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288章 你的女人,他的妹妹
    对于在场的这些人而言,这个画面将永远留在他们的记忆深处。
    两个人,一把刀。
    苏锐的无尘刀,已经把死神的肚子捅穿了,甚至直接捅到了刀柄处。
    雪亮的长刀有半截露出了死神的后背,更多的鲜血从前后的伤口中涌了出来。
    死神现在已经近乎于一个血人了。
    哪怕服了药,但是失去了双臂的他也不可能是苏锐的对手,刚刚的对战,他落败的很干脆。
    苏锐和死神面对面,两个人鼻间的距离不过五十公分左右。
    死神低头看了看插在肚子上的刀,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他没有再抬腿反击。
    事已至此,那些所谓的反击已经是没有任何必要了,死亡正在迅速的接近他。
    而且,由于鲜血在大量离开自己的身体,死神此刻也已经提不起多少力量来了。
    苏锐看了看死神,然后缓缓的把无尘刀往外面拔出来。
    这一对宿命中的对手,此时此刻,终于决出了胜负。
    “快一点。”死神皱着眉头,这句话像是从嗓子眼里面挤出来的,艰难而沙哑。
    苏锐听了,手臂猛一使劲,直接便将这无尘刀给拔了出来!
    鲜血再度喷洒!
    死神的身形猛的佝偻了一下,他想要伸出手捂着肚子上的伤口,可是,这么简单的动作对于他而言,也是一件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他已经连一只手都没有了。
    苏锐拔出了无尘刀,鲜血在迅速的从刀身之上滑落,无尘刀很快便恢复了最初寒芒四射的模样。
    场面仍旧一片安静。
    强者终于迎来末路。
    苏锐静静的看着死神,死神则是低头看着自己的伤口。
    事实上,苏锐那一刀虽然捅穿的是他的肚子,可也已经断绝了他绝大部分的生机。
    死神,终于要变成了死的神。
    不,确切的说,在临死的这一刻,死神已经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你赢了,你很厉害。”死神说道。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这句话应该是死神发自内心的言语了。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苏锐说道。
    他并没有丝毫胜利的喜悦。
    为了这一场胜利,苏锐等待了太久,也付出了太多太沉重的代价。
    那么多年轻而鲜活的生命,都不可能再复生了。
    况且,迈过死神这一关,还有塞巴斯蒂安科那座大山等着苏锐去翻越呢!
    而就在苏锐把刀从死神的身体里面抽出来的时候,两个身影忽然从丛林间走出来了。
    当苏锐看到她们的时候,神情骤然间就凝滞了!
    这赫然是……山本恭子和田代优希!
    恭子……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苏锐的眼睛里面涌现出了浓浓的难以置信!
    在山本太一郎死后,山本恭子便把他的遗体送回了东洋,之后和苏锐就失去了联系。
    在那个时候,苏锐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恭子,毕竟自己也算是导致她父亲死亡的直接原因了。
    如果没有自己出现,那么山本组或许现在还是整个亚洲的第一大黑帮吧。
    当山本恭子出现的那一刹那,苏锐忽然觉得有点手足无措了起来!
    这一刻,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了!
    恭子出现的时候,自己正把无尘刀从她哥哥的身体里面拔出来!
    没有谁是真正冷血无情的,没有谁能够看到自己曾经的哥哥被杀而保持冷静,无动于衷。
    这一刻,苏锐忽然很想挖个地洞跳进去,把自己给藏起来!
    山本太一郎因他而死,而山本长山又是死在了他的手上!甚至,这个场面还被山本恭子给亲眼看到了!
    她能原谅自己吗?
    苏锐这一瞬间真的迷茫了!他的心中涌现出了浓浓的担忧,脑海里面瞬间闪过了许多画面!
    虽然是立场在先,可苏锐扪心自问,如果把自己和恭子的位置互换的话,他又能否原谅恭子呢?
    本来,因为山本太一郎的事情,苏锐就不知道山本恭子何时才能归来,他也愿意给对方时间和空间,彻底的解开心结,然而,那件事情还没过去呢,山本恭子又目睹了苏锐杀掉自己大哥的场景,这对于本来就已经纠葛极深的二人而言,毫无疑问是雪上加霜了!
    这一场宿命,可真是够乱啊!
    不过,苏锐也只是短暂的心慌了一下,随后便强行恢复了镇定。
    他总是这样,每临大事必有静气,这种时候,更是慌乱不得!
