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012章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海神波塞冬并没有回答川崎兵四郎的问题,在他看来,这已经是非常明显的了。
    在黑暗世界,还没有谁敢冒充他。
    对于波塞冬而言,自己和这川崎兵四郎谈条件,和答应军师来帮忙,两者并不冲突,因为,苏锐现在已经完全的安全了。
    他一步跨上了快艇,然后抓住了服部一生的尸体,又将其给丢回了木船上。
    此时雨水渐渐停下来,木船上也并没有多少的积水,也不知道这不起眼的小船会带着名声响亮的神忍在这片公海之上漂流多长时间。
    一代堂堂神忍,就这么结束了自己的辉煌一生——而且还是以一种极为潦草的方式。
    死无葬身之地,不外如此了。
    看着波塞冬的这个动作,川崎兵四郎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
    人死如灯灭,什么都没有了。
    在来到这里之前,如果提前告诉川崎兵四郎,这服部一生会是如此的结局,那么打死他恐怕都不会相信。
    可这是事实,那个躺在木筏上的服部一生被三叉戟洞穿了胸口,已经没有了体温。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尘埃落定了。
    这时候的川崎兵四郎忽然有些难过。
    在服部一生陨落了之后,算起来,现在的东洋,还有几个神忍和神武?
    似乎,叫得出名字的,好像已经一个都没有了!
    东洋的所有顶尖战斗力,所有镇国之宝一样的人物,都全部死在了苏锐的手上,他们光辉耀眼的一生,也就此被雨打风吹去了。
    川崎兵四郎的眼睛里面涌出了浓浓的悲伤。
    他相信,东洋定然还有不世出的天才人物,定然还有不为人所知的超级高手,可是,自己该如何去寻找?哪怕是真的花了大力气,就一定能找的到吗?
    龟山景洪、久洋天骏、空绝无敌、中田建煌、服部一生……等等,都不会再回来了,这些超级强者,彻底的与这世界同眠了。
    海神波塞冬指了一个方向,然后那名下属便战战兢兢的驾驶着快艇,朝着那个方向离去。
    川崎兵四郎转过身,仍旧回望着那从视线中渐渐消失的木筏,泪水模糊了眼眶,随后他捂住脸,肩膀颤抖着。
    这位德川家族的核心成员不知道是在为服部一生而哭,还是在为自己而哭,抑或是在为东洋的野心而哭。
    海神波塞冬看了他一眼,随后转过脸去,望着前方,淡淡的说道:“用不了多长时间,天就要亮了。”
    也不知道他这句话究竟是不是意有所指。
    …………
    当雨势渐渐止住的时候,苏锐的注意力就没有再投向海上了。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对于川崎兵四郎来说似乎是不成立的。
    直升机的爆炸,有可能把川崎兵四郎的尸体给炸碎,也有可能他根本就没有呆在里面。
    如果见不到尸体的话,苏锐会一直都不下定论的。
    但是,眼前,他确实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和这件事情相比,川崎兵四郎都可以放到一边了。
    “大队长,你看,这就是我们发现的五个非标准集装箱!”谭勇说道,他气喘吁吁,脸上全是兴奋之意。
    打退了敌人,还缴获了相当可观的战利品,对于烈焰大队来说,这第一战是无比成功的。
    而这五个非标准尺寸的集装箱,则是吸引了烈焰大队战士们的注意。
    这五个集装箱明显要比普通的集装箱更宽更高一些,用手指敲一敲箱壁,会感觉到这非常的坚硬,远比普通的集装箱要厚实许多。
    很明显,这五个集装箱不一般,他们之前一直静静的放在船只的中段,被很多标准集装箱围在中间,白天都不容易引起注意,更别说是漆黑的夜晚了。
    苏锐之前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非标准尺寸的集装箱。
    他眯了眯眼睛,说道:“打开看看。”
    随着轰隆一声响,集装箱被打开了。
    而这时候,所有在场的烈焰大队成员都无比震惊!
    “这样……也行?”
    “东洋人竟然连这个东西都能运过来?”
    他们的眼睛瞪圆,嘴巴张成了“O”形,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内心中震撼的心情!
    迎着他们的,是一个长长的、黑洞洞的炮口!是一个浑身流露出肃杀气息的铁架怪兽!
    这是……坦克!
    看来,东洋人把这种重武器都要运到非洲大陆去,所图定然不小!如果让本来就生猛的阿克佩伊叛军掌握了坦克,无疑就是如虎添翼了!
    苏锐伸手摸了摸炮口,然后走进了集装箱。
    虽然坦克身上的字样都已经被新的迷彩油漆给掩盖掉了,但是苏锐还是第一时间判断出了这坦克的型号。
    “这是法国的勒克莱尔主战坦克。”苏锐眯了眯眼睛,“东洋人,大手笔啊。”
    勒克莱尔主战坦克!
