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215章 以身作饵!
    苏锐会死,我也不一定能活。
    死神这么说,已经把他的决心给清楚的表达出来了。
    听了这句话,阿克佩伊的心顿时一沉,死神这么强大,都说他不一定能活下来,那么生存在夹缝中的自己,岂不是根本没有活下来的希望了?
    妈呀,要不要这样!
    阿克佩伊的心里发苦!
    其实,这个家伙从来就没有什么太大的理想,当初揭竿而起,也就是瞅准了机会,觉得自己能够当上总统。
    毕竟,这世界上绝大部分的男人都抗拒不了权力的诱惑,而这阿克佩伊确实还算是比较有能力,把叛军从无到有,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也算是着实不容易了。
    只是,在华夏和米国这两个强大的国家介入之后,阿克佩伊就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的斗志,他的目标也从“夺取政权”变成了“生存下去”。
    人的目标都是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变化的,只是,这阿克佩伊堕落的着实有点快。
    死神一眼就读懂了阿克佩伊的想法,他淡淡的说道:“至于你,肯定会死。”
    这一句话无疑是给阿克佩伊提前敲响了丧钟了!
    后者闻言,脸色顿时垮了下来!
    他勉勉强强的挤出了一丝笑容来:“这个……我已经猜到了。”
    死神竟然难得的发出了“呵呵”的笑声:“不,你只是猜到了结果,并没有猜到过程。”
    阿克佩伊的神情一凛:“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你已经猜到了你会死,但是你猜不到的是,你究竟会以何种方式走向死亡。”死神说道。
    他的话语里面分明带上了一丝嘲讽的意味。
    阿克佩伊听了之后,脑门上顿时出现了豆大的汗珠!
    怎么,为什么听起来觉得自己的下场好像很惨?
    “请问……”阿克佩伊纠结着说道,“请问,您是不是已经把我的死亡过程安排好了?”
    “当然。”死神淡淡的说道。
    这个词,无疑宣判了阿克佩伊的死刑!
    他注定会死!死亡过程也已经在死神的牢牢掌控之中!
    “你会把我当成诱饵吗?”阿克佩伊想了想,觉得这种可能性最大。
    到了这种时候,他反而平静下来了。
    既然难逃一死,那还不如不去想这件事情,多从对方的口中套点话出来,看看能不能寻觅到一线生机。
    毕竟,没有到最终的决战,谁都无法掌控生死。
    “你当诱饵?”死神盯着阿克佩伊,虽然他的脸被单透的黑布所遮挡着,但是阿克佩伊却分明感受到了两股有如实质的目光,看的他心里发毛。
    “我只是问问,只是问问……”阿克佩伊赶忙说道。
    他生怕自己的某一句话惹恼了对方,然后人家手起刀落,自己就身首异处了。
    “不,你当诱饵,还不够资格。”死神冷笑着说了一句。
    自己这叛军首领,连诱饵都不够资格,阿克佩伊听了,并没有轻松,反而觉得有点失落。
    只是,死神接下来的一句,让他感觉到意外无比。
    “这诱饵,我来当。”死神说道。
    “什么?”
    听了这句话,阿克佩伊简直难以相信自己的耳朵!
    让这么强大的人来当诱饵?
    那么,他准备引诱的真正目标只是苏锐吗?
    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一个广阔的轮廓在阿克佩伊的脑海之中渐渐的成形,他不禁有种心里发毛的感觉!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
    决战在即,可是米军在到达非洲大陆之后,除了歼灭了光明神殿的元老会之外,似乎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反而沉寂了下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面,甚至未响一枪!
    所有人都以为米军来到非洲大陆之后会以雷霆一般的手段来解决阿克佩伊的叛军,可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现实和人们的想象大相径庭。
    于是……让米国总统感觉到很悲催很无奈的是,此时国际上那些不太和谐的舆论又响起来了。
    本来米国就处于舆论风暴的中心,这几天来不知道招致了多少的非议,都还没能让大众放心呢,结果这沉寂了几天之后,媒体大众们纷纷不乐意了——你米国这是几个意思,难道是应付的吗?随随便便的就派了一千人,到了非洲就没什么动静了,这是在糊弄大众的啊!
    对此,米国总统阿诺德也有些坐不住了,事实上,事关选票,他现在比谁都要着急。
    白宫的电话打到了陆军司令部,然后泰格施塔特的电话又打给了纳斯里特。
    对于这样的质询,后者也很无奈,只能对着总司令解释道:“没办法啊,将军,您让我听苏锐的指挥,是苏锐让我按兵不动的。”
    说实话,在这一代的将领之中,纳斯里特绝对算得上是能征善战了,经过了和光明神殿的第一仗,他觉得对付叛军根本没什么难度,跟砍瓜切菜也没什么两样……关键是,在米国的大后方,很多高层也是这样认为的。
    他们觉得本来可以用闪电战的方式来结束这一切,何必要拖这么久?这是嫌舆论发酵的还不够啊!
