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11章 天机老道!
    海神跪下了。
    “前辈,感谢您救命之恩!”波塞冬此生没跪过任何人,天机老道是他所跪的第一个!
    而且,心甘情愿!
    此时此刻,什么天神之位,什么前途,他都没有去想,此时波塞冬的身份,就是——一个妹妹的哥哥!
    他在做天底下所有哥哥都该做的事情!
    波塞冬这一跪,跪的情真意切,也让苏叶的心里面涌出了些许的感动。
    至少,从现在来看,她的哥哥还算挺好的。
    普天之下,在生死关头,有多少亲人因为利益而反目成仇?
    波塞冬今天的所作所为,值得苏叶喊一辈子的哥哥。
    在这种情况下,事情的走向已经开始变得不再那么的黑暗了,苏叶的眼中也流露出了一道光。
    那是希望之光,那是生命之火。
    有那么多人关心着自己,有那么多人为了自己能活下去而尽心尽力,那么,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放弃!
    坚持下去!
    请再多坚持一下!
    苏叶在心中对自己说道!
    这是打气,这是鼓励,更是对生命的渴望以及活下去的动力!
    其他人都没有放弃,她更不会放弃!
    看到波塞冬跪下,军师暗自点了点头。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好哥哥,不管苏叶究竟能不能够活下去,波塞冬的处事方式都将发生极大的改变了。
    “你先起来吧。”天机老道说道,“能不能救活这丫头,我也没把握。”
    波塞冬又说道:“只要您能救活,我所有的家产都双手奉上!下半辈子我也愿意当牛做马跟在您身边!”
    为了救妹妹,波塞冬能够下这么大的决心,也是着实不容易了。
    把所有的家产都奉上,甚至自己也当牛做马,那么也就说明,他愿意为了苏叶彻底的抛弃过往的浮华,什么天神之位,什么黄金白银,通通都不要了!
    海神波塞冬算计半生,从一个平凡的少年变成了黑暗世界的巨擘,天知道他在这其中究竟付出了多少的努力,然而在此时,他是真心实意的愿意放弃这一切,换回苏叶的性命!
    “你的钱我不要,要了也没用,若是救好了这丫头,你倒是真的可以跟在我身边几年。”天机老道上下打量了波塞冬一眼,又揪了揪胡子:“你这小子天资不错,就是心性还差得远,得多磨练磨练。”
    波塞冬拥有着亚特兰蒂斯的黄金血统与完美基因,天资当然不错了,不过,天机老道一眼看出来对方的心性到底如何,这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了。
    “谢谢前辈!”波塞冬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经过了这件事情之后,他忽然觉得,自己的心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似乎以往在意的事情都不再在意了,似乎以往全力追逐的事情也都不再重要了。
    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波塞冬现在已经可以给出答案了。
    他看向了自己的妹妹,目光柔和,也带着些许的心疼。
    苏叶也看向了自己的哥哥,也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如果真的能活下去的话,我就陪你一起,跟在前辈的身边。”
    天机老道听了苏叶的话,摆了摆手:“不,女娃我不要,带在身边不方便。”
    人世间真正的美好是什么?
    是陪在爱你的家人身边,永远在一起。
    短短一辈子,不要留下什么遗憾,每天去寻找一些小温暖,小确幸,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倘若真的经历了一次生死,会发现,其实很多事情都可以变成浮云的。
    丹妮尔夏普略带着急的说道:“前辈,您再看看苏锐的情况到底如何了?他可别像您说的那样……”
    哪样?
    萎了?
    丹妮尔夏普就算是性子彪悍直接,但是这个词也仍旧是没好意思说出口。
    天机老道走到了苏锐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便把手伸向了他的裤裆位置。
    苏锐立刻一缩,捂着说道:“你要干什么?你别碰我啊。”
    被一个糟老头子碰那里,这感觉真是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看着苏锐的状态,天机老道一脸的嫌弃:“把裤子给我脱了。”
    “我……”
    苏锐的脸都涨红了,他瞬间便感觉到人生很艰难。
    军师、李悠然、丹妮尔夏普、还有苏叶……这里可是有四个异性在啊!你就让我脱裤子!
    “犹豫什么?”天机老道挑了挑眉毛,这个表情竟然有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浮夸风:“把裤子脱了,你那玩意儿不想要了?”