    常东旭在控制了动力舱之后,也加入了寻找武器的队伍里,他也凑上来,在坦克身上重重的拍了拍:“妈呀,这一台得值不少钱啊,比一台豪车可贵多了。”
    “怪不得川崎兵四郎对这次的运输如此看重。”苏锐说道:“若是普通的武器,断然不值得让这个家伙亲自出马的。”
    此时,烈焰大队的成员们都在感慨之中,他们都觉得这一趟是来对了,若是让这些钢铁怪兽跑到普勒尼亚的荒原上撒野,那么政府军怎么抵抗?还不得被阿克佩伊一路碾压到首都多马纳齐去啊!
    “把所有的非标准集装箱都打开。”苏锐说道。
    于是,所有的集装箱都被打开了,整整十台法国勒克莱尔主战坦克展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还有其他的吗?”
    “大队长,发现了大量的枪支、弹药、以及药品。”常东旭汇报。
    苏锐走过来,看着那塞满了足足两个集装箱的武器弹药,忽然觉得有点后怕。
    “还好,还好这川崎兵四郎并不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他感慨的说道,与此同时,还有些心有余悸。
    要是这川崎兵四郎丧心病狂,在临走之前,把这两个集装箱的弹药引燃的话,那么坂松号将彻底的不复存在,苏锐和他的战士们也都将葬身大海,永远也无法再重新站在华夏的土地上了。
    还好,这个场面并没有发生,川崎兵四郎终究还是有一点理智在的。
    “大队长,咱们这一次,算不算是满载而归了?”谭勇问了一句。
    “还不到回去的时候。”苏锐淡淡的说道。
    …………
    还好,这一次战斗,烈焰大队并没有战士牺牲,苏锐挑出来的这三十个人天赋出众,战斗期间配合的也比较好,在对敌人进行杀伤的同时,大大减少了己方的伤亡。
    不过,有十几个战士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五个人伤势较重,在简单的处理过后,还需要接受手术。
    “我真是没用!第一战就伤成了这个样子!”一个战士说道。
    他的肩膀和大腿各中了一弹,所幸大腿的那一枪并没有命中的他动脉,但是肩膀却完全抬不起来了。
    挨了这么一枪,以后还能不能再举枪射击,可能都是个未知数了。
    这战士的脸上满是对自己的自责,倒并没有因为受伤所产生的疼痛而骂娘,是条汉子。
    “有些事情,我们都很难去强求,回去好好养伤,我等着你归队。”苏锐说道,在他看来,子弹无眼,这一次烈焰大队没有战士牺牲,已经是莫大的奇迹了。
    送别,其实也是战场的另外一种主旋律。
    听了苏锐的话,这名战士哭了。
    现在武器的威力都比较大,有时候挨了一枪,一条胳膊都保不住,如果能不落个伤残,那就已经是万幸了。这名战士也知道,自己或许无法再出现在的战斗第一线了。
    一个被子弹打穿了大腿和肩膀之时都没有流泪的青年,此时哭的像个孩子。
    其余四个需要手术的战士,看见此景,也是神情低落,心有戚戚然。
    苏锐并没有再去说一些安慰的话,在他看来,所有的安慰话语都是苍白无力的,这是个坎,要战士们自己迈过去。
    受伤,流血,牺牲,都是战场上会发生的事情,也是很多职业军人的归宿。
    “你们都是战士,受了伤,也要永不言败。”苏锐想了想,还是说了一句。
    红旗永远不倒下,我们也永远不会承认失败,哪怕失望,哪怕死亡。
    两个小时之后,一架直升机飞来,降落在了坂松号上。
    把需要做手术的伤员们全部抬上飞机,苏锐敬了个军礼,说道:“我等着你们回来。”
    所有留在坂松号上的战士们一齐敬礼,指尖狠狠的划到眉间。
    红日从云层之中透出霞光,此时场景无比郑重庄严。
    直升机越飞越高,那上面的五个战士透过舷窗,看着甲板上的队列,一个个都泪满眼眶。
    …………
    受伤的离开了,而留下来的战士们,还要继续另外一场战斗。
    苏锐真的不知道,等到普勒尼亚和兰斯尼亚两国的事情全部结束,还有多少战士没有因为受伤而被送回国,还有多少战士可以依靠自己的双腿站立在那片炎热的土地上。
    烈焰大队的战士们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是他们第一次上战场,表现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可是,昨天夜里的情景,还是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感触。
    那夜色下的血与火,就像是在告诉烈焰大队的战士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
    苏锐转头看向了那十辆勒克莱尔主站坦克,眯着眼睛说道:“接下来,可以送给阿克佩伊一份大礼了。”
    ——————
    PS:午后忽然发烧了,温度竟然飚的还挺高,嗯,这次是本帅烈焰发烧,不是软萌小烈焰,对着电脑磨了一下午,总算把第二更写好了,可以没有心思的去床上躺着了,吃了药,看看晚上温度能不能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