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26章 她的心,兵荒马乱
    养伤的生活很平静,每天就是不断的检查,输液,补觉,然后,和那些“探视”的人聊聊天。
    为了不影响苏锐休息,前来看望他的人们都不会耽搁太久,常年缺觉的苏锐这一次算是补了个彻彻底底,每天都睡到太阳晒屁股,每天都要喝苏炽烟亲手熬煮的老母鸡汤,再加上一身伤势没法锻炼,一上体重秤,竟然胖了三斤。
    生活本就该是平静的,如果没有那些伤痛就好了。
    这几天来,苏锐每天都会去病房里面跟战士们聊聊天,大部分人的身上都有伤,对于那种致残的伤势,战士们都很明白,他们可能是要脱下这一身军装了。
    这迷人的军绿色曾经是他们的梦想,而从今往后,却要变成他们的回忆了——这将是记忆中的一抹绿,只能回想,却触摸不到。
    至少,苏锐自己都不愿意面对这样的情况。
    他每天都要和战士们聊天,想要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疏导他们的心理,但是,最需要进行心理疏导的却是苏锐。
    他是烈焰大队的大队长,所有战士们的压力全部集中起来,才是他的压力。
    虽然战士们都表现的很坚强,很洒脱,很平静,可是苏锐知道,没有人会甘心的。
    谁想年纪轻轻就变成个残疾人?谁想下半生失去工作能力?谁不想凭借自己的双手给家人创造美好的生活?
    然而,在这种时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成了奢望。
    战士们很懂事,但是苏锐却能够尝到他们心里的苦。
    这几天来,苏锐和军师见了几面,对于后者来说,这也是极为难得的休息时间,有时候和苏锐一起静静的站在天台之上看风景,会让人感觉到很满足。
    之前军师一直担心着苏锐的心理状态,不过她现在也明白了,似乎在这个问题上不能着急,着急也没用,这是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时间来进行疗愈。
    尤其是……当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在苏锐身上的时候。
    “你的伤势好点了吗?”军师问道。
    苏锐使劲的咳嗽了两声:“我可以拒绝回答吗?”
    这两天来,每个前来探病的人,都会问苏锐同样的问题,每一次回答,都让他感觉到很羞耻。
    因此,苏锐对兰斯洛茨的憎恶更多了。
    都是这个可恶的家伙,否则自己怎么可能落到这样的下场。
    “我听说丹妮尔夏普在首都买房子了。”军师说道。
    “这种土豪,在哪里买房都是随随便便的事情。”得知这样的消息,苏锐并没有多么的吃惊。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后知后觉了,根本没想到人家买房背后的深意究竟是什么。
    军师见此,觉得自己是要点他一下了,于是说道:“苏锐,丹妮尔是个好姑娘,别辜负了人家。”
    此言一出,苏锐立刻明白,他摇头苦笑,并没有答话。
    “你都把人家给看光光了。”军师的唇角轻轻翘起来,说道,“这种事情吧……得负责。”
    苏锐听了这句话,觉得有点囧,竟然脸红了一分,随后反击道:“我好像还把你给看光了呢。”
    军师可没想到苏锐竟然会冒出来这么一句话,俏脸也飘上了两朵红霞:“没有,你看到的只是后背而已。”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看正面。”苏小受笑呵呵的说道。
    他知道军师的弱点在哪里,因此并不会有任何的不好意思,两人的关系也已经熟稔到了开这种玩笑的程度了。
    军师倒也不示弱:“别乱讲,你现在可打不过我。”
    想到自己的伤势,苏锐立刻蔫了。
    军师抿嘴微笑,俏脸发烧。
    …………
    终于,又过了一天,苏锐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张玉干打来的。
    “今天,战士们的遗体要火化了,你过来吗?”张玉干说道。
    其实,按照老张同志本身的意思,是不想把苏锐叫来的,他生怕自己的爱将再出现什么解不开的心结,但是,这种事情总不是可以瞒着苏锐的,所以还是得告诉他一声,当然,在打这个电话之前,张玉干就已经知道结果了。
    在听到了这句话后,苏锐的呼吸陡然间便沉重了很多。
    “我去。”苏锐给出了一个非常简短的答案。
    挂了电话,苏锐并没有立刻动身,他站在窗户旁边,看着外面静静飘落的树叶,目光沉静,那眼眸中的影子,好像是天边静止的云。
    苏炽烟站在苏锐的身后,她现在不禁有点担心苏锐的状态,于是说道:“我送你去吧。”
    “好。”苏锐点了点头。
    每一次告别,都是一次心如刀绞。
    即便内心之中疼痛无比,但是苏锐的神情之中却没有一丝波澜。
    他已经把波澜都留在了勒明庞山区,留在了非洲的那些热土与荒原。
    看着苏锐的状态,苏炽烟往前轻轻的跨了一步,在这一刻,她本能的涌起一股冲动,想要抱一抱身前的那个男人。
    即便这种拥抱是隔着山与海的,可苏炽烟仍旧想要试一试。
    只是轻轻的一个拥抱,一个微不足道的安慰,仅此而已。
    不过,勇气也只是一瞬间,可能下一秒就会被心中所冒出来的不知名的情绪所打断。
    苏炽烟的手伸出去,却没有变成拥抱的动作,而是轻轻地捏住苏锐的手腕。
    只是,没有人知道,此时,捏着苏锐手腕的苏炽烟,有没有在心中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苏锐……”苏炽烟说道。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是波光粼粼的湖面,这一刻,苏锐看到了苏炽烟的眼睛,恍然间觉得有一种很清晰的触动感。
    他一时间也说不清这种触动感觉具体代表着什么,也完全没有多想,只是轻轻的笑了笑,伸出手来,在苏炽烟的肩头轻轻的拍了拍:“放心,我没事的。”
    苏炽烟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自嘲的笑了笑:“哈哈,我看你把手举的那么高,还以为你要抱着我呢,把我给吓了一跳。”
    究竟是吓了一跳,还是怅然若失,也就只有苏炽烟自己才知道了。
    我又不是你兄弟,你没事总是拍人家肩膀做什么?
