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094章 送你回东洋!
    山本恭子在山本太一郎的病房里面呆了半个小时。
    期间,她说了一些话,流了一些泪,这些话没有别人能够听到,但却是山本恭子藏在内心最深处的心声。
    “有些时候,人活在世上,每当醒悟的时候,就太晚了。”山本恭子看着山本太一郎的遗体:“直到死,你都不甘心,其实……不值得。”
    就像苏天清对山本恭子所说的那句话一样——人间不值得。
    有些事情,真的不需要坚持太久的。
    在错误的路上坚持下去,必然会越错越离谱。
    有一句话这么说——哪怕前方是万丈深渊,下去,也是前程万里。
    当然,这句话得辩证的来看待,至少,现在的山本恭子就持完全不一样的看法。
    “一路走好。”山本恭子的声音淡淡:“如果真的有天堂的话,那么我想你是不能去了,我也不能。”
    她的眼眶还是红的,眼睛里面也有着血丝。
    往事不可能不去想,但是,只能让那些记忆随风飘散。
    “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你想让我变成以前的山本恭子,但是,回不去的。”山本恭子说道:“我永远也不可能回得去了,所以,你永远都看不到,这对你来说可能也会是一件挺好的事情。”
    “你的那些雄心,那些野望,你想让我继承,可是,我不想要了,都不想要。”山本恭子停顿了一下,又轻声说道,“我想躲开,躲的远远的。”
    说完,她闭上了眼睛。
    “可你……终究是我的父亲。”
    山本恭子说着,睁开了眼睛,眼神变得更加清澈,先前那悲伤又隐去了:“爸,我送你回东洋,安葬。”
    …………
    苏锐开着车,来到了首都北六环的某间医院里面。
    在医院门口,来了好几辆警车,警-灯闪烁,甚至已经拉起了警戒线。
    还好,大晚上的, 并没有太多的人围观,否则这件事情真的要有些不好控制了。
    “赤龙啊赤龙,看看你给我干的好事。”苏锐无奈的摇了摇头,开门下车。
    汪泽龙走了过来,指了指医院门口:“锐哥,你听听那边在喊什么。”
    苏锐转脸看过去,几个警察围着一个人,那哥们坐在地上,手里拿着一个空的啤酒瓶,一边喊着话,一边用酒瓶在地上敲着,上半身的衣服都被扯烂了,露出了颇为白皙的皮肤,画面太美,用语言都无法形容。
    唉,这可不就是赤血天神大人吗?
    就像那句话所说的,你永远不可能想象到一个人能有多坚强,但是你同样想不到一个人会有多脆弱。
    赤龙此时的表现,无疑说明了后面半句话。
    “我告诉你们,我哥们是苏锐……苏锐你们听过没?得罪了我,在首都,他能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你们都给我好好寻思寻思,想要道歉的话,现在还来得及……要是过了这一宿,等老子酒醒了,绝对削你们……”
    赤龙喝醉了之后,竟然飙出了一口北方腔调的华夏语,好吧,现在把这家伙的籍贯都差不多确定下来了。
    “不是按着他的吗?”苏锐有点艰难的说道,“他就任由你们这么围着他?”
    “之前确实是按在地上的,不过……”汪泽龙苦笑了一下:“锐哥,你不都说了这是你朋友吗,我肯定得照顾一下啊,要是再把脑袋按在地上,可能真要破了相了。”
    果然,赤龙的脸上有些脏兮兮的,灰尘之中还藏着青紫的痕迹,头发也乱糟糟的,西方黑暗世界的一代天神,一朝来到华夏,竟然落魄至此,真是让人感觉到唏嘘感慨……不过,这感慨,更多的还是……喜感。
    如果赤龙知道苏锐的真正想法,会不会气的想打人。
    咣咣咣!
    这时候,赤龙又开始用酒瓶敲着地面了。
    “哥跟你们讲,哥哥不就是砸碎了几个玻璃吗?不就是掀了几个病床吗?这算多大点事儿?值当这么小题大做的?”
    赤龙睁开朦胧的醉眼,看着周围那几个警察和国安的特工:“要不要坐下唠唠嗑?看哥哥给你唠一宿的……你们这些小子,看把你们给能耐的啊,你们算啥玩意儿啊……”
    苏锐快听不下去了,摇了摇头,说道:“我觉得吧,先把这货的嘴巴给堵上,也不是不可以……”
    “堵不上……”汪泽龙说道,“力量奇大,就算是把他给按在地上,也得好几个人才能压实在了,真的,这家伙就算是喝多了,也一样能打……别看现在能围着他,那是没对他动手,不然,弟兄们可能都要受伤……”
    苏锐摇了摇头,回想着赤龙之前说过的话,无奈的说道:“这家伙之前都干什么了?”
