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095章 发酒疯的天神!
    山本恭子连夜上了飞机。
    苏无限用自己的私人飞机把山本太一郎的遗体送回东洋,不过他本人并没有跟着,而是绑着 678苏战煌请了几天假,让他陪同去东洋处理好此事之后再回来。
    “我比较担心的是,恭子会不会把她父亲的死怪到自己的身上。”苏天清目送着飞机在夜色中越飞越高,目光之中隐隐有着担忧。
    其实,这真的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山本太一郎是在见到了山本恭子之后才突发心脏病的,虽然中间间隔了一个小时,但是这一切极有可能是因山本恭子而起。
    山本恭子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但是,苏无限和苏天清却不能主动去劝说。
    如果他们去对山本恭子说“你父亲的心脏病突发不是因为你……”之类的话,那么必然会让山本恭子的心里面产生一个疙瘩,甚至本来就没有消退的阴影会越来越浓厚。
    “恭子肯定会这样想的。”苏无限说道。
    听到大哥这充满了肯定的话语,苏天清叹了一声。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这件事情好不容易才刚刚朝好的方向发展,接下来可别再回到原点啊,那咱们不仅白忙活,苏锐所付出的感情可能也要打水漂了。”苏天清默然了几秒钟,随后摇了摇头:“还有……还有恭子肚子里的孩子……”
    “但是现在的山本恭子并不会像以前那样执拗了。”苏无限说道,“你仔细想想,她在事情发生之后,表现出的状态到底是怎样的。”
    苏天清想了想,随后说道:“她特地问我苏锐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猜到了。”苏无限眯了眯眼睛:“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想她也认为这件事情不该告诉苏锐,对吗?”
    苏天清点了点头。
    随后,她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恭子在事发之后的所有表现,都证明她还是非常在意苏锐感受的,否则的话,她就不会问出那样的话来了。
    她知道,苏锐如果得知消息,可能会觉得自己很是过意不去,当然,这过意不去是针对山本恭子的,不是针对山本太一郎的。
    山本恭子知道苏锐会怎样表现,所以,干脆瞒着他,避免他内疚之下,再背上沉重的心理包袱,甚至不敢面对自己。
    其实,有些时候,男人会比女人更难从某些心理状态之下走出来。
    “所以,恭子不会再陷入之前的心理困局之中,她永远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苏无限说道:“当然,你的担心不是多余的,她想要完全走出来,还需要不少的时间。”
    苏天清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我希望这一段时间不会太长。”
    “不会太长的。”苏无限看着夜空:“这件事情,暂时瞒着苏锐吧,就告诉他,恭子有急事回东洋了。”
    “我会的。”苏天清说道:“这也是尊重恭子的意见。”
    这一对兄妹,站在夜色下很久很久,也沉默了很久很久。
    “你说,等到孩子降生的那一刻,恭子会不会回来?”苏天清忽然打破了沉默,问道。
    “不知道。”苏无限先是给出了一个否定的答案,随后又说道:“还是有可能的。”
    “那你说,等恭子的孩子出生之后,她会让这孩子姓苏,还是姓山本?”
    苏无限看了妹妹一眼,淡淡的说道:“现在看来,姓山本的可能性大一点吧。”
    貌似,他不是很想和妹妹讨论这个问题,说完之后,苏无限就转身走进了那一辆黑色帕萨特之中。
    苏天清没有跟着一起离开,她站在夜色之下,望着星空,眼睛里面仍旧有着淡淡的担忧。
    …………
    “这是哪儿?”赤龙觉得头很疼,勉强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了白色的墙壁和……铁栅栏门。
    而他,就睡在冰冷的地面上。
    他的嘴角有着一丝干涸了的血迹,地上有着……一滩口水。
    赤龙好像想不起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了。
    喝断片儿的样子可真吓人啊。
    这可是个推卸责任的极好理由。
    使劲的拍了拍脑门,赤龙觉得自己的头疼没有半点减轻,而且胸口也还隐隐作痛,不知道怎么回事。
    如果让他知道,他昨天晚上差点把自己给一巴掌拍死,不知道会不会有一些特殊的感想。
    “我这是在哪儿?”赤龙喊了两声,发现自己声音沙哑。
    好渴,渴的要死,感觉喉咙像是着火了一样。
    不得不说,赤龙大神还是非常强悍的,喝啤酒都能够发酒疯到这种程度,可能也真是没谁了。
    “这到底是在哪里?”赤龙使劲回想着,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似乎昨天晚上喝了点酒,然后说了一些话,可是……喝了多少?说了什么?这都已经成了谜了。
    其实,喝多之后说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做了什么。
    抱着人家小护士的腿痛哭流涕的求婚,还问人家的性别究竟是男还是女,这特么的算是怎么一回事啊。
    估计等赤龙得知真相之后,自己就得先崩溃了。
    苏锐好心给赤血神殿的伤病号们联系了个医院,没想到这群家伙把医院给弄成了那个样子,苏锐觉得自己实在是有些愧对那一间医院了。
    “喂,来人啊,快点!我这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赤龙抓着铁栏杆喊道。
    天知道他到底喝了多少,反正此时浑身发软,双腿无力,显然体内的酒精都还没有代谢掉呢。
    赤龙喊了几分钟,都没来人。
    他再度晃了晃昏昏沉沉的头,在除了头疼之外,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后颈好像也挺疼的。
    他伸手一摸……
    “嘶……”赤血狂神大人立刻疼的倒吸一口冷气。
    后颈显然是肿了。
    “我这特么的是被人给打了啊。”赤龙琢磨琢磨,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真相。
    他对人体多少也是了解一些的,知道后颈的这种疼痛足以可能引起昏厥,甚至是休克,因此,赤龙推断,自己之所以会躺在这冰冷的水泥地面上,真正原因大概是——自己被人给打晕了丢在了这里。
    嘿,这距离真相还真是八九不离十!
