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08章 翠松山的老樵夫!
    你给我站住。
    这句话不是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说出来的。
    语气很轻很淡,但是也偏偏充满了一股让人无法形容的力量。
    这种力量是有如实质的,似乎让空气的流动速度都变得缓慢了许多。
    兰斯洛茨立刻如临大敌!
    他的眉头狠狠的皱了起来!
    宙斯和塞巴斯蒂安科也都皱起了眉头。
    他们都是超级高手,可是,却愣是没听到刚刚有脚步声传来!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甚至没法从刚刚那句话中判断出对方和自己的大概距离!
    那句话的语气很清淡,但也充满了一股飘渺的味道!好像既远又近!很矛盾的感觉,可实际上确实如此!
    绝对是高手!
    不过,苏锐这时候一点都不担忧,因为他现在已经快要破罐子破摔了,根本就没想这么多。
    作为一个男人,被伤到了那里,这种情况简直要命有木有!悲愤交加!
    随后,一个老人的身影出现了。
    他看起来就像是个普普通通的山民,似乎这样的形象在华夏的农村随处可见。
    “好像来晚了。”看了苏锐一眼,他说道。
    很熟悉的嗓音。
    苏锐把眼睛给睁开了一条缝,看到了这个男人。
    “……”苏锐想说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确实来晚了!来的太晚了!
    你要是早来一点,我何至于遭受如此大罪!
    而此时,兰斯洛茨和塞巴斯蒂安科的眉头都狠狠的皱了起来!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睛里面那一抹不加掩饰的震撼!
    很显然,对于来者,他们都是认识的!并且……极为忌惮!
    东方的江湖和西方的世界,从来就不是完完全全割裂开来的,越是往上层走,越会发现,这些东西方的大佬们可能在多年以前就已经打过交道、甚至有很深的交情了。
    塞巴斯蒂安科和兰斯洛茨不能不震惊,因为,来到这里的赫然是翠松山的老樵夫!
    刘和跃!
    这位隐居于山野之间的超级大高手,终于出山了!
    在这遥远的勒明庞山区看到刘和跃,竟会让人产生一种非常严重的违和感!
    这位老爷子多年不出远门,一出门就来到了遥远的非洲大陆!
    不用说,刘和跃的出山,一定是军师安排的!
    事实上,即便是军师不说,苏锐也能够猜的差不离,毕竟这种生死关头,军师不可能放任苏锐经受危险的。
    只是军师也没想到,最终的情况比起计划之中似乎出现了一点点小小的偏差……刘和跃来的比预想中要迟很多!
    现在的刘和跃已经不必给任何人面子的,恐怕就算是苏锐去求,他老人家也不会出山,也就军师能做到这一点。
    “伤的怎么样?”刘和跃问道。
    他此时倒不是那一身老樵夫的打扮了,毕竟好歹也是出了一次国,换上了长裤长褂,但也仍旧是最简谱的粗布衣衫……这年头,想要找这样的布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刘和跃还专门理了个平头,白头发只有一厘米长,看起来朴实的同时,又精神矍铄。
    任何人看到他,都不会重视,这是个从外表上来说最普普通通的老头,嗯,可是,他刚刚一发声,就让在场的几个大佬当即紧绷了起来!
    这就是气场!
    如果现在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兰斯洛茨和塞巴斯蒂安科身上所携带的气场、以及那金色袍子所散发出来的光芒,似乎并没有之前强了!
    而刘和跃虽然整个人看起来都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但是说不上为什么,他就是比那两位黄金家族的大佬更加的吸引注意力!
    “疼啊……”对于刘和跃的问题,苏锐也只能给出这么一个答案。
    他倒是想要伸手去裤裆里面检查一下情况,可是里面肿的实在是太厉害,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咳咳……被踢爆了?
    这后果实在是太可怕了,万一坏死了要给切除了……我了个去……苏锐根本不敢想。
    人生好像都灰暗了啊!
    刘和跃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他不禁叹了一口气:“这样的伤,要是让你家老头子知道了,还不得气疯了?”
    苏锐有气无力地说道:“我特么的现在多想变成一个啃老族,把我爹搬出来帮忙……我被这些反派欺负的好惨啊!”
    “唉。”
    难得,就连刘和跃也叹了一声。
    也不知道他这是表达对苏锐伤势的无奈,还是对同为男人的感同身受。
    兰斯洛茨和塞巴斯蒂安科再度对视了一眼,在他们看来,这件看起来本该尘埃落定的事情,由于这个老樵夫的出现,再度使得结果变得难以预测了起来。
    而且,这结果……从很大概率上面来讲,似乎是对他们不利的。
    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个老人来了。
    “你们两个,在这件事情上,难道不准备给我个交代吗?”刘和跃淡淡的说道。
    这语气,就像是在对两个晚辈讲话。
    兰斯洛茨不吭声了,他只是直视着刘和跃,但是气场也明显不如之前了。
    而塞巴斯蒂安科则是带着些许复杂之感说道:“前辈,您是打算插手此事吗?”
