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097章 有故事的男人!
    恭子离开了,因为她父亲突然离世了。
    而山本太一郎的死,和苏锐是无论如何也脱不开干系的。
    是苏锐,让处于鼎盛时期的山本组受到不可逆转的重创,江河日下,未来铁定避免不了分崩离析的结局;是苏锐,带着太阳神殿,把山本太一郎从星华号上抓到了华夏,被关了那么久……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那么或许山本太一郎还能多活上一段时间,十年八年可能也不成问题。
    所以,苏锐是导致山本太一郎死亡的根本原因。
    而山本恭子……则是成了诱发这件事情的直接原因。
    毕竟,不知道之前这对父女见面之后具体聊了些什么,山本恭子离开之后的一个小时,老山本就突发心脏病了。
    苏锐不知道山本恭子会不会把这件事情归咎于她自己的身上。
    要是这样的话,事情可能就变得麻烦了。
    坐在沙发里许久,苏锐这才拿起手机来,在和恭子的对话框里面打了一大堆安慰的话。
    可是,打完了这些字后,他的手一直悬停在发送键上,迟迟没有按下去。
    几秒钟后,苏锐轻轻的叹了一声,然后把所有字都给删掉了。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山本恭子。
    这是立场问题,所有的安慰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
    在刚刚过去的这几分钟里面,苏锐不是没有想过去东洋找恭子,可是……如果说在山本太一郎的葬礼上有一个人最不适合出现的话,那一定非苏锐莫属了。
    现在最适合苏锐去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
    把一切都交给给时间,时间自然会给出答案。
    “这算是好事多磨吗?”苏锐摇了摇头。
    他并没有多么的沮丧,因为苏锐也知道,“山本太一郎”一直是他和山本恭子之间的禁忌话题,两个人都会刻意去避免谈论这个问题。
    可是,这一关,终究是要迈过去的,不可能无限期的搁置下去。
    山本太一郎这么一死,其实也把恭子和苏锐之间的关系推向了破釜沉舟的局面了——要么破,要么立。
    这座大山一搬开,可能留下的是深渊,也可能留下一片坦途。
    而现在看来,苏锐是明显更倾向于后者的。
    否则的话,山本恭子就不会在这么悲伤的关头还能够去考虑苏锐的感受了。
    至于恭子此行回到东洋,会面临怎样的刁难,苏锐倒是没有多么的担心,毕竟,那些山本家族的人并不是她的对手。
    只是,当山本优生等人看到纵身跳海的山本恭子重新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会不会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头疼,越想越头疼。”
    摇了摇头,苏锐干脆什么都不想了,就这么侧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等到他迷迷糊糊的醒来,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临近中午时分。
    这一觉,苏锐睡的也很累,很不踏实,甚至完全无法顺利进入深度睡眠。
    在伸了个懒腰之后,苏锐才想起来赤龙。
    “这家伙没吃早饭,也不知道饿不饿。”苏锐摇了摇头,走进了赤龙所在的房间。
    然后,他的心情立刻好了许多,所有昏昏沉沉的困意也瞬间消失不见了。
    赤龙正神情委顿的坐在墙角,头发乱的跟鸟窝一样,看到苏锐进来,立刻一脸苦哈哈的神情:“那什么,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
    “忘不了你的。”苏锐看了看挂钟:“再在这里呆上两个小时,你就可以出来了。”
    说着,苏锐给赤龙倒了一杯水。
    后者再次看见这一次性纸杯,简直眼睛都亮起来了,似乎都没注意苏锐先前说的“呆满两个小时”的话。
    接过来,他一饮而尽,说道:“再来一杯!”
    又饥又渴,就是对此时赤龙身体状态的最好写照。
    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在西方黑暗世界横行霸道,没想到一揭下面具这么怂,这还是你吗?”
    赤龙又把杯中的水一饮而尽,拽了一句古诗:“唉,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啊。”
    “你想见的人在哪里?”苏锐问道。
    “我已经得到消息了,否则的话,昨天晚上也不会在医院里喝酒了。”赤龙发出了一声叹息。
    “别给自己酒品不好找理由。”苏锐搬了一张凳子坐下来:“说说看?”
    赤龙却没说,而是隔着铁栅栏,深沉的看向了窗外,然后唱起了最近一首挺流行的歌:“回忆总想哭,一个人太孤独,这条路千山万水却迷了路……”
    苏锐也真是拿这兄弟没有半点办法了,赤龙的神经也是粗壮的可以,人都被关在这里了,还能表现出如此深情的模样,也着实是不容易了。
    苏锐的心中装着恭子的事情,也是完全放松不下来,干脆也不再说什么了,搬了一张凳子坐下来,听了两个小时的野兽派唱法。
    总算到时间了,赤龙出来之后,苏锐斜眼看了看他:“长记性了吗?”
