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13章 她多想替他疼!
    直升机连夜离开了勒明庞山区,前往了普勒尼亚的首都多马纳齐。
    阿克佩伊的叛乱行动已经彻底宣告失败了,剩下的扫尾工作由政府军来完成,而伤亡惨重的烈焰大队,则是也已经返回了多马纳齐。
    华夏紧急调了两架航班,专门运送烈焰大队的伤员。
    苏锐醒过来的时候,正在多马纳齐某间医院的病床上。
    他刚刚想起身去卫生间方便一下,可是腿还没动呢,两条腿中间的疼痛就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仔细地回想了一下,苏锐竟然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来到这一间医院的,好像他在被架上了飞机之后,就昏过去了。
    这一场大战,让苏锐受了很多的伤,数次脱力,完全是凭借着一股超人的意志力在支撑着,在这种情况下,一旦全身心放松下来,就立刻不省人事了。
    “你醒了。”军师的声音传来。
    她已经换下了染血的黑袍,而是穿着一身素白的睡衣,那绝美的容颜之上带着一抹苍白之色,也有着很明显的倦容。
    苏锐清晰的看到,军师的胳膊上吊着绷带,也带了夹板固定。
    看来,之前和死神对战,让军师也受了不轻的伤,一条胳膊当时也被死神给打的骨裂了。
    当然了,这还是苏锐和海神波塞冬在危险关头接连出手相助,否则的话,军师可能已经在死神的刀下香消玉殒了。
    这不是苏锐所愿意看到的情形,他宁愿自己的伤势再重一些,也不想看到军师受伤。
    这一仗,苏锐并不能算得上是最终的胜利者,他所付出的代价,惨痛的超出想象。
    这个病房里面有两个病床,看来在苏锐昏迷的时候,军师就躺在另外一张床上。
    虽然男女同居一室可能会有些许的不方便,但是军师现在也不放心苏锐的安全,她还是亲眼看着比较安心一些。毕竟,眼看着就要彻底告别普勒尼亚,军师可不希望在这最后关头再发生什么意外的情况。
    “我睡了多久?”苏锐看着外面仍旧明亮的天色,不禁说道。
    “时间不长。”军师看了看表,“从勒明庞山区到这里,你一共也就睡了八个小时。”
    他们在勒明庞山区激战了一天一夜,时间才刚到第二天的中午而已呢。
    “还好还好,没睡太久。”苏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他现在仍旧有很多要操心的事情,不能休息太久。
    “还疼吗?”军师说着,单手要来搀扶苏锐。
    苏锐却拒绝了:“不不不,我自己来就行。”
    在涂上了天机老道的药粉之后,苏锐感觉到肿胀似乎已经消了一些,但是疼痛还很清晰,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没有出状况。
    作为一个正常男人,遭遇了这种事情,也真是让人欲哭无泪。
    军师笑了笑:“好,你自己来。”
    苏锐于是艰难无比的下了床,疼的龇牙咧嘴,一瘸一拐的挪去了卫生间。
    不过,接下来的行为对他来说,貌似也是个酷刑。
    硬是咬着牙,忍着疼,苏锐才把这问题给解决掉了。
    平日里很轻松的嘘嘘行为,此时竟然让他浑身被汗水湿透了。
    看着镜中的自己,苏锐洗了把脸,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这一场大战明明才结束没有几个小时呢,他却觉得好像过去了很久。
    很多战士牺牲了,很多人受伤了,也有很多宿敌死去了。
    当然,很多人也以为苏锐同样会死去,以为太阳神的光芒会彻底的黯淡,但是并没有。
    经此一夜,黑暗世界的格局发生了动荡,但是由于海神波塞冬站在了苏锐这一侧,使得这动荡并不如预想中那么大。
    苏锐觉得自己是得找个时间,好好的捋一捋这一场战斗所形成的连锁反应了。
    邪神殿彻底覆灭了,死亡神殿没了,很多妄图上位的中小势力也都折在了这勒明庞山区,在这种情况下,黑暗之城大概要平静一段时间,才会风云再起了。
    不过,苏锐觉得,那些都和自己无关了。
    他现在摆在面前的两件最重要的事情,一个是给烈焰大队牺牲的将士们安排好后事,另外一个就是治好自己的伤。
    苏锐低头看了看某个位置,眼睛里面又流露出淡淡的惆怅,以及……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伤感。
    “希望还有救。”苏锐在祈祷着。
    不过他并不是多么的有信心,毕竟,刚刚连简单的上个卫生间都这么的痛……痛的无法忍受,这样要是没毛病,鬼才信啊。
    对着镜子沉默了两分钟,苏锐把近期发生的事情都理顺了一些,这才走出卫生间。
    “先给你做个检查,然后我们晚上的飞机飞回华夏。”军师说道。
    她单手给苏锐倒了一杯水。
    此时军师的头发柔软的垂下来,披在肩膀上,走动间有发丝轻轻飘扬,看起来颇有一种居家的感觉。