    当然了,苏锐也没想着要狡辩,他知道,这种时候,任何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他有他的立场,也不会因为自己和山本恭子之间的情感而对此事做出任何的妥协。
    说实话,能够有这样的想法,苏小受此刻也是够爷们的。
    不过,看着恭子朝着这边走来,苏锐的眼睛里面还是闪过了一线恍惚,似乎是有种不真实感。
    又见面了。
    可是,为什么每次见面都要这么的痛苦?
    这一段时间没见,山本恭子身上的锐利之气似乎已经完全的消失不见了,她穿着一身大衣,头发柔顺的垂下来,披散在了肩上,整个人的气场也比之前柔软了无数倍。
    任何人在街上碰到她,恐怕都无法把现在的她和曾经那狠辣无情的过去联系在一起。
    山本恭子看着苏锐,也看着山本长山,月光穿破云层,洒在她的眼睛里面,让她的眼睛亮晶晶的,似乎满是晶莹。
    山本恭子的眼睛里面全是复杂,此时此刻,她根本就没法保持平静,更不想用平静的状态来掩饰自己的心情。
    场间站着两个男人。
    那两个男人,在她的生命长河里,都很重要。
    然而,此刻,一个活下来了,另外一个却要死了。
    她是其中一人的女人,她是另外一人的妹妹。
    如果换做其他女人,站在山本恭子的立场上,最应该选择的是逃避,做一只鸵鸟,把头埋进沙土里面,别说主动来到非洲了,就该根本看也不看,连这里的消息都不要打听。
    然而,她毕竟是山本恭子。
    她还是选择来到了这里。
    曾经的山本组在普勒尼亚也有一些业务,山本恭子对这个国家并不陌生,甚至她从前就在这里有一些布局,只是,这一次前来,她却怀着前所未有的心情,有着从来都不一样的目的。
    她担心苏锐,但是却认为苏锐一定会赢。
    有些时候,站在圈外,才会对局势判断的更清楚。
    山本恭子很了解苏锐,她也知道这个青年可以创造出无数的奇迹,但是,她同样也了解自己的大哥——虽然那也是曾经的大哥了。
    小助理田代优希看着山本恭子的状态,心中简直担忧的不行,她知道,自家大小姐现在身体矜贵着呢,哪怕是心情都不能出现太大的波动,否则的话……结果让人不敢想。
    “恭子……你来了。”苏锐说道。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带着些许迟疑说出了这句话。
    “苏锐,我来了。”山本恭子说道。
    望着心爱的男人,她的眼眸之中闪现着清晰的情感,她不想压抑在这种感情,也压抑不住。
    此时此刻,山本恭子觉得前所未有的孤单,好像每一个人都要离她而去……去往另外一个世界。
    在这种心情之下,山本恭子忽然很想扑进苏锐的怀里面,好好的抱一抱他,也想在他的耳边好好的讲一讲最近发生的故事。
    她还藏有一个人世间最动人的秘密,一直都没有告诉他呢。
    只是,现在,山本恭子并不能扑进苏锐的怀里面。
    她既然相信苏锐是必胜的,那么此次前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也就是——送死神一程。
    曾经的哥哥。
    “恭子,这件事情……”苏锐欲言又止。
    恭子摇了摇头,她看了看死神的背影,然后说道:“苏锐,你的伤重吗?”
    “我没事,没受什么伤。”苏锐说道。
    听到山本恭子第一句话就是关心自己的伤势,他那悬着的心便放下来了一半,这个时候的他更不会告诉恭子,自己也被死神揍了个半死。
    死神虽然背对着山本恭子,但是生命力迅速流逝的他也意识到了正在发生了什么。
    他的眉头轻轻皱起来,却不是因为身体的伤势。
    山本恭子对苏锐点了点头:“那就好,我想带他走,可以吗?”
    我想带他走。
    带谁走?
    显然是死神!
    山本恭子这样讲,似乎也显得顺理成章。
    苏锐看了死神一眼,对山本恭子点了点头:“可以。”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说道:“可是……他可能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山本恭子轻声说道:“好多年没见了,我和他说说话,能聊几句就聊几句吧。”
    看来,山本恭子的状态还算不错,并没有太过悲伤,也许,她也是在压抑着内心深处的情感吧。
    苏锐那一颗心再度放下了一些,此刻,他甚至有一些感动。
    是的,恭子并没有恨他。
    这种时候,“理解”二字,真的比什么都重要!
    死神的身体轻轻一震,他听到了山本恭子的话之后,转过了身。
    看着曾经的妹妹,他的眼神之中涌现出了浓浓的复杂感,说道:“你本不必来的。”
    山本恭子看着死神的样子,眼眶一下子红了。
    失去了两条胳膊之后,死神的身形显得明显单薄了许多。
    “我送你回东洋。”山本恭子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压抑着心中的情绪:“回东洋安葬。”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