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987章 大本营遇袭!
    这黑人姑娘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样子,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紧身背心,显示出了玲珑的曲线。
    不过,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感觉到这姑娘的好身材之下似乎蕴含着很强的爆发力。
    阿克佩伊深深的看了一眼这姑娘,笑道:“我们的人?”
    “和你没关系,我只听命于川崎先生。”这姑娘说道。
    她的脸上满是胶原蛋白,在非洲人的审美里面,这应该算是个很漂亮的姑娘了,但是此人的表情却满是冷厉,完全不苟言笑。
    阿克佩伊进入了院子,四下打量了一下,说道:“狡兔三窟,说的就是川崎这种人吧?”
    这姑娘没讲话,开始浇花。
    “你叫什么名字?”阿克佩伊嘿嘿笑着问道。
    这个家伙的眼神始终都没有离开对方的身材。
    “我并不认为我叫什么名字和你有任何的关系。”这姑娘说道。
    “川崎兵四郎让你来配合我,你就这么个态度吗?”阿克佩伊没好气的说道。
    “佩琪特尼。”这姑娘淡淡回答,头也不回。
    “嘿,这个名字好,在多马纳齐,这是象征着纯洁的意思。”阿克佩伊舔了舔嘴唇:“既纯洁,又性感的人儿,这样才更吸引人。”
    说着,他伸出手,在佩琪特尼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
    挺重的。
    “手感太好了,一看就是经常锻炼,你不知道,我最喜欢运动女孩了。”阿克佩伊看着自己的右手,满脸回味。
    “那不知道这样子你喜不喜欢。”佩琪特尼说道。
    下一秒,这阿克佩伊的眼前便是寒光一闪!
    一把匕首已经顶在了他的心窝处!
    只要佩琪特尼稍稍用力,这看起来十分锋利的匕首就会刺破阿克佩伊的心脏!
    “你这小妞,有点意思啊。”阿克佩伊笑了笑:“你还真敢杀了我?”
    这个家伙有些时候真是像极了无赖,有些时候又是大佬气质尽显无余。
    这个佩琪特尼明显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刀尖贴着阿克佩伊的肌肉,手都不抖一下,眼睛更是眨也不眨。
    “我并没有接到不能杀你的命令。”佩琪特尼说道,“在我看来,只要是没有禁止的,都是可以的。”
    “真是个疯子。”阿克佩伊用鼻孔哼了两声:“看来你这辈子都别想体验到男人的滋味儿了。”
    佩琪特尼盯着对方,目露寒光:“我想,你再乱说话,我可能会割掉你的舌头。”
    阿克佩伊本来还有点不服气,但是不知为什么,听到对方这么讲,立刻感觉到一股冷意袭来,将全身都裹住了。
    这妮子不简单啊。
    “好的,我什么也不说了,你把刀子收起来吧。”阿克佩伊说道。
    “进去,没有我的通知,你不许出来。”佩琪特尼丢下了一句话,然后把匕首给收了回去。
    阿克佩伊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不禁觉得有点稍稍的心悸,毕竟之前他完全没有看清楚佩琪特尼拔刀的动作!
    既然打不过,那他只能听对方的,进入了逼仄昏暗的房间里面。
    最近几年来,阿克佩伊已经很少受到过这么憋屈的对待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为了保险起见,你必须呆在这里面。”佩琪特尼走了进来,让阿克佩伊钻进了床底下。
    “至于吗?政府军那群草包,还特么的能找到这里?”阿克佩伊很不爽。
    “进去。”佩琪特尼不想跟他多说废话,直接亮出来刀子。
    “……”阿克佩伊骂了句脏话,便趴在地上,一点点的挪进了床底,一股灰尘立刻扑面而来,让他狠狠的打了几个喷嚏。
    打完了喷嚏,阿克佩伊在心底把佩琪特尼骂了好多遍。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佩琪特尼的一举一动并不像是个非洲人,让阿克佩伊觉得这妮子好像是在东洋长大的。
    嗯,简直像是个忍者。
    忍者?
    心底冒出这句话之后,阿克佩伊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眉头狠狠皱了起来。
    此时,这位叛军的领导者,还对佩琪特尼让他钻进床底下很不爽,可很快,阿克佩伊就意识到,政府军为了找他,究竟投入了多大的力量。
    几分钟后,就有人敲门了,随后几个政府军走了进来,每个人的手上都拿着枪。
    “你们来做什么?”佩琪特尼问道。
    “找人!”几个军人把所有房间看了一遍,然后便离开了,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床底下还藏着别人。
    而阿克佩伊的脸贴着地面,他可是清楚的看到,那几个军人的脚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
    他当时还有点担心,万一这几个军人一时兴起,往床底下捅上几刺刀,又该怎么办?自己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啊!
