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12章 我们都不是好人!
    其实,苏锐从第一下敷上这个药粉的时候,就觉得这老道士可能是用错药了。
    天知道这个老家伙怎么如此不靠谱!
    从某个位置传来针扎和火烧的疼痛,这复杂的痛感让苏锐真的很想咆哮一番。
    但是他知道,自己这种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是没用的了,自己那本来就不可言说的伤势,大概因为这老家伙的用错了药,而变得伤上加伤了。
    在听到苏锐被“用错了药”之后,李悠然的眼眸中显出一抹担心,而丹妮尔夏普竟是直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不同的反应把二女的性格给表现的淋漓尽致。
    而军师则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苏锐立刻说道:“老家伙,你不会给苏叶也用错药了吧?”
    听到苏锐这个时候还能想着关心自己,苏叶的眼眸之中涌现出了一抹感动,她说道:“放心,我这药肯定是没错的,倒是你,千万得把根留住。”
    把什么留住?
    苏锐听了这句话之后,简直悲愤万分!
    特么的,能不能不要开国际玩笑!
    “快点换一种药吧,不然我真的怕你会坏死掉。”老道士把他手里的另外一个白瓷瓶抛了过来。
    苏锐这次可算长记性了,打开瓶口,他先倒了一点点在手心,小范围的敷上去,感受到了一股冰凉之意散开,刚刚火烧火燎的疼痛便减轻了一些。
    立竿见影!
    这次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错了。
    等到苏锐敷完了药,艰难的提上了裤子,然后才咳嗽了两声,说道:“你们可以转过身来了。”
    这下好了,他们发现,苏锐竟然又把那一身高科技服装给套上了。
    “我只能帮你暂时消肿,至于里面有什么样的伤势,我也帮不上忙。”天机老道说道,“你还是要去一下医院具体检查一下。”
    “好。”
    苏锐点了点头,叉着腿站着:“我已经让人安排回国的包机了。”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问道:“那苏叶这边怎么办?老骗……老家伙,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他和天机老道之间也真是没大没小,但后者完全不在意,什么辈分之类的,在他面前根本不重要。
    这位云游四海的老道士,真是超脱世俗的存在啊。
    “光靠华夏的医术,只能勉强维持,她的这种病我见过,日子长了,就算是维持了生命,也只能躺在病床上,什么都做不了。”天机老道又说道。
    他的眼光的确毒辣,立刻得出了和塞巴斯蒂安科一样的结论。
    而苏叶则是摇了摇头,她可不想变成叶伦素琴那样的结局,那样活着,可能比死了还要痛苦。
    “所以……你得找厉害的医生来。”天机老道说道,“我只能勉力延长她的生命,但若是想要根治的话……”
    “我知道了。”苏锐看向了军师。
    后者点了点头:“我会请艾肯斯博士立刻前来华夏。”
    “这次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苏锐对天机老道说道。
    他的语气之中充满了认真。
    “感谢我?你这小子,我还不太习惯你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讲话。”天机老道笑呵呵的,“有机会带道长我去西方旅旅游,度度假,就算是你对我的感谢了。”
    旅旅游?度度假?
    不得不说,这样的言论从天机道长的口中说出来,还是挺违和的。
    苏锐点了点头:“好啊,我带你去看沙滩,去看比基尼,去会所唱歌,行不行?”
    这货纯粹就没安好心,要把天机老道给拖下水。
    天机老道毫不客气的看了看苏锐的某个位置,嘲讽的说道:“等你好了再说吧。”
    于是乎,苏锐立刻被憋的说不出话来了。
    由于几人的身上都带着伤,所以原地休整了一会儿,苏锐敷了药粉,感觉舒服了一些,那清凉之意透彻肌肤,让伤处稍稍的消肿了一点儿。
    他终于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升起了一线希望。
    …………
    与此同时,刘和跃仍旧站在原地,似乎从来都没有动过。
    而塞巴斯蒂安科捂着胸口,站在一旁,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
    他的执法权杖也摔在了地上。
    至于兰斯洛茨,看起来更加不好过了,他靠在一棵大树上,似乎也只有依靠这样的方式,他才能勉强站立。
    他的左臂本身就受了伤,这一次,似乎连右臂也抬不起来了。
    那把金光闪闪的断神刀,跌落在他的脚边,无力去捡。
    黄金家族的两位大佬级人物,在刘和跃的面前,竟是如此干脆的败下阵来!
    他们两个都使用了武器,然而却没有对刘和跃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威胁!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真是……”塞巴斯蒂安科回想着刚刚交手之时的情形,似乎还是有点心有余悸,他面露复杂地说道,“前辈,是我们唐突了。”
    兰斯洛茨不吭声,始终沉默着。
    对于他而言,今天这样接连受伤的情况似乎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人到老年,连脸面都保不住了,这是一件多么悲催的事情!
