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887章 相框里的男人!
    “娜塔莉亚要调回莫斯科了。”琴津菲娃说道,“这件事情你想必知道吧。”
    漂亮的副局长伊万诺娃点了点头:“当然,我最近在重点关注这件事情。”
    “你早就发现了?”
    “没错,只是我也没想到,这个娜塔莉亚竟然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伊万诺娃摇了摇头,“这已经触及我的底线了。”
    在俄国陆军基地之中搞出这么大的乱子来,真没有几个人能忍得了,尤其是在俄国联邦安全局的眼中。
    “约瑟西索科部长肯定会用全力来保住他的女儿。”琴津菲娃说道。
    “这是毋庸置疑的,可是,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让区区的几个底层士兵来把所有责任全部扛下来呢?”伊万诺娃说道。
    “你要立刻飞赴西伯利亚吗?”琴津菲娃笑着看了看伊万诺娃,神情之中带着淡淡的调笑意味。
    “你露出这个表情是为什么?”看着好友的样子,伊万诺娃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每次你这样,都准没好事。”
    “你难道就不想去一趟西伯利亚,见一见那个能够和普列维奇先生成为忘年交的华夏男青年,看看他究竟长得是什么样子吗?”
    “没兴趣。”伊万诺娃皱了皱眉头。
    “你这么优秀的女人,总不能一辈子都单身吧?而且,能够配得上你的人也是少之又少。”琴津菲娃说道,“这个苏锐可是能够让普列维奇先生都赞不绝口的,你就没点好奇心?”
    “我目前并不想考虑这些事情。”伊万诺娃说道,“等他带着华夏的专家们来到莫斯科,或许我们有机会见上一面。”
    说完,她戴上了墨镜。
    车开了。
    透过咖啡馆的玻璃,看着这一辆渐渐远去的车子,约瑟西索科狠狠的皱了皱眉头,他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
    那个从始至终都没有摘下墨镜的女人,到底是谁?
    琴津菲娃没有介绍,他也忘了问。
    摇了摇头,约瑟西索科调整了一下心情,随后给女儿娜塔莉亚打了个电话。
    此时,西伯利亚的军事基地中,娜塔莉亚正在收拾行李呢。
    她要离开这里。
    已经等不及调令了。
    看到老爹的电话,她皱了皱眉头,还是接听了。
    “娜塔莉亚,不要再有任何动作,立刻回到莫斯科来。”约瑟西索科凝重的说道。
    琴津菲娃说娜塔莉亚曾经得过抑郁症,从而有了偏执的性格,可约瑟西索科对于这件事情一无所知,他这个父亲在某些时候确实有些不太合格。
    娜塔莉亚淡淡说道:“我正在收拾东西。”
    “那就好,不要再对华夏人有任何的报复行为。”约瑟西索科的语气加重了一分,“哪怕你再不甘心,也要忍着。”
    “你多虑了。”娜塔莉亚直接挂断了电话。
    她带着那些十几个手下,准备搭乘今天晚上的运输机出发。
    斯塔基莫维奇当然不会给他们安排专机,能够有个运送物资的飞机让这些造反的人挤一挤,而不是让他们开着车离开这茫茫的新西伯利亚,已经是非常给面子的一件事情了。
    她收拾好了东西,然后脱去了那一身在停尸房里穿了十来个小时的衣服,准备去冲个澡。
    平心而论,这个女人的身材真的是极好,或许是由于经常锻炼的原因,也充满了弹性和力量。
    只是,她的腹部的伤疤还很明显,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是子弹和手术刀的痕迹仍旧很清晰,流露出些许狰狞的味道。
    走进浴室,站在镜子旁,娜塔莉亚目光平静。
    她伸出手来,抚摸着小腹处的伤疤,目光之中似乎带着淡淡的伤感。
    不过,只是几秒钟之后,娜塔莉亚的这伤感之色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漠。
    “我真的不甘心。”随后,她打开了花洒,开始冲澡。
    她要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然后离开这一片呆了几年的秘密基地。
    作为基地指挥官的第一秘书,娜塔莉亚是有自己的单独房间和浴室的,当然,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面,也有个别男人在这房间里面进出过,譬如图拉文思和阿利耶夫等人。
    可是,等娜塔莉亚走出浴室的时候,发现房间里面不知道何时竟然多了一个人。
    是苏锐。
    他正坐在椅子上,看到娜塔莉亚从浴室里光光的走出来,于是伸出手来,挡在了自己的眼睛前。
    嗯,非礼勿视。
    苏小受在这一点上还是极有节操的。
    娜塔莉亚倒是没有任何的慌张,她甚至没有想着用手去遮挡关键部位,而是拿起叠在床上的贴身衣物,把每一件都仔细的穿上,丝毫不担心苏锐偷看。
    苏锐确实没看,等对方完全穿好裤子衬衫之后,他才把手给放了下来。
    “这种时候,你们男人不该火急火燎地扑上来才对吗?”娜塔莉亚的语气之中透出一种轻蔑的味道。
    看着她微微嘲讽的神情,苏锐笑了笑:“是有人曾经在这个房间里面火急火燎地扑过你吧?”