    汪泽龙听了苏锐的问话,使劲的咳嗽了几声,说道:“喝多了,拉着人家小护士的手,问人家的性别是男是女……”
    苏锐听了,差点吐血……你问人家妹子是男是女,人家不以为你在骂人吗?哪个妹子愿意听这样的话?
    赤龙的脑回路还真是奇葩!
    “然后呢?”苏锐使劲咳嗽了两声,差点没被口水给呛死。
    “在得知小护士是女生之后,他就跪下要求婚,痛哭流涕的让人家嫁给他……”
    “求婚被拒绝之后,抱着人家大腿不撒手,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嗷嗷哭。”汪泽龙说道。
    苏锐忽然觉得,汪泽龙用的“嗷嗷哭”这三个字,简直是绝了!
    即便没见到现场,只是通过汪泽龙的形容,苏锐就已经很清楚的想到了赤龙之前的状态了!
    赤血天神不容易!
    苏锐只想到了三个字——真性情!
    这性情,真特么的真真的啊!
    “再然后呢?”
    “再然后……”汪泽龙说道:“医院报了警,然后,他就带着他的那十几个同伴,把挂号处和缴费处的玻璃都给砸了。”
    苏锐的脸上又多了几道黑线:“这就是他所说的砸了几个玻璃?这玻璃的面积也天大了吧!过分了啊!”
    “还有……更过分的……”汪泽龙的语气也变得艰难了起来。
    苏锐忽然不太想听了。
    这特么的都已经很过分了,竟然还有更过分的?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那些人开始在医院对先前那个小护士集体表白,弄的人家小护士都吓哭了。”汪泽龙无奈地说道:“警察实在劝阻不了,我们才来的,后来又叫来了特警队……幸亏他说认识你,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
    汪泽龙也是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这叫什么破事。
    而且,这一群家伙,绝大部分都是外国人,一个小细节弄不好就要出大问题,所以,在抓人的时候,汪泽龙和这片区域的警察也都非常的慎重。
    没办法,不是国安怂,是赤血神殿太彪了啊。
    苏锐一脸的黑线。
    他想象着一群断胳膊断腿、浑身上下都缠着绷带的赤血神殿成员,齐齐单膝跪地集体帮助赤龙表白——这画面简直美到了极点,让人根本没法看了。
    那小护士的胆子看来是真的太小了,面对这种场景,竟然被吓哭了,要是换做别人的话……会不会活活笑死?
    必然如此的。
    这时候,赤龙还在用啤酒瓶咣咣咣地敲着地面呢。
    “我说你们,一个个弄啥呢?都别围着我了,不然哥还能再削你们一顿!嗷嗷地削!”赤龙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也许是由于真的喝大了,一时间控制不住力道,赤龙这一下手太重了,把自己给拍的连连咳嗽,然后……他的嘴角竟然流出来一丝鲜血。
    纵观古今,能够一巴掌把自己打成内伤、甚至伤到了吐血程度的人,也真的不多见。
    苏锐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继续这样的话,天知道赤龙下一巴掌会不会拍在他自己的脑门上!
    到时候,尊敬的赤血狂神大人恐怕就要成为第一个自杀的黑暗世界天神级人物了!
    赤龙说着,站了起来,手里的酒瓶子乱挥,这让周围的警察神经紧绷,纷纷后退了一步,如临大敌地戒备着。
    毕竟这个醉酒的家伙实在是身手了得,一个不注意的话,这一酒瓶子下去,极有可能把人脑袋给开了瓢儿。
    赤龙一边挥舞着酒瓶子,一边说道:“我跟你们说……今天别以为你们是警察,我兄弟苏锐就办不了你们了,你们还别不信,要是惹毛了我,他能捅了你们的菊花……”
    砰!
    赤龙的动作猛然停滞,然后翻了个白眼,随后身体软绵绵倒了下去。
    苏锐的身影从他身后露了出来,那脸色比墨汁还黑。
    当赤龙说到“捅了菊花”的时候,苏锐实在听不下去了,只能干脆利落出手,了结了这一切。
    开什么国际玩笑?说我兄弟是苏锐就罢了,什么叫做捅你们的菊花?我拿什么捅?
    苏锐的心里面在咆哮——老子是那种人吗?
    看着几个警察的神情,苏锐一脸的歉意与尴尬:“哥几个,真是对不住了,他喝多了就喜欢耍酒疯……”
    其中一个警察是国安奇幻城国际娱乐出来的,倒是认得苏锐,他也苦笑着说道:“苏锐,我觉得吧,有一句老话,不得不信……我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苏锐连忙说道:“当说,当说,随便说……”
    “这个……酒品如人品啊!”那警察比苏锐大上几岁,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
    PS:第三更十二点左右,大家可以先睡,明天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