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871章 基地的中将!
    苏锐这一枪惊动了整个基地。
    在不少俄国军人看来,他的这个行为确实是有些过分了,嚣张到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那一队巡逻的俄国特种兵已经跑到了临时审讯室的跟前,但是苏锐却并没有把门打开。
    “快开门!”
    他们已经准备撞门了!
    “等一下。”这时候,莫列诺娃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听到她的声音,那些特种兵们的动作也都停了下来,齐齐的望着她,等待着接下来的命令。
    毕竟俄国魔鬼椒的威名赫赫,在级别上面也比他们高出很多来。
    甚至,倘若把这些特种兵们放到战场上去,都可能会被莫列诺娃一个人给团灭了。
    这是俄国总统和陆军总司令联合授予“战斗英雄”称号的女人。
    虽然她看起来从来都不会笑,从来都十分严厉,但是,无论是特种兵,还是普通陆军,都对莫列诺娃充满了佩服。
    有些时候,她的话甚至要比这基地的最高指挥还要管用。
    “莫列诺娃少校,里面开枪了。”那些特种兵说道。
    莫列诺娃的神情淡淡:“那是我给他的枪。”
    这句话实在是言简意赅——枪是我给他的,有什么问题,我来承担。
    在这里,没有人敢对莫列诺娃的话产生质疑。
    因此,在听了她的答案之后,在场的那些人一个个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邵梓航和黄梓曜也已经跑到了这里,泽尔尼科夫也来到了。
    “怎么回事?”泽尔尼科夫问道。
    莫列诺娃淡淡的说道:“里面响起了枪声,苏锐在里面。”
    “哪里来的枪?”泽尔尼科夫问道。
    “我给他的。”莫列诺娃淡淡回答。
    “你们都离开这里。”泽尔尼科夫敏锐的把握到了莫列诺娃话语之中的深意,也立刻意识到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其余的特种们听了,于是便看了看彼此,随后离开了。
    “苏锐,你还好吗?”泽尔尼科夫隔着门问道。
    无论是他,还是莫列诺娃,都相信开枪的是苏锐,而不是图拉文思——这是一种对苏锐能力的极度自信。
    但是,他为什么开枪?
    尽管他有一千个一万个要杀掉图拉文思的理由,但是选择在这么个时间地点来打死对方,简直太不合适了啊!
    泽尔尼科夫努力压下心中的疑问,然后敲了敲门。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把门给打开了。
    “人被我给打死了,叫两个人来收尸。”苏锐说着,把手中的枪抛给莫列诺娃。
    后者接了过来,顺手把枪给插在了腰间:“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死咬着不松口,活着与死了已经没什么分别了。”苏锐微微一笑,“就算我帮了你们一个忙,也省的你们动手了。”
    泽尔尼科夫无奈苦笑:“你这算是什么逻辑啊,如果你真的要开枪,就不能先装个消-音器?非得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啊?”
    苏锐说道:“动静越大越好啊。”
    看了苏锐一眼,莫列诺娃瞬间便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
    “对了,快点让人来收尸吧,给推到太平间里,别等时间长了可能会尸变了。”苏锐说道。
    泽尔尼科夫摇了摇头,他拿苏锐没有多少办法,但多少也明白了对方的用意。
    “我知道该怎么办。”莫列诺娃说着,便离开了。
    等几分钟后,她带着两个特种兵和担架过来了,担架上面还放着一大块白布。
    苏锐说道:“这里面有不少血迹,邵梓航,你来打扫一下吧。”
    邵梓航快哭出来了。
    “这种事情,为什么要找我啊?”
    不过,这句话他并没有说出来,苏锐瞪了他一眼,这货又讪讪的闭上了嘴巴。
    一分钟后,两名俄国特种兵抬着担架出来了,图拉文思的尸体躺在担架上,身上盖着一块白布,从头到脚全部都覆盖了起来。
    苏锐说道:“这基地里的太平间在什么地方?”
    “地下一层。”莫列诺娃说道。
    “带我去看看。”苏锐说道。
    这军事基地的太平间一般是为了存放牺牲的士兵遗体,有的士兵是从前线退下来的,伤重不治身亡,有的则是在训练之中受了伤。
    很多国家的特种部队都有着训练伤残指标,当然,这是绝对不会公开的事情。
    也只有这样拼了命去训练,精兵之中再选精锐,才能够充分的保证战斗力!
    …………
    苏锐亲自把图拉文思的遗体送进了太平间,他知道,自己这次的开枪行为定然在俄国军人之中激起了不少的反对声音。
    那枪声实在是太嚣张了,弄的整个基地的报警器都尖叫了许久。
    这样一来,事情压都压不住了。
    在那些俄国战士们看来,图拉文思是他们的人,哪怕是个内奸,也该由他们来处理,苏锐亲手把他给打死了,这算是怎么回事?这把俄国陆军的威严放在哪里?
