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941章 苏锐所播下的种子!
    戴群立其实已经看到了苏锐痛殴李伟达的那一幕了。
    仅仅一拳,就已经把一个成年男子打出了这么远,怪不得坊间有很多人传说他是华夏的特种兵王。
    实力如此,太让人震撼了。
    毕竟,从法律的范畴上来说,苏锐打人是不对的,虽然从道义上来说很解气,可是,身为一市之长的戴群立却不能够就此事公开表态。
    苏锐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他完全可以装作不知道,但是此时却公开的提到了李伟达,这用意会是什么呢?
    摇头苦笑了一下,戴群立市长说道:“您这一拳可不轻啊。”
    苏锐看了看自己的右拳,也同样摇了摇头,说出了让周围很多人都震撼的一句话:“这是保家卫国的拳头,只用在敌人的身上。”
    于无声处听惊雷!
    这话语虽然清淡,但是却表达出了一种让人无法形容的复杂情绪来!
    围观的很多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当然,也有人立刻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所看向李伟达的眼神开始变得更加的愤怒了!
    是的,这种站在人民对立面的人,难道不是敌人吗?
    他是在用自己的恶劣行为,对这个社会约定俗成的道义准则进行践踏!
    苏锐自然不愿意看到这样的情况,但是他看到了一个,就要用自己的方式来惩治一个,而拳头……则是其中一种最轻的惩治方法了。
    有一句话叫——能用钱来解决的事情,都不叫事儿。其实,这句话也可以延伸出去——能够用暴力来解决的事情,都不叫做事儿。
    苏锐的拳头打下去了,李伟达也感受到了疼痛,可是,宋世强的手指,却再也不会再生长出来了,他这些年的惨淡经历,也不可能删档重来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拳头所代表的的意义就没有那么大了,顶多是一种愤怒的表达。
    戴群立市长先前囿于自己的职位,并没有立刻读懂苏锐的意思,但是十几秒后,他明白了过来,便笑着说道:“我明白了,这种事情,其实是理所应当的。”
    从他市长的立场,说这种话实际上是并不那么合适的,可是,此时的戴群立并没有把自己当成一市之长,而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转业军人,当成了一个普通的市民——几百万宁州市民的一份子。
    一个堂堂的市长,如果能够把自己的姿态放低下来,放到和绝大多数人同一个水平线上,那么很多看似棘手的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戴群立的这种做法无疑是最聪明也最合适的了。
    他是个聪明的实在人。
    “嗯。”苏锐点了点头,“其实,我本来的意思,是要让这种人在宁州、乃至全国,都没有立足之地的。”
    这是他真实的想法,没有必要隐藏,这几天来,事情的发展,也确实是指向了这个方向。
    “理当如此。”戴市长点了点头。
    随后,他的目光变得严肃了一些:“这样道德水准低下的人,必须要坚决将之开除出教师队伍,否则的话,我不敢想象这种后果。”
    初中,正处于三观养成的极为重要的时期,可是,在这个重要时期之内,却让一个道德堪称败坏的家伙来当他们的老师,时间长了,这些学生都会或多或少的受到他的影响,行事风格中也会不自觉的带上他的影子。
    这种深远影响,想想就让人觉得心悸不已。
    当时,实验中学的校委会做出李伟达的停职决定之前,和教育局事先通过气,而教育局的领导则是把电话打到了政府办公室。
    对此,戴群立只有一个指示——从严、从重处理。
    这几个字一出来,就意味着李伟达的教师之路戛然而止,再也不会有回转的余地了!
