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030章 夜晚的灵异事件!
    听到苏锐这么说,苏叶立刻小跑着过来,随后捂住嘴,勉强压下去了一声尖叫。
    “这……这真的是我直升机的舱门!”苏叶表情跟见了鬼一样,她掏出手电筒,照着舱门上的某个喷漆的标志,说道:“你看,这字母就是我名字的缩写!”
    苏锐定睛一看,还真是如此。
    在草地上发现了直升机的舱门,这件事情本身就透着浓浓的诡异!
    如果舱门在这里,那么直升机的机身又在哪里?是不是被人把舱门卸下来,然后开走了?
    再加上天色已经完全的黑了下来,如果是意志力不太坚定的人在这里遇到类似的事情,恐怕会感觉到心里发毛。
    是谁把舱门给卸下来了?
    灵异事件吗?
    “按理说,他是开不走直升机的。”苏锐对飞机还是很了解的,说道,“再找找,直升机说不定已经被大卸八块了。”
    在说这话的时候,他的眼睛里面冒出了一股冷意。
    谁也不会闲着无聊来做这种事情,拆直升机有什么好玩的?况且,在没有专业工具的情况下,普通人也根本拆不开这种沉重的家伙啊!
    “你的那一架直升机有多重?”苏锐问道。
    “一点五吨左右吧。”苏叶回答,“就是最普通的那种小型直升机。”
    这漂亮女人的脸色也显得不太好。
    “这么重的玩意儿,哪怕是四个彪形大汉也别想抬得动。”苏锐分析道,“我估计吧,你的直升机极有可能已经被拆开了。”
    这是最有可能的推论了,既然直升机开不走,又找到了一个被拆卸下来的舱门,那么其他的零部件估计也已经没了。
    苏锐可不相信这是有附近的山民把直升机抬走去卖废铁了。
    且不说这里有没有收废铁的,直升机这种东西又不是手扶拖拉机,难道是什么人都能拆开的?
    没有些许的专业知识,哪怕是给你一台电锯,都不知道该如何着手!
    “我大概知道了。”苏锐仔细的查看了一下舱门的边缘,发现是被暴力拆卸的,有几个位置明显变了形。
    说着,他往前跑了二十几米。
    苏叶也连忙跟上。
    苏叶选择降落的位置,其实是处于一片小山头上,这里地势还比较平,只是,在距离她停机位置不远处,就有一片还比较陡的坡,持续长度大概得有上百米。
    苏锐用手电一照,随后眼睛便立刻眯了起来。
    “这可真是有点意思,看来我之前的推断被推翻了一大半。”苏锐晃了晃手电筒。
    在这山坡的下方,有个白色的物体,正反射着手电筒的光芒。
    “那是我的飞机!”苏叶立刻喊道!
    “没错,就是你的飞机。”苏锐眯了眯眼睛:“你的飞机已经被人给推下去了!并不是被卸开的!”
    “一点五吨重的东西,怎么可能把它抬出二十几米,然后推到山坡下面?”苏叶也震惊了。
    “人多力量大,也就只有这个原因才能够解释了。”苏锐并没有打算下山坡查看,这山坡的角度有的将近八十度,在并不知道下方究竟有什么的情况下,贸然下去,确实太危险了。
    能够抬得起这么一架直升机,那估计对方少说也得有十几个人!
    这是闹哪样?
    苏锐不禁觉得有一种寒意从后腰处升了起来!
    苏叶也本能的挎住了苏锐的胳膊:“怎么办?我现在觉得很害怕。”
    “我说,你没事来这里干什么?非得跟我制造一场偶遇?”苏锐没好气的说道,“你看,现在偶遇出了事情吧?”
    “会不会有人在暗中埋伏着我们?”苏叶又问道。
    苏锐不再说什么了,拉着苏叶,猫着腰迅速的离开,跑了上百米,在一片树丛之中蹲了下来。
    “这件事情里面透着很多的诡异之处。”苏锐看了看身边的美女,“你跟踪我,反而也被别人跟踪了,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苏叶立刻反驳道:“不,我根本没有一丁点跟踪你的意思,更不会把你当成蝉来捕捉。”
    “那你怎么解释你出现在这里?”苏锐看了看她。
    本想不追究这个问题,但是现在看来,苏叶还在装傻。
    “这……”苏叶稍稍的犹豫了一下,便给出了答案,“在非洲大陆,我如果想找谁,根本没有找不到的。”
    或许这就是实话了。
    “那这个家伙可能和你一样。”苏锐眯了眯眼睛。
    苏叶的目光立刻变得满是冷意:“竟然还有人敢跟踪我。”
    “或许你是忘了我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怎样的情况了,那时候的你可不止是被跟踪,而是被追杀!”苏锐说道。
    “你的意思是……这次还是希纳维斯干的?”苏叶的美眸间现出了思索的神色。
    希纳维斯,就是苏叶的二股东,之前还在苏叶的房间里面安装了摄像头。
    “你离开普勒尼亚的时候,你对我说了什么,你还记得吗?”苏锐淡淡的说道,“你说等你找到对付希纳维斯的办法之后就会回来,可现在呢?你是回来了,可希纳维斯那边怎么办呢?还要继续让他牢牢地盯住你吗?”
