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054章 苏无限的担忧!
    田代优希可被苏无限和罗露露给感动了,虽然是个极不起眼的换位举动,但是却彻底的打动了这个丫头。
    至少,苏家人已经清晰的让他们感觉到了自身的善意。
    “反正吧,我觉得他们和我们之前所遇到的所有人都不太一样。”田代优希说道。
    “嗯。”
    山本恭子点了点头,随后看向窗外,似乎是显得心事重重。
    “小姐,我有点好奇……”田代优希又问道:“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愿意去华夏的呀?”
    山本恭子看了她一眼:“先别问了。”
    对待这个有些时候没大没小的小秘书,山本恭子真的是宽容的不得了,要是以前,她可绝对不会允许属下这般表现。
    而现在,山本恭子则是已经快要把田代优希当成妹妹来看待了。
    …………
    “山本恭子为什么答应跟你回到华夏去呢?”罗露露问道。
    这是她非常好奇的问题,都已经憋了足足一小时了。
    苏无限看了她一眼,微微一笑:“你猜。”
    这两个字差点没把罗露露给气死。
    “苏无限,你要再这样,我可要翻旧账了啊。”罗露露说道。
    “好好好,我告诉你还不行吗?”苏无限当然怕罗露露翻旧账,说道:“其实很简单,想要让山本恭子去华夏,那么就给她一个不得不去的理由。”
    罗露露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这不是废话吗?”
    苏无限点了点头:“在有些时候,废话却更有说服力……关于她的父亲。”
    罗露露的眉毛一挑:“关于她的父亲?”
    “嗯。”苏无限倒是没有再过多的解释。
    罗露露也没有再就此事而多问,而像是想起来什么,问道:“对了,你说……她这东洋人的身份,你们家老爷子会同意吗?”
    苏无限皱了皱眉头,然后叹了一口气:“说不好。”
    他是真的不确定。
    虽然自家老爷子对于苏锐的婚事一向持极为开明的态度,但是关于山本恭子的身份,可还真的说不好呢。
    “老爷子和东洋人打了好几年的仗,要说没有民族情结,那是不可能的。”苏无限摇了摇头,“恐怕,老爷子心里面的芥蒂,比谁都大。”
    罗露露听了,脸上露出了焦急的神色:“那怎么办啊?这孩子都已经有了,总不能直接拆散他们吧?”
    苏无限沉默了一下,没讲话。
    罗露露继续说道:“你难道看不出来吗,这恭子的心思本来就不坚定,本来还指望着你把她带回华夏、能让她多体验一些苏家的温暖与热情来着,可老爷子要是这样的态度,那还不让人家姑娘寒了心?”
    女人对女人总是感同身受的。
    在华夏,父母的态度,对于年轻男女双方非常重要,往往那些得不到父母祝福的婚姻,都很难真真正正的幸福。
    而以苏老爷子的身份地位,他甚至不需要开口,只要对此一皱眉,那么就算是苏锐拼了命的努力,也几乎都成不了。
    那可是泰山压顶啊。
    “我真的说不好。”苏无限很少遇到能够让他觉得没把握的事情,可是这世界上有两个最让他没把握的人——一个是家里的老爷子,一个就是那个还在天上没有落地的苏锐。
    “东洋的第一大黑帮,山本组,你知道吗?”苏无限指了指头等舱:“山本恭子,是山本组创始人山本太一郎的小女儿,也是指定的接班人。”
    这身份,真的已经敏感到了极点了。
    “我猜到了。”罗露露并没有表现的多么吃惊,“你之前第一声叫她‘山本小姐’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出来了。”
    停顿了一下,罗露露又说道:“而且,我想,苏锐之前介绍的时候,之所以没有提到对方的名字,也是怕你会觉得敏感,对吗?”
    苏无限点了点头:“他是想小火慢炖,自然也考虑到了这一层关系,他能接受是一方面,别人能不能接受又是另外一方面。”
    罗露露露出了嘲讽的冷笑:“我说你们苏家人还真是搞笑,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死死抱着过去的观念不放?虽然那些历史之中充满了仇恨,可这和山本恭子有关系吗?就算她父亲是个罪大恶极的战犯,这同样和山本恭子没有半点联系啊!”
    苏无限沉默了一下,说道:“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那就是你们把事情给想的复杂了!”罗露露在说话的时候,努力的压住自己的声调,否则的话,恐怕整个机舱都能听到她不满的声音了。
    “我忽然觉得你这句话好像很有哲理。”苏无限说道。
    罗露露冷笑道:“你这是变着法子骂我胸大无脑吧?”