    刚刚刘和跃让他们深切的明白了,什么叫做差距!
    “好了,虽然你们不给我交代,但我也自己把交代给拿回来了。”刘和跃说道:“你们走吧。”
    塞巴斯蒂安科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却没有立即迈动脚步。
    “前辈,你还去亚特兰蒂斯吗?”他说道。
    看着这位老樵夫,执法队队长眼睛里面的震撼之意仍旧没有消散。
    “有空再去。”刘和跃说罢,转过身,走进了夜色之中。
    塞巴斯蒂安科和兰斯洛茨目送着刘和跃的身影消失在夜色深处,他们对视了一眼,都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以后你还打算再杀那小子吗?”塞巴斯蒂安科问道。
    兰斯洛茨则是很直接的回答:“会。”
    “为什么?”
    “我不去杀他,他也会来杀了我的。”兰斯洛茨眯了眯眼睛,“这梁子已经结下了,就不会那么容易的解开,况且……”
    停顿了一下,他补充了一句:“也没有多少解开的必要。”
    大佬就是有大佬的气场。
    “其实……挺没意思的。”
    塞巴斯蒂安科摇了摇头,他弯下腰,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权杖,咳嗽了两声,露出了意兴阑珊的样子。
    在他身上,这种状态确实也难得一见了。
    上一次他这样的时候,还是……二十年前。
    由于刘和跃的出手,让塞巴斯蒂安科体会到了一些东西,他摇了摇头,对兰斯洛茨说道:“图什么呢?”
    这话……不知道他是在问对方,还是在问自己。
    是啊,图什么呢?
    兰斯洛茨哼了一声,同样弯下腰去,捡起了自己的断神刀。
    这个简单的动作让他皱了皱眉头,很显然牵动了伤势,很疼。
    “在我看来,先把你的女儿给拉回来才是正事。”塞巴斯蒂安科说道,“你这辈子已经争了太多,抢了太多,其实,没太大的意义,该歇歇了。”
    兰斯洛茨的眉头一皱:“你觉得我争抢的很多?”
    “每个人对多与少是有不同的定义的。”塞巴斯蒂安科说道,“至少在我看来,你已经有很多了。”
    “在你看来?”兰斯洛茨呵呵一笑,“我何须在意别人的眼光?”
    “你这话说的倒是挺傲然的。”塞巴斯蒂安科嘲讽的笑了笑,“但我希望你在面对你父亲的想法之时,你还能很直接的把自己的想法给表达出来,那样的话,我就是真的佩服你了。”
    听了这句话,兰斯洛茨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他才说道:“老爷子也这么想?”
    塞巴斯蒂安科笑了笑:“他是你的父亲,又不是我的,应该你更了解他才是。”
    停顿了一下,他补充着说道:“二十年前的事情,没有谁希望重演,你老爸虽然不算是什么好人,但毕竟是现在的一族之长。”
    “不是什么好人?”兰斯洛茨皱了皱眉头,“你这样评价现任族长,未免不太合适吧?”
    “客观评价而已。”塞巴斯蒂安科说道,“他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个有能力的人,你我也都一样。”
    这句话让兰斯洛茨有点不太愉快。
    但,却是事实。
    我们都不是好人。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刘和跃真的来了亚特兰蒂斯,你当如何自处?”塞巴斯蒂安科又问道。
    “他要来便来,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兰斯洛茨说道。
    “你我都是不是少年了,何必如此天真。”塞巴斯蒂安科嘲讽的笑了笑,“而且,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如果刘和跃真的来了亚特兰蒂斯,一定是和苏锐一起来的。”
    这个推断初听起来似乎没什么太大的依据,可是仔细想想,又让兰斯洛茨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其实,你我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了,想要站上最巅峰的位置,也不是特别可能的事情,还不如就此看开一点,多放下一点。”塞巴斯蒂安科咳嗽了两声,“喝喝茶,看看云,不也是挺好的吗?”
    “我从来不是个懂得欣赏风景的人,我不需要停留,也不需要放下。”兰斯洛茨大有深意的说道。
    “不懂欣赏,那就去试着感受。”塞巴斯蒂安科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有些时候,把你的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让出来,其实没什么的。”
    “我追逐了这么多年的东西,在你看来,用‘无关紧要’就足以概括了?”兰斯洛茨狠狠地皱了皱眉头。
    “执迷不悟。”塞巴斯蒂安科摇了摇头,拎着他的金色权杖,走向树林深处。
    而这时候,他却看到了一个身材颀长的英俊青年,这个青年正静静的等在前方。
    在夜色下,他的那一头金发,无比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