    苏锐能够猜到一些娜塔莉亚收买人心的方法。
    这个女人本身长得就很漂亮,是那种让男人很难不去动心的类型,图拉文思等人能够对娜塔莉亚死心塌地,若说其中没有一些生理或是感情的因素在,苏锐是绝对不相信的。
    他本来就是局内人,对这些手腕再清楚不过了。
    娜塔莉亚自然听明白了苏锐的问话,但是并没有回答苏锐的问题,而是说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没别的意思,就是来送送你。”苏锐耸了耸肩。
    “来给我送行,需要把反锁的门给撬开吗?”娜塔莉亚又说道。
    “我看到门锁了,怕你在里面自寻短见,所以还是撬开进来了。”苏锐脸不红心不跳的补充了一句:“我说的是事实,你爱信不信。”
    这句话的真实性对于娜塔莉亚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她拿出了口红,一边对着镜子化妆,一边说道:“既然是来送行的,总有些临别赠言要说吧?”
    这句的潜台词就是——有什么话就抓紧说,说完就抓紧从我的眼前消失。
    “回到莫斯科之后,最好消停一点。”苏锐看着她:“总有些人是你所惹不起的。”
    “比如说普列维奇的忘年交?”说到这里,娜塔莉亚看了苏锐一眼,眼底有着冷漠之意。
    “这老头子总是乱掺和。”苏锐摇了摇头,然后对娜塔莉亚正色说道:“我从你的眼睛里面看到了不甘。”
    “那又怎样?”娜塔莉亚冷笑了一声,“换做是你,你甘心吗?”
    “所以你会报复我?”苏锐咧嘴笑了起来。
    娜塔莉亚并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道:“如果不是你来到这里,那么这些华夏研究人员已经被我一网打尽了。”
    “然后,华夏与俄国之间就会产生裂隙,这些研究人员出了事情,背锅的却是整个俄国陆军。”苏锐冷冷说道。
    娜塔莉亚的用心不可谓不歹毒,当然,歹毒的同时,也是自私到了极点。
    如果真的让她成功了,那么华夏的科研力量会受到严重打击,而两国关系也将出现大问题。
    “我没什么好说的。”面对苏锐的质问,娜塔莉亚还在对着镜子化着妆。
    “我最在乎的不是这个。”苏锐稍稍的攥了攥拳头,随后又松开,“二十个科研人员,背后是二十个家庭,你为了一己私利,便让这二十个家庭破裂,你觉得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真是一个幼稚到让我不屑回答的问题。”娜塔莉亚呵呵一笑。
    是的,对于某些人来说,苏锐这样的话好像确实是很幼稚,但是,这所谓的幼稚,也恰恰代表了他的善良,以及那带着温度的赤子之心。
    “好自为之。”苏锐看着对面的漂亮女人,“在这俄军基地之中,我不想杀人。”
    这是警告,更是威胁。
    “我也一样。”娜塔莉亚看着苏锐,毫不示弱。
    “好,既然如此……”苏锐说道,“希望我在莫斯科不要再见到你。”
    “希望事情的发展会如你所愿。”娜塔莉亚说完,便主动拉开门,走了出去。
    苏锐并没有立刻离开,他看到娜塔莉亚的桌子旁边放着个垃圾桶,里面扔了一个相框。
    苏锐走过去,弯腰把相框捡起来一看,这是娜塔莉亚和一个东方男人的合影。
    两个人的动作很亲密,娜塔莉亚的双手揽住对方的脖子,笑容十分灿烂,和她现在的冷漠模样判若两人。
    看样子,应该是恋人吧,那时候的娜塔莉亚还很年轻,风华正茂,青春气息非常浓郁。
    “这应该是娜塔莉亚的前男友?隔了这么多年,照片还留着,足可见用情至深啊。”
    “可是,今天这照片却被她给扔了,这又是什么意思?彻底抛开过去了吗?”
    苏锐看着照片,心底有很多的疑惑,眉头也逐渐皱了起来。
    一分钟后,苏锐的眉毛已经狠狠的拧在了一起。
    他可以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照片上的男人,那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可是,说不清为什么,这陌生的脸却给他带来一种无法说清楚的熟悉感!
    那眉眼,那五官,那身材……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