    不过,苏锐现在倒是没有听到苏炽烟那深藏于心底的无奈之声,他笑了笑,那放在苏炽烟肩头的手往前再伸了一截,从背后揽住了她的另外一个肩膀。
    “炽烟,谢谢你。”苏锐的这个动作无疑相当于轻轻的抱住了苏炽烟。
    后者的身体瞬间僵硬!
    对于苏炽烟来说,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情!
    由于过度震惊和意外,她的身体一开始僵硬的很厉害,不过苏炽烟很快想到,苏锐的这轻轻一抱,可能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单纯的表示感谢。
    但饶是如此,苏炽烟也并没有任何的失望,反而似乎有一股蜜糖般的感觉在她的心中化开,随后缓缓流淌。
    哪怕是一个最简单不过的拥抱,对于现在的苏炽烟来说,也足以让她感觉到满足了。
    “不用谢我,我其实没做什么。”苏炽烟说道。
    “你做了很多,我都知道。”苏锐面带微笑,他轻声说道:“炽烟,谢谢你,谢谢你帮着我坚强。”
    嗯,我其实一点都不坚强,我自己都知道。
    苏锐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一点儿也不觉得自己的言语有什么问题,更不会觉得自己肉麻或是煽情。
    其实,男人也是人,只要是人,总会面对各式各样的心理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承认自己的脆弱,并没有什么好丢脸的。
    况且,最近的苏锐也是真的脆弱,有太多太多的情感在他的心中纵横交织着,编织成网,也编织成了深深的伤痕。
    而他身边的人,都在不停的鼓励他,激励他,支持他。
    苏炽烟就是其中一个。
    虽然她在第一天的安慰过后,就没有再对苏锐说出什么关心的话,但是,她一直在用行动表明着自己的观点。
    “谢谢你每天的老母鸡汤。”苏锐单手轻轻的拥着苏炽烟,说道。
    这时候,苏炽烟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在发烧,那温度可谓是直线上升了。
    距离苏锐那么近,后者呼吸所带出来的温热气息轻轻的打在苏炽烟的耳边,让后者感觉到有一点点的心猿意马,而她那宛若静静湖面的眼睛里面,也开始轻轻的荡起一圈又一圈旖旎的涟漪。
    在这种情况下,平日里深得父亲苏无限真传的苏炽烟,忽然变得手足无措了起来,呼吸也不平稳起来,甚至变得很是急促,这一刻,她的心里面……兵荒马乱。
    “你要是喜欢喝这老母鸡汤,我可以天天煮给你喝。”苏炽烟顺着苏锐的话说道。
    不过,她自己似乎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所说出来的这句话带着多么强烈的暧昧之意,也带着多么深的情感告白。
    当一个女人下意识的说她愿意每天做饭给你吃的时候,那其中的意味已经是不言自明了。
    苏锐笑了笑:“那可不行,要是你爹知道,一定会宰了我的,他会说我欺负他女儿。”
    “谁说你欺负我的?”苏炽烟抿嘴微笑着说道,“要是真的被你欺负了,那也是我所愿意的。”
    我愿意被你欺负,心甘情愿。
    说完这句话,苏炽烟好像已经用完了全身的力气。
    其实,这放在别人身上,可能是很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对于她而言,却无异于跨过山河湖海。
    苏锐能够明显感觉到,苏炽烟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了起来,胸膛起伏的弧度也大了不少。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苏无限恰巧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