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30章 她和她,并肩作战的战友!
    对于苏锐来说,这一天并不算容易。
    他在殡仪馆前站了好几个小时,直到所有悲伤的家属们都离开,他才上了车。
    今天,他看到了太多的悲痛欲绝,看到了太多的撕心裂肺。对此,苏锐是感同身受的,因此,他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好的起来。
    即便表面上的他看起来很平静,但是事实上并非如此。
    等到上了苏无限的车子,苏锐感觉到浑身像是脱了力一样,整个人瘫在了座位里面。
    他在以往,基本上不会露出这样的状态来,再累也不会。
    然而,苏锐终究是个活生生的人,有血有肉的人,他是所谓的国民英雄,在别人的眼睛里面,他可以顶天立地,可是,只要是人,不管男女,都会有脆弱的时候。
    这一次他显得疲惫极了。
    一方面是由于重伤未愈,身体发虚,体力正是最低点,另一方面,则是心理上……今天见到了太多太多的悲伤,让苏锐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是被掏空了一样。
    “喝口水吧。”
    苏炽烟看着苏锐嘴唇发白的样子,眼睛里面流露出担忧的神色,她拧开了一瓶水,递给苏锐。
    后者接过瓶子,一口气喝光,随后摇了摇头,轻轻的叹了一声。
    苏炽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把瓶子给拿过来,她也知道,苏锐所面对的问题,一定需要很长的时间来疗愈,只有时间这种人世间最永恒的东西才能够慢慢地帮助苏锐释放其中的压力。
    更何况,现在,每个人的心里面都不好受,似乎车厢里的空气都弥漫着悲伤和沉重。
    到了军区总院,苏无限说道:“炽烟,你送苏锐上楼,然后你就回家吧,让苏锐好好休息。”
    “好的。”苏炽烟点了点头,随后扶着苏锐进入了大厅。
    不过,刚刚进入大厅,苏炽烟便看到了等在那里的秦悦然。
    秦悦然知道苏锐去了殡仪馆,但是她又不忍心见到那样的场面,所以一直在这里等着。
    “悦然,你来得正好,你送苏锐上去吧。”苏炽烟说道。
    “好的,炽烟姐,我照顾他。”秦悦然点了点头,便轻轻的扶住了苏锐。
    苏炽烟对秦悦然点了点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苏锐的背影,便转身离去。
    只是,在转身走开的时候,苏炽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这一声叹气,并没有任何人听到。
    …………
    “你的状态真的不太好。”秦悦然所有的心思都在苏锐的身上, 她看着自己男友的苍白面色,不无担忧的说道,“我可从来没见过你这样子。”
    每一次生死之间的告别,对于苏锐都不吝于一次重大的伤害,而面对这样的伤害,苏锐只能去硬扛,况且……他也愿意这样扛着。
    这个坚强的像是铁打一样的汉子,此时此刻,脆弱的让人心疼。
    “还好,总要经历个过程。”苏锐轻轻的拍了拍秦悦然的手。
    一路回到房间,秦悦然帮助苏锐脱掉了军装,然后去卫生间调整了一下水温,说道:“去冲个澡吧,你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水给湿透了。”
    苏锐并没有立刻去冲洗,而是靠坐在窗前,又拧开了一瓶水,一饮而尽,随后喘着粗气。
    秦悦然走到了苏锐的后面,轻轻的抱住了他。
    “苏锐,我真的担心,你有一天也会这样。”秦悦然说道。
    她倒不怕自己说的不吉利,这是她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担心。
    看到苏锐重伤的样子,秦悦然真是心疼的不行,她曾经对于自己和苏锐的未来有过很多很多的畅想,可是,直到苏锐受伤的那一刻,秦悦然忽然就想通了……自己所畅想的那些,似乎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让苏锐一直活着,好好的活着。
    只有他在,才有未来,自己的下半场人生才有意义。
    所以,秦悦然不可能原谅兰斯洛茨。
    没错,她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个名字。
    林傲雪调查的效率极高,在秦悦然把这件事情告诉她之后的两个小时内,她就已经获知了答案。
    知道答案是一回事,采取行动又是另外一回事,在这件事情上,林傲雪也没有瞒着秦悦然而私自行动,在她看来,她和秦悦然都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帮助苏锐。
    她们要并肩作战。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兰斯洛茨是一座大山,她们也要试着去撼一撼!
