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15章 人生将往何处去?
    这一次,烈焰军团归来静悄悄。
    由于刚刚大战结束,绝大部分战士们都很疲惫,然而,比身体更疲惫的是精神,苏锐也是一样,在飞机起飞之后没多久,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睡着的时候,苏锐的头一歪,便靠在了丹妮尔夏普的肩膀上了。
    看着这个疲惫的男人,后者的心中涌现出了一抹心疼之意。
    且不说苏锐身上的伤势如何,丹妮尔夏普能够清楚的体会到,此时苏锐的心是累的。
    面对那么多生离死别,恐怕是铁打的心也熬不住的。
    被苏锐这样靠着肩膀,丹妮尔夏普一路都没有睡,哪怕她在飞行途中想要去卫生间,都硬生生的忍住了。
    她不忍心打搅苏锐这难得的睡眠。
    终于,在落地之后、苏锐睁开惺忪的睡眼之后,丹妮尔夏普第一件事就是冲进了卫生间。
    “总算回来了。”苏锐看着舷窗之外的首都国际机场,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之感。
    不光是他,烈焰大队的那些战士们也是有着同样的感受,这一次在非洲,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对于生命也多了很多新的认识,新的思考。
    这人世间,什么东西能够使人最快的成长?
    不是爱情。
    而是战争。
    事实上,烈焰大队的绝大部分战士都是二十来岁的青年,在这个年纪,他们的同龄人正在大学校园里面享受着甜蜜的恋爱,或是在图书馆中静静的自习,或是在篮球场上挥洒着汗水,可是,这些年轻人又怎么会想到,另外一拨和他们一样年轻的战士们,已经在非洲大陆上经历了枪林弹雨,为了这个国家赢得未来的发展机遇、开辟出更大的发展空间而付出了沉重代价。
    二十岁出手,这本该是最好的年纪,他们把最宝贵的青春献给了血与火,他们用自己的生命守护着身后的祖国。
    他们……当得起所有人的敬意。
    下了飞机,首都的空气有着些许的雾霾,相比较前几年来说,最近的空气质量已经好了很多了,在外面飘荡的久了,回到国内,会觉得这里的雾霾都透着亲切的味道。
    看着繁忙的首都机场,看着这里渐渐暗下来的天色,看着数不清的灯光,苏锐的鼻子又有一点发酸。
    和平真好。
    只是,这种和平,有多少战士,再也看不到了呢?
    那些年轻的生命,就这样随着战火与硝烟,被吹散在了风里。
    而这一次,要送他们魂归故里。
    每个军人都明白,战争,没有不死人的,打仗,也总要有牺牲的,但是,这样的牺牲,总是会让人感觉到无尽的悲伤。
    尤其是作为指挥官,苏锐觉得自己难辞其咎。
    他的心情不太好,有些沉重。
    在这种沉重的心情之下,苏锐甚至都已经忽略了自己身上的伤势了。
    “先送你去医院。”丹妮尔夏普从洗手间出来,又推着轮椅下了飞机。
    苏锐说道:“让战士们先走吧。”
    这惨烈的一仗,让烈焰大队的战士们只剩下了一百人左右,竟是将近四分之三都牺牲了。
    苏锐要看着战士们先走,无论是活着的,还是牺牲了的。
    苏锐坐在轮椅上,看着负伤的战士们从飞机上下来,他的右手抬到了眉尖,这种时候,一切无言,所有的情感,都在这一个军礼之中了。
    凡是从苏锐身边走过的战士们,能够抬起手来的,也都抬起右手,对他们的大队长还以军礼。
    他们的目光清澈,眼神坚定,有悲伤,有难过,但是,这些情绪都被忍住了。
    他们明白自己的使命,明白自己的责任究竟在哪里。
    过去的都已经发生了,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伤感,只有更加勇敢的去面向未来。
    丹妮尔夏普站在苏锐的身边,看着那些负伤了的战士们,看着他们脸上仍旧坚毅的神情,忽然鼻子发酸,眼眶发红。
    她很想走进这些华夏军人们的内心世界去看一看,也很想去苏锐的军营看一看。
    然而,那一座专门给烈焰大队建的军营大院,现在应该已经人去楼空了。
    等到战士们都上了救护车,紧接着从飞机上抬下了一个又一个担架……而在担架的上面,全都盖着白布。
    战士们的遗体……也回国了。
    烈焰大队被打的只剩四分之一,这遗体队伍的长度远超想象。
    苏锐的右手一直放在眉尖,并没有放下去。
    哪怕……哪怕那些战士们的遗体无法对他还以军礼。
    看着苏锐的动作,丹妮尔夏普忽然很想好好的抱一抱这个男人。
    她再也忍不住心中那复杂而奔涌的情绪,泪水开始无声地流淌。
    几个救护车队已经提前等在了机场,在接到战士们之后,车队立刻呼啸着前往了军区总院。
    机场附近的行人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忽然从机场内部驶出来好几十辆救护车?他们面面相觑,还以为发生了重大事故。
