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079章 她对她说,人间不值得
    苏天清之所以责怪苏锐,完全是站在同为女人的立场上的。
    她知道怀胎十月是一件多么辛苦的事情,所以,对那些只顾着自己爽而不顾女生安危的男人,一直都是极度厌恶的。
    苏天清没想到,她的亲弟弟,竟然也把人家给弄的怀孕了。
    虽然之前一直口口声声说能够早点抱上苏锐的孩子就好了,可是,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在山本恭子身上,苏天清就本能的有些心疼起对方来了。
    苏天清真的没有双标。
    她和苏无限一样,也想要去解开双方的心结,只有心里的情感理顺了,两人才可能有未来。
    更何况,现在还好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
    山本恭子既然选择不去打掉这个孩子,那么就已经说明了她的态度了。
    这个态度,让苏天清愿意毫无保留的接纳她。
    “恭子,我想,我们家的态度,你也明白。”苏天清主动拿过水壶,给山本恭子倒了一杯热茶:“以后要多喝些热水了,别像你们东洋那样,到处都是冰水,喝了不舒服。”
    山本恭子看着苏天清倒水的动作,看着袅袅的热气从杯子口升起来,然后点了点头。
    “我觉得吧,这种时候,其实就不用再折腾了。”苏天清抿了一口乌龙茶,“别跟自己过不去,人间不值得。”
    人间不值得啊。
    听了这话,山本恭子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后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句话似乎不像是从姐姐你的口中说出来。”
    苏天清如此的光芒四射,在重要岗位上扮演着重要角色,她好像永远都不会累,可是,不知道怎么了,今天在面对山本恭子的时候,苏天清忽然这样讲。
    “谁都会累的。”苏天清微笑着说道。
    山本恭子轻轻的点了点头。
    苏天清说的没错。
    在别人的眼中,哪怕你再强势,哪怕你再威风,可那终究还是在别人的眼中罢了。
    谁也不懂你,除了你自己。
    “人都是这样,你的眼泪和疲惫,别人看不到,你也不想让别人看到。”苏天清看着山本恭子,“恭子,我比你大上不少,其实你还年轻,很多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用去怀念,还有大把的好日子等着你向前。”
    “谢谢姐姐,我明白。”山本恭子点了点头。
    “我不会勉强你的。”苏天清的语气轻轻,“女人最懂女人,他们男人知道个屁,对吗?”
    这句话带着自嘲,却让田代优希这丫头笑了起来。
    山本恭子也轻轻的笑了一下。
    “去家里坐坐吧。”苏天清说道。
    “要不……再等等吧。”山本恭子想了想,答道。
    …………
    “爸,事情呢就是这么个事情,您拿个主意吧。”苏无限站在小院子里,看着那个正在浇花的老人,说道。
    老人在浇花,久久不说话。
    “爸。”苏无限看了看手表,随后喊了一声。
    “你拿主意不就行了?”苏老爷子说道。
    “这可不行,这么大的事情,我做不了主。”苏无限摊了摊手。
    他其实还算是比较明白老爷子的。
    “历史就是历史,都过去了,你的担忧,纯属多余。”苏老爷子说道:“她父辈的罪过,不是她的罪过。”
    苏无限点了点头,才苦笑了一下:“我不是怕您过不去心理上那一关啊,您要这么说,我可就放心下来了。”
    “我都快入土的人了,有什么过不去那一关的,我都说了,那不是这丫头的责任,本来就不应该由她来承担,况且,不管她过去是个什么样的人,现在都转变了,不是吗?”苏老爷子又说道。
    苏无限笑了起来:“爸,看来您老人家知道的可比我们都要清楚。”
    苏老爷子很关心小儿子,这是毋庸置疑的,他虽然常年呆在这小院子里,可是外界的很多事情根本瞒不过他,尤其是……苏锐的事情。
    “这小子啊……”苏老爷子挑了挑眉毛,“不是说这小子有不孕症吗?”
    苏无限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了。
    强行把心神收回来,苏无限说道:“爸,要不,您老人家请人家姑娘到家里来坐坐?”
    “都有了咱老苏家的种了,这责任咱们要是再不负起来,还像话吗?”苏老爷子这句话,无疑就是认同了!