    倘若赤龙知道自己是被苏锐所打晕的,不知道又会作何感想。
    “快来人,不然我就把这里给拆了!”
    赤龙抓着铁栏杆喊道。
    这个房间不大,在铁栅栏门的外面,摆着一张桌子,一个凳子。
    赤龙喊着,抓着铁栏杆使着劲,若是放在平时,这铁栅栏根本不可能拦得住他,然而,他现在浑身无力,脑袋疼的要炸开,一点力量都使不出来,完全不复昨天晚上拿着酒瓶子一通乱挥的威风八面。
    昨天晚上赤血狂神大人那可是妥妥的北方扛把子啊。
    这时候,一个警察走了进来,他说道:“别吵了,别吵了,隔着老远就听你在喊。”
    说着,他走到铁栅栏前,看着赤龙,眼睛里面涌出了一抹无奈和无力之色:“终于醒了?”
    “你是警察?”赤龙显然从衣服上判断了出来。
    想想也是,除了警局之外,谁敢关赤血狂神大人?哪怕是喝多了赤血狂神也不行!
    他就算喝多了不再神,但是却仍旧很“狂”。
    别惹神人,也别惹狂人,这个行事准则是一定要牢记在心并一直践行的。
    “这里是警局?”赤龙又问道。
    这警察懒得回答赤龙这问题,反问道:“昨天晚上你睡的怎么样?”
    “睡的不太好,地上太硬了,硌人。”赤龙说道,这可真是大实话。
    不过,从这一句大实话中就能够看出来,赤龙大神还未能完全清醒过来,否则哪里能那么实诚。
    说完之后,赤龙就反应了过来:“喂,为什么让我睡地上?别管这是不是警局,怎么就不能给我一张床。”
    “给你一张床?”这警察撇了撇嘴:“这里没有床,每个犯事的人都是这么过夜的。”
    “犯事?我特么的犯什么事了?”赤龙同志又懵逼了。
    “而且,锐哥和特地交代过了,让你不要睡的太舒服了,不然不长记性。”警察说道,他并没有回答赤龙的话。
    这警察很年轻,看样子应该比苏锐要小上几岁,可能也是刚刚参加工作没多久。
    “你说什么?锐哥?这是哪个混蛋,竟然这样交代你?” 赤龙不满的骂道。
    不过,骂完了之后,他立刻又反应了过来:“你说的是苏锐?”
    看来赤龙这脑子里的酒精也还是有不少啊,不然不至于反应这么慢。
    那年轻警察还是没回答他,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昨天晚上倒是睡得不错,整夜呼噜打个不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房间里面一直在打雷呢,可我呢,我洗了一整夜的衣服。”
    这年轻警察在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更加不爽了。
    “你洗你的衣服,关我什么事啊?”赤龙还在微微的迷惑之中。
    “你吐了,吐了知不知道!”这警察一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场景,就满脸的不是滋味儿。
    “我吐了?吐啥了?”赤龙继续问道。
    看来,从此时的状态来判断,赤血狂神大人和田代优希倒是挺般配的,两人一旦懵逼迷糊起来,简直配一脸。
    “你在警车上吐了。”
    这年轻警察说道:“我和锐哥当时坐在你的两边……”
    赤龙挑了挑眉毛:“这不可能,我千杯不醉啊!”
    “你在我身上吐了两大口,然后……在锐哥身上吐了……吐了七八次……”
    再次回想昨天晚上的情景,年轻警察简直有种痛不欲生之感,加重了语气,说道:“我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的胃里能装这么多东西,简直吐不完!”
    ——————
    PS:第三更送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