    苏锐的这一番话,把苏叶给弄的一时间语塞,一贯擅长和苏锐斗嘴的她,竟然暂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我只是回来看看你。”苏叶又说道。
    “你说的这个原因,我会相信吗?”苏锐摸了摸鼻子,笑了起来,只是这笑容之中有着一丝非常明显的嘲讽意味,“我虽然挺有魅力的,但是绝对不会让你对我一见钟情。”
    两人一共也没认识几天,要说是一见钟情,可能性确实低了一点,那么,刨除掉这个原因之外,还有什么原因可以使得苏叶在匆匆出国之后又立刻回来?
    其中的原因,真是耐人寻味啊。
    苏锐的目光充满了冷意,苏叶还挎着他的胳膊呢,都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别这样看着我。”苏叶说道,“我虽然不至于对你一见钟情,但实话实说,你确实是我见过的最有吸引力的男人,对你产生一些兴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吧?”
    “这个理由解释的通,毕竟我的吸引力确实很强。”苏锐又说道,“但关键是,对一个男人的兴趣,以及自己的生命安全,这两者之间,究竟哪个更重要一些呢?”
    答案是很显然的。
    “你显然还到不了为了爱情奋不顾身的程度吧?更何况,我完全不相信你会对我产生爱情。”苏锐冷淡的说道。
    苏叶虽然口花花的,总是在用言语甚至是行动撩拨着苏锐,可是苏锐知道,这或许就是对方的性格,当然,也有可能是对方故意在试探,更有可能是对方伪装的面具。
    毕竟,从苏叶所从事的职业来看,她在黑道方面的资源绝对是堪称恐怖的,一个女人,还是个如此漂亮的女人,能够在这条很混乱的道路上走的那么稳,自然不可能是会轻易动情的人。
    “你说错了。”苏叶直视着苏锐,她的眼睛在黑夜之中仍旧亮晶晶的,就像其中有着水一样的光泽。
    看着苏叶这认真的神情,苏锐的心中微微一动。
    “我哪里说错了?”苏锐反问。
    “我说你错了,你就是错了。”苏叶的眼睛很认真,而语气之中分明带着一丝倔强之意:“为了爱情,我确实是可以奋不顾身的。”
    “说的跟你谈过恋爱一样。”苏锐呵呵一笑。
    一边说着话,他一边非常警惕的看着周围的情形。
    其实,苏锐从被苏叶带到这里之后,就一直保持着耳听六路眼观八方的状态,毕竟直升机被人为的毁掉,苏锐也不清楚究竟有没有敌人埋伏在附近,他一直在排查着。
    或者说,他甚至有种想要把自己当成诱饵、引敌人主动现身的想法。
    所以,苏锐才会在直升机的原先停留位置逗留这么长时间。
    但是,一无所获。
    附近似乎并没有人埋伏。
    可如果没有人埋伏的话,那么那直升飞机的舱门是怎么被暴力卸掉的?那好端端的飞机又怎么会从陡坡上翻滚而下?
    这都是目前完全无解的问题啊!
    这非洲的荒山野岭,所带来的惊悚感觉,可一点都不比苏锐记忆中某一片热带雨林少。
    “我当然爱过,我比你更懂爱。”苏叶的认真和倔强有点出乎苏锐的预料,她明显不高兴了,甚至还带上了质问的语气:“苏锐,你扪心自问,你真真正正的爱过吗?”
    苏叶这突如其来的认真,几乎又把苏锐给憋死了。
    他迎着对方认真的神情,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苏叶问出的这个问题,是一个值得他去深思的问题,苏锐不是不能立刻给出相当肯定的答案,只是,如果深想的话,可能会发现很多不太一样的东西。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苏锐眯着眼睛,“不管怎么样,现在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你回来的动机,否则的话,我就有足够的理由来怀疑你对我不利。”
    苏锐这一番话可谓是到了撕破脸的边缘了。
    “反正我就是对你很有兴趣。”苏叶一仰脸:“我这样的解释,有没有什么问题?”
    确实找不到反驳的点。
    人家就对你感兴趣了,你能怎么办?
    苏锐却不为所动,他淡淡的说道:“既然想要当朋友,那么就不妨更坦诚一点。”
    说着,他一只手扣住苏叶的肩膀,另外一只手握着四棱军刺,已经对准了苏叶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