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09章 一个老人!
    丫头,你是好样的。
    听到了这句话,李悠然的身体轻轻一震。
    在刘和跃的面前,李悠然自然是个晚辈了,这一声“丫头”,把悠然仙子从天上拉回了现实之中,让其接了不少地气。
    李悠然也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听到“丫头”这个称呼了,她有点不好意思,“前辈,我年纪不算小了。”
    这句解释,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掩饰着什么心情。
    不过,说完之后,她便立刻说道:“我先带苏锐离开,麻烦前辈了。”
    这彬彬有礼的大方样子,真的让刘和跃觉得很喜欢,而且,这李悠然不仅漂亮,更重要的是够仗义啊。
    不顾危险,万里迢迢的来到非洲,对苏锐这么关切,这些事情说起来简单,但是想要做到的话,真的很不容易。
    至于年纪……如果把目光拉到整个生命长河之中,苏锐和李悠然的那点年龄差,在刘和跃看来,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李悠然蹲下去,一只手放在苏锐的颈后,一只手插在他的腿弯,直接就将其抱起来了。
    一个漂亮的公主抱……只不过男女主角是反过来了。
    刘和跃见此,笑了笑:“好丫头,如果老苏要是见了你,肯定又得高兴的喝两盅。”
    他口中的这老苏,显然就是苏锐的父亲了。
    李悠然显然也听懂了,她和苏锐都还没怎么样呢,怎么就稀里糊涂的要见家长了?
    不过,刘和跃这样的说法,让李悠然的心中有点紧张,堂堂的悠然仙子,此刻竟然希望刘和跃多讲两句类似的话呢。
    可饶是如此,李悠然还是立刻解释了一句:“前辈,我和苏锐之间,只是朋友关系……”
    说着,她点头示意了一下,便迈步要走。
    苏锐的伤势始终像是一大片阴影一样在她的心头盘旋着,时间紧迫,不能多聊。
    刘和跃倒是对苏锐的伤势并不多么着急,他摆了摆手,说道:“老头子我活了那么多年,还看不清楚吗?凡是说自己和对方是朋友关系的,内心深处可都不想当普通朋友……”
    这句话可实在是太直接了,竟是把李悠然给闹了个俏脸通红。
    她也没有时间再去辩解了,由于心中实在太过担忧苏锐的身体状况,只能说道:“前辈,我先带苏锐离开,稍后的事情,还要多麻烦您了。”
    “不,我不走……悠然姐……放我下来……”苏锐忽然出声了。
    李悠然立刻拒绝着说道:“不行,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太好,必须要……”
    没想到,苏锐忍着疼,一个翻身,竟然挣脱了李悠然的怀抱,落在了地上。
    然而,由于某个位置被踹的确实不轻,苏锐在落地之后,两个膝盖内收,屈膝跪在了地上。
    没办法,某个地方虽然肿着了,但是似乎只有夹着腿才能够让他有更多的安全感!
    这姿势,真是要多受就有多受啊!
    “你为什么不走?”刘和跃问道。
    “我得看着你废了这俩人才行!”苏锐咬着牙,发着狠。
    “你自己打不过人家,还指望着我帮你出气?”刘和跃哼了一声:“就这点儿出息!”
    “啊?”苏锐一脸懵逼。
    他没想到自己换来的竟然是这么个回答,于是苦着脸,问道:“那您老人家到底对不对他们动手啊?”
    “你现在走,或许还有人能治你的病,如果晚了,可能就真的麻烦了。”刘和跃说道。
    看到苏锐还跪在地上不想走,刘和跃摇了摇头:“下次别打不过就找别人帮忙,丢华夏人的脸。”
    苏锐听了之后,一脸的苦闷——怎么就丢华夏人的脸了?
    他很想没骨气的辩解一句,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他可不想惹毛这位老爷子。
    “别站在这里碍眼了。”刘和跃的脸上带着些许嫌弃,又说道,“丫头,把他给拎走。”
    没错,这次老刘同志用的词是“拎”。
    “快走吧。”李悠然不由分说的又把苏锐给横抱了起来。
    苏锐光顾着对兰斯洛茨表达憎恨了,满肚子气的他忽略了刘和跃说的那句“你现在走,或许还有人能治你的病”。
    这句话看起来只是一句叮嘱,但其实真的很关键!