    “所以,宁州这几天对于诚信体系建设的推进速度很快。”苏锐说道,“接下来,我觉得可以加大宣传力度,由点及面,带动全国。”
    宁州并不算是一线城市,顶多到了准二线的水准,但是,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而走在全国前列的话,那么绝对是戴群立等市领导愿意看到的事情。
    戴群立市长点了点头,他的眼神很认真:“我会做这件事情,但是并没有任何功利的想法在内。”
    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不是在为了自己争取政绩。
    他这是在向苏锐解释。
    苏锐看了看趴在地上的李伟达,随后又微笑着说道:“其实,能把事情推进到这一步,功利不功利已经不重要了,这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戴群立市长也笑了笑:“是我狭隘了。”
    其实,李伟达的命运,在这两个男人短短的几句对话之中,就已经被决定了。
    一切都尘埃落定了。
    当宁州市把这种典型的事情推向全国的时候,李伟达就再也没有了立锥之地。
    当然,他是不会饿死的,这也只是代表着他不能够继续以教师的身份来混饭吃罢了。
    最关键的是,这李伟达从此将要承受千夫所指了,这种状况可能等几年之后,大家把此事都遗忘了,他的日子才能勉强渐渐好过。
    没有人喜欢那种被人戳脊梁骨的感觉,即便是再不要脸的人,也是一样。
    “戴市长,这几天来,给你们添麻烦了。”苏锐说道。
    这个家伙终于说了一句客气话。
    戴市长笑了起来,他先前算是见识到了苏锐是怎样的强势,所以,此时听到他说出这样的话来,不禁觉得稍稍的有点违和。
    还真是有点不太习惯呢。
    苏锐也明白戴市长的想法,他哈哈一笑,然后说道:“接下来,我战友这边,还得麻烦戴市长多照顾一些。”
    其实,以苏锐所拥有的政治资源,想要推这戴市长一把,其实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如果他真的是一个负责任的好官,那么苏锐绝对不会吝啬自己的力气。
    “这个理当如此。”戴市长从苏锐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一些别的意思来:“只是,你要……”
    “对,我明天就走。”苏锐笑着说道:“任务在身,下一次再回来,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
    每一次离开,都不知道未来道路上的危险,所以,要认真的对待每一场告别。
    的确,非洲的局势并不算太好,宋世强一个曾经的兵王都可能被不入流的混混所伤,那么,即便是强如苏锐,在子弹横飞的地方,也是危险丛生的。
    事实上,回顾他这些年的经历,已经是无数次的险死还生了。
    “好,那等你下次回来,我给你接风洗尘。”戴市长说道。
    苏锐笑了起来:“等我们下次再见,说不定戴市长你已经高升了。”
    戴群立笑了笑:“这个还得看组织的意见。”
    “嗯。”苏锐点了点头,随后说道:“对了,你不是要去吃早饭的吗,世强,还不给戴市长拿几个包子。”
    宋世强应了一声,连忙去忙活了。
    几个人又聊了一会儿,苏锐便准备离开了,喝了这一场酒,还得找代驾回去。
    宋世强和苏锐重重的抱了抱,就像是以往一样。
    少年时期,每一次离开,他们不会说什么“要小心点”之类的话,而是用简单有力的拥抱来表达一切。
    子弹无眼,谁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流弹击中,战场瞬息万变,能活着回来,就已经殊为不易。
    “如果可以,我真是想穿着这军装一辈子。”宋世强在心中说道。
    这句话说出来就太伤感了,也不符合他的风格。
    不得不说,今天早晨的这一顿包子就酒,将成为宋世强未来很多年的回忆。
    下一次见面,真的不知今夕何夕了。
    但是,就像宋世强说的那样——他宁愿死在战场上。
    这是一个军人在经历了世事的无奈之后所梦想的最终归宿。
    苏锐能够体会到宋世强所没有说出来的那些话,他也能够理解对方,如果双方角色互换的话,给苏锐以宋世强的唏嘘经历,那么苏锐并不一定会比宋世强做得更好。
    “兄弟,保重。”宋世强说道,他的声音发沉。
    苏锐所为他做的事情,恐怕就是亲生兄弟也不一定能够做得到。
    “你也是。”苏锐笑道:“等你家闺女考上大学,要风风光光的摆一场酒,我如果还活着,就一定来。”
    前提是,我还活着。
    这话在旁人听起来可能会觉得有点严重,甚至是惊悚,其实,他们之间说出这样的话来是非常正常的。
    大家都是把自己交给战场的人,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究竟哪一个会先来。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锐的眼睛里面升腾出一抹深深的期待。
    他真的很想看到宋世强带着闺女摆酒的情形。
    那小妮子那么听话认真努力,想必考个重点大学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吧。
    到了那个时候,绝对是宋世强最扬眉吐气的时候了。
    到了那个时候,苏锐若是活着,一定来。
    到了那个时候,苏锐甚至要把曾经的军区领导都请来。
    嗯,他都已经计划好了。
    关于未来,总有很多很多的期待。
    生活就是这样,有了期待,才会有奋斗的动力,才会有坚持下去的勇气。
    想着宋世强为他女儿庆祝的样子,忽然间,苏锐也想有个自己的孩子了。
    此时此刻的苏锐并不知道,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他不经意所播下的种子已经悄无声息的发了芽。
    …………
    地球的另外一端。
    “呕……”
    一个身影正伏在水槽边,不断的干呕着,她的长发微乱,单手捂着小腹,面色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