    苏锐接过杯子,一饮而尽,当然了,在接杯子的过程中,他的手不可避免的和军师发生了接触。
    苏锐倒是没觉得什么,军师的手指则是缩了缩。
    “军师,你穿睡衣还挺好看的。”苏锐上下打量了一番,微笑着说道。
    由于每天坚持运动的缘故,这宽松的居家衣服竟然也能被军师穿出一种前凸后翘的感觉来。她的身材本来就极好,那起伏的曲线配合上居家的味道,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多看两眼。
    而军师的背后,就是满室的阳光。
    事实上,这个时候的苏锐纯粹是抱着一种欣赏美的态度在看军师,毕竟,在刚过去的几天时间里面,他经历了太多的惨痛与悲伤,见了太多的生离死别,此时,能够看到这么美的画面,真的很难得。
    苏锐忽然有点感动。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情绪。
    军师此时倒是不知道苏锐竟然想到了那么多,她只是看到了对方在盯着自己的身材不住的打量,一边打量还一边露出不知所谓的笑容,于是本能的用手掩住了胸口。
    嗯,是的,她虽然衣服穿得整整齐齐,但还是觉得得挡一下才行……实在是……苏锐的眼光太有杀伤力了。
    而且,有个秘密,军师并没有告诉任何人。
    她在苏锐面前,多年都是黑袍着装,已经习惯了,所以,每次不穿黑袍的时候,她都感觉自己像是没穿衣服一样,就这么毫无保留的暴露在别人的面前。
    咳咳,这种习惯,也不知道军师什么时候能够改过来。
    如果苏锐知道军师竟然有这种想法的话,以他的癖好,妥妥的会大肆嘲笑一番。
    看着军师的动作,苏锐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尴尬,他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了一下,随后,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鼻子也酸的不行。
    看到苏锐这样,军师的鼻子也一下子酸了,眼眶微红,随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作为苏锐最亲密的战友,军师知道,这个看起来总是乐天派的青年,这一路走来,究竟承受了多少压力,究竟要面对多少悲伤。
    而这两天来,他的悲伤几乎已经集中爆发了。
    每个人都会有各自的烦恼,别看苏锐表面上很光鲜,可这也就是他心理素质非常强大的缘故,否则的话,换做旁人,天天面对如此大的压力,早就不知道在无人的夜晚痛哭过多少次了,可是苏锐……他也就是这一次红了眼眶。
    此时,阳光透过病房的窗子,洒在穿着睡衣的军师身上,这样的形象无疑代表了一种美好,这种美好就是对生活的向往,苏锐看着这美好的画面,然后想到了很多让人感觉到悲伤的事情,所以,这次才彻底控制不住了。
    有反差,才更感伤。
    往前一步,苏锐抱着军师,身体在轻轻的颤抖着,哭的不能自已。
    面对这个偶尔脆弱一次的大男孩,军师也有点难过,她默默的陪伴了苏锐很多年,看过他巅峰,看过他荣耀,同样的,也看过他脆弱,看过他无助的哭泣。
    而在这些年的刀光剑影中,又有多少像苏锐一样美好而年轻的青年们,被战火无情的夺走生命,连灵魂也被时光雨打风吹去?
    “都结束了,苏锐。”军师用那一只没受伤的手轻轻拍着苏锐的后背。
    而苏锐却把她给抱的更紧了,眼泪无声流淌。
    军师知道,即便是在这个时候,苏锐也仍旧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哭的那么厉害,竟是连一丁点的哭声都没有发出来。
    这些年来,这个大男孩,真的太不容易了。
    苏锐抱住军师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太多,他也不是永远都是那么的坚强,在脆弱的时候,他也想要找个肩膀。
    军师感觉到自己肩膀处的衣衫都被打湿了。
    饶是苏锐如此悲伤,却仍旧能够照顾到军师的感受,他弓着身子,让自己的身体尽量不要碰触到军师受伤的胳膊,他对军师并不需要说谢谢,因为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的默默陪伴,绝不是“谢谢”两个字所能够表达的。
    “苏锐,你累了,累了就好好歇一歇。”军师说道。
    苏锐没有回答,倒是狠狠的吸了吸鼻子,随后干脆把脸埋在军师的肩膀上,用对方的衣服把自己的眼泪给擦的干干净净。
    不过,这一次,好似悲伤逆流成河,苏锐的眼泪刚刚擦干,就再一次的冒了出来。
    在平时,只要苏锐一个眼神,军师就能够明白,此时此刻,她自然能够清楚地体会到对方心中那满溢的悲伤。
    她多想替他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