    没想到,泰格施塔特将军在听了纳斯里特的话之后,沉思了一下,便没有再催促,而是说道:“我知道了,既然苏锐选择这么做,就一定有着他的道理。”
    说完,泰格施塔特也就没有再问,直接挂断了电话。
    纳斯里特觉得无比的新鲜!
    在他看来,将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只要搬出苏锐的名字,他甚至不问原因,直接就同意了!
    这若是放在以往,绝对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这个苏锐到底是有什么样的魔力,能够让米国的陆军总司令如此看重!
    泰格施塔特在挂了纳斯里特的电话之后,又打给了白宫。
    阿诺德听了他的解释之后,不由问道:“这个苏锐究竟是有什么能力,能让你这样看重?甚至连个理由都不问,就相信对方的话了?”
    泰格施塔特说道:“即便放眼整个世界,他也能够称得上是兵王了。”
    兵中之王!
    阿诺德对自己的发小非常了解,他知道,泰格施塔特可从来不会胡编乱造,他平时说话也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夸张。
    “这么厉害?”阿诺德问道。
    “我觉得很可惜,他要是米国人就好了。”泰格施塔特回答。
    阿诺德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也很希望和这样的人物见个面。”
    没想到,泰格施塔特却说道:“你的好朋友可不希望见到活着的苏锐。”
    “好朋友?你说的是谁?”阿诺德的眉头狠狠的皱了皱。
    他发现,竟然有很多重要的消息是自己所不知道的。
    “很简单啊,就是那个马歇尔。”一提到这个名字,泰格施塔特的语气之中就带上了些许嘲讽的味道,“估计他已经要跟苏锐不死不休了吧。”
    “他和苏锐能有什么交集?”阿诺德先是愣了一下,但是他的反应极快,立刻就联想到了某件事情,“你说的是德弗兰西岛吗?”
    泰格施塔特说道:“没错,所以,如果你想继续推行你的一些政策,那么马歇尔家族将会成为巨大的阻力,言尽于此,你心里应该也明白。”
    听了这话,阿诺德陷入了沉默之中,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他没想到,从一个远在非洲的华夏年轻人身上,竟然引出了这么敏感的话题。
    阿诺德是个有抱负的总统,他在乎的不仅是选票,更是米国的持续发展。
    在第一届任期之内,阿诺德做了很多事情,但同样也有很多阻力,这些阻力并不是来自于民众,而是来自于很多的大型财阀。
    在米国总统的位置上,总要平衡各方的利益,阿诺德如果能够连任的话,那么在第二届任期内就准备更加坚决的贯彻自己的思路……说实话,难度不小。
    挂了电话之后,他想到马歇尔在那天晚餐之时所流露出来的意思,不禁摇了摇头,目光之中露出了丝丝精芒。
    …………
    “我说苏锐将军,我现在受到的压力很大啊。”纳斯里特无奈的说道,“你看看,都好几天了,你怎么还没有动作啊。”
    说着,他直接把手机举到了苏锐的面前:“网上骂我的评论都翻了天了,我都快不敢看了。”
    “哈哈,没关系,我可不着急,那些评论是骂你的,又不是骂我的。”苏锐微笑着说道,这话听起来可真是够贱的。
    这几天来,苏锐确实一直按兵不动,但是并没有闲着,每天都会跟米国大兵们对练,以一挑十的场面经常发生。
    这对练的结果就是——这群之前还对接受华夏方面指挥颇有微词的米国大兵,一个个被“收拾”的心服口服,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意见。
    在军队里面,总是强者更受到尊敬,无论在任何国家,都是一样。
    这几天来,除了飞行员之外,其他的米国大兵都被苏锐收拾了一顿,再也没有人敢挑衅他了。
    而苏锐的强大同样也赢得了纳斯里特的敬重,这个眼高于顶的少将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倨傲,两人和和气气的相处,至少从表面上看起来,两个少将跟朋友似的。
    “你是不着急,我可快要急得疯掉了。”纳斯里特无奈,“这件事情很简单,弄清楚叛军的位置,然后直接平推过去,不就行了吗?”
    “哪有这么简单?”苏锐摇了摇头,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你信不信,你要是这样平推过去,绝对全军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