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096章 你有权利知道!
    昨天夜里,赤龙在这小警察的身上吐了两大口,于是,后者便把自己的衣服给洗了足足三遍。
    即便放了很多的洗衣液,小警察还是觉得隐隐残留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味道,这简直没法忍。
    在洗完了衣服之后,这年轻警察又去洗了个澡……嗯,洗了足足一小时……可见赤龙给人带来了多大的心理阴影。
    他整整一夜就没怎么睡,现在还顶着两个黑眼圈呢,特别的明显。
    赤龙倒是睡的喷喷香,呼噜震天响,连口水流了一地都不知道。
    “喝多就喝多呗,那为啥要把我给塞警车里面啊?”赤龙挠了挠头,有点尴尬。
    好歹也是堂堂的一代天神,怎么能做出这么丢人的事情来呢?赤龙现在已经相信这警察所说的是真的了,此时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还不是你喝多了干的好事。”这年轻警察摇了摇头,然后把赤龙昨天晚上所做的事情都告诉他了。
    赤龙听了之后,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和昨天晚上的苏锐一样,脑门上也满是黑线:“我竟然能干出这么恶劣的事情?还痛哭流涕的抱着小护士求婚?”
    “恶劣的还不在这儿呢,你们几乎都要把医院给拆了,必须要做出赔偿来的。”年轻警察看了赤龙一眼,用一次性杯子给他倒了一杯水。
    不过,赤龙的脑回路显然不在毁坏公物上面,他接过水,一饮而尽,感觉到干渴的快要冒烟的嗓子总算是稍稍舒服了些。
    “对了,那小护士漂亮吗?”赤龙问道。
    年轻警察给赤龙翻了个白眼,这种问题他根本懒得回答。
    “那我今天还得去给人家道个歉呢。”赤龙嘿嘿笑道,他清醒过来之后,也觉得自己有点太过分了。
    “道歉是一定要道歉的,不过不一定是今天。”这警察笑着说道:“今天还不一定能出去呢,一般情况下,像你这种寻衅滋事的情况,都是五天拘留起步。”
    似乎,看到赤龙吃瘪,他也挺开心的。
    “啊?五天起步?”
    听了这句话之后,赤龙的面色立刻垮了下来。
    “拜托,别这样好不,五天时间也太久太耽误事了啊!”
    “你闹事的时候,怎么就不想着耽误别人的事情呢?为了控制住你,我们连特警队都调动了。”小警察也是相当无奈。
    “我的酒量一直挺好的啊,昨天肯定是喝到假酒了。”赤龙还有点愤愤不平呢。
    其实,赤龙虽然总觉得自己千杯不醉,可是,在赤血神殿内,他不知道喝多了多少次,每次都断片儿……酒量太差太差,而且……酒品还不怎么样。
    “送你一句话。”这年轻警察说道:“酒品如人品。”
    赤龙的脸上满是黑线:“胡扯,全世界都找不出几个比我人品好的。”
    “这话说说也就算了,你问问昨天现场有一个人信你这话吗?还人品好呢,人品好能把医院给拆了?”小警察又说道。
    一句话就把赤龙怼死了。
    “洗衣服洗了一整夜,我也得去沙发上睡一个小时去,不然白天也没法干活了。”小警察摇了摇头:“你呀,还是在这里多呆一会,冷静冷静,想想怎么赔偿人家吧。”
    抓着铁栅栏,赤龙叹了一口气,把头垂了下去。
    他忽然想起来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曾经火遍华夏大街小巷的两首歌——《铁窗泪》和《愁啊愁》。
    “自从我与你呀分别后,我就住进了监狱的楼,眼泪呀止不住的往下流……”
    “手里呀捧着窝窝头,菜里没有一滴油……”
    这旋律一出现在赤龙的脑海里,他竟然不自觉的哼了出来。
    唱完了这两首歌,赤龙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又是无奈,又是苦笑,还似乎有点感慨。
    “唱得不错啊,没想到把你关上一夜,还能激发你身上的艺术细胞。”
    这时候,一道明显不爽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去,苏锐,你终于来了。”赤龙使劲攥着铁栅栏:“这里是你的地盘,快点想办法把我给弄出去啊。”
    苏锐一脸的黑线:“什么我的地盘?昨天晚上你闹事的时候,对着警察大喊我的兄弟是苏锐,谁不听话就削谁,你这不是给我招黑吗?”
