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304章 断了的刀!
    人要保持理智,不能随意释放自己的愤怒,否则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因为,冲动是魔鬼。
    这句话一定要牢牢记住。
    然而,记住归记住,想要做到,真的太难太难了。
    饶是兰斯洛茨这般见过大风大浪的人,都很难在所有的时刻都保持住理智,这不,一招和他身份地位都完全不相符的“断子绝孙脚”便释放了出来。
    可怜了苏锐身上的无数子孙,在这一脚之下,都变成了兰斯洛茨的脚下亡魂。
    能够一脚让苏锐彻底失去战斗力,蜷缩在地上无比的痛苦,兰斯洛茨是打爽了,可是这种爽感也就持续了仅仅不到一秒钟的时间。
    嗯,接下来,他就体会到了冲动是魔鬼这句话的深刻意义,为自己的愤怒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李悠然的那两掌看似轻飘飘的不着力,可是在拍过来的过程中,却一反常态,空气在她的手掌间被剧烈的压缩着,兰斯洛茨简直觉得有两声霹雳在背后接连炸开!
    然而,这时候兰斯洛茨的后背处已经是空门大开了,甚至都没来得及分出一部分的力量进行防守!
    因为,为了硬抗苏锐的无尘刀,兰斯洛茨已经把力量全部运转到了右手上!
    所以,李悠然这接连两掌直接便把兰斯洛茨给打吐了血!
    如果仔细观察兰斯洛茨的后背便会发现,李悠然的那两记掌印同样造成了这种金袍布料的变形,和之前葛伦萨的那一掌竟然达到了相同的效果!
    苏锐和李悠然的默契联手,终于造成了兰斯洛茨真正意义上的受伤!
    李悠然并没有立刻追击,和兰斯洛茨缠斗了这么一会儿,让她的体能消耗不少,可更重要的是,苏锐被打伤在地,看起来简直无比痛苦,这让李悠然的心狠狠的揪了起来,立刻便奔到了苏锐的身边!
    兰斯洛茨此时的状态可不怎么样,他被打的当场吐血之后,踉跄了好几步,都还没来及站稳身子呢,一只手仿若从虚空之中伸了出来,无声也无息,甚至都没有引起气流的波动!
    葛伦萨!
    他之前和兰斯洛茨激战,硬抗对方无数拳影,显然身上有着不轻的伤势,可是此时一出手,立刻又让兰斯洛茨的心里面泛起了极度危险的感觉!
    不愧是老牌天神,虽然沉寂多年,但是仍旧在保持着不断的进步,假使他现在出山的话,那么如今的十二天神恐怕都不是他的对手!
    兰斯洛茨已经意识到了不妙,可是他此时立足未稳,想要防守已经来不及,只能凭借本能进行躲避!
    他在心底的那种危险感觉刚刚冒出来的时候就已经一拧身子,往旁边跨了一步!
    于是,葛伦萨那本来拍向兰斯洛茨后背的一掌,便落在了他的肩头!
    砰!
    仿若一道霹雳响起!
    兰斯洛茨那本来就立足未稳的身体便被打飞了出去!
    没错,就是打飞了!
    葛伦萨一步跨出,还想追击,可是这时候,他的身形猛然一顿,随后闷哼了一声!
    葛伦萨的左臂横于胸前,右手在左臂上一抹,随后他的手掌便被鲜血给染红了!
    兰斯洛茨不愧是超级高手,即便已经被打飞了出去,他仍旧用另外一只没受伤的手扔出了一把金色的短刀!
    这短刀好似一道金色的流光,一闪而没!
    这么近的距离,葛伦萨根本没有时间进行躲避!
    而且,那一把短刀所瞄准的位置,正是他的胸口!
    如果不是葛伦萨用左臂挡了一下,那么他的胸口就要被这短刀给扎穿了!
    简直是险之又险!
    兰斯洛茨的身形飞出了十几米,重重的撞在了一棵大树上。
    随后,这一棵足有一人环抱的大树竟然应声而断!
    树干的上半截落在了地上,差点压住了下面的兰斯洛茨。
    后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从地上起身,那金色的袍子上已然沾染了不少的泥土,本身从衣服上面所释放出来的璀璨的金光也黯淡了许多。
    兰斯洛茨的左肩膀被击中,左臂直直的垂下来,使得他站立的姿势显得有些僵硬。
    看来,这一条胳膊受了不轻的伤,至少在今天是别想再参与战斗了。
    苏锐之前还跟李悠然夸海口说要卸掉兰斯洛茨的一只手,现在看来,葛伦萨也算是帮他完成了这个目标。
    几个人的实力都不及兰斯洛茨,也就葛伦萨的身手与之能够勉强相近一些,能做到这般地步,也算是相当不容易了。
    葛伦萨看着那一把插在自己左臂上的金色短刀,摇了摇头:“没想到我竟然也能把兰斯洛茨那传说中的本命武器给逼出来,不容易啊。”
    这句话带着些许自嘲,也带着些许调侃的味道。
    本命武器?