    “我来带路。”丹妮尔夏普说道,同时看了宙斯一眼,“你的飞机我征用了,你自己想办法回去吧。”
    对于强势的女儿,宙斯只能耸了耸肩,表示无语。
    此时的情况,对于这位众神之王而言,简直是一地鸡毛。
    …………
    在很多时候,这会儿你死我活的敌对势力在下一秒可能就变了态势,也会取得一种微妙的平衡。
    这种转折点,就是契机。
    譬如苏锐今天被兰斯洛茨踹的那一脚。
    也正是这一脚,让他保住了性命,也使得兰斯洛茨和塞巴斯蒂安科碍于面子没有再动手。
    但是,这两边的关系未来究竟会走向何方,真的谁也说不好。
    也许下一次见面会继续大打出手,也许下一次又憋着气合作,尤其是对于塞巴斯蒂安科这种已经经历过了很多事情的大佬而言,没有不可能。
    一次出手,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若是对苏锐这种连男人都当不成的可怜家伙追着打,也会显得他们自己很掉价。
    这一次,他们双方的冲突规模已经很大了,如果还有下一次这样你死我活的话,真的需要契机。
    “前辈,今天所发生的事情,都是事出有因。”塞巴斯蒂安科说道。
    这句话已经算是解释了,对于他来说,很难得。
    兰斯洛茨并没有吭声,毕竟他喊不出“前辈”两个字。
    高高在上这么多年,忽然要低下头对着别人喊“前辈”,兰斯洛茨真的觉得自己做不到。
    今天都已经那么憋屈了,难道还要再来一次吗?没完没了了啊!
    “我不在乎事出有因,既然我来了,肯定不会空手而归。”刘和跃说道。
    “您是我父亲的朋友。”兰斯洛茨终于发声了,只是声音实在发沉。
    “话虽如此,可如果再见到他,我会问问他,为什么这么教子无方。”刘和跃又说道。
    教子无方?
    这句话让兰斯洛茨的脸上阴云密布,他想要发火,却无论如何都发不出来。
    哪怕自己全盛时期,也不可能是这个华夏老樵夫的对手,更别提此时一侧肩膀重伤了!
    “说实话,我出手教训你们,有点不合规矩。”刘和跃看了看黄金家族的这两位大佬级人物,“也罢,我随你们去一趟亚特兰蒂斯好了。”
    去一趟亚特兰蒂斯!
    听了这句话,兰斯洛茨和塞巴斯蒂安科的表情都变得无比难看了起来!
    这位老人家如果真的去了亚特兰蒂斯,那么意味着什么结果,用脚趾头都能想明白!
    以他的绝世武力,谁知道会不会把黄金家族的大门给拆了!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兰斯洛茨问了一句。
    眼前的这位爷,他们确实招惹不起,但是,在兰斯洛茨看来,条件未必是不可以谈的。
    然而,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刘和跃就说道:“如果我现在替你父亲管教你,别人会不会说我倚老卖老欺负你?”
    听了这句话,兰斯洛茨的面色登时变得难看了起来!
    他有多少年没有从别人的口中听到“管教”和“欺负”这两个词用在自己的身上了?
    不过,在不爽的同时,兰斯洛茨并没有多说什么。
    因为他想到了多年前的一些事情,也想到了一些关于眼前这位爷的传说。
    这位老樵夫看起来不问世事,可是当他一旦较真起来的时候,就根本没有什么人能够拦得住他!
    传说他可是当年整个东方江湖世界的第一高手啊!
    哪怕是这传言有夸张的成分,可其真正实力也绝对不可小觑!兰斯洛茨当年虽然未曾亲眼看到刘和跃和自己父亲之间的那一战,但是却有所耳闻,这个老樵夫的真正战力,绝对达到了足以让风云变色的程度!
    兰斯洛茨的脸上阴晴不定,他正想着看看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能够把眼前这位难缠的老人搞定之时,忽然见到刘和跃冷着脸,往前迈了一步。
    仅仅是简单的一步而已,就让兰斯洛茨和塞巴斯蒂安科产生了一种错觉,似乎这一片天地的气场都改变了!
    明明月光还是很皎洁很明亮的,可偏偏给人一种乌云满天之感!
    这虽然是错觉,可是以塞巴斯蒂安科和兰斯洛茨的实力,却愣是没法从这种错觉之中走出来!
    “把你的那把断刀拿出来。”刘和跃说道。
    他那无比简单的一步,便锁住了所有气场,也让兰斯洛茨和塞巴斯蒂安科同时感觉到自己被一股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强烈契机锁定住了!
    …………
    而此时,李悠然抱着苏锐一路飞奔,在丹妮尔夏普的带领之下,来到了宙斯的直升机旁边。
    可是,这时候,让他万万没想到的场景映入了眼帘。
    他看到了几个人。
    军师,海神波塞冬,还有……苏叶。
    此时的苏叶平躺在地上,眼睛睁开了,而在她的身边,还坐着一个老人。
    那老人的脸,看起来陌生又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