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057章 屋顶上的男人
    被李翔翔这样从后面紧紧抱着,安然一下子就慌乱了。
    这是顶层教室,平时就少有人来,此时时间渐晚,接下来……真是不敢想象。
    虽然安然以前曾经出卖自己的身体来赚钱,可是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而且也只是寥寥几次,现在她的心境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对这样的“交易”发自内心的恶心,更别说李翔翔极有可能对她做出的那些事情了!
    “李翔翔,你干什么,你快松开我!”安然被从后面抱住,她奋力的挣扎几下,却完全挣脱不开!
    在这种情况下,事情似乎在变得越来越不可控了。
    李翔翔一只手揽住安然的肚子,一只手揽住她的胸口,再加上此时两人的身体接触……
    这辈子从来没谈过恋爱、也从来没碰过姑娘的李翔翔,此时体内的某种火焰彻底的被点燃了!
    是的,只是简单的身体接触而已,哪怕还隔着衣服,就足以让他疯狂起来!
    “安然,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李翔翔死死的抱着安然,双方的力量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后者拼命也挣脱不开。
    看着安然那雪白而细腻的脖颈,李翔翔终于受不了了,直接就亲了上去!
    安然被紧紧抱着,没法转身,只能往后一挥胳膊肘。
    这一下正好打在了李翔翔的太阳穴上。
    虽然不算重,但是却让他眼前一黑,也更能激起他心中的怒火。
    以往因为被嘲笑而和那些男同学们打架的场景再一次的浮现在他的面前!
    一股是愤怒的火苗,一股是欲望的火焰,两股火苗交织在一起,天知道他接下来能干出什么事情来!
    “安然,我爱你,我要你!”说着,这李祥祥继续死死的抱着安然。
    当然了,也是万幸,由于他本身在这男女之事方面并没有什么经验,虽然理论上知道该怎么做,可是此时情况和预想中不太一样,因此除了紧紧抱着之外,他并没有立刻去撕烂安然的衣服。
    安然想要喊,可是被李翔翔捂住了嘴巴。
    苏锐此时正发现了一个监控的死角,他默默的把这个地点记下来,然后便准备朝着教学楼走去。
    而教学楼下,已经停了一排的黑色轿车了。
    “怎么还没下来?你们几个,上去看看。”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看起来非常有儒雅气息的男人说道:“另外,注意点,别被学生们围观了。”
    于是,十几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便立刻上楼了,这些人脚步轻盈,步伐有力,显然都是练过的。
    …………
    “你把我的嘴巴放开,快放开!我有话要对你讲!”安然囫囵着说道,她的嘴巴被捂住,声音勉强能够被李翔翔听到。
    “你答应我不尖叫,我就松开。”李翔翔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
    当然,安然也没打算尖叫示警,她点了点头,于是,那捂在嘴巴上的手便松开了。
    喘着一分钟的粗气,安然的头发都湿了,一方面是刚刚挣扎的太用力,另外一方面则是她的心里太慌乱。
    “李翔翔,你仔细想想,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安然仍旧被紧紧抱着,但是也冷静了不少:“我现在报警,你就会被判个强-奸未遂,你知道这个罪名要被判几年吗?”
    李翔翔听了之后,一下子慌了,脑门上立刻流下了豆大的汗水。
    刚刚的火焰,瞬间就被安然的话语给浇灭了!
    “如果我被强-奸成功了,那你再好好想想,你要被判个几年?你的人生都要因此而毁掉了!”安然又说道,“李翔翔,你真的太天真了!”
    “可是我爱你啊!这有错吗?”李翔翔喊道。
    “该解释的我已经解释过了,该重复的我也已经重复过了。”安然说道:“你现在最好放开,不然的话,下次见到你的时候,可能就是在看守所里了。”
    李翔翔真的被吓住了。
    这个凤凰男有孤注一掷的勇气,可是,这勇气是建立在怒火上头的情况下。
    一旦别人给他浇上一盆冷水,那么这所谓的勇气就立刻消弭于无形了。
    “李翔翔,你快松手,我们还有和解的机会。”安然又说道。
    她已经占据了主动权,但是心里面的紧张感觉还是没有完全消除掉,对于能不能说服这个偏执的家伙,安然并没有太确定的把握。
    此时此刻,她多么希望那个金发碧眼的高大身影可以像天神一样的从天而降,出现在她的面前。
    但是,安然知道,那样只是奢望罢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教室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了。
    砰然一声响,把李翔翔吓了一跳。
    借此机会,安然猛然一推开他,然后跑到了一边。
    她好不容易脱离了李翔翔,喘着粗气,觉得自己腿都软了。
    从门外进来了十几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
    “安然小姐?”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看向安然,问了一句。
    “你们是?”安然现在还处于极度警惕之中呢,根本不知道这些人是谁,悬着的心都还没来得及放下呢。
    可是,对方的话语之中,似乎有一种尊敬的意味在其中。
    这是怎么了?
