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227章 勒明庞山区!
    留给苏锐的时间并不多。
    十个小时,出现在死神的面前,从一百四十公里之外而来。
    不,确切的说,死神的具体要求是……让苏锐在十个小时之内,“死”在他的面前,这样才能放了田宗明。
    不知道为什么,苏锐倒是相信死神能够说到做到的。
    可是,除了死之外,难道就没有其他的解决方案了吗?
    况且,在苏锐的心里面,这件事情的幕后必然是有着其他的黑手的,否则的话,整个事件的走向绝对不至于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一百四十公里,其实并不算远,只是勒明庞山区的地形稍稍有点复杂,容易设伏。
    还好,现在无论是米军,还是标准烈日的坦克集群,都有着十分充足的火力。
    “这已经是他们最后的招式了。”苏锐说道:“十个小时的时间,看起来很充裕,其实比较紧张。”
    “你先出发,所有直升机的燃料都已经加满了。”纳斯里特说道。
    他知道,米军并不是敌人的主要目标,敌人的目标就是苏锐,个人恩怨已经和国家利益纠缠在了一起,越来越难解得开。
    但是,他愿意为了苏锐而提供最大的支援。
    烈焰大队剩下的一百零一人,在全员休整一个小时之后,也全都上了支奴干运输机!
    轻伤不下火线!连续作战!无人离开!
    他们并没有因为刚刚的苦战而不去参与接下来的战斗,在战场上,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留给他们为战友的离去而悲伤,这连天的炮火,也最能催发他们的成长。
    …………
    勒明庞山区。
    阿克佩伊带着三千多叛军,正在艰难的跋涉着。
    作为叛军首领,他甚至没有乘车。
    这倒不是阿克佩伊不想坐车,而是因为他那几台破车实在是不给力,跑到一半都纷纷的趴窝了,只能靠双脚了。
    之前和政府军硬碰硬的干了一场,阿克佩伊主动撤退。
    当然,这种撤退,虽然是计划之中,但也是迫不得已。
    按照以往,叛军和政府军在战斗力上基本上是可以平分秋色的,可是现在,由于华夏和米军的加入,对于叛军的信心,可谓是毁灭性的打击!
    哪怕是阿克佩伊自己,也不认为能在这两个大国的夹缝之中生存,更别提其他的叛军成员了!根本没人认为自己会赢!
    而普勒尼亚政府军的战斗力虽然也很渣,但是有了强援的加入,对于他们的信心有了极大的提升,相当于注入了一针强心剂!
    人就是这样,哪怕双方本身的实力都差不多,可是精神状态一不同了,所展现出来的战斗力就完全不一样了。
    就像现在,阿克佩伊的叛军虽然把政府军阻截了一阵子,也给对方造成了不小的伤亡,可是,政府军还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反压制!
    斯拉克森也是已经玩命了。
    终于,阿克佩伊的队伍开始向着勒明庞山区“溃逃”。
    本来这是有计划的撤退,按照事先制定的作战方针,阿克佩伊和暗夜之狼确实只需要阻住斯拉克森,使其没法对哈拉尔德上校的队伍形成支援,任务就算是完成了。
    毕竟,到了那个时候,苏锐的烈焰大队应该已经全军覆没了。
    所有的时间,阿克佩伊大体都掐的很准,当然,只有两点没能算准。
    第一,是撤退变成了溃逃。
    可以说,叛军的心理防线已经被彻底的摧毁了,他们本来是想有序撤退的,可是,只要一退,便收不住了。
    政府军在后面穷追猛打,而很多叛军都以为己方要败了,开始出现了溃散的情况。
    这一路撤下来,不过短短的两个小时而已,逃兵数目便已经增长到了一千多人!
    那可真是拦都拦不住啊,阿克佩伊总不能将他们全部抓来枪毙了吧!
    第二点没能算准的,是烈焰大队死里逃生,在那么猛烈的炮火覆盖之下,还能完成反击,使得魂斗士组织的坦克队伍全军覆没。
    恰恰是因为这两个原因,阿克佩伊才彻彻底底的失败了,看此时的局面,想要挽回,已是千难万难。
    看着这一群如丧考妣的手下,阿克佩伊不禁无奈的摇头,计划赶不上变化,他也没办法啊。
    对此,暗夜之狼除了愤怒之外,便只有冷笑了。
    他知道自己究竟要面对什么样的情形,但是这件事情已经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了,结果显而易见……毕竟,在这种情况下,想要活着已经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了……他们的幕后老板都已经以身作饵,那么他们这些手下,自然是诱饵中的诱饵,此战过后,生还的概率已经非常低了。
    再去对叛军这群扶不起的家伙苛求什么,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经过了之前和政府军的苦战,暗夜之狼手底下也就只剩下了五百人左右了,堂堂的魂斗士,纵横非洲大陆这么多年,现在被打成了这个样子,暗夜之狼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并不心痛,因为已经麻木。
    “一群垃圾。”暗夜之狼还没说什么呢,阿克佩伊倒是先骂起来了,因为他远远的又看到了有几人悄悄的离开队伍,躲进了草丛里面。
    逃兵总是源源不断的出现。
    “呵呵。”对此,暗夜之狼除了报以冷笑之外,其他的简直什么都不想讲了。
    叛军主力在狼狈撤退,而斯拉克森也指挥着队伍进入了勒明庞山区!