    很显然,刘和跃在他们两人的心里面,辈分也是极高的!神秘的黄金家族执法队队长,用的竟然是尊称和敬语!
    他们之间有着什么渊源和过往?
    “你说呢?”刘和跃反问了一句,“况且,我都已经来到这里了。”
    老爷子我从华夏万里迢迢的赶来,你说我是不是来插手的?
    塞巴斯蒂安科说道:“这件事情……前辈,这是我们这一辈的恩怨,其实您用不着管太多。”
    这句话倒是充满了不卑不亢的感觉,甚至其中还有着一丝很明显的不快。
    “今天这件事情,你们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刘和跃淡淡的说道,“否则若是回到华夏,我这老脸往什么地方搁?”
    “前辈,我们用不着给您交代。”塞巴斯蒂安科继续解释,“我都已经表达过了,这是我们这一辈的恩怨……”
    “你们这一辈?”刘和跃冷哼了一声,指了指仍旧蜷缩在地上的苏锐:“那你来告诉我,他和你是同一辈的?”
    塞巴斯蒂安科忽然被这句话给憋的说不出话来了!
    丹妮尔夏普听了之后,也恨恨的说了一句:“就是,老不要脸的。”
    这话说的真没毛病。
    被丹妮尔夏普这么一骂,塞巴斯蒂安科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的确,他刚刚说“同辈”之类的话,确实是显得挺不要脸的。
    在塞巴斯蒂安科本来的意思里面,他是觉得,以刘和跃这样的身份与辈分,完全没有必要插手他和苏锐之间的争斗,可是,在讲这句话的时候,塞巴斯蒂安科根本就没想到,他的年纪比苏锐同样要大上很多!两人也根本不是一个辈分的!
    苏锐和你的执法队队员们产生了冲突,那是年轻一辈的事情,你个老家伙跳出来做什么?
    于是乎,在兰斯洛茨失掉了大佬风范之后,塞巴斯蒂安科也因为出言不慎而颜面扫地了!
    丹妮尔夏普毫不客气的继续补刀:“说别人的时候也不知道用镜子照照自己。”
    很显然的道理,塞巴斯蒂安科之所以这么说,就是最典型的双重标准!
    “你们这是欺负我华夏无人吗?”刘和跃又说道。
    “不,我们并没有……”塞巴斯蒂安科沉声说道,只是这一次他的语气明显不如之前坚定了。
    谁敢欺负你们华夏无人啊!
    谁能有你们华夏人有集体荣誉感啊!
    连我苦心栽培的第一副队长都特么地倒戈相向了好不好!
    此时,塞巴斯蒂安科的心里面简直是满满的槽点,几乎都想要不顾形象的咆哮了!
    他今天实在是太憋屈了!
    不过,憋屈归憋屈,对于华夏人的凝聚力,塞巴斯蒂安科还是颇为佩服的。
    谁说华夏人民没有凝聚力?谁说这个国家的人心很松散?
    作为亲历者,塞巴斯蒂安科很有发言权,他会告诉所有人——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尽管这个事实让他很无奈很憋屈!
    “给我个交代。”刘和跃说道。
    别看他平时不问世事,可是,也是个绝对护犊子的老人。
    他把苏锐当成了自己的后代,甚至是半个传人,当时在翠松山下的小院里面,刘和跃把他独有的那套打穴方法都交给了苏锐——虽然刘和跃的打穴方式和司徒远空的不同,但是终究是殊途同归,而且苏锐从其中悟出了不少道理,对武学的理解也加深了不少的层次。
    看着自己非常欣赏的一个后辈被打的这么惨这么憋屈,老刘同志怎么可能忍得了?
    苏锐这种人,在华夏江湖世界中也是十年难得一见的超级天赋,刘和跃根本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锐的绝好天赋就这样被废掉!更何况,他还是老朋友苏耀国的儿子!
    所以,刘和跃要个交代!
    就这么简单!
    这里是国外,是非洲大陆,华夏人当然要抱团结一致!况且,撇开刘和跃和苏锐之间的种种关系不谈,哪怕今天受伤躺在这里的是个普通人,刘和跃也绝对不可能坐视不管!
    这时候,李悠然站了起来,她的眼中深藏担忧,对刘和跃说道:“前辈,要不要先把苏锐给送去医院?”
    “好,你送走吧。”刘和跃点了点头,说道。
    在说话的同时,他深深的看了李悠然一眼,很显然,这一眼就已经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即便常年不出世、久居翠松山脚下,刘和跃也听过那个名满川中江湖的悠然仙子。
    “丫头,你是好样的。”刘和跃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