    安然的这一句反问,无疑就相当于肯定的答复了,那个为首的高瘦男人一听,面色骤然间阴沉了下来!
    不过,他这阴沉的面色并不是在针对安然,而是针对李翔翔!
    这个男人似乎天生具有一种气场,只是一个眼神而已,就让李翔翔感觉到了腿软!
    高瘦男人走到李翔翔面前,阴沉的目光直对着对方的眼睛:“告诉我,你刚刚在干什么?”
    “表……表白……”李翔翔被这眼光盯的浑身难受,结结巴巴的说道。
    下一秒,他的领子就已经被这男人给揪住了,别看这男人很瘦,可抓住李翔翔,就像是在抓小鸡一样!
    “有你这么表白的吗?”
    这男人猛然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李翔翔的脸上!
    后者被打的摔出了好几米,捂着脸,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愣是爬不起来了!
    这个高瘦男人走到了安然的身边,微微一鞠躬:“安然小姐,我们来晚了,让您受惊了。”
    来晚了?
    受惊了?
    您?
    听了这几个词,安然是处于完全处于懵逼状态的。
    这是在对自己说话吗?
    自己什么时候需要这些黑西装帅哥用尊称了?
    难道自己是某个大世家遗失在外的大小姐?
    开什么国际玩笑!就连安然自己都不相信这个理由!
    “你们认错人了吧?”安然说道。
    看了看躺在地上的李翔翔,她又转移开了目光,这个男生已经被一拳打的面颊高高肿起,青紫色的淤血痕迹非常明显,可见这一拳的力道究竟有多重,只是不知道,挨了这一下之后,这李翔翔究竟是会长点记性,还是会更加的记恨安然。
    “并没有认错,我们是受老板之命前来保护安然小姐的。”这高瘦男人说道,“来的晚了一些,差点发生了意外,如果安然小姐要是责罚的话,我也定然不会有任何意见的。”
    责罚?
    安然捋了捋耳边的头发,强行让自己镇静下来:“这都哪跟哪啊?我根本不知道你们的老板到底是谁啊。”
    难道说自己才脱离了虎口,又要进入狼窝?
    而那边,李翔翔似乎却从这对话之中明白了一些别的意思。
    难道说,这安然是被别的老板所包养的金丝雀?否则的话,何至于会如此呢?
    果然漂亮的女生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感受着火辣辣的脸颊,李翔翔愤怒的想着。
    自己学习成绩那么好,年年都拿国家奖学金,那又怎么样?随便一个有钱的大老板,就能够将自己踩在脚下!
    在李翔翔看来,安然这是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殊不知,安然确实是出卖过自己的灵魂和身体,但是,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每一个回头的浪子,都是金不换的。
    “安然小姐,您不认识我们老板,但是放心,我们没有恶意,只是您近期可能会遭受一些危险,所以我们老板特地安排我们来保护你。”
    于是,安然更懵逼了。
    “你们老板到底是谁啊?为什么说我会有危险?我也没招谁惹谁啊。”安然自己都觉得很是有些不可思议。
    这高瘦男人说道:“我们老板也是受人所托,请安然小姐理解。”
    “你们老板也是受人所托的?”安然在问出了这句话后,眼前忽然浮现出了一个身影。
    难道是他?
    是他派人来保护我的?
    那个金发碧眼的高大男人,已经化为了烙印,深深的印在安然的心上,永远也无法抹去。
    “安然小姐,您打算怎么处置这个男人,请您指示。”高瘦男人说道:“对了,您可以叫我阿越。”
    “越哥……”看到对方年龄比自己大一些,安然没敢托大,还是喊了一声哥,“要不,这事情……就算了吧……”
    安然已经意识到,如果自己说出“把李翔翔的一条腿给打断”之类的话,那么想必这越哥是真的会毫不犹豫的动手的!
    …………
    在这教学楼的房顶,躺着一个男人,他的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天上的月亮,说道:“华夏,我的祖国,好久没回来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