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093章 如有来生!
    苏锐可没想到赤龙竟然能整出这么多大的幺蛾子来。
    那得郁闷成什么样子,才会醉酒醉到了这种地步?
    而且,一个堂堂的天神,还拉着赤血神殿那一堆伤员病号集体买醉?在医院里面发酒疯闹事?
    苏锐真是想想都觉得这件事情充满了狗血的味道。
    赤血神殿,真特么的牛那个逼啊。
    山本恭子对苏锐说道:“如果有事情的话,你就先去吧。”
    停顿了一下,她又说道:“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等你回来。
    这句话简直是给苏锐吃了一颗定心丸,而且还让他的心里暖暖的。
    “好,恭子,你先睡觉,我去把那件事情处理好了就回来。”苏锐双手扶住山本恭子的肩膀。
    “好。”山本恭子点了点头。
    苏锐轻轻的抱了她一下:“恭子,你愿意回来,真好。”
    真情流露的一句话。
    山本恭子的眼眶微红,然后微微笑了一下。
    这个美好中带着倔强的表情,让人心疼到了极点。
    “放心吧。”
    山本恭子说道。
    这一句放心,到底代表着几种意思呢?是要让苏锐放心什么呢?
    其实,这其中的意思很简单——放心吧,我不走。
    就算是走了,也会回来的。
    苏锐用手捋了捋山本恭子的头发:“你现在先洗洗睡,等我回来。”
    …………
    等到苏锐走出这小院的时候,正好碰到了站在门外的苏无限。
    “我去,大哥,你这大半夜的扮鬼吓人呢?”苏锐被吓得往后面退了一步,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压低了声音,凑近说道:“喂,苏无限啊苏无限,看你浓眉大眼的,还有这种偷听的癖好?”
    苏无限本来面色发沉,结果却差点被苏锐的话给气的跳脚。
    谁喜欢听墙根了?
    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听的?
    “大晚上的,你这是要去哪里?”苏无限问道。
    苏天清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么沉重的事情告诉山本恭子,于是也只有他这个当大哥的亲自出马了。
    只是,让苏无限感觉到意外的是,他本来正想办法要怎么支开苏锐呢,结果却发现苏锐匆匆忙忙的离开院子了。
    “一个朋友喝完酒打了架,我去捞他出来。”苏锐说着,停顿了一下,然后改了口:“不,我得让警察多把他关上几天。”
    “那你去吧。”苏无限说着,看了院门一眼,转身离开。
    “神经病……”苏锐看着大哥的背影,嘀咕了一句。
    虽说是在嘀咕,但是在这样夜深人静的夜晚,这样的声音就想的非常清晰了。
    听了这话,苏无限没有转脸,但是脸上的肌肉隐隐的有抽搐的迹象。
    苏锐走到院墙下面,直接翻了出去。
    这货已经是轻车熟路了,根本就懒得走大门了。
    苏无限在黑暗中看着此景,摇了摇头。
    他拿这个弟弟没办法,但是也懒得管,随他去了。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他的哪个朋友打架生事,也算是帮了苏无限一个大忙……本来,苏无限想着是要请张玉干再拉着苏锐去陆特总部开个会的。
    就在这时候,苏无限的身后响起了脚步声。
    转脸一看,正是苏天清。
    “你怎么也来了?”
    “之前说好不来,但是,我也是女人,这种事情,由我对恭子来说,应该更合适一点。”苏天清说道。
    “那好吧,一起。”苏无限说道。
    两人缓缓的走进院子里面,苏天清敲了敲门:“恭子,你睡了吗?”
    山本恭子正在床上坐着,静静的打量着这房间里的一切,这是苏锐的房间,光是这个大前提,就让她觉得这房间里面充满了亲切感。
    只是,自己能住上几天呢?
    敲门声打断了山本恭子的思绪,她站起身来:“姐姐,还没睡。”
    把门打开,恭子却看到了苏无限和苏天清脸上那凝重的表情,稍稍有点意外。
    这么晚了,苏无限和苏天清一起出现在门外,很明显有点不太合常理。
    山本恭子的心咯噔一下,立刻涌出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女人的直觉都是相当敏锐的。
    更何况,此时苏无限苏天清的表情一点也不轻松,甚至还满是凝重!