    这个家伙没有立刻回答苏锐,而是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一口,然后感慨道:“自由的空气是多么的新鲜啊!”
    苏锐则是没好气的撇了撇嘴:“真该给你拍一张照片,然后传到西方黑暗世界的网站上去。”
    赤龙倒也聪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借着苏锐的面子蹭着警务室冲了个澡,把头顶上那乱糟糟的鸟窝给弄的平顺了不少。
    “我从西方黑暗世界又调人来了。”赤龙说道。
    “什么?”苏锐一下子没能理解赤龙的意思:“调人干什么?黄金家族的执法队不是都已经撤退了吗?”
    赤龙看了苏锐一眼,一语道出真相来:“你别忘记了我人生的意义是什么。”
    调人来干什么?当然是配合赤血狂神大人装逼打脸了!
    话说,一个低级趣味坚持久了,也就成了高级趣味了。
    赤龙能够把装逼这个习惯坚持那么长时间,也确实是相当不容易了,确实,他的人生会因此而变得更有意义。
    至少,在年老之时回望过去的时候,会发现自己没有白活,每一天都是精彩纷呈。
    可是,苏锐却偏偏不配合赤龙的装逼。
    他说道:“我明白了,人越是却缺少什么,就越是想要炫耀什么。”
    这句话差点没把赤血狂神大人给活活呛死。
    等到了医院,那里的医生护士和保安见到赤龙,都远远的绕着走,好像是在躲避瘟神一般,甚至眼光都不和他发生任何的交集。
    看着众人的反应,赤龙郁闷的说道:“我昨天晚上到底干了啥?”
    “反正吧,下次别这样就好了。”苏锐说道:“一会儿换身衣服,先去给院长道歉,然后再去给小护士道歉,我帮你卖一次脸。”
    苏锐说着,摇了摇头,这何止是卖脸,简直是丢脸啊。
    “好吧。”赤龙无奈的摇了摇头。
    在苏锐的连夜安排之下,医院被损坏的地方已经火速修好了,单单从表面上看,并不能看出来昨天夜里究竟发生了多么狗血的事情。
    可是,这件事情对于某个小姑娘来说,却是挥之不去的“阴影”。
    此时,她正坐在护士长的办公室里面呢。
    “护士长,听说那个人回来了?”一个小护士问道。
    她看起来也不过二十来岁,眉清目秀的,眼光很清澈,只不过这目光之中似乎有些委屈。
    没办法,昨天赤龙可真是把人家给吓到了。
    “是的,回来了,现在正在院长办公室道歉呢。”护士长笑了笑:“他酒醒了之后,就彬彬有礼的,还挺有气质,好像也不是那么惹人讨厌,要不,肖娟,你直接答应他的求婚就好了。”
    这个名叫肖娟的小护士一撇嘴,差点没哭出来。
    “护士长,你又拿我开玩笑。”她无奈的说道。
    “好啦,其实想想,他昨天晚上也没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除了抱着你痛哭流涕之外……”护士长笑着,她这样说,明显是在帮肖娟疏导心理。
    肖娟说道:“他还问我的性别是男是女……这多过分啊!我是男是女他看不出来吗?”
    护士长笑得不行。
    虽然那些家伙把玻璃砸碎了不少,但是今天认错态度确实非常好,十几个伤病员几乎鞠躬道歉一上午了。
    “肖娟,你想想啊,全院那么多护士,为什么他偏偏就跪在你面前要求婚?说明你漂亮啊。”护士长笑意盈盈的说道。
    她这么一说,肖娟的心情也好了一些,每个女孩子都是喜欢被夸奖的。
    就在这时候,响起了敲门声。
    “请进。”护士长说道。
    门开了,肖娟转过脸来,先是看到了一束花。
    火红的玫瑰。
    看这样子,应该是九十九朵吧。
    这一大束玫瑰,被一个人捧着,那个男人穿着西装,戴着金边眼镜,头发梳的一丝不苟,油光锃亮,看起来真是文质彬彬的。
    肖娟一开始还没认出来,可仔细一看,差点没落荒而逃。
    因为,此人,正是赤龙!
    “肖娟,昨天真是抱歉。”赤龙说道,他把这一大束花放在桌子上,鲜艳的耀眼。
    肖娟不知所措。
    她实在无法把这个看起来明显是成功人士的成熟男人和昨天晚上跪在面前抱着她大腿痛哭流涕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简直有一种穿越感啊。
    “真的很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由于太久没回华夏了,一回来就想到了很多伤心的往事,所以昨天晚上才会变成这样。”赤龙满脸的歉意:“对不起。”
    此时,他的表现,绝对是个有故事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