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18章 能活着,足以热泪盈眶!
    听了苏炽烟的话,苏锐说道:“没错,确实是第二次受这样的伤了,不过这位置……还是第一次。”
    在这个问题上,苏锐也没什么办法,也幸好有天机老道的药粉在,可以使得他消肿的速度快一点,否则的话,弄不好还真的要坏死掉呢。
    那种场景,想想都让人两股战战,不寒而栗!
    “放心,会好的。”苏炽烟坐在苏锐的床边,眼眸中流露出担忧和心疼。
    她虽然很喜欢和苏锐拥有这种单独相处的时间,可是,她却不愿意这相处的地点是在病房里面。
    虽然没有亲历非洲的战火,但是苏炽烟从烈焰大队的惨重伤亡结果上就能够想象出来,那边的战斗究竟多么的惨烈,多么的危险。
    苏炽烟也是有私心的,站在她的立场,自然不希望看到苏锐继续再以身犯险。
    “我真希望你能过一过悠闲富家翁的生活,每天种种草养养花的。”苏炽烟摇头。
    很显然,说完这句话,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苏锐这半辈子的一个生活主题就是——折腾。
    不折腾不舒服,不折腾会后悔。
    苏炽烟知道自己也劝不住苏锐,只是表达了一下心中所想,随后又说道:“其实,更难过的还是心理上,对吗?”
    苏炽烟真的很担心苏锐的心理会出现一些她所不愿意看到的状况,且不说所谓的战后心里综合症,就说这次烈焰大队的惨痛伤亡,恐怕就已经给苏锐形成了难以磨灭的阴影了。
    换做任何人,恐怕这一生都无法从这样的记忆之中走出来了。
    在对待这个问题的担忧之上,苏炽烟也不想遮遮掩掩,她觉得,在心理问题上,与其总是默默担心旁敲侧击,不如掰开直说,这样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
    苏锐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你放心,我会给自己减压的。”
    他虽然这样说,可苏炽烟并不相信,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你虽然红颜知己不少,但是我却发现,好像这其中并没有一个人是学心理学的。”
    苏锐哭笑不得:“你觉得我还缺一个学心理学的女朋友?”
    苏炽烟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要不要我去首都那几所大学的心理学院帮你物色物色?我觉得爷爷他也会很赞成的。”
    “得了吧。”苏锐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那还不如你去学心理学来开导我。”
    “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苏炽烟直接回答。
    不过说完之后,她才发觉,刚刚二人的对话如果深究起来,似乎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当然, 这也是她想多了,事实上,苏锐压根就没意识到什么。
    在这种问题上,这个家伙总是如此的后知后觉。
    苏炽烟的俏脸微红,还好,苏锐没发现什么端倪,她便努力把心神从某些方面收回来。
    “我是想让你休息一段时间。”苏炽烟说道,“无论是国际形势,还是西方黑暗世界,其实都不平静,你太累了,这样下去,身心都会垮掉的。”
    苏锐笑呵呵的说道:“放心吧,估计在我的伤势养好之前,国家应该是不会再派任务给我了。”
    苏炽烟抿了抿嘴唇,看看苏锐,沉默了两分钟。
    “从来没有什么岁月静好,只因有人替你负重前行。”在沉默之后,她忽然轻声说道。
    想着之前烈焰大队那长长的遗体队伍,看着此时躺在病床上浑身伤痛的苏锐,苏炽烟对刚刚那句话有了更深的理解。
    没有无缘无故的和平,你能够过上祥和平静的生活,只因身后有强大的祖国。有这样的后盾在,岁月才会变得安静美好。
    然而,那些让祖国强大起来的人们,却不知道付出了多少,这是不可量计的。
    “别把我说的这么高大上,其实啊,我就是一俗人。”苏锐摇了摇头,笑道,“说是负重前行,其实,我们也都习惯了,并不觉得算是负重,因为,那是责任。”
    因为,那是责任。
    这简单的一句话,便把苏锐的态度给表露无疑了。他的所有坚持,都因此而起。
    能力越强,责任越大。
    苏炽烟默默的点了点头。
    其实,常年行走在危险的悬崖边缘,总会有一天一个不小心掉下去的,苏炽烟真的会担心这种情况的发生,那将是她和她家人的生命无法承受之重。
    像是看穿了苏炽烟的想法,苏锐轻轻的笑了笑,随后拍了拍苏炽烟的手:“不管怎么说,我还能活着,这就已经算是一件挺幸运的事情了,不是吗?”
    的确,从战场之上活着回来,本身就已经是值得庆幸了。
    如果没有经历过濒临死亡的时刻,就不会发现,每天能够看到太阳升起是一件多么让人感动的事情。
    “嗯……嗯……活着就好,活着就好。”苏炽烟连连点头。
    不知为何,在苏锐拍了拍自己的手之后,苏炽烟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没有什么能比他活着更重要了,不是吗?