    苏无限觉得浑身都轻松了起来。
    其实,关于山本恭子的事情,苏无限最担心的就是老爷子的态度。
    毕竟,老爷子曾经也是戎马半生的,而那些战争,绝大多数都是关于东洋人的。
    经历了那个年代的人,总是会有很多情结深藏心中,总是会有很多事情忘不掉也放不下。
    那些关口,可不是轻轻松松的就能越过去的。
    没经历过的人,永远也不会懂。
    那些关于血与火的,那些关于逝去生命的,那些关于民族与国家的……苏无限相信,这些东西都在老爷子的心底,哪怕到了他弥留之际,也绝不可能忘记。
    “不忘历史,面向未来,不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吗?”老爷子笑了笑,“苏锐这小子,好样的啊。”
    好样的啊。
    苏无限听了,脸色稍稍的有点艰难:“爸,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您今天说话有点拐弯。”
    “闪着你的腰了?”苏老爷子抬眼看了看苏无限,语气之中似乎有淡淡的不满。
    “没,没。”苏无限难得讪讪的笑了笑,随后说道:“要不,我去安排晚饭,把山本恭子给您带来瞧瞧?”
    “都是尘埃落定的事情了,苏锐那小子什么都搞定了,我有什么好瞧的啊,不过,还是得让人家来坐坐。”老爷子说着,有种乐呵呵的感觉。
    “好的,爸,我知道了。”苏无限也笑了起来,“我现在给天清打个电话。”
    等苏无限打完了电话,顺便把饭菜给安排好,老爷子忽然说道:“对了,你那存着的茅台原浆,给我弄一坛子来。”
    苏无限笑了起来:“爸,你你身体不好,别喝了。”
    老爷子之前沉思了那么久,苏无限还担心他过不去这一关,可现在看来,老爷子明显很开心,不然也不会要说起酒来了。
    “我已经多久连酒味都没闻到了。”苏老爷子说道。
    “大概,快半个月了?”苏无限算了算,脸色差点僵硬起来。
    不过,今天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他自然是不会扫老爷子的兴致的:“爸,您要是想喝酒,前几天正好有人送我一坛子上百年的绍兴女儿红,我送来给您尝尝?正好今天也应景。”
    “应景?应个屁景。”苏老爷子忽然没好气的看了苏无限一眼。
    “这……这是好酒啊。”苏无限今天完全摸不到老爷子的点儿在哪里,有点艰难的回答。
    “我问你,什么叫女儿红?”苏老爷子把浇花的水壶放下,问道。
    “当地人在生女儿的当天,在院子里的桂花树下埋下几坛酒,然后等女儿嫁人的时候再挖出来,作为陪嫁之礼给宾客品尝。”苏无限说道,在他看来,这是个所有人都知道的典故,不知道老爷子为什么要问自己。
    “对啊。”苏老爷子转过身来,“你都说了,女儿红是女儿出嫁的时候用来陪嫁的,可你这一坛女儿红是百年陈酿……这丫头,一百年都没嫁出去啊。”
    苏无限的喉咙上下滚动了一下,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才勉强没有露出瞠目结舌的状态。
    这是什么样的脑回路啊。
    百年女儿红,仔细想想,老爷子说的还真没错。
    在底下尘封了这么久,这得是一坛多孤独的酒啊。
    苏无限想了想,说道:“爸,您老人家说的对,这酒确实……不太吉利,不适合今天喝。”
    “把你那茅台原浆送点过来。”苏老爷子下了命令。
    苏无限肉疼的点了点头。
    …………
    “姐姐,谢谢你,我走了。”山本恭子站起身来,说道。
    其实,以苏天清的手腕,她若是想要说服山本恭子前往苏家做客,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毕竟,山本恭子本身就处于动摇之中。
    但是,偏偏苏天清在见到了对方之后,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往日的辛苦支撑,竟说了一句“人间不值得”,然后把主动权全部交给了山本恭子。
    这一下,田代优希又懵逼了。
    她真的很想让自家的大小姐去苏家坐一坐,让她不要那么累,最好能在华夏开始新生活。
    “我刚刚说的人间不值得,其实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苏天清再次握住了山本公子的手腕,说道:“在你遇到了对的人之后,就会发现,人间很值得。”
    “谢谢姐姐。”山本恭子再次深深的一鞠躬。
    刚刚的那一句话,让她想到了很多往日的场景,觉得自己明白了很多事情。
    遇到一个人,改变了一辈子,就是这样。
    “遇到苏锐,其实是我的运气。”山本恭子说道。
    能够听到山本恭子主动说出如此具有浓重情感色彩的话语,当真是极为不容易!
    “所以,你的决定要不要改变?”苏天清笑吟吟的说道。
    山本恭子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带着些许迟疑问道:“您的父亲,他会欢迎我吗?”
    她显然已经对苏锐的家庭有了充分的了解,所以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而这样的了解,基本上是来自于这两天苏无限的告知。
    “当然。”
    这句话不是苏天清回答的。
    一道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而听到这声音,苏天清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惊喜的目光。
    ——————
    PS:第三更,继续召唤大家手里的月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