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206章 对这世界的依恋!
    苏锐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被拉倒,躺在了苏叶的怀里面,脖子枕在她的腿上。
    苏叶的唇就这样吻在苏锐的嘴唇上。
    于是,他的嘴唇便感受到了淡淡的馨香,淡淡的温热。
    在这一刹那,苏锐有点恍惚。
    好像他的脑子里面一下子闪过了好多画面,但是模模糊糊的,什么都看不清。
    好像情感,好像人生。
    浓浓的不真实感涌上了脑海,然后将他整个儿笼罩在内。
    这个时候,苏锐的脑子一片空白!
    怎么忽然就这样了呢?
    他没有想清楚缘故。
    苏叶也没有多么的主动,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吻而已。
    只是,这一吻的时间稍稍的有点长。
    苏锐不禁想起来苏叶先前所说过的那句话——如果,我不是开玩笑呢?
    苏锐看着苏叶,后者低着头,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轻轻眨动着。
    躺在苏锐的怀里面,苏锐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心脏跳动速度变得很快。
    大概十几秒钟之后,苏叶才抬起头来,这一吻,让苏锐都有点陷入意乱情迷的状态了。
    而苏叶的俏脸也是红了起来,呼吸也比之前变得灼热了许多。
    “感觉不错呢。”苏叶轻笑道,说着,她用手拢了拢头发。
    只是,从她那似乎要滴出水的眼眸之中,明显能看出来,苏叶有点强行伪装淡定了。
    “有点突然。”苏锐咳嗽了两声,说道,刚刚那突如其来的一吻,把他的定力击得粉碎。
    何止是突然。
    都忽然间成了孩子的爹了。
    苏锐并没有立刻起身,他扭过脸,看了看苏叶那非常平坦的小腹:“你真的怀孕了?我这是喜当爹?”
    “喜当爹?”苏叶精通华夏语,显然也明白这个意思,笑的不行。
    “你要是真的愿意当这个爹,那么我就愿意现在和你造个孩子出来。”
    苏叶的眼眸之中满是绵绵情意。
    而这些情意,苏锐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
    严格说来,这情意,并不是爱情,而是一些好感,掺杂着更多的依赖感觉。
    事实上,苏锐并不认为苏叶会对自己产生爱情,两人更多的是战友情,最多还有一些来自于男女之间那种正常的生理吸引。
    毕竟,男才女貌嘛。
    这种感觉是非常正常的,只是,刚刚那一吻是怎么回事?
    苏锐和苏叶打了这么久的交道,也基本上能判断出来,这苏叶虽然在某些特殊的服务行业里面呼风唤雨,其实并不是个在男女关系上很混乱的女人,她在很多事情上都有着自己的行事准则,看男人的眼光更是高的要死,普通人很难入得她的法眼。
    “说真的,你同不同意造个孩子?”苏叶轻笑道。
    苏锐压根不知道对方的葫芦里面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刚刚自己被毫无征兆的强吻了,此时又要说造个孩子,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难道自己对异性的吸引力已经大到了这种程度了,让苏叶这么优秀的女人在车里面就已经要把持不住了?
    “老娘都那么主动了,你还畏畏缩缩的,到底是不是个男人?”苏叶看着躺在自己大腿上的苏锐,伸出手来,捏住了对方的下巴。
    撩拨意味十足的动作。
    嗯,这简直是男女角色互换了。
    苏锐说道:“我真的不知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嘴巴就再一次被苏叶的红唇给堵住了。
    这一次的吻比之前要热烈了一点,苏叶也更主动了一些。
    苏锐一直处于被动状态,但是他也没防守。
    有些时候,男人真是说不清楚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足足一分钟。
    这一次,被苏叶紧紧抱着的苏锐,分明感觉到后者的心跳更加强烈了。
    苏锐知道,这样下去,八成要出事。
    他对自己的定力真的一点都不信任。
    终于,苏叶抬起头来,她抹了一下嘴,眨了眨眼睛:“挺刺激的,貌似这里没别人呢。”
    天苍苍,野茫茫。
    荒原之上,一条笔直的公路,通向未知的远方。
    孤零零的车子,车上有一对儿男女。
    如果不把这场景往那种极具刺激感的方面联想,会觉得很苍凉,很壮美,那是一种灵魂上的辽阔。
    当然了,如果是那种压抑不住自身欲望的人,会觉得再也没有什么场所比此时此地更加合适了……以天为盖地为庐,说的可不就是这样吗?
    嗯,向往的生活!
    苏锐使劲的咳嗽了两声:“苏叶,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苏叶并没有正面回答苏锐的问题,她笑了笑,反而问向苏锐:“我的唇膏甜不甜?”