    其实,这并不是玄幻世界,并没有所谓的本命武器,只是兰斯洛茨当初用这一把金色短刀可以发挥出超绝的战力,因此才会被人这样定义。
    事实上,这一把金色短刀虽然被兰斯洛茨带在身上,可是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被人见过了,如今,且不说兰斯洛茨从不出手,即便是出手,也不会有人能把他逼到使用武器的程度!
    兰斯洛茨也知道,如果他刚刚不放出那一把金色短刀的话,那么接下来妥妥的会被葛伦萨追着打!到那个时候,他是一定会出现生命危险的!
    说不定就会被葛伦萨的掌法给活活拍死!
    到那个时候,他就会成为整个黑暗世界的笑话了,亚特兰蒂斯家族也将颜面扫地!
    什么黄金血统,什么完美基因,什么天生强者,都是笑话!你们家族亲王级别的人物一出来,不还是被黑暗世界的大佬们给打死了吗!
    越是想到这样的后果,兰斯洛茨的表情就越是阴沉!
    浓重的乌云已经充斥了他的眼睛。
    丢人,丢死人了!从此再也没脸!
    兰斯洛茨知道,自己今天已经是无力再战了,他的肩膀严重骨裂,伤处附近的骨骼和肌肉以及韧带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由于天赋超强,兰斯洛茨的身体素质极为强悍,骨骼的坚硬度极高,可葛伦萨的这一掌仍旧形成了如此大的杀伤力,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
    在多年前,他们都还是青年的时候,葛伦萨即便已经贵为天神,可仍旧不是兰斯洛茨的对手,而这一次,双方多年不见,兰斯洛茨在进步,葛伦萨也在进步,但是双方之间的差距已经无限的缩小了!
    曾经的青春,曾经的峥嵘岁月,似乎已经消失不见了。
    现在,当他们再一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人到老年,头发已白,却还是针锋相对。
    从青年到老年,一直是这种状态,其实想想,这人生还挺累的。
    哪怕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但也只是争来争去而已,活不出自己想要的那个模样来。
    以上的想法几乎同时从葛伦萨和兰斯洛茨的心底冒了出来。
    尤其是后者,刚刚遭遇了父子反目,此时受了重伤,在愤怒的同时,更觉凄凉。
    晚景如此,生活于他确实也没有多大的意义。
    难得,兰斯洛茨以前可从来不是个感性的人,可是,多年未出手之后的第一场战斗,竟然生生把他内心深处那从来不曾出现过的伤感情绪给打出来了!
    “确实,能逼出我这把断神刀,哪怕你们以多打少,也算是非常不错了。”兰斯洛茨在听了葛伦萨的话语之后,沉默了足足一分钟的时间,才回答道。
    不过,这句话听起来仍旧颇有一股自负的味道。
    可惜苏锐现在还处于蜷缩状态中,脑子嗡嗡直响,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根本听不清兰斯洛茨到底在说些什么。
    恐怕这时候来个不会功夫的人给苏锐捅上一刀,他也不会有任何的反抗能力!
    若是苏锐听清了兰斯洛茨的话,妥妥的要骂对方一句“装逼犯”!
    “是啊,断神刀,我差点被这把刀给斩断了神魂。”葛伦萨再度低头看了看左臂上的刀:“断神刀,专断天神之命,真是名不虚传。”
    这把金色短刀名曰断神!
    如此霸道的名字!
    “还是差了一点,被你躲开了。”兰斯洛茨说道。
    这两人的眼睛里面同时显现出来回忆的神色。
    他们也曾年轻过,也曾一起经历过那个风云激荡的岁月。
    断神刀的名声,是被兰斯洛茨凭借绝世武力,生生的给打响的。
    葛伦萨看着这把刀,他的眼睛里面闪过了很多画面:“曾经好歹也是咱们那个年代排名第三的超级兵器,这一把刀插在我的胳膊上,我竟然莫名的有种荣幸感。”
    说着,他自嘲的笑了笑。
    “这把刀多年不见血了。”兰斯洛茨说道。
    他的心底似乎是在轻轻叹息,然而这叹息声却无人能听到。
    “这刀插在我的身上,如果我不还给你的话,你是不是就拿不回去了?”葛伦萨又问道。
    “随意处置好了。”兰斯洛茨倒是直截了当。
    葛伦萨笑了笑,握住了刀柄,猛然一拔!
    一道金光脱离了他的胳膊,伴随着鲜血溅出!
    葛伦萨看着断神刀,说道:“我很疑惑,当初能够把这一把刀拦腰斩断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原来,这断神刀并不是一把短刀,而是断掉了的长刀!
    ——————
    PS: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