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166章 忽然转变的兰斯洛茨!
    人生就是一场漫长而漂泊的旅途,在这一场旅途之中,会遇到很多人,也会错过许多人。
    时隔多年,当你再想起曾经本可以变得更美好的故事,会不会惆怅的叹一口气?
    至少,对于现在的蜜拉贝儿而言,她还是觉得很是有些遗憾。
    以她的经历,以她的性格,确实很少会遇到让她觉得可惜的事情。
    不过,蜜拉贝儿知道,自己没得选,唯一能做的,就是沿着自己既定的路线走下去。
    既然无法回头,那不如就走的更坚定一些,而且,她本身就是带着别样的目的来接近苏锐的。
    终将告别。
    更何况,这并肩而行的一段路,本身就不算很长。
    “已经动手了吗?”兰斯洛茨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带着些许威严的感觉。
    “是的,父亲。”蜜拉贝儿的声音略微有点发沉。
    “这不是你想做的,是吗?”兰斯洛茨觉察到了女儿的情绪好像有点不太对,语气之中威严的味道便少了一些。
    “爸爸,我听你的。”蜜拉贝儿并没有正面回答父亲的问题,但是,她的回答也说明了一切。
    嗯,我不想这么干,但是你让我这么干,也没有问题。
    从小到大,蜜拉贝儿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
    “你就不想问问为什么吗?”兰斯洛茨说道。
    是啊,这次他下了突然的通牒,让蜜拉贝儿都感觉到很意外。
    但是,意外归意外,服从归服从,这是两码事,蜜拉贝儿一直分的很清楚。
    “这不重要,爸爸。”蜜拉贝儿回答。
    她就这么站在距离雅典娜会所不远的地方打着电话,似乎根本不担心苏锐会对她出枪射击。
    这似乎是很淡定,但更多的似乎却是默然。
    “为什么呢?为什么你还有这样的想法?”兰斯洛茨继续问道。
    “爸爸,你的决定才重要,从小到大,都是这样。”蜜拉贝儿又回答。
    这个答案之中似乎有着若有若无的幽怨,但是却让兰斯洛茨笑了起来。
    “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多了。”兰斯洛茨说道,“尽管去动手吧,我的女儿,就算今天不能成功,也是能够给你积累极好的经验。”
    “就算不能成功?爸爸,你为什么要这么说呢?”蜜拉贝儿问道。
    这句话让她感觉到了些许的意外。
    在蜜拉贝儿的记忆里面,父亲一直是个不到万全时刻不出手的人,因此,这种表态让她感觉到有些陌生。
    “因为,阿波罗这个名字,代表着无限的可能性。”兰斯洛茨似乎是轻轻地叹了一声:“祝你好运,我的女儿。”
    蜜拉贝儿忽然从父亲的话语里面感受到了一股不一样的味道来,她终于还是问出来了:“爸爸,为什么今天晚上要这样做?”
    “你能问出来,才是正确的反应,我的女儿,我没有看错你。”兰斯洛茨回答了女儿一句:“因为,我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很多事情都没法再拖了,再拖也是毫无意义的。”
    听了这句话,蜜拉贝儿的眉头皱了皱:“爸爸,到底发生了什么?按照以往,你应该不会这样讲的。”
    “没什么,放手去做吧,亚特兰蒂斯的未来,一定会有你的一片天。”兰斯洛茨说完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希纳维斯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难得见到你们家的那个老头子那么的不淡定,真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情。”
    蜜拉贝儿说道:“我的父亲从来不是那种激进派,但是这一次,他明显有点不一样。”
    蜜拉贝儿没有说出来的是……父亲的这种状态,让她的心里面也是忽然没有底了。
    她隐隐觉得自己的老爸似乎隐藏了什么事情没有说出来,但是一时间又说不出来到底具体是什么。
    “八成是你们亚特兰蒂斯出了事,出了一些超出你父亲掌控的事情,所以他才会做出这么仓促的决定。”希纳维斯说道。
    “你也看出来这个决定很仓促了?”蜜拉贝儿听了听在雅典娜会所内部仍旧非常激烈的枪声,随后说道:“既然你也觉得仓促,为什么还要主动参与进来?”