    赤龙嘿嘿一笑,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那什么……我可听到这里的小警察都喊你锐哥,把我拘留五天也太久了,你去给我说说情吧。”
    “你最好不要让我去给你说情。”苏锐一脸嫌弃的看着赤龙:“因为如果我去的话,一定会建议让他们把你关满十五天。”
    赤龙一脸懵逼,一瞪眼,问道:“为啥啊?”
    “因为,这就是你活该啊。”苏锐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看看。”
    “怎么了?眼睛肿了?”赤龙后知后觉的问道。
    “这是浮肿,再看看这里。”苏锐的手指往下面指了指:“看到没,这是黑眼圈!我特么的都快成熊猫眼了!”
    赤龙挑了挑眉毛:“你也一夜没睡觉啊?”
    “我何止是没睡觉,我特么的把我所有的衣服全都扔了!洗了整整一夜的澡!现在的衣服都是临时借来的!”苏锐没好气的说道,越说越来气。
    “怪不得我觉得这身衣服穿在你身上不太合适呢,显得紧巴巴的。”赤龙笑道,他不禁想起来之前那年轻警察所说的“在锐哥的身上吐了七八口”的事情了。
    苏锐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似乎不愿意去回想这种场面。
    太痛苦了有木有!
    那可是一大口接着一大口往自己的身上吐啊!
    连续吐了七八次,就算苏锐的神经线条极为的粗壮,也无法忍受了,差点被活活逼疯掉!
    当然,之所以没有彻底的疯掉,是因为苏锐在德弗兰西岛的某个大型化粪池得到了深刻的“锻炼”,在化粪池中和死神泡了个澡……好吧,即便如此,赤龙这一次的恶心程度好像也差不到哪里去。
    赤龙嘿嘿一笑:“那啥,我可什么都不记得啊。”
    “不记得也行,那就在这里一直关下去,等你什么时候想起来,那什么时候再出来。”苏锐说着,转身就要走。
    “别啊,你够不够兄弟啊,不仅不救我,还要落井下石?”赤龙喊道。
    今天酒醒之后,他说起华夏语来就已经完全没有了北方腔,嗯,一点点都没有,这货还真是隐藏的够深的啊。
    “让我往你身上吐个七八次,看看你会不会对我落井下石?”苏锐没好气的瞥了赤龙一眼:“你还是先好好回想回想吧,我先补觉去了。”
    不过,苏锐在睡觉之前,还是往山本恭子的手机上打了个电话。
    “赤龙啊赤龙,我和恭子好不容易重新见面,结果被你折腾了这么一夜,也真是服了你了。”苏锐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等着电话接通。
    可是,听筒里所传来的声音,是关机状态。
    “难道还没醒?”看了看时间,苏锐摇了摇头,然后打给了田代优希。
    也是关机。
    苏锐忽然觉得有点不太妙。
    于是,苏锐便给苏无限打了个电话:“大哥,恭子的手机为什么都打不通?”
    苏无限在电话那端明显沉默了一下:“恭子,她去东洋了。”
    “为什么要去东洋?而且还走的那么突然?”苏锐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一下子睡意全无!
    面对这个问题,苏无限真的有点头疼。
    该怎么回答?
    “她答应我留下来的!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离开!”苏锐简直都要有点抓狂了:“大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快告诉我!”
    听到苏锐喊的这一声“大哥”,苏无限便彻底推翻了之前的决定。
    他决定,告诉苏锐真相。
    苏锐有知道这一切的权利。
    先前苏家人之所以决定把这件事情瞒着苏锐,都是出于帮助和保护的目的,以免苏锐把自己陷入自责的漩涡之中。
    但是现在,苏无限觉得,这件事情应该交给苏锐来做决定。
    他也已经是成年人了,这种事情虽然复杂了些,但是必须要由他自己去面对。
    拖延下去,一直都不会有结果,总会等到真相大白的一天的。
    “山本太一郎突发心脏病去世了,恭子要把他的遗体送回东洋。”苏无限沉声说道:“这个时间,飞机应该已经落地了。”
    “什么?山本太一郎突发心脏病离世了?”苏锐的脑子一懵。
    “是的。”
    “那你们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啊!”苏锐有点抓狂,开始着急上火了,他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
    “这是父亲的意思。”停顿了一下,苏无限说道:“也是恭子的意思。”
    也是恭子的意思!
    听了这话,苏锐一屁股坐回了沙发上面。
    “我理解你的心情,放心吧,恭子既然这样说,就说明她很在乎你的感受,这一点不用我多说了。”苏无限说道:“耐心等着吧,她会回来的。”
    对于苏锐来说,道理他都明白,可是,山本太一郎的突然离世,还是让他的心一直悬着。
    他真的很担心自己和恭子之间的关系走向不可预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