    发生了这种事情,苏锐必然是要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的,不然的话,他将在这基地里面对无数的敌视与挑衅。
    甚至,不排除有些容易冲动的俄国军人采取一些过激的举动。
    虽说苏锐的枪是莫列诺娃给的,可是,所有的俄国军人在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都会自动的把魔鬼椒少校给忽略掉,然后把所有的矛头都集中在苏锐的身上。
    苏锐一定要给出个合理的解释。
    但是,这并不一定要对所有人解释——他只需要对这个基地的负责人解释就行了。
    负责这座基地整体管理的是斯塔基莫维奇中将。
    他曾经参加过俄国在中东的一系列军事行动,并且立下了赫赫战功,在军中的威望很高。
    一般情况下,这样的人……都是鹰派。
    当然,俄国军队之中的鹰派,一般针对的都是美国,而不是华夏。
    斯塔基莫维奇虽然五十多岁了,但看起来高高壮壮,精神充沛,头脑清醒,身体似乎充满了力量,以他这状态,估计来上几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可能都不是他的对手。
    “你好,苏锐先生。”斯塔基莫维奇伸出毛茸茸的大手,跟苏锐握了握。
    这一次握手,很有力量。
    “斯塔基将军,你好。”苏锐微笑着说道,“我曾经看过您的传奇故事。”
    “故事都是演绎,不值得骄傲。”斯塔基莫维奇说道,“不过,我很好奇,华夏这一次并没有公布你的军衔,你能告诉我吗?”
    “我就是个普通的军人。”苏锐笑了笑:“组织没有公布我的军衔,那就说明我不能对外讲,还请将军您能理解。”
    “越是不能公布,越是说明你这对华夏军方的重要性。”斯塔基莫维奇说道,“否则的话,怎么可能被独立派来办理此事呢?”
    苏锐耸了耸肩:“不,将军,也可能因为我没有军衔。”
    “那就重新认识一下吧。”斯塔基莫维奇看似爽朗的笑了笑:“华夏共和国陆军现役最年轻的少将,你好。”
    他重新伸出了手。
    苏锐愕然了一下。
    不是说自己的少将军衔是秘密吗?怎么连这俄罗斯老兵都知道?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和斯塔基莫维奇握了握手。
    “您……怎么知道?”苏锐摇头无奈的笑了笑。
    这个老家伙可不实在啊,先前竟然还给自己装傻。
    不过,看起来这斯塔基将军并不像是要找他麻烦的样子。
    在进入这间办公室之前,苏锐早就已经做好了硬碰硬的准备了。哪怕对方是个鹰派中将,他也丝毫不怵。
    不过,这鹰派中将偏偏展现出一副春风和煦的态度,这就稍稍的有点出乎苏锐的预料了。
    “华夏军方确实没有告诉我你的军衔,但我是通过私人渠道知道此事的。”斯塔基莫维奇笑道,“我和张玉干的关系,就像是你和莫列诺娃的关系一样,老战友了。”
    “原来如此。”苏锐点了点头,随后摇头笑了笑。
    “不过,你尽管放心好了,张玉干告诉了我,我自然是不会把这消息外传的。”斯塔基莫维奇说道,“但是,苏锐,今天这件事情,我还是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我知道,在你们看来,这件事情事关俄国军人的尊严。”苏锐笑了笑,“可是,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可能我们两国之间的这次合作就要出现极大的问题了。”
    “有什么话,不妨直接对我说。”斯塔基莫维奇说道,“我也不希望看到有人把这次合作给搅黄。”
    作为一个鹰派人物,他的想法很直接,目的更直接。
    说到这里,他的眼睛里面流露出浓烈的精芒:“把我的队伍渗透成这个样子,我能放过他吗?”
    苏锐笑了起来:“将军,如此便会简单许多了,只要您不找我的麻烦,那么其他俄国战士就算是用眼神杀了我,我也不会介意的。”
    “一定要把这件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斯塔基莫维奇看着苏锐,说道:“我会像相信玉干一样相信你。”
    苏锐对这句话并不意外,他微笑着说道:“将军,那您可能得多给我一点权限了,至少,在这基地里面,我可以不被干扰。”
    …………
    苏锐在斯塔基莫维奇的办公室里面呆了足足一个小时,随后才走出来。
    那些俄国士兵看他的眼神都颇为不善。
    对此,苏锐并不介意,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
    PS:今天是我和小睦姑姑恋爱六周年,六年前的今天,我吃了她亲手做的炸酱面,然后她陪我看了一整夜的比赛,当时正是欧冠皇马对拜仁,我最喜欢的两支球队,六年后的今天,夜里竟然还是皇马对拜仁,真是奇妙。其实,我主要想表达的是……我要出去吃饭啦!
    忽然觉得今年利物浦能拿冠军……有点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