    阿克佩伊并不知道的是,在几个军人进屋之后,佩琪特尼就已经悄悄的攥紧了匕首,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那几个军人并不知道,在他们没找到阿克佩伊的同时,也保住了自己一命。
    等到院门被关上,灰头土脸的阿克佩伊便想要从床底下钻出来,结果被佩琪特尼又一脚给踢了回去!
    “你现在还不能出来。”她说着,干脆坐在床边了。
    阿克佩伊被踢中了肩膀,疼的半天喘不过气来,他深深的看了一眼佩琪特尼那微微晃荡的双腿,发着狠:“我保证,你再敢踢我一脚,我就把你的这两条腿给扛到肩膀上去!”
    唰!
    他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一道寒芒就已经自上而下,穿透了床板!
    阿克佩伊甚至已经清楚的感受到一股逼人的寒气笼罩了他的后背!
    “这可真是个不好惹的女人啊。”阿克佩伊是有些身手的,但是,若是让他拿着一把同样锋利的匕首,这样穿过床板,根本做不到。
    还是老老实实的算了,至于把人家的双腿扛到肩膀上,也就只能想想得了,真要付诸行动,恐怕分分钟变成太监。
    果然,这个佩琪特尼的警惕是极有效果的,半个小时后,又来了一波军人,同样的,他们也没有搜索床底下。
    之所以这样,也是这些人本能的认为,阿克佩伊一个堂堂的叛军领导人,并不会躲在这又脏又乱的贫民区里面。
    可事实上,阿克佩伊率领他的叛军常年呆在边境的山区和荒原之中,和政府军各种周旋着打游击,居住条件并不比这贫民区好多少。
    “我现在能出来了吗?”阿克佩伊问道,这么久都保持一个姿势,他快难受死了。
    “你这样子,真不像是个军队领导者。”佩琪特尼先是爬到院墙上露出头看了看,然后哼了一声:“滚出来吧。”
    阿克佩伊从床底下钻出来,浑身上下都是脏兮兮的,简直不能直视了。
    “你既然知道我是个领导者,就不能对我说话的时候尊敬一点?”阿克佩伊说道,“说不定我一高兴,就把你带到军队里面,给你个少校当当。”
    “就你那穷的叮当响的队伍?”佩琪特尼的表情非常冷,眼里满是嘲讽。
    “我现在已经很有钱了,而且,马上会有一批好装备运到港口。”阿克佩伊觉得佩琪特尼是川崎兵四郎的人,因此也并没有多做隐瞒,他呵呵一笑:“等着我把这些政府军给打的屁滚尿流,到那个时候,我的队伍里,一个少校军衔就算是用金子也别想买来。”
    对此,佩琪特尼压根就没有理会,随后开始洗手做饭。
    在阿克佩伊看来,这个女人真是太有个性了,越是这么有个性,他就越是有了一种征服的欲望,主要是——这女人长的真不赖,无论身材还是脸蛋。
    阿克佩伊觉得无聊,给川崎兵四郎打了个电话,本想问问自己什么时候离开毕竟合适,结果后者却告诉了他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斯拉克森已经率领他的部队朝着你的大本营发起攻击了,趁着你被困多马纳齐,现在看来,这次沙巴克的反应比以往都快。”川崎兵四郎淡淡说道。
    “怎么会这样?”阿克佩伊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这沙巴克的身后,一定是有着高人指点!否则他绝对不会这样做,这根本不是他的风格!”
    “这是不是沙巴克的风格已经完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现在必须回去。”川崎兵四郎说道,“若是拖上几天,等你回到边境,你可能什么都没有了。”
    阿克佩伊愤怒的一拳砸在了床板上,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
    对于自己的那一支队伍,阿克佩伊简直再了解不过了,虽然手底下有几个不错的将领,个个凶悍,但还是欠缺了一些大局观,如果自己不坐镇指挥的话,极有可能被斯拉克森带人给吃掉。
    “斯拉克森,斯拉克森……”念叨着这个名字,阿克佩伊满心烦躁。
    这一年来,斯拉克森让阿克佩伊很头疼,此人以前是普勒尼亚政府军的一个师长,但是由于那些参与镇压叛军的政府军连连失利,斯拉克森才被顶上了前线,而且火速提拔成了少将军长。
    也正是由于他的到任,稳住了普勒尼亚政府军的阵脚,使得政府军从节节败退转成了僵持状态。
    如果不是此人横空出世,把他的战争才华展现的淋漓尽致,阿克佩伊现在说不定已经把普勒尼亚的国土吃下去三分之一了!
    那个极有个性的姑娘佩琪特尼就这样静静的在一旁站着,她听着阿克佩伊和川崎兵四郎的话,那平静的眼底似乎有着点点精芒在闪动。
    ——————
    PS:第三更!第四更可能要十二点,大家可以早点睡,明天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