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986章 全城封锁!
    对于沙巴克的尴尬,苏锐也只是耸了耸肩,并没有当做一回事,更不会做出什么马后炮的追究行为。
    李岱冰身为大使,在这件事情上必须拿出态度来,况且,苏锐一直有着正式的身份,只是一直没有曝光,这一次是把苏锐介绍给普勒尼亚当局的好机会。
    半个小时后。
    苏锐已经坐在了总统府的豪华会客厅里面。
    从进入这壮观的建筑以来,苏锐就不断啧啧称赞着这建筑的奢华,可是,他越是这么称赞,沙巴克总统的脸上也越是无光。
    虽然这总统府并不是沙巴克所建的,但是在他看来,这种建筑完全是有害无益的,当年为了所谓的面子工程,占用了多少国家教育资金?
    那本来可都是建设学校的钱啊!
    现在呢?在极尽奢华的总统府几百米开外,就是多马纳齐一处极有规模的贫民区。
    “我一直以这总统府为耻。”沙巴克说道。
    苏锐笑了笑:“可是,你手下的那些人,还有所谓的议会成员们,却巴不得早点搬到这里面来办公。”
    李岱冰则是调侃了一句:“我觉得,这个总统府以后若是不再使用了,完全可以改成开放式的景点,让所有游客都可以免费欣赏一下。”
    沙巴克的神情微微苦涩,然后自嘲的笑了笑,很认真的说道:“嗯,是的,可以作为一个腐败的象征,来警醒所有人。”
    很少有人愿意自己揭短,毕竟也是总统府,是一个国家的脸面,可是,这沙巴克能够如此随意的说出这句话来,也是相当不容易了。
    这在很大程度上赢得了苏锐的好感。
    其实,苏锐虽然被抓了,但是对沙巴克的印象还不错,他也建议不要处分那个副卫队长,毕竟对方也没犯什么大错,但是,沙巴克为了顾及华夏的面子与情绪,少不得要把这个副队长给停职一段时间。
    当李岱冰来到这里之后,所有的误会都解开了,几个人又都谈笑风生了。
    但是,整个多马纳齐的情况却完全不一样。
    全城戒严。
    所有道路,一律封锁。
    戒严期间,严禁上街走动。
    真是要用最狠最严格的方式来寻找阿克佩伊。
    其实,这种事情,若是放在华夏,基本上不可能发生,阿克佩伊就算插了翅膀,也别想从这天罗地网之中飞出去,可是,笼罩在多马纳齐城市上空的这一张网子虽然足够大,但是缝隙也不小。
    还好,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阿克佩伊继续伤人的事情。
    “总统先生,你知道川崎兵四郎吗?”苏锐忽然问道。
    “我知道,这是东洋野田株式会社的社长,东洋二手车业务在普勒尼亚的发展,几乎是此人一手推动起来的。”沙巴克说道,“很厉害。”
    “我见到了他,阿克佩伊之前应该就待在他的车子上。”苏锐说道。
    虽然川崎兵四郎当时戴了墨镜,但是苏锐相信自己绝对不会认错,那眼神不会变,发型也同样油光可鉴,甚至,对方脸上的那一颗黑痣也是清清楚楚。
    “什么?”沙巴克似乎是有些难以置信。
    “没错,我相信我的眼睛。”苏锐笑了笑,“在这种事情上,我绝对不会看错。”
    紧接着,他又把小野田次郎暗中资助阿克佩伊援军的事情给说了一下。
    沙巴克听的越发沉默了。
    东洋二手车业务在非洲大陆上轰轰烈烈,几乎已经形成了垄断,各大经销商赚的盆满钵满,而若是要从这些经销商中选出一个来的话,那么川崎兵四郎一定是最有能力也最有势力的那一个。
    “我不知道此人的深浅。”沙巴克总统摇了摇头:“他们每年会给政府缴纳大量的税收,几乎没有偷税漏税的情况出现,所以,我想动他们,并没有特别合适的理由。”
    “这边缴税,那边资助叛军,两边都不耽误,这算盘打的确实很响亮。”苏锐淡淡的说道,“总统先生,我知道你想找证据,但恕我直言,有些事情,即便没有确切的证据也能做,事关你的国家安全,钱的事情靠后站。”
    苏锐这话语之中有着一丝很明显的嘲讽味道。
    其实,在苏锐看来在,这沙巴克总统就是信心不足,东洋人的业务能够给当局政府提供大量的税收,动了这些东洋人,无疑相当于从自身割下一块肥肉来,这种亏本的生意,一般人可做不来。
    沙巴克听出了苏锐嘲讽的意思,苦笑了一下,随后说道:“特使先生,你是不知道,我们现在需要用钱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苏锐点了点头:“我很明白这一点,但是,死去的那些人,都是无辜的。”
    他又想起来在大街上遭受无妄之灾的那些人。
    这都是拜川崎兵四郎的所赐。
    “我明白,我会尽全力处理好此事。”沙巴克说道,“同时,我会让人盯住川崎兵四郎,如果他和阿克佩伊还有联系,我们就能顺蔓摸瓜的找到对方。”
    苏锐摆了摆手:“嗯,你是总统,这些事情还是你去操心,并不需要对我说,我只是给出一个合理的建议。”
    又简单的聊了几句,苏锐便先告辞了。
    走出了总统府,他看着窗外的蓝天,表情之中满是不爽。
    这阿克佩伊明显缺少了一些决心啊。
    这种时候,怎么能瞻前顾后?