    苏锐听了,本能的砸吧砸吧嘴:“好像是有点。”
    苏叶笑的非常开心:“傻子,我今天根本就没有涂唇膏。”
    这一刻,她脸上所展现出来的笑容,以及整个人体现出来的气质,就像是个处于青春期的姑娘。
    苏锐之前从来没见过苏叶的身上流露出来这种气质,一时间看得有点呆住了。
    苏锐知道,该控制自己的时候,还是得强行控制一下,不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真的谁都说不好。
    他腰部一用力,竟然强行从苏叶的大腿上起来了。
    这定力……真想对苏大官人喊一声牛逼!
    只是躺了这两分钟,让苏锐的后背都被档把给硌的有点疼。
    “你竟然真的能控制住。”苏叶看着苏锐,有些意外的说道,她的俏脸通红,但是眼底的那一抹期待之色一点都不减少。
    苏锐笑了笑,重新发动了车子,把车窗放下来,让凉爽的风灌进车厢,这才让他刚刚被苏叶撩拨起来的火苗熄灭了一些。
    “对啊,我这小受之名可不是白来的。”难得见到苏锐自嘲了一次。
    “我就是一时情动,没别的意思。”苏叶竟然非常难得的解释了一句,“别因为这事情影响咱们两个的关系。”
    无论是前半句的解释,还是后半句的强调,都是因为在意。
    在意这一段关系,才会如此。
    其实,这两人的关系目前看来还挺复杂的,恐怕是苏叶自己都说不清楚。
    她知道,人都是一样的,越是到了这种时候,就越是会对身边人产生依赖感。
    这其实不止是对身边人的依赖,而是借由这种依赖感来表达对这个世界的依恋。
    可惜的是,苏锐虽然感觉到了一点点的不对劲,但是却完全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样的。
    恐怕,就算是他最终得知了真相,也会根本不能接受的。
    或许,这就是人生吧。
    苏锐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我觉得你那个便宜哥哥这会儿估计都想要把我给大卸八块了。”
    “管他呢。”苏叶再次解释、或者说是强调了一句:“我想要说明的是,这是我的一个小小的愿望,如果你愿意呢,我们就可以造个孩子,我不会拒绝你的,真的呢。”
    苏叶看了苏锐一眼,眸光流转。
    苏锐摸了摸鼻子:“不不不,还不是时候,等到所有的战争都打完,说不定未来咱们也有机会呢。”
    他隐隐的从苏叶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一丝伤感的味道,但是一时间还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
    “这么说,你这堂堂的天神,愿意给我一丝机会?”苏叶眨了眨眼睛,不待正苦笑的苏锐回答呢,又说道:“其实吧,我要是先下手为强的把你给睡了,恐怕你也会对我负责到底的。”
    苏锐听了,表情骤然凝固在了脸上!
    苏叶这是什么奇葩的脑回路?
    “算了吧,我也就是想想,别吓着你了。”苏叶在苏锐的大腿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
    随后,她又冷不丁的提醒了一句:“对了,刚刚那是我的初吻,你要不要对我负责啊?”
    苏锐哈哈大笑:“别啊,我才不信。”
    苏叶也跟着笑起来,但是并没有过多的解释什么。
    时至今日,很多事情都不需要解释了,很多未追逐到的事情,也不需要再去拼命追逐了。
    这时候的自己反而相当放得开。
    不管这些年过得怎么样,至少,在这种关键时刻,陪在身边的是一个很靠谱的朋友,不是吗?
    苏锐把油门深踩下去,加快了车速。
    他要尽快赶往边境,对付阿克佩伊和魂斗士组织。
    又行驶了半个多小时,这辆车子终于离开了荒原,来到了丘陵区域。
    一路上坡下坡,苏锐都是颇为小心的驾驶着,而苏叶也不再多说什么,一直看着窗外,似乎是在思考着人生,但是也时不时的回头看看苏锐。
    而这时候的苏锐俨然忘记了自己“喜当爹”的事情,他开着车,脑子里面也全是接下来对付阿克佩伊的计划,不管怎么说,有了米国军队的加入,苏锐有极大的把握可以缩短这一场战争的过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开始减速了!
    此时,他们刚刚翻过了一个小山岗,开始下坡了!
    苏叶也看到了前方的情景,神情之中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我真后悔,刚刚没把你给睡了,现在好了,咱们两个的小命都要在这里玩完了。”苏叶继续着她那清奇的脑回路。
    “过了这关之后再睡也不迟。”苏锐说道。
    “我怕过不去了,这件事情可能会成为我毕生的遗憾呢。”苏叶摇了摇头,然后反手从座位下面抽出了一把枪。
    嗯,毕生的遗憾。
    可惜苏锐并没有注意到这句话。
    “光顾着让米国人来道歉了,大意了。”苏锐摇了摇头:“这些人比我想象中来的要快很多。”
    就在距离苏锐的车子前方两百米的地方,站着一个白袍人。
    而在白袍人的身后,则是密密麻麻的白衣战士!少说也得有上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