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077章 国安门口的身影!
    苏锐用的确实是天心刀法。
    陈阳一开始并没有发现,因为苏锐用手掌代替了刀。
    可是,当他的心脏位置被苏锐的手指尖戳中的那一下,他也终于意识到,这一次自己究竟败给了谁。
    行事不拘小节,在江湖上的名声有些亦正亦邪的露天心长老……她的传人出现了。
    露天心那威震江湖的天心刀法和无尘刀从不外传,甚至连峨眉派的弟子们都无缘得见,江湖人都知道,为了说服露天心把天心刀法给拿出来,以此作为峨眉派的传承,峨眉的掌门和长老们费了多大的工夫去劝说,可是半点用处也没有。
    露天心根本不为所动,她的东西,就是她的,不是峨眉的。
    确切的说,这天心刀法是她和司徒远空共同所有。
    这一本传奇刀法,绝对是江湖至宝了。
    苏锐用天心刀法的精妙招式,化掌为刀,伤到了陈阳,硬生生的用招式来抹平了双方实力上的差距,这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了。
    当然,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天心刀法究竟有多么的厉害。
    况且,这还是在苏锐尚未把刀法完全连成的情况下,若是给他四五年的空闲时间,让他潜心研究天心刀法,把这刀法和司徒远空的七个动作全部完美结合起来,那么,等苏锐再次出关的时候,可能真的是要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陈阳尽管当时已经利用对身体力量的超强支配能力来对胸口进行防守,可是,苏锐那一下攻击的穿透力实在是太强了,让陈阳竟然产生了一种心脏被子弹击中的错觉!
    那一刻,他的呼吸都有点不畅了,血压瞬间升高!
    所以,陈阳才猛然后退,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其实,在用出了这一招之后,苏锐也已经进入了疲惫状态,基本上是不可能继续维持高强度战斗了,如果陈阳调整之后继续出手,战胜苏锐根本不是问题。
    可是,他没有。
    在陈阳看来,败了就是败了,哪怕是一招的失败,也是失败。
    “不愧是当年轰动江湖的无影脚陈阳,眼光还是那么的毒辣。”苏锐赞叹的说了一句。
    陈阳,当年是华夏江湖世界之中多少年轻人的偶像啊。
    后来这些年他虽然销声匿迹,可是也只有少数人认为他是死了,而更多的人则是认为他去追求生命和武学的极致了。
    毕竟,那么惊才绝艳的人物,怎么可能说死就死呢?
    陈阳没有继续进攻,反而干脆利落的承认了自己的失败,这让苏锐不得不佩服。
    在这个传奇人物的眼睛里面,其实任务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确实的,宁为乞丐,不为人奴,没有谁能够真正掌控得了他。
    能够真正掌控他的,也只有他的内心了。
    苏锐看着这个男人,心中有着些许的感慨。
    自己或许不该那样责备他。
    谁也不知道他究竟经历过什么,所有不了解过程的责难,都会像是尖刀一样,把别人的内心给捅鲜血淋漓。
    “陈阳,你放弃安然了吗?”苏锐眯着眼睛说道。
    “是的。”陈阳点了点头。
    他本来也不想执行这次的任务,之所以不得不来,是因为之后的某件事情会关系到他的人生转折点。
    有些看似失落在时间尘埃中的秘密还没有解开,陈阳必须要逼着自己去做一些可能违背本心的事情。
    不过,既然这一次败给了苏锐,他回去也正好有理由交差了。
    嗯,打不过人家,有什么办法?要不你队长亲自出面?
    “好,既然如此的话,我可以做主,把那些被抓住的执法队成员全部让你带回去。”苏锐说道,“就像你说的,这是一场交换。”
    没想到,陈阳却摆了摆手:“不,我个人觉得,再把他们关上一段时间也不错,让这些眼高于顶的家伙吃点亏,至少知道,不能不把华夏放在眼里。”
    这两人和和气气对话的样子,看起来真的不像是刚刚还大打出手呢。
    苏锐笑了起来:“扰乱治安,拘留十五天吗?”
