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189章 谁挡路,弄死谁!
    对于苏锐来说,这种情况确实也比较危险。
    这一辆大货车高速的冲过来,苏锐一个不小心,就极有可能被撞飞。
    然而,在这种情况下,苏锐已然是没有任何退路了。
    身后就是战友,他只有向前!
    看着那个消失在远光灯里的背影,李岱冰狠狠的吸了一下鼻子!
    这一刻,他又想起了曾经在德弗兰西岛上的那个逆行的背影!
    那个“国民英雄”,似乎永远都不改初心,他身上的热血,似乎永远都不会冷却!
    他那并不算宽阔的肩膀,挑起了太沉重的担子!
    但即便如此,苏锐也是没有任何的怨言,毫不退缩!
    看着那越发刺眼的远光灯,李岱冰已经是睁不开眼睛了。
    即便现在上车,让战士们往后面撤退,也是根本来不及了,倒车的速度远远不及大货车冲撞过来的速度!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已经和这大货车擦肩而过了!
    就在这一瞬间,他猛然抓住了驾驶室的门把手,身体被强大的惯性差点甩出去,勉强稳定后,一把拉开车门,随后抓住了缩在座位下面的司机,直接就将之摔了下去!
    这个司机完全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以这样的一种方式离开车子!
    苏锐这一下的力道可着实不小,再加上大货车处于高速行进的过程中,这司机一落地,便翻滚了十几米,随后满头满脸都是血,躺在地上不动弹了。
    这个家伙从苏锐的枪口下逃得一命,此时被丢下车子,八成是活不成了。
    苏锐上了车子之后,立刻踩下刹车,紧急制动,终于,险而又险的在车队的最前方停下来了。
    这两辆车子之间的距离,不过是区区两米……这也绝对能够称得上是惊魂一刻了!
    李岱冰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
    敌人这看似非常简单的一招,就已经让他们处于了极为被动的境况之下了!
    有一句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这句话可绝对不是没有道理的。
    苏锐下了车,表情阴沉的简直像是能滴出水来。
    他极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的出现,然而敌人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着他的底线,这样的做法,毫无疑问已经触到了他的逆鳞了!
    “这可真是找死啊。”苏锐冷冷的说道,声音之中的寒意让人感觉到浑身冰凉。
    李岱冰看着那辆堵住了道路的大货车,摇了摇头:“咱们一定要回击。”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既然那个坦斯中校能用这么下三滥的招式来对付我,那么我也不必对他有任何的客气了。”苏锐的眼睛里面精芒闪动:“本想放他一马,如今上杆子的找死,又能怪谁呢?”
    身后就是战友,苏锐答应了要护送他们安全回国,自然就一定要办到。
    苏锐虽然平日里的性格比较小受,可是,有些时候,他一旦执拗起来,决定去做某些事情,那可真是多少头牛都拉不住!
    一个武警战士上了那辆大货车,把车子从这条路上缓缓的朝后面倒着。
    而护送华夏战士回国的车队则是跟在这大货车的后面。
    距离机场不远了,而整个车队的气氛则是显得更加肃穆。
    此时此刻,李岱冰真的毫不怀疑,如果今天晚上不能顺利起飞的话,那么苏锐绝对会不管不顾的拆了这机场的!
    “还有多远?”苏锐问道。
    其实,这个答案已经不用李岱冰来给出了,苏锐刚刚问完这句话,一抬头就看到了多马纳齐机场的大字。
    虽然机场已经暂时性的关闭,但是这几个大字还在闪着光,在夜色之下,这样的光芒实在是有些刺眼,也许是由于心情问题,就连李岱冰此时都有种想要把这几个字给拆了的冲动。
    由此可见,普勒尼亚人今天的所作所为,让华夏方面多么的寒心。
    远远的,苏锐便看到了在机场大门的前面停了一排车子,把入口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他的眼睛再度眯了起来。
    “做好准备。”他对李岱冰说道。
    做好什么准备?
    李岱冰没有问出这句话,但是苏锐自己却已经给出了答案。
    “谁敢挡路,就弄死谁。”
    苏锐低声说道。
    杀气腾腾!
    …………
    此时,站在机场门口的那一排车队前面,坦斯中校的脸上带着微笑。
    只是,似乎是由于苏锐那一拳把他的脸给打歪了,这导致他此时的微笑看起来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的扭曲。
    “没想到,这华夏人竟然还顺顺利利的来到这里了。”他说道。
    站在坦斯中校旁边的是一个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美国人,他的身材高大,没有头发,高挺的鼻梁上面架着一副圆眼镜,这位就是米国驻普勒尼亚大使,瑞克。
    听了坦斯中校的话,瑞克看了这花花公子一眼,听出了对方话语之中的深意,随后说道:“怎么,你在路上给华夏人使绊子了?”
