏锐那最重要部位的伤势并没有太大的问题,生命力很顽强,在这种强力打击之下,竟然还能硬挺过来,也着实是不容易了——看来这兄弟两个都是打不死的小强。
    苏锐身上其他部位的伤势也都不算太严重,只要把炎症给消除掉,基本就没有什么问题了,那一件高科技服装给苏锐抵挡了绝大部分的攻击,否则的话,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的。
    只是,偶尔在回想起烈焰大队在非洲大陆上的一幕幕之时,苏锐会不自觉的轻轻叹一口气。
    有些事情,终将要交给时间和岁月来解决。
    而且,人是不可能打得过岁月的,那些和时间较劲的人,直到最后才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获胜的。
    …………
    军师则是一直吊着胳膊,也没有请任何的护工。夜莺人不在国内,并没有赶回来……不,确切的说,是夜莺的消息太不灵通了,军师压根就没有把自己受伤的消息告诉妹妹。
    苏锐来到军师房间的时候,后者正靠在床上,静静的翻着一本书,她的长发垂下,阳光照着她的侧颜,精致的五官似乎都发着光,形成了一副无比美妙的画面。
    苏锐有些不忍心打断,但是他的到来已经让军师察觉到了,后者抬起头来,笑了笑:“现在走起路来越发利索了啊?”
    苏锐说道:“嗯,看起来比你手臂的恢复速度要快一点。”
    军师瞥了苏锐一眼:“流氓,没个正行。”
    苏锐一脸懵逼:“我哪里流氓了?”
    也许是被阳光照的发热,军师的俏脸之上带着一丝微微的红晕,顾盼之间,明眸皓齿,无比动人。
    “你这胳膊还得再吊俩月吧?”苏锐摇头笑了笑,“本来要给你请护工,为什么拒绝?这样都快生活不能自理了吧?”
    苏锐曾经受过伤,也体验过一条胳膊的生活,穿衣服都麻烦的要命。
    军师的美眸斜了苏锐一眼:“为什么我从你的话语里面感受到了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
    “我真不是幸灾乐祸,我是纯粹的关心。”苏锐没好气的说道,“要是这种时候我还在看你的笑话,那我还是人吗?”
    “我能不能一条胳膊穿衣服,不需要你来关心。”军师轻声说道。
    “那怎么可以不关心呢?毕竟我们是战友……”苏锐大言不惭。
    “得了吧你,我要真说让你帮我穿衣服,你自己就先犯怂了。”军师笑了笑,现在,她可不怕和苏锐开类似的玩笑,毕竟,在摸到了对方的脉搏之后,先败下阵来的永远都是苏锐。
    苏锐一听,倒是真的怂了,受了这么重的伤,小受本色愣是没有半点改变。
    “我昨天去看过苏叶了。”军师说道,“你可以去看看她。”
    “我正想让你跟我一起去看看的。”苏锐说道,眼里流露出了些许担忧。
    “你还是自己去吧,等苏叶清醒过来,说不定有一些话想对你单独说。”军师笑着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会变成电灯泡的。”
    “我和苏叶是纯洁的战友关系。”苏锐说道,“你都想哪儿去了。”
    “嗯呢,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军师也不反驳。
    女人最了解女人,更何况是军师这种绝顶聪明的女人,军师明白,苏叶虽然和苏锐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在勒明庞山区的那一天,她的眼睛里面有不舍,有遗憾,而这些不舍和遗憾的情绪,有相当一部分是对苏锐的。
    苏锐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当然,身处其中的苏叶可能也不明白,人在生死之时所想的那些事情,都是他们人生之中最为珍视的——对此,一旁的军师却看的非常透彻。
    “快去看看吧。”军师说道:“苏叶为你付出不少。”
    为你付出不少,你别辜负了她。
    军师的后面半句话并没有说出来。
    “我明白。”苏锐很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又轻轻摇了摇头。
    这一辈子,他欠了别人很多,很多。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生活中,其实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疲惫的,但是,一想到那些爱自己的人,一想到那些充满爱的眼神,你便会强行支撑着自己走下去,鼓足勇气,加足劲儿。
    军师和苏锐相处很久了,一看到他的眼神,就知道苏锐究竟在想些什么,于是轻轻的笑了笑,伸出手来,扶着苏锐的胳膊:“怎么,累了?”