    苏锐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田宗明。
    此时,烈焰大队的正副队长都在轮椅上相见了。
    “老田,回去好好养伤,队伍的事情暂时也不用操心了。”苏锐说道,“伤好了就放个探亲假,回家看一看。”
    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苏锐,田宗明的嘴唇翕动了几下,眼眶发红:“大队长……”
    他的心中对苏锐有无数的感谢,可是却说不出口,这份兄弟情,已经不是简单的感谢所能够表达的。
    如果没有苏锐去救他,那么田宗明可能已经死在了死神的刀下了。
    “先去医院吧。”苏锐能够感受到田宗明心中的歉意,可是,在这种关头,后者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抱歉。
    老田已经尽力了,已经做到最好了。
    望着烈焰大队的救护车队全部离开机场,苏锐也上了最后一辆救护车。
    这一路离去,要告别多少人,这一场生命,又有多少次再见变成了再也不见。
    李悠然和军师都上了救护车,她们都要去医院做一下全面的检查。
    一辆奥迪A6跟在了救护车队的后面。
    开车的是一个身穿白色运动外套的姑娘。
    她本来的长发已经变成了利落的短发,在更显得干练的同时,衬托出了她身上之前从未体现出来的另外一种韵味。
    正是苏炽烟。
    “爸,你怎么刚刚不下车。”苏炽烟的眼睛里面带着很明显的焦急和担心。
    在后排,坐着的是苏无限。
    苏无限并没有正面回答苏炽烟的问题,而是说道:“这小子,不容易。”
    “不知道他伤的怎么样。”苏炽烟说道,“都坐了轮椅了。”
    很显然,这辆帕萨特之前也静静的停在机场的角落里面,把烈焰大队下机的过程看的清清楚楚。
    苏无限轻叹了一声:“现在年纪大了,见不得这样的场面。”
    一贯活的通通透透的苏无限,此时也显得情绪不高,而这种情况在以往几乎不会在他的身上出现。
    “爸,这可不像你。”苏炽烟说道,她从后视镜里面看了看父亲,发现他的鬓角又多了几根白发。
    确实,虽然自己总是把父亲当成一个中年人,但是,苏炽烟也知道,当她也来到了中年的时候,父亲很自然地就要迈进了人生的暮年了。
    想到这里,苏炽烟的心里面也涌出了不少的伤感情绪。
    人生啊人生,终将往何处去?
    “炽烟,有没有想过以后怎么办?”苏无限忽然问道。
    “什么以后?您说的是工作吗?”苏炽烟愣了一下。
    事实上,她在造型领域已经做出了不小的成绩,圈里圈外的名声也挺大了,但是她毕竟是苏家的姑娘,总是在娱乐圈里面抛头露面,并不是长辈们所愿意看到的事情。
    在此之前,苏无限对苏炽烟的这个爱好也一直都是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沉默态度,只是到了后来,也就顺其自然了。
    “不是工作。”苏无限说道。
    不是工作,那是什么?
    很显然,他所指的是——感情。
    女儿的终身大事,他这个当爹的确实是需要操心一下啊。
    “这……”苏炽烟显然也明白了老爸的意思,她的俏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儿:“爸……我暂时没想过这方面……头疼……找不到合适的,干脆就不嫁了吧。”
    确实很头疼。
    有些事情,只能交给时间,但可能到最后,这种复杂的关系,就连时间也给不出答案来。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苏无限轻轻的叹了一声,随后又笑了笑,“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支持。”
    我都支持!
    苏无限的态度发生了极致翻转!
    听了这句话,苏炽烟忽然觉得鼻子一酸,本来那因为烈焰大队下机场面而变得微红的眼眶,此时显得更红了。
    她这一路,走的好难。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可是,由于苏无限的这句话,那么,横亘在前方的大山是不是可以平一下呢?那一片海是不是也可以试着去填上呢?
    “我都支持”这四个字,顿时给苏炽烟的未来带来无限的可能!
    也让她曾经经受的那些委屈都消散大半!
    苏炽烟知道,父亲的骨子里还是很传统的,但是,他能够说出这么一句话,真的是太难得太难得了。
    这全然都是对女儿的爱。
    “爸,等等再说吧。”苏炽烟的牙齿轻轻的咬了咬嘴唇,轻声说道,“有点难。”
    “其实,只要你愿意,那就没什么难的。”苏无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