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078章 替他说话
    山本恭子看着苏天清,默然,并没有多说什么。
    从国安总局出来,她显然是已经见到了自己的父亲——真正的山本太一郎。
    这是苏无限的安排——在没有通知苏锐的情况下。
    苏无限之所以这么做,肯定是有着自己的考量的,但是,他是绝对不会害了苏锐的。
    只是,这个忙究竟要怎么帮,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苏天清再度说了一句:“我那弟弟,真是太不懂事了。”
    田代优希看着此景,有点习惯性懵逼,她根本不知道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之前,山本恭子要进入国安总局的大门,田代优希简直紧张的要死,生怕华夏的国安特工们把自家的小姐给扣了。
    不过还好,结果并没有太坏,至少大小姐是安安全全的走出来了。
    在山本恭子进去半个小时之后,苏无限就已经提前离开了。
    接下来,他要交给山本恭子来做选择。
    能不能帮苏锐留得住这个女人,其实主动权并不在苏无限的手里,但是,苏无限作为过来人,他深深的明白,两个人若是要在一起,就必须要坦诚相对,这是最起码的。
    尤其是在涉及到彼此亲人方面的时候,万万不能瞒。
    苏锐和山本恭子有着普通男女所不可能有的故事,那些爱恨纠缠让旁观者都感觉到惊心动魄,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让他们最终在一起,就必须迈过那道坎儿,否则的话,让山本恭子做回原来的山本恭子,那就一切免谈了。
    苏无限这次用的是个狠招。
    在进入国安之前,苏无限跟山本恭子在街心的公园里面站了半个小时,这期间没有任何人听到他们的谈话,就连田代优希也不知道苏锐的哥哥到底跟自家的大小姐说了些什么。
    不过,看大小姐现在嘴唇发白、脸上没多少血色的样子,真是让人感觉到有些心疼。
    她承受的太多了。
    只是,刚刚从奥迪轿车上下来的女人又是谁?
    田代优希是不认识苏天清的,更不明白苏天清刚刚那句“我弟弟太不懂事了”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
    是好意,还是恶意呢?
    那一声叹息,又表达出了怎样的情绪呢?
    是在责备大小姐,还是在责备苏锐?抑或是对两人的关系表示遗憾?
    田代优希真的不清楚。
    只是,从话语之中似乎能够判断出来,这个气场十足的精致女人,应该是苏锐的姐姐。
    其实,在田代优希的印象里面,苏家人一直是很温和很好相处的,而且,这丫头一直也希望着苏锐和山本恭子能够在一起,不要再让自己的大小姐那么的辛苦了。
    山本恭子听了苏天清的话,虽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面色隐隐的更白一分。
    “我知道这一段关系很难被你们家人所接受,甚至很难被一些华夏人所接受,所以,我先告辞。”她说道。
    她对着苏天清微微鞠了一躬,然后就要朝着车子走去。
    这是山本恭子最后的倔强了。
    真正的婚姻,都是需要彼此平等的,更是需要双方家庭的祝福的,否则的话,根本不可能幸福。
    苏锐和山本恭子倒好,苏锐的家里不见得全部支持这一段感情,而山本家族里的绝大部分人更是对苏锐恨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这种情况下,还谈什么祝福?
    既然收不到祝福,山本恭子也不会去强求的。
    她有他她的骄傲,这一份倔强是骨子里面带的,哪怕失忆再恢复记忆,也是绝对改变不了的。
    “你误解我的意思了。”苏天清喊了一声,“恭子。”
    恭子。
    这两个字说的极为温和,让人听了很舒服,但是能够明显看出来,苏天清的情绪也并不是特别的高。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个姐姐对弟弟的终身大事是最为热衷的,谁也没有她八卦,甚至恨不得把苏家的“传家宝”复制出一百八十份,见到优秀妹子就送上一个。
    只是这一次,她在无奈些什么呢?
    田代优希在一旁看着此景,隐隐的感觉到有些担心。
    自家大小姐从国安总局走出来之后,面色就很发白了,状态差成了这个样子,接下来千万不要再受什么打击才是!