    坦斯中校不无得意的笑了笑:“确实是给他们找了一点小麻烦,但是现在看来,华夏人好像已经顺利的把这个麻烦给解决了。”
    不过,虽然目前看来是这样,但是坦斯中校觉得,华夏人一定是受到了些许的损失,毕竟,他的这个计策虽然看起来简单,但是想要将之破解,可要好好费一番工夫呢。
    然而,瑞克大使却直接说道:“其实,我觉得你这样做,除了不必要的激怒这些华夏人之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在其中。”
    说这话的时候,瑞克大使看了看坦斯脸上的得意笑容,不禁狠狠的皱了皱眉头。
    “小人得志罢了。”他在心中说道。
    不是华夏人不可以被激怒,但是不应该使用这种方式。
    看来,自己该用实际行动来好好的给坦斯中校上一课了。
    “不,瑞克大使,你有你的做事风格,我也有我的风格,咱们谁也不要干涉谁,而且是殊途同归。”
    瑞克嘲讽的冷笑了两声,说道:“好一个殊途同归啊,这个词用的真是妙。”
    看着缓缓驶来的华夏车队,坦斯中校说道:“尊敬的瑞克先生,见证我们友谊的时刻来到了。”
    瑞克点了点头。
    其实,坦斯中校还真的没说错,瑞克和他的目的确实是一样的。
    华夏秘密的往普勒尼亚派兵,虽然说是帮助这个国家平定叛军,但若是在饱含着某种政治意义的层面上来解释的话,就会是另外一种结果了,甚至于有可能在国际上引起轩然大波。
    站在瑞克大使的立场,自然不想看到华夏和非洲诸多国家的合作日益加深,因此,能够有这种使绊子的机会,他自然也不会放过。
    说起来,这家伙还鄙视坦斯中校呢,可他自己的手段,貌似也不比那个花花公子高出多少来。
    苏锐一行的车子缓缓行驶到了瑞克的面前,这才停下来。
    而李岱冰大使则是已经在车子里面简单的把瑞克介绍了一下,隔着车窗,苏锐盯着那个大使,目光之中已经透出了明显的冷意。
    此时,瑞克感觉到从前方的车子里面忽然有两道冷光射了出来,让他忽然有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
    而这两道冷光,恰恰就是苏锐的眼光!
    苏锐还没下车呢,又有两辆车从侧面快速的驶了过来,在机场门口停下来。
    “呦呵,我老爸也来了呢。”坦斯中校玩味的说道。
    一个中年黑人从车子上走下来,身上确实有着些许上位者的气势,而这个人,正是坦斯的市长父亲,卢森斯。
    “为什么约我在这里见面?”卢森斯刚刚说完,便看到了儿子那满脸青紫的模样,于是狠狠的皱了皱眉头,“你怎么被打成了这个样子?”
    如果不是平日里极度溺爱儿子,卢森斯也不可能让坦斯如此的胡作非为而坐视不理,虽然儿子已经老大不小了,但是在卢森斯看来,儿子还永远都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呢。
    因此,看着此景,卢森斯此时很是有些心疼。
    “爸爸,这都是那些华夏人干的!”坦斯中校之前脸上那玩味的神情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委屈!
    看来,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也是个妥妥的演技派啊。
    “华夏人干的?究竟是谁打的你?我要好好调查清楚。”卢森斯虽然生气,但也没有失去理智的判断。
    “他们就在这里!”
    坦斯中校伸手一指!
    什么是恶人先告状,这就是了。
    苏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眯了眯眼睛。
    于是,先前瑞克大使所感觉到的那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便转移到了坦斯中校的身上了,这让他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隔着车窗,他对上了苏锐的目光。
    于是,上午的胆寒之感便再度从他的心底冒了出来!
    他有点哆嗦的拽了拽父亲卢森斯的衣袖,指着苏锐,说道:“爸爸,是他,是他,就是他打的我!这群华夏人根本不知道在多马纳齐谁说了算!”
    似乎这样喊着才能消除他的恐惧。
    可是,这时候,苏锐一脚踹开车门,下了车。
    站在众人的面前,他的神情平静无比。
    但是,每个人都能够感觉到,他的平静之中蕴含着惊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