    双方之间的终极对决也要彻底拉开帷幕了。
    …………
    而这时候,几架直升机也已经从首都多马纳齐升空,前往了勒明庞山区。
    沙巴克总统就坐在直升机上,而在他的旁边,则是坐着一个长发女人。
    山本恭子。
    那个先前来到总统府的女人,就是她。
    上上任总统的女儿佩琪特尼,在过了一段流离失所的生活之后,便一直跟着山本恭子了。
    望着舷窗外面的景象,山本恭子的眼神悠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只是,唯一确定的是,在她的脑海之中,总会时不时的浮现出一个男人的身影。
    每当这个身影浮现出来的时候,山本恭子的目光就会流露出来些许的复杂。
    …………
    走着走着,暗夜之狼看着手机屏幕上所显示出来的地图,淡淡的说道:“好了,现在开始布置埋伏,政府军距离我们并不算远。”
    这里的地形还算是比较适合伏击,这也是阿克佩伊一早就选好的,他想要利用这个机会杀政府军一个回马枪。
    只是,队伍已经散乱成了这个样子,就算是真的组织起伏击来,还能有多少的效果?
    不管怎么样,现在的阿克佩伊已经没有选择了。
    花费了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阿克佩伊才指挥手下把防守阵型给布置完毕,如今事事亲力亲为,这让这位叛军首领非常无语。
    然而,就在这时候,事情似乎又有了些许的变化。
    暗夜之狼派出的侦察兵回报,说斯拉克森的队伍转了向,并没有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而来。
    若是如此的话,他们这防守阵型不是白布了吗?
    “他们为什么转向?”暗夜之狼的神情阴沉,问道。
    其实,在勒明庞山区对政府军进行伏击,是早就计划好的,他们本想示敌以弱,诱敌深入,可是,当他们好不容易把埋伏的阵型给布置好后,一直穷追猛打的政府军却没有跟过来,这特么的是怎么一回事儿?
    之前难道不是斯拉克森在后面追的最紧吗?
    “不清楚,他们的队伍停了十几分钟,然后朝着侧方而去了。”
    对此,侦察兵也很是有些不理解,毕竟大军而行,会留下很多脚印痕迹的,斯拉克森的队伍没那么傻吧?
    “继续跟着,不要被发现了,有任何情况都要及时回报。”暗夜之狼说道。
    本想趁机给政府军一个重创,却没想到人家偏偏转了向,这让暗夜之狼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非常憋闷。
    “那我们怎么办?”阿克佩伊很郁闷的问道。
    是继续逃,还是继续埋伏?貌似都不合适啊。
    在这种关键时刻,叛军头子竟然开始迷茫了。
    暗夜之狼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只说了一个字:“等!”
    …………
    先前那个魂斗士侦察兵在结束了与暗夜之狼的通话之后,便收起了望远镜,从一棵树上滑了下来。
    此时他距离政府军大概有一公里的样子,在这个距离之下,他觉得自己是十分安全的。
    政府军人数太多,他也只能远远跟着,太近了容易被发现。
    可是,就在这个侦察兵刚刚从树上滑下来的时候,在他的身后忽然响起了一道声音,这把他给惊出了一身冷汗。
    “看仔细了吗?如果不够仔细的话,我再送你靠前一些。”这是个女人所发出来的声音,她的声音之中带着清晰的嘲讽。
    这侦察兵浑身的汗毛都炸起来了!他之前完全没有觉察到身后有人!
    这时候,这个家伙想都不想,端着突击步枪,猛然转身!
    可这时候,一把造型怪异的刀已经捅进了这侦察兵的心窝!
    这女人把刀一拔,鲜血立刻从侦察兵的胸口喷射了出来!
    “你这是黑鳄战刀?”旁边另外一个女人说道,“我一直觉得这种刀中看不中用,没想到被你用的还挺利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