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3003章 沙发上的两个姑娘
    这个坐在林傲雪身边的姑娘,正是军师。
    她的长发还是束成了马尾,简单的扎在脑后,虽然穿着一身黑色的睡衣,但是整个人却流露出一种清爽干练的感觉,居家的打扮也能够透出飒爽的气质。
    天知道这两个以苏锐为圆心的极品美女怎么会凑到了一起,甚至是并肩坐在沙发上吃面包,喝牛奶!
    最关键的是,看她们的样子,好像才刚刚起床!
    天知道这两个女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故事!
    苏锐若是看到此景,恐怕得惊得眼珠子掉下来!
    不过,在最初的吃惊过后,这个一贯小受的家伙肯定会冒出一些不可告人的心思来。
    军师刚刚所说的那句话,让林傲雪陷入了微微的沉思之中。
    “这些年,我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帮他。”
    这句话竟然让林傲雪的心情稍稍的起了一点波澜。
    她把脸颊旁边的头发挽到了耳后,然后说道:“你这样说,让我还真的有点嫉妒你们之间的关系。”
    能够让林傲雪大总裁说出这句话来,也算是相当不容易了。
    “没什么好嫉妒的,现在让所有人嫉妒的,是你。”军师笑了笑,又吃了一口吐司面包,看来心情还算可以。
    其实,军师的这句话说的还算是比较委婉的,她说自己这些年来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帮助苏锐,其实,这句话换一种说法,或许会更合适一些,那就是——这些年来,她只做了一件事情,就是帮他。
    “让所有人嫉妒的是我?那这里面包括你吗?”林傲雪又问道,她摇了摇头。
    这个问题可真的很直接。
    “当然……不包括我。”军师看似很直接的给出了一个答案,但是中间还是很明显的停顿了一下,似乎是犹豫。
    她应该是不嫉妒苏锐和林傲雪之间关系的吧。
    “我和他在一起这么多年,要是能发生点什么,恐怕也不会等到现在。”军师的眼睛里面出现了一丝纠结,随后苦笑了一下,她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想了一下表述方式,然后说道:“话说回来,经过了这几年,我们之间的关系,其实和一般的男女关系并不一样……确切的说,应该是更近似于战友。”
    本来就是战友。
    在军师看来,似乎自己和苏锐之间的关系就应该这么来定义。
    他们并肩作战多年,无数次的在生与死之间拯救着彼此,这种情感,早就超脱了普通的男女之情。
    但是,如果用“战友”这二字来定义的话,又有些不太那么的全面,甚至还会给人带来一种自欺欺人的感觉。
    军师是有些逃避的心理。
    林傲雪听了之后,唇角竟然微微翘起:“你越是这样说,我越是明白你的心思。”
    其实,虽然现在林傲雪的性格变得稍稍柔和了一些,但也只是在苏锐的面前而已,在和其他人相处的时候,林傲雪还是很少会笑的,或许因为这个原因,她的脸上几乎一点点皱纹都没有,岁月很眷顾这个曾经像是冰山一样的姑娘,并没有在她的身上留下多少痕迹。
    军师把眼神挪开,继续望着已经暂停了的电视画面,苦笑了一下:“你怎么会明白,我连自己都不明白。”
    林傲雪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
    其实,有些事情,真的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
    “其实,无论发生了什么,我知道,你一定是最先出现在他身边的那个人。”
    良久之后,林傲雪才说道。
    军师笑了笑,看起来颇有一点云淡风轻的味道:“我说过了啊,我们是战友,是最纯粹的战友。”
    要是邵梓航在这里的话,铁定会回上一句:“呸呸,军师,我信了你的邪。”
    林傲雪换了个坐姿,几乎是转向了军师:“那你打算这一次怎么帮他?”