    在苏锐看来,这种情况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
    沙巴克这总统虽然有一些优点,但是缺点也同样很明显。
    或许是因为“穷习惯了”,所以每每涉及到对待钱的问题上,他就变得慎之又慎。
    包括之前他一直所鄙视的“总统府”,也是如此。
    这恢弘的建筑确实是官僚腐败的象征,但是也没有必要过度拔高和重视,那样就会变了味道了。
    从总统府出来,苏锐便明白了,自己接下来可真是任重而道远了。
    李岱冰和苏锐并肩走着,他说道:“沙巴克总统确实是少了一些魄力,当然,这和他的出身也分不开干系,他从小是穷人家的孩子,一路走到这个地步,虽然看起来已经成了一国之主,但是地位并不算牢固,他有过很多好的政策,但是基本上都出不了总统府……没办法,国库没钱,他的一些政令必须要与当国一些财团的利益保持一致,否则根本别想顺利推行。”
    “怪不得呢。”苏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随后吐出来,似乎这气体都有点灼热的味道:“不过,想要扭转这种局面,还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才行,经济上不独立,永远没有话语权。”
    李岱冰苦笑:“所以,这是个死循环。”
    苏锐点了点头:“也就只有靠外力才能够将之打破了。”
    在说这话的时候,苏锐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来一丝决心。
    外力是什么?
    当然是华夏的力量了。
    “那些无辜的人不能白死,东洋的二手车业务也必须受到打击才行。”苏锐淡淡的说道。
    经过了这一次的事情之后,苏锐也不再认为打击东洋方面的业务是“逆潮流”之类的话了。
    如果继续拖延下去的话,还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会受到伤害。
    看着街道上那两辆只剩残骸的轿车,苏锐又摇了摇头。
    这种情况虽然已经见得多了,可是还是不习惯,倘若战争大规模开打,那么受到牵连的人会更多。
    这种时候,苏锐并没有选择单枪匹马的去追阿克佩伊,在他看来,沙巴克政府军的效率有点低下,就算是封锁了多马纳齐全城,以及连接周边城市的主干道,但是阿克佩伊有川崎兵四郎的帮助,想要就地藏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在苏锐的心里面,已经把川崎兵四郎这个名字放在很高的位置了,此人似乎已经成为了整个计划中的关键一环。
    …………
    此时,阿克佩伊所乘坐的那一辆轿车停在了一个村子的路口,司机说道:“阿克佩伊将军,我们刚刚接到川崎先生的电话,前路已经被封锁了,您得先在这里等上一夜,只能明天再寻找机会了。”
    阿克佩伊很不爽的一踹椅背:“沙巴克那个草包,这次怎么反应速度那么快?”
    他已经坐着车子跑出了二十公里了,却还没有逃出封锁圈。
    “这些家伙,总不会连小路都封锁了吧?走小路试试。”阿克佩伊说道。
    “将军,想要离开多马纳齐,只有走主干道,这里三面环水,我们要走的正好是一号大桥。”
    司机也有点不甘心,如果再给他们五分钟,就能够顺顺利利的冲上大桥,从此天高任鸟飞,一旦离开了多马纳齐,沙巴克再想找到他,那可无异于-大海捞针了。
    可这多马纳齐政府军的反应速度竟然那么快。
    其实,阿克佩伊并不清楚,之所以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完全得益于苏锐的建议。
    “根据川崎先生的指示,在这个村庄里面,有人能够帮助我们离开。”司机说着,便示意阿克佩伊下车,然后两人朝着村子里面走去。
    多马纳齐就是这样,虽然也算是规模较大的城市,可也仍旧是繁华和贫穷并存,此地与其说是村子,但是位于首都边缘,就是个大规模的贫民区,道路窄的连车子都开不进去。
    他们来到了一户人家前,司机敲了敲门,随后一个姑娘把门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