    “那是因为我和你老爸的动机不一样。”希纳维斯摇了摇头,“我和阿波罗是老相识了。”
    “你们是朋友?”蜜拉贝儿挑了挑眉毛,不知怎么的,她倒是很想了解这其中的故事。
    “算是吧,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让我对他的印象不太好了。”希纳维斯说道。
    “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让我很感兴趣呢。”蜜拉贝儿说出了心里话。
    希纳维斯挑了挑眉毛:“这个家伙的桃花运实在是太好了,这让我很不爽。”
    听了这话,蜜拉贝儿的心情骤然间好了许多,她甚至还笑了出来:“我非常承认你的说法。”
    的确,在这位黄金家族的天之骄女看来,苏锐的身上确实带着一股强烈的吸引力,绝大部分异性都没法抗拒。
    当然了,异性越喜欢,同性就越排斥,此时,希纳维斯能有这种想法,也是实属正常的。
    “你最好不要笑。”希纳维斯说道:“因为……咳咳,我曾经的女朋友,移情别恋了。”
    “这么说,是你的女朋友喜欢上了阿波罗?”
    蜜拉贝儿看了希纳维斯一眼,语气之中带上了嘲讽的味道:“我忽然觉得你的头上开始冒绿光了。”
    听了这话,希纳维斯恶狠狠的瞪了蜜拉贝儿一眼:“你的这个说法,真的很无耻啊,不过,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了,我那前女友后来改了名字,据说还整容了,反正我现在找不到她。”
    “那也就是说,她最终也没和阿波罗在一起?否则你不会找不到的。”蜜拉贝儿继续嘲讽,“说不定人家就是故意找个由头来甩掉你罢了。”
    “你们女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希纳维斯很是不爽的来了一句。
    “你自己竞争不过人家,就别怪到我们女人的身上。”蜜拉贝儿听了这句话,冷笑了两声。
    然而,就在她刚刚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雅典娜会所的后院忽然爆发出了一阵激烈的爆炸!
    “看来,阿波罗要从后方突围出去了。”希纳维斯看了蜜拉贝儿一眼:“事已至此,你难道还想和我继续呆在这里闲聊吗?”
    耸了耸肩,蜜拉贝儿说道:“正面还挺激烈的,我得督战,况且……反正那些妄图从后院堵住阿波罗的又不是我的人。”
    这句话还真是够实在的……嗯,差点把希纳维斯气的差点吐血。
    …………
    而远在欧洲,兰斯洛茨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袍,外面阳光正好。
    “我正准备睡午觉呢,你们就来打扰,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太合适呢?”兰斯洛茨说道。
    说着,他把手机给随手扔到了桌面上。
    而这个手机……在一分钟前,还在和蜜拉贝儿通电话呢。
    “兰斯洛茨叔叔。”来者是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男人,和兰斯洛茨一样,他也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
    毫无疑问,来者正是凯斯帝林!
    其实,这一段时间,黄金家族的大公子被整的挺惨的,甚至执法队都因为他的原因而去了华夏,差点要了安然的命。
    发生了这种事情,可让凯斯帝林颜面扫地了,许多人见到他,都会议论纷纷。
    他知道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谁,也知道谁对此最有野心,想要调查起来,并不难,因为,所有的答案都最终指向了一个人。
    兰斯洛茨,他的亲叔叔。
    但是,这一次,凯斯帝林来到这里,显得意气风发,自信满满,并没有其他人所想的那种失落与颓丧。
    “睡午觉?”凯斯帝林微微地笑了笑,他不着很近的看了一眼兰斯洛茨放在桌面上的手机:“叔叔,你这样做,我不喜欢。”
    听了这句话,兰斯洛茨简直放声大笑。
    “我做事情,从来不需要看别人的眼光,更何况,你还是我的晚辈。”兰斯洛茨直接摆出辈分来压人:“我用不着听你的意见吧?”
    “可你是在攻击阿波罗。”凯斯帝林说道:“这一点让我有些不高兴,所以,我必须要提出来,把我的这种心情告知给你。”
    兰斯洛茨嘲讽的冷笑道:“帝林,这么对我说话,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歌思琳的意思?”
    “叔叔,歌思琳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否则的话,她是一定会冲过来找您理论的。”凯斯帝林还斟酌了一下用词,这在他的身上可真是难得发生的事情。
    “理论?”
    听了这句话,兰斯洛茨摇头笑了笑:“在我的眼睛里面,你们还是两个孩子呢,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
    “不,恰恰是因为我们比您年轻,所以,在您看来,我们已经严重的威胁到了您的地位,对吗?”凯斯帝林的语气重又变得直接了起来。
    “帝林,你这句话说的,让我感觉到非常的不喜欢。”兰斯洛茨摇了摇头,“你爷爷想必也不太喜欢听到你这样讲吧?”
    “爷爷更不想看到你对苏锐发起攻击。”凯斯帝林正色说道:“叔叔,我相信你不会忘记,爷爷和苏锐的父亲私交甚笃!”
    ——————
    PS:第二章,抱歉,刚刚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