    “不是累了。”苏锐摇头笑了笑,“欠下好多人情债,都不知道该怎么还。”
    “这不是债。”军师的明眸清澈无比,“你相信我,大家在为了你而付出的时候,并没有想着让你还这人情债,在他们的眼里,这也不是什么债务,你明白吗?”
    为了你,我们的付出都是不求回报的。
    苏锐笑了笑,此刻,他的笑容和眼神都非常的温和:“军师,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
    “我知道,你会觉得自己对不起很多人,可是,他们,我们,都不会这样想,我希望你能调整过来。”军师说道,“不然的话,你接下来的人生之路可能会比较辛苦,比较迷茫。”
    我也不想看到你那么辛苦。
    不知道什么时候,军师在苏锐面前养成了说半句话留半句话的习惯,或许……就是从揭开面具之后才这样的吧。
    有了那一层面具的阻隔,似乎很多东西反而更容易表达了——以朋友的名义。
    “好,你尽管放心好了,好好休息,我去看看苏叶。”苏锐说道。
    “嗯,你也要调整心情。”军师目送着苏锐离开,随后,她回到床边坐下,从枕头下面拿出了手机。
    在手机上,有着一行没打完的字:傲雪,我等下回复你。
    …………
    苏叶的状态也还算是平稳,这一段时间以来,艾肯斯博士把自己的科研伙伴们都叫来了华夏,一起研究解决苏叶的问题。
    在此期间,苏叶动了几个大手术,同时也进行着化疗,毕竟,医学专家们虽然要从基因的层面着手解决问题,可本要治,标也要治好,不然的话,后果同样是不堪设想的。
    苏叶一直处于时而清醒时而沉睡的状态,绝大部分时间都在闭着眼睛,偶尔睁开眼,还能跟波塞冬说说话,虽然声音很微弱,但是至少意识是清醒的。其实这样也还好,至少比起长时间处于昏迷状态更能给人希望。
    波塞冬这些天来也不管自己的海神殿了,每天都守在苏叶的身边,每天都要花时间来向上天祈祷……祈祷把自己的妹妹留下来,至少……多留一段时间。
    波塞冬是不信教的,和苏锐一样,他也是个唯物主义者,可是这一次,在面对妹妹的情况之时,波塞冬竟然学会了祈祷,是的,他多么希望能够有一种力量在冥冥之中庇护着自己的妹妹。
    他也算得上是和苏叶相依为命地长大了,自从和兰斯洛茨那边断绝了父子关系之后,对于波塞冬而言,苏叶就是他唯一的亲人。
    也许是到了年纪了,也许是经历的事情多了,对人生的理解更深刻了,所以,波塞冬现在觉得,在这世界上,能有亲人的陪伴,真的是一件比什么都重要的事情。
    他不想看到悲伤的告别,不想看到自己从此孑然一身,形影相吊。
    所以,这一段时间,波塞冬抛开所有的事情,全心全意的陪伴在妹妹的身边,没有什么能够打扰到他。
    没有人知道苏叶还能够支撑多久,所以,对于波塞冬而言,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可能是他与妹妹相见的最后时刻。
    这一段时间睡得少,吃的少,也没有办法保持锻炼,波塞冬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
    但是,这些对于波塞冬而言都不重要,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换苏叶的命,而且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几个大手术做下来,苏叶几乎是相当于被重新给修补了一遍,身体上多了很多手术所造成的长长的疤痕,整个人也是元气大伤了。
    哪怕是个健壮的大汉,在做了这么多的手术之后,都得需要一两年才能缓过来,更何况是本来就已经虚弱到了生命之火随时可能熄灭地步的苏叶呢?
    这时候,苏锐推开门走了进来,他看到了波塞冬,于是点了点头。
    “苏叶今天的状态怎么样?”苏锐问道,他把声音给放的很低很低。
    “今天醒了两次,每次几分钟吧,其他时间一直在沉睡。”波塞冬摇了摇头。
    “你身上的伤怎么样?”苏锐问道。
    “我没事。”波塞冬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这一次,谢了。”
    “不用谢了,苏叶是我的朋友,我这么做是理所应当,况且,我也没做什么。”苏锐在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苏叶的脸:“天机那老家伙去哪里了?”
    “天机前辈有事先走了。”波塞冬说道,“他去采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