    说着,林大小姐还伸出手指,指了指电视屏幕上的苏锐。
    “你这次不打算帮他吗?”军师反问道。
    “你知道的,我在这方面的资源,远远不及你。”林傲雪实话实说。
    而且,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表情并没有多么的挫败,仍旧是那副淡淡的感觉,两人似乎是在就着一件很正式的事情在交流着。
    林大小姐很少会做出与人亲近的行为,但是现在,看她和军师竟然一起穿着睡衣坐在同一个沙发上,这确实是太难得也太少见了。
    还没等到军师回答呢,林傲雪继续说道:“况且,我也知道,就算是我不说,你肯定也提前有了安排,毕竟……”
    毕竟,你这些年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帮他。
    后半句话,林傲雪并没有说出来。
    她忽然有点羡慕起军师来。
    军师和苏锐曾经有过多么波澜壮阔的过往,那种并肩作战的日子,绝对是值得回味一生的。
    “嗯,我有安排,不过……不知道能不能有好的效果,毕竟这次的代价……可不小。”军师看着电视,眼神却已经飘远了。
    林傲雪又看了她一眼:“你真的为了他做了很多事情。”
    “以前我一直以为我活不了多长时间,总想要让自己的人生精彩一点,但是现在看来,生活并没有完全抛弃我,所以,付出点代价其实也没什么。”军师笑了笑。
    这笑容之中颇有一些云淡风轻的味道在其中。
    可是,没有陪着军师一起经历过德弗兰西岛上的痛苦,就不会想到,此时她这云淡风轻的笑容究竟有多么的珍贵。
    林傲雪是听苏锐提起过这些情况的,她望着军师,本来平静的眼睛里面多了一丝不忍。
    “你这一路走来……真的很不容易……”林傲雪又拿起了牛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你也一样。”军师笑了笑,“你才是他的大后方,只有你好好的,他才会安心。”
    林傲雪看了军师一眼,竟是露出了一抹苦笑之意,虽然很淡,但是这种意思的笑容在以往绝对不会出现在林大小姐的脸上:“你知道我想要干什么?真不愧是军师……”
    “嗯,所以,你千万别折腾。”军师说道,她的眼睛里面似乎有秋风。
    在说这话的时候,她还伸出手来,抓住了林傲雪的手臂。
    深深的叮嘱,认真的叮嘱。
    “好。”林傲雪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从不说谎,所以你答应我了,就不能反悔。”军师看着林傲雪的眼睛。
    四目相对。
    秋天的风吹过万里无云的天。
    “嗯,一定。”林傲雪深深的点了点头。
    一个默默的把牛奶喝完,一个默默的把吐司面包小口吃掉,两人同时站了起来。
    “我该回华夏了。”林傲雪说道:“这次出来的时间确实太久了一点,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她说着,主动走到厨房,把自己刚刚用过的杯子给刷干净了。
    “谢谢你的房间。”林傲雪很难得的话多了一些,“住在这里,很舒心。”
    军师微笑着说道:“其实,生活就该这个样子,不是吗?日复一日,无风无浪,也是挺让人向往的。”
    嗯,向往归向往,可是,无论是军师,还是林傲雪,都做不到。
    “你还记得前天晚上我给你说过的话吗?”军师的眸光亮闪闪的,“那天晚上,我们两个就坐在这里,喝了两瓶红酒。”
    “我记得。”林傲雪微微歪头,揉了揉太阳穴:“不会忘的。”
    这个动作似乎显得她那天喝酒喝了不少,当时肯定有点头疼。
    “我送你去机场。”军师说着,便准备回到房间里面换衣服了。
    林傲雪也去换下了睡衣,然后叠的整整齐齐,装进了箱子里面。
    “这个就不用带回去了,放在这里,我给你用洗衣机洗了,下次来你还可以继续穿。”军师说道。
    原来,这衣服竟然是军师帮林傲雪准备的。
    “下次再来到这里,还不知道得什么时候呢。”林大小姐挽了挽头发,然后说道。
    “可能很久,也可能很快。”军师从钥匙扣上拆下来一个钥匙,塞进林傲雪的包里:“以后可以随时过来,哪怕我不在这里,也是一样的。”
    听了军师的话,林傲雪露出了稍稍意外之意,然后她微微的笑了笑,看着手中的钥匙,说道:“你真的很好。”
    “你也一样。”军师笑了起来。
    随后,她亲自开车,送林傲雪前往机场。
    这一路上,这两个关系稍稍有点怪异的姑娘,都没有再讲话。
    不过,在半个小时之后,军师看了看后视镜,忽然说道:“后面有人在跟着我们。”
    林傲雪也看了看后视镜,说道:“是那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吗?”
    “没错,已经跟着我们十分钟了,我想,这可能是有贵客上门了。”
    “嗯,这明摆着是要让我们发现他。”林傲雪摘下了墨镜,“否则也不会这么大摇大摆了。”
    是啊,要是说起跟踪来,哪有用劳斯莱斯跟踪的?基本上这就是明摆着告诉军师和林傲雪——有人要见你们。
    …………
    五分钟后,军师还是没能甩掉对方,后面的劳斯莱斯就这么大摇大摆的跟着,而且车技还颇为不赖。
    “我们怎么办?”林傲雪问道。
    这里是在美国,军师的身边也没有带帮手,如果遇到一些当地大佬,那么还是会有一些麻烦的。
    “既然躲不开,那干脆见一见好了。”军师说着,找了一处紧挨着公园的位置,把车子停了下来。
    果然,劳斯莱斯紧跟着停了下来,随后车门打开,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从后排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