    “可以。”陈阳看似无所谓的说道,“我不心疼这些人。”
    苏锐点了点头:“确实是活该,但我也得感谢这些家伙。”
    如果不是赫内萨等人违背了陈阳的命令,擅自强行带走安然,那么这件事情也不会发展到如今的地步……说不定安然已经去往另外一个世界了。
    还好,他们没成功。
    “你接下来还好在华夏呆上几天吗?”苏锐问道。
    “等他们十五天。”陈阳点了点头:“另外,这半个月的时间里面,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还有一些故人要拜访……算了,也没什么好拜访的。”
    这看似前后矛盾的话,显示出他内心的极度纠结。
    在来到华夏的第一天,陈阳就曾自言自语,让那些人都以为他死了最好。
    有些所谓的故人,也懒得去见,哪怕就算是见到了,可能也没有太多的话要聊,顶多几句淡淡的感慨罢了。
    “既然如此,那好吧,后会有期。”苏锐一伸手,示意陈阳请便。
    “作为天心刀法的唯一一个传人,恐怕未来华夏的江湖世界要由你来统领了。”陈阳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才说道。
    “统领吗?”听了这话,苏锐摇了摇头,笑了笑,“不,这完全谈不上,我之前也说过了,我并非江湖中人,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陈阳意味深长的说道:“江湖世界存在了上千年,可终究有一天会彻底的消失的。”
    这句话所包含的意思可真是非同小可。
    “话不能乱讲啊。”苏锐叹了一口气。
    不过,他这一声叹气,也说明苏锐内心深处确实是这么想的。
    “无尘刀在你身上吗?”陈阳问道。
    “太长了,太扎眼了,不好随身携带。”苏锐回答。
    而这话无疑就已经代表了……无尘刀就在他的手里!
    “华夏江湖世界中我佩服的人不多,但是露天心前辈一定是其中之一,你能够成为她的传人,真的很不错。”陈阳点了点头,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如果你刚刚手里有无尘刀的话,我可能已经死了。”
    苏锐摇了摇头:“不会的,我对天心刀法和无尘刀的理解明显还不够火候。”
    “嗯,不持久。”赤龙在一旁补了一句。
    这句总结一出,苏锐差点摔倒。
    不过赤龙说的也是实话,苏锐勉强能够用出几招天心刀法,但往往是作为奇招突然祭出来的,并不是持续性的打法。
    “告辞。”陈阳摆了摆手,“十五天后,我来接人。”
    这个副队长当的,也真是潇潇洒洒。
    这一次陈阳大步流星的离开,脚下则是再也没有响起气爆声,甚至连沙沙声都没有出现。
    “这次真的结束了?”赤龙问道。
    “真的结束了。”苏锐点了点头。
    “草,我们两人真牛-逼,连这样的超级高手都能打败。”赤龙说道。
    这话让苏锐忍不住的翻了个白眼。
    “是我打败的,不是你打败的。”苏锐拍了拍他的肩膀,“一看你就是年纪大了,忘性越来越严重了。”
    赤龙当即换了个话题:“我要去一下首都。”
    “去首都装逼?”苏锐反问。
    这句话让赤龙同志当场吐血。
    “其实,这样说,也没什么错。”赤龙咳嗽了两声。
    毕竟,这种行为是他的人生意义所在。
    “那你的爱情也在首都?”苏锐又问道。
    “什么爱不爱的,大老爷们的老说这些,真是一身鸡皮疙瘩。”赤龙反驳着说道。
    苏锐不讲话,斜眼看着他。
    赤龙被看得心里有点发毛了:“好吧,好吧,算是一些没了的旧情。”
    “整个西方黑暗世界,有多少人知道你其实是华夏人?”苏锐说道。
    “基本没人知道。”赤龙闷声闷气的说道。
    在黑暗世界,赤龙每次亮相的时候都戴着面具,那面具半边是血红色的,半边是金色的,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给人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
    嗯,和军师一样,赤龙也是从来都不露出真容来,所以几乎没有人知道他来自于华夏。
    苏锐之前之所以看到赤龙的脸就觉得很亲切,也是因为对方是华夏人。
    当然,苏锐并不知道赤龙以往究竟经历过怎样的故事。
    但好像马上就要揭晓了。
    一想到这件事情,苏锐心中的八卦之火就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
    太期待了有木有!
    “休整两天再去,我要养养伤,调整调整状态。”赤龙说道。
    “嗯,我懂,你要以最好的模样去见老情人。”苏锐笑了起来,赤龙则是满脸黑线。
    …………
    首都,国安总局门口。
    一个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的面色发白,嘴唇上也没有多少血色。
    正是山本恭子!
    田代优希已经等了许久了,她连忙迎了上去,搀扶住山本恭子的胳膊:“小姐,你没事吧?”
    山本恭子摇了摇头:“回去。”
    “好的,小姐,咱们离开这儿。”田代优希说道,她先前简直焦急到了极点。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奥迪A6驶了过来,停在了山本恭子的身边。
    车门打开,一个女人走了出来,她先是看了看山本恭子的脸,又看了看对方那并不明显的肚子,叹了一声。
    “我那弟弟,真是不懂事。”苏天清对山本恭子说道。
    ——————
    PS:八月份,开始每天三更,大家把手里的月票都投出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