    苏无限咳嗽了两声,罗露露这脑回路究竟是怎么长的,这招让人完全没法接啊。
    “说正事,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历史和山本恭子没有多大的关系,如果你们苏家愿意继续用陈旧的眼光看待这件事情的话,我也没什么办法。”罗露露一甩手:“我只能说,我对你们一家都很失望。”
    苏无限摇了摇头:“我当然会尽力帮苏锐的。”
    “而且……”停顿了一下,苏无限说道,“近些年来,老爷子的身体不太好,让苏锐生个孩子给他带一带,也能让心情变好一点,心情好了,身体说不定就好了。”
    罗露露点了点头:“这是个好主意。”
    苏无限拍了拍她的手:“嗯,你就尽管放心好了,老爷子绝对是这个国家最睿智的人,他活了这一把年纪,什么没见过?什么事情都能一眼就看个通通透透的。”
    “嗯。”罗露露也点了点头:“但愿是你多虑了。”
    “希望如此吧。”苏无限轻轻的叹了一声,似乎在这问题上并没有太强的把握。
    “苏锐要是得知山本恭子也去了华夏,而且就在他后面的这一趟航班上,还不知道得激动成什么样子。”罗露露笑着说道。
    “那个臭小子……现在说不定正在飞机上跟空姐聊天呢。”苏无限摇了摇头,一提到自己的弟弟,他总是没好话。
    …………
    “麻烦帮我倒杯水,谢谢。”苏锐对空姐说道。
    不出苏无限所料,苏锐还真的在跟空姐聊天。
    只不过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他就本能的打了个喷嚏,揉了揉发红的鼻子,苏锐说道:“为什么莫名的感觉到有人在骂我?”
    这感觉还真的挺准的。
    再过一个小时,就要降落了。
    苏锐的心神却一直留在东洋,始终在回想着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这一场重逢,真的太奇妙了。
    “既然都这么遇到了,我也不会浪费这次机会的。”苏锐自言自语。
    他知道,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山本恭子都是一个敏感到极点的名字,不过,苏锐愿意为此而努力。
    当然,若是让他知道,苏无限和罗露露已经成功的把山本恭子带上了前往华夏的航班后,不知道他又会作何感想。
    趁着还有一些时间,苏锐闭上了眼睛,好好的盘算了一下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最让他感觉到无奈的是,凯斯帝林无法掌握黄金家族执法队的行踪。
    这些家伙什么时候出动,具体出动了多少人,人员实力和配置是怎样的……全都不知道。
    苏锐面对他的敌人,几乎是两眼一抹黑。
    “我最讨厌这种没准备的见招拆招了。”苏锐说道。
    事实上,他虽然不喜欢这样做,可“见招拆招”永远是他最擅长的事情,毕竟——他喜欢被动。
    国安的人已经提前抵达了南方外国语大学,他们要进行一些布控,不过,在苏锐看来,黄金家族的执法队极有可能躲过那些布控,以他们的身手,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校园之中。
    “也不知道最近能不能休息休息。”苏锐摇了摇头。
    满肚子都是事情啊。
    他不禁又想起来临行之前老爷子对他的交代。
    “等你顺利完成任务归来,我给你接风。”老爷子当时是这么讲的。
    老爷子当时拍了拍苏锐的肩膀,而这个看似简单的动作,也把上一代人肩膀上的重担,传递到了苏锐的肩上。
    这一份责任,苏锐不能辜负。
    他还寻思着,这一次回到华夏,也得回家看看,跟老爷子汇报一下情况进展。
    虽然老爷子足以通过很多渠道来得知消息,但是总比不上听亲生儿子亲口汇报更来得舒服。
    毕竟,苏锐这小子虽然不靠谱,但一直都是他的骄傲。
    下了飞机之后,苏锐一打开手机,便看到了几个未接来电。
    都是汪泽龙打来的。
    苏锐把电话打了回去:“泽龙,怎么样?”
    “锐哥,我人还在首都,但是已经安排了当地的同事做好了布控,不过人手不太足,你看看你能不能调一些人过来……”
    “我调人过来了。”苏锐说道:“而且,我已经下了飞机,三个小时后,就能到南方外国语大学。”
    一听到苏锐神速赶来,汪泽龙立刻放下心来了:“那就太好了,锐哥,安然也已经提前回到了学校,你们可以在校园里碰面,据说还是挺漂亮一姑娘。”
    “别多想,这是我哥们的女朋友。”苏锐说道。
    不过,说完之后,他在心里面连续“呸呸呸”了好几声,开什么玩笑,凯斯帝林什么时候成了自己的哥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