    听到苏天清喊的这一声“恭子”,山本恭子停下了脚步。
    “姐姐,你好。”她说道。
    毕竟是苏锐的姐姐,山本恭子必须要给予尊重。
    而且,这还是两人的初次见面。
    “我知道你现在正处于心理上的敏感期,我这么匆匆忙忙的来见你,希望没有吓着你。”苏天清说着,拉住了山本恭子的手腕,“我从大哥那儿听到消息,就立刻赶来了,当时,我还在三百公里之外考察。”
    山本恭子看了看奥迪轿车的车头,果然有不少的灰尘,显得风尘仆仆。
    既然这样,也就代表了很多很多的真心与诚意了吧。
    山本恭子是不习惯与人发生肢体接触的,不过,她看了看苏天清握着自己的手腕,眸光微微低垂,并没有选择挣脱开来。
    在这种情况下,事情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山本恭子今天是不会走了,苏无限把留下来的主动权放在了山本恭子自己的手里,而苏天清的到来无疑又改变了这一切。
    那种微妙的平衡已经被打破,从苏天清握住山本恭子手腕的那一刻,就代表着她彻底掌握了主动权。
    这世界上,花言巧语和阴谋诡计或许会产生一定的说服力,但是,想要真正的打动对方,唯有真心对真心。
    而至少,现在看来,每一个苏家人都是真情实意的想要留下山本恭子。
    后者自己也知道,苏锐,苏天清,苏无限,这三个跺跺脚都能够让首都地面上震上三震的人,都是在发自内心的挽留自己。
    再度微微扭过头,看着奥迪车身上的灰尘,又想着之前在国安总局里面见到的那些场面,听到的那些话,山本恭子沉默了。
    今天一天,情感冲击的太猛烈,让她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在见到山本太一郎的那一刻,山本恭子才知道,山本组原来已经败成了这个样子,败的简直可笑。
    苏锐不是无敌的,如果单单靠他的勇猛,那么在星华号上将很难脱离山本恭子和一众高手的围攻,可是,苏锐有一个最好的伙伴,她叫军师。
    在军师那简直天马行空的安排之下,山本太一郎直接就掉了包,而山本优生他们所解救的“父亲”,也只不过是个替身而已。
    而那一次,山本组的核心成员将山本恭子独自弃留在船上,使其最终选择了跳海自杀。
    一个替身引发的事情,看清楚了多少黑暗的人性。
    山本恭子忽然觉得,自己再和那些事情相接触,已经是没有多少意义了。
    她并没有想着要把山本太一郎救出来。
    如果要救,除非东洋政府出面,否则的话,以山本恭子现在所拥有的力量,基本没可能做成这件事情。
    当然了,如果她为此去求苏锐,去求苏无限,说不定也能行,但是,山本恭子不会。
    如果那样的话,她就不是她了。
    毕竟,从失忆到恢复记忆,从跳海到获救,山本恭子几乎相当于重生了两次。
    有些事情,活一次还整不明白理不清的,再活一次,就什么都能明白了,也什么都能看开了。
    山本恭子说过,她要为了自己而活,说到做到。
    只是,这个决定在做出来的过程中,确实是有些艰难,否则的话,她的面色也不至于会苍白成这个样子。
    告别过去,需要勇气。
    “看你有点累,要不还是上车说吧。”苏天清说道,“找个地方坐坐。”
    山本恭子轻轻的点了点头:“嗯,好。”
    这种时候,多交流交流总是没有坏处的,尤其是对于现在的山本恭子而言。
    苏天清找了一处僻静的茶馆,坐下之后,给山本恭子要了一壶花茶。
    “现在要少喝茶叶和咖啡之类的东西了。”苏天清叮嘱着说道。
    听了这话,山本恭子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腹。
    这里,已经是她最牵挂的地方了。
    “我那弟弟,真是太不懂事了。”苏天清今天第三次这样感慨了。
    “他还好。”山本恭子不知道苏天清这样说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本能的为苏锐说了一句话。
    作为姐姐,听到弟弟的“女朋友”这么说,自然应该很开心才对,不过,此时苏天清此时表露出这样的情绪,更多的还是因为关心。
    “你就别替他说话了,等他回来之后,我非得好好的教训教训他不可。”苏天清说起话来也是当真直接,“在不能给人家一个确定未来的情况下,难道就不知道带个套吗?太不懂得心疼女人了。”
    山本恭子先是一愣,然后本来还有些苍白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些许的红润之色。
    她微微的低下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脑海里面却浮现出那一夜的狂风骤雨……风大雨大,一夜吹落了多少梨花。
    田代优希的脑回路比较奇特,听了苏天清的话之后,扑哧一声便笑了出来。
    “那一次,不怪苏锐,真的是意外。”山本恭子微微抬起头来,眸光微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