    出事了,绝对出事了。
    山本恭子还没来得及发问,便听到苏无限说道:“恭子,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刚刚发生的。”
    “怎么了?”山本恭子问道。
    “关于你的父亲……”苏天清把话头接过来,同时她伸出手,握住了山本恭子的手腕:“他心脏病突发,去世了。”
    去世了。
    听了这话,山本恭子抿着嘴,闭上了眼睛。
    这样的消息无比沉重,哪怕山本恭子下决心斩断过去,但也不可能不会有任何的感触。
    苏无限和苏天清对视了一眼,彼此摇了摇头,都没有再说什么。
    此时此刻,任何言语上的安慰,都是苍白无力的。
    等到山本恭子再度睁开眼睛,她的眼眶已然微红了。
    “哥哥,姐姐,请带我去看看他。”山本恭子说道。
    听到山本恭子此时还能喊出“哥哥,姐姐”,这让苏无限和苏天清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至少,她还能保持着客观的理智,没把父亲去世这件事情归咎到苏家的身上。
    “好,我们现在就过去。”苏天清说道。
    等到三人走出小院的门,苏无限忽然说道:“恭子,节哀。”
    山本恭子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多说什么。
    田代优希也已经得到消息上了车,她虽然见过山本太一郎很多次,但是对于那个喜怒无常的老人,这丫头心里面的畏惧远胜尊敬,因此,听到他心脏病突发去世,田代优希的心里面虽然有些悲伤难过,但是更多的却是在担心自家小姐的心理状态。
    苏无限坐在最前面的一辆黑色的帕萨特里,微微皱着眉头,思考着接下来可能会出现的各种情形,对于他这个当大哥的而言,必须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帮助苏锐。
    此时的苏锐还不知道,自家大哥为了他多操了多少心。
    苏天清和山本恭子并肩坐在后面一辆车的后排,田代优希则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小丫头不断的从后视镜里看着自家大小姐的表情,非常紧张,手心里面已经满是汗水了。
    在以往,若是说山本太一郎的离世能够牵动苏家很多人的内心,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此时,这一切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山本恭子的眼眶一直处于微红的状态,却并没有泪水流下来。
    她也没有看向车窗外,而是就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的座椅,眼睛眨也不眨。
    谁也不知道山本恭子的内心究竟是怎样的状态。
    这个女人一贯如此,哪怕心中有着惊涛骇浪,表面上可能也看不出任何异样来。
    良久之后,山本恭子忽然开口了。
    她问道:“姐,苏锐知道这事情吗?”
    苏天清的心里面咯噔一下。
    其实,山本恭子这时候还能问起苏锐,说明她也在意对方的感受,否则真是提都不会提的。
    简单的想了一下,苏天清决定把实情告诉山本恭子。
    这种时候,不隐瞒,就是最大的尊重与理解。
    “我们都还没告诉他。”苏天清说道,“怕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山本恭子点了点头:“嗯,不要告诉他。”
    听了这话,苏天清默然了几秒钟,才说道:“恭子,谢谢你。”
    “早晚会有这一天的。”
    说完了这一句之后,山本恭子没有再说话,她把头微微的转向窗外,看着夜色下的光影连成了线。
     …………
    半个小时之后,山本恭子来到了病房。
    她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看着他那满是皱纹的脸,静静站立,默然不语。
    苏天清想要从一旁搀扶着她,可是山本恭子却摇了摇头,拒绝了:“姐姐,不用,我可以。”
    她的面色并不像下午从国安总局走出来时候那样苍白,眸子间似乎也很平静,只是偶尔有波光闪过。
    而那一闪即逝的波光,可能就是内心深处隐藏着的悲伤。
    苏无限看着躺在床上的山本太一郎,摇了摇头。
    一代枭雄,曾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控制着亚洲黑暗世界的风云,即便用权势滔天来形容也不为过,可是,他最终还是落到这样的结局,让人不得不有些感慨。
    此时,山本太一郎躺在病床上,他的眼睛轻轻闭着,眉头也不像平时那样深深皱起,似乎连脸上的皱纹都平缓了许多。
    抛开山本太一郎的身份与立场不谈,抛开他过往所有的经历不谈,这就是一张再寻常不过的老人的脸,人已去,往事成空,似乎连他脸上的戾气都消散了。
    无论你此生多辉煌,当一辈子行走至终点的时候,终将化为一抔黄土,与天地为伴,而曾经主宰一切的灵魂,则是彻底的消散于世界之间。
    苏无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轻轻地拍了拍苏天清的胳膊,示意她先一起出去。
    这种时候,需要让山本恭子一个人静一静。
    “优希,你也出去吧。”山本恭子说道。
    “大小姐……”
    田代优希说了半句,也一脸担忧的离开了。
    “你的人生结束了。”山本恭子看着病床上的那个老人,说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了,死亡是真的可以宽恕一切的。”
    泪水无声的流下,山本恭子轻轻的喊了一声:“爸爸……”
    良久之后,她又说道:“如果有下辈子,希望我们都要善良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