    这句话让苏锐打了个哆嗦。
    都这种关头了,还是别讳疾忌医了。
    苏锐咳嗽了两声:“那啥……你们都回避一下。”
    于是,几个女人都微微红着脸,把脸转向了一边,苏叶也闭上了眼睛。
    至于海神波塞冬……他也扭过头去,都是男人,他对苏锐的某些伤势不感兴趣。
    虽然他们现在已经算是同一阵线了,但是,在看到苏锐夹着双腿的样子之后,波塞冬忽然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苏锐哆哆嗦嗦的解开了皮带,把裤子和上衣都脱了。
    随后,便露出了他穿在里面的那一件高科技服装——嗯,还是连体的。
    为了保持衣服的完整性,增强分散受力的能力,泽尔尼科夫特地都没有给这衣服开口,苏锐每次穿脱都极为的麻烦。
    这一次,也幸亏有这件衣服护体,给苏锐抵消了不少的冲击力,否则的话,单凭兰斯洛茨的那一下,可能直接就把苏锐给踹爆了!
    天机老道斜眼看着苏锐那一身金属光泽的连体服,满脸都是嫌弃,说道:“什么衣服,不男不女的。”
    苏锐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衣服从身上扒下来,在这个过程中,他牵动了好几次伤势,疼的龇牙咧嘴,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很快,在勒明庞山区的夜色之下,出现了一个裸……男。
    不,确切的说,他还是穿着小裤衩的。
    “全脱了。”天机老道说道。
    苏锐又强调了一番:“喂,你们几个,都别看啊。”
    唉,明明是很悲伤很惨痛的时刻,可是,在周围几个姑娘的心里面,这紧张的环境竟然因为苏锐的哆哆嗦嗦而平添了几分喜感……
    她们自己也不知道,这种时候流露出喜感是不是一件对不住苏锐的事情。
    不过是一个简单的脱掉裤衩的动作,就让苏锐疼的浑身哆嗦。
    某个位置,确实是太敏感了!这是男人的硬伤,是最大的弱点!
    此时此刻,苏锐忽然觉得,似乎做一个女人也挺好的!
    嗯,能冒出这样的想法来,真的不愧是小受!
    苏锐脱掉了裤衩,天机老道眯着眼睛凑近了……看了半分钟。
    “情况怎么样啊?”
    苏锐紧张的问道,他愣是没敢低头自己看,心里简直紧张的不得了!
    “你自己看看吧。”天机老道说道,“我大概是救不了你了。”
    这一番话让苏锐的一颗心立刻沉了下去!
    他鼓足勇气低头看了看,立刻“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某个位置看起来竟然如此的陌生!
    这还是亲兄弟吗?都肿的发亮了,根本认不出本来面目了啊!
    苏锐此时不仅蛋疼,更是心疼。
    他无法用具体的形容词来形容自己此时的伤势,因为每形容一句,都是对他自己的嘲讽,都是对心脏的插刀。
    “到底还能不能救得回来啊!”苏锐的声音简直都要带上哭腔了!
    今天到底遭遇了多少悲催的事情!苏锐可不想自己的下半生或是下半身留下永久的遗憾!
    “这个给你,先消消肿。”天机老道扔过来一个白色的小瓷瓶:“东西不多,你先凑合着用用,回头把钱给我。”
    把……钱……给……我……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天机老道这么说,苏锐又想起和这老家伙第一次碰面的情形了。
    那可真是没有一点点的仙风道骨,纯粹是一副奸商加骗子的嘴脸!
    “多少钱?”苏锐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算了,暂且先不收你钱了,至于什么回报,容我日后再想。”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老道士摆了摆手,忽然显得意兴阑珊。
    苏锐忙不迭的打开瓶口,把里面的白色粉末倒出来,随后给自己敷上。
    他的动作非常小心翼翼,因为肿胀极为严重,稍稍碰一下都很疼。
    如果可以的话,苏锐甚至连裤子都不想穿上了,真空上阵穿着裙子飘来飘去岂不美哉!
    不过,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苏锐刚刚把药粉敷上去两秒钟,便开始感受到了针扎一样的疼痛!
    对,好像有无数根针,在不停的刺着他!
    “好疼啊!”苏锐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疼就对了,这叫以毒攻毒。”天机老道说道。
    可是,苏锐很快就表现出了更加不对劲的状况,他的五官几乎都要扭曲在一起了!脸都要疼变形了!
    “实在太疼了!就像是火烧火燎啊!”苏锐夹着膝盖,艰难的说道,“老家伙,你不会把我的伤势给变得更严重了吧!”
    “火烧火燎?”
    听了苏锐的话之后,天机老道皱起了眉头,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在身上摸索了一下,找出了另外一个一模一样的白瓷瓶。
    这一瞬间,他显得有点不太好意思,咳嗽了两声之后,才说道:“好像……给你用错药了。”
    用!错!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