    等到苏锐冲完了澡,秦悦然又走进卫生间,把苏锐那被汗水给泡透了的衣物全部洗了一遍,等到她端着盆走出来的时候,发现苏锐正靠在床头扭着头看着她,目光平静而温和。
    秦悦然眨了一下眼睛,笑着说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时候的眼神真的很迷人。”
    苏锐却回了一句:“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时候的样子更迷人。”
    秦大小姐今天穿着一件长袖羊绒衫,由于洗衣服,袖子撸到了肘弯,露出了藕节一样的小臂,看起来真的让人感觉到非常的温馨,充满了浓浓的居家味道。
    在以往,秦悦然一直是以“君澜女王”的形象出现的,几乎没有流露出这样的状态来。
    “我不会一直都是女强人,我也可以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秦悦然说了一句。
    不过,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俏脸之上竟然飞上了两朵淡淡的红霞。
    “真是,好像要上杆子把自己给推销出去一样……”她在心中说道。
    苏锐点了点头:“嗯,不光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还能让人下不了床。”
    难过的时候,适当的开一开玩笑,也是一件让人轻松的事情。
    秦悦然没想到苏锐竟然理解到了这么一层意思上,俏脸顿时更红了:“伤那么重,就别想这回事了,等你伤好了,我再给你证明这句话的错误性。”
    怎么证明?
    “好。”苏锐看着秦悦然把衣服晾上,看着她的身上披着午后的阳光,觉得心里的压力舒缓了许多。
    “快休息吧。”秦悦然给苏锐掖了掖被子,随后说道:“对了,傲雪快要回来了。”
    苏锐听到秦悦然这么说,表情顿时变得有一点点怪异,随后苦笑着说道:“为什么我感觉你们好像都要变成好姐妹了呢?”
    秦悦然轻轻的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我们不是好姐妹,而是并肩作战的战友。”
    这句话颇有一股意味深长的感觉。
    并肩作战的战友……
    苏锐想了想:“你们共同的敌人是我吗?”
    秦悦然不知道想哪儿去了,俏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随后无奈的摇了摇头:“能不能不要这样想?脑子里面天天装着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苏锐一脸愕然。
    他所想的和秦悦然所想的根本不是一码事啊。
    喂,秦家大小姐,你的思想很不纯洁!
    “你先睡吧,我走了。”秦悦然越想越是脸颊发烧,披上外套就出了门,这平日里彪悍的大小姐竟然有了一种落荒而逃的感觉。
    和秦悦然这么一闹,苏锐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他并没有拉上窗帘,看着满室的阳光,苏锐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加油吧,未来终将充满希望。”
    看似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句打气的话,可是对此时的苏锐却至关重要。
    因为……这句话,他曾经对烈焰大队的战士们说过。
    苏锐曾经用来鼓励战士们,现在战士们离开了,苏锐便只能用来鼓励自己。
    永不遗忘。
    也许是由于太过疲惫了,苏锐睡了一大觉,等到他醒来之后,已经是太阳落山了。
    其实,这两天来,要照顾苏锐的人很多,可都被苏锐给拒绝了,苏锐也没让苏炽烟再送鸡汤来,吃一吃医院的伙食就挺好的,再补下去,估计见到美女就流鼻血的老毛病又该犯了。
    护士给送来了餐食,苏锐坐在病床上吃着,一边吃着,他一边回想着在非洲所发生的一些,从心底涌出了些许的不真实感。
    明明并没有相隔几天,但却好像已经是很遥远的事情了。
    也只有经历过纷乱的战火和残酷的战场,才能够明白,此时能够坐在窗明几净的房间里面吃着饭菜,是一件多么来之不易的事情。
    吃完了之后,苏锐披上了外套,准备下楼散散步,消消食,可是,他还未出门呢,便看到门外站着一个身穿宝蓝色西装的男人。
    他的身形笔挺颀长,五官简直精致到了极点,这英俊的面孔和超然的气质,几乎可以让任何明星相形见绌。
    然而,最耀眼的,还是他那一头金发,好似熔炉之中所化开的金水,从视觉上竟然能够给人带来一种流淌的感觉。
    “怎么有时间来华夏的军区总院了?”苏锐笑了笑,随后转身朝着房间里面走去。
    他这句话其实是有着潜台词的。
    嗯,你有时间来华夏的军区总院,就没时间去勒明庞山区了?
    这潜台词里面,似乎透着很清晰的怨念之意呢。
    因为,来者正是凯斯帝林!
    他看着苏锐走回了房间,也跟了进去,摇了摇头,把怀中的一束花轻轻的放在了桌边。
    “我们都是男人,你给我送花,这会让我感觉到怪怪的。”苏锐没好气的摆了摆手,“拿走拿走,这花比你还要碍眼。”
    凯斯帝林的眼里露出一抹无奈:“其实,勒明庞山区,我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