    虽然受了伤,但是至少他还能讲话,还能行走,还能出言安慰那些关心他的人,这就是好的方面。
    凡事都有两面性,人总是要向前看,向好的方向看。
    能活着,就不要悲观。
    要忠诚面对自己,勇敢面对生活。
    对于苏炽烟来说,她其实真的没想过和苏锐以后会怎样,她知道,横亘在前方是高山和大海,想要把山搬开,把海填平,哪怕有了父亲苏无限的帮忙,也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
    唯有耐下心来,好好的等待,同时过好当下,不辜负每一次太阳的升起。
    苏炽烟真的不着急。
    事实上,她现在的所求甚小,只要能够看到苏锐安安全全的活在世界上,不再受什么伤,她就满足了。
    “苏锐,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最佩服的人。”苏炽烟又说道。
    “别这样说,我怕我会骄傲。”苏锐微笑着说道。
    看到苏锐的心理状态表面上还算可以,苏炽烟稍稍的放下心来,不过她也明白,想要走出非洲那惨痛的记忆,苏锐还需要很长的时间,这是一个缓慢疗愈的过程。
    “你早点休息吧,时间不早了,我先离开。”苏炽烟说道。
    事实上,她在医院旁边的酒店开了一间房,随时可以来照顾苏锐。
    “好,你先回去,早点休息。”苏锐点了点头。
    有那么多关心他的人,他自然感觉到很安心。
    生活其实是可以更美好一些的。
    能够活着,本身就是一件足以热泪盈眶的事情!
    苏炽烟走了。
    关上病房的门之后,她又从门上的玻璃里面定睛看了苏锐几秒钟,这才转身离开。
    苏炽烟的眼帘微微低垂着,不知不觉,又红了眼眶。
    今天晚上,对于她而言,既感动,又感伤。
    在来到了停车场的时候,苏炽烟发现,在自己的车旁边,又停了一辆奥迪,这才刚刚熄火,车灯也刚刚灭了。
    车门打开,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了苏炽烟的视野之中。
    她穿着一件长款运动风衣,长发披散下来,下半身则是穿着一条紧身的黑色运动长裤,把那充满弹性的完美大长腿给衬托的更加逆天。
    秦悦然来了。
    不过看这样子,似乎她是刚刚从健身房出来,得到了消息就立刻赶来了。
    一看到了苏炽烟,秦悦然立刻上前:“炽烟姐,苏锐怎么样了?”
    她的眸子间有着掩饰不住的担忧。
    她还在健身房里跑着步呢,就听到了烈焰大队归国的消息,这不,第一时间就赶来了,衣服都没来及换。
    在秦悦然这长款风衣的里面,只是一条紧身的白色运动背心,把曲线给衬托的无比流畅。
    “姐啊,我说你就放心好了,我姐夫他吉人自有天相。”
    秦冉龙打着哈欠从驾驶座里走出来,这个家伙还穿着一身睡衣呢,这打扮也是让人醉醉的了。
    他昨天晚上也不知道去忙些什么了,到中午才回来,一回家就蒙头大睡,刚刚秦悦然愣是把他从被窝里面揪出来的。
    “什么吉人自有天相,这都在医院里了,还天相呢?”秦悦然没好气的,直接飞起一脚,那逆天大长腿真的很有威力,秦冉龙扯开了一步,竟还是被踢中了屁股。
    由于心中焦急,秦悦然这一脚用的力气还有点大,秦冉龙捂着屁股,半天缓不过来。
    这姐弟两个的相处方式也是让人看的醉醉的了。
    “苏锐没有生命危险,但是……”苏炽烟犹豫了一下,说道,“但是,不太方便走路……”
    不方便走路?
    秦悦然满是担忧的说道:“那就是腿受伤了?”
    嗯,可能还真是腿受伤了。
    对于这个问题,苏炽烟没法回答,于是说道:“你们快去看看他吧。”
    秦悦然跟苏炽烟告了别,便立刻风风火火的朝着病房走去了。
    由于楼层较高,在医院的电梯里面,秦悦然来回踱着步,秦冉龙无奈的说道:“姐,你能不能别踱步了,万一把电梯给弄坏了……”
    “你再多嘴,我就先把你给弄坏了!”秦悦然没好气的说道。
    偏偏她的威胁还极为的有效果,秦冉龙立刻闭上嘴巴不敢吱声了。
    终于,电梯发出“叮”的一声,门打开了。
    秦悦然迈动大长腿,一步就跨了出去。
    然而这时候,秦冉龙却犹豫了一下,拉住了姐姐。
    “姐,有件事情,我们必须得统一口径。”秦冉龙收起了他平日里的纨绔神色,很认真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