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855章 中计了!
    斯利比特死掉了。
    这个场景其实在苏锐的预料之中,但是,他并没有料到,这件事情那么快的就发生了。
    作为目前所能发现的唯一一个知情人,斯利比特对苏锐是至关重要的,可苏锐越是看重此人,那么幕后黑手就越是要把此人给除掉。
    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透着蹊跷。
    为什么这个幕后黑手如此辣手,非要这么着急的掐断线索?
    只能说明,他怕苏锐。
    他害怕苏锐发现他的真身。
    苏锐早就判断出来,关于柯凝的事情,基本上是熟人作案,而且对苏锐的行事方式非常了解。
    “你们以为斯利比特死掉了,这线索就断了吗?”苏锐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只要来过的,终将留下痕迹。”
    黄经纬看到苏锐的面色不对,问道:“欧巴,发生什么事情了?”
    “发生了一些不该发生的事情。”苏锐沉思了一下,对黄经纬说道:“快点换衣服,然后跟我去现场看一看。”
    黄经纬看到苏锐面色无比凝重,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连忙换衣服跟着出门。
    坐在车子里面,苏锐对黄经纬说道:“经纬,你既然选择跟在我身边,那么有些事情你可能要面对,我想,这可能也是你父亲的意思。”
    黄伯容对苏锐的身份有一定的了解,他也知道,女儿跟在苏锐的身边可能会有一些危险,但是黄伯容相信,这对女儿的成长是有好处的。
    看到苏锐说的如此郑重,黄经纬没有再发嗲撒娇,而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欧巴,你放心好了,我虽然不知道你具体所说的是什么,但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
    说着,她还紧紧攥着拳头,挥了挥。
    苏锐被这动作给弄的哭笑不得。
    “总归,待会儿别太害怕就好。”苏锐说道。
    …………
    等到了现场之后,苏锐取出随身的口罩,给黄经纬戴上,然后便进入了斯利比特的老家。
    这是一桩非常老式的居民楼,其中大部分的人都已经搬走了。
    楼道内的光线有点昏暗,非常适合拍鬼片,在这种气氛的烘托之下,更增添了一股诡异的感觉。
    “有没有对尸体做过检查?”苏锐问道。
    “暂时没动尸体。”黄梓曜说道,“毕竟这里是俄国,动尸体可能会有点麻烦,但是根据我们的判断,斯利比特的死亡时间应该已经超过了四个小时。”
    “四个小时……那么死亡时间就是在半夜了。”苏锐眯了眯眼睛,然后说道:“走吧,进去看看。”
    他看了黄经纬一眼:“你要不要一起进去?”
    黄经纬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那就一起去吧。”
    即便有口罩遮挡着,这丫头的面色也有点不太好,毕竟她基本上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事情。
    她本能的想要伸手挽住苏锐的胳膊,但是苏锐却意识到了她的动作,伸手指了指衣角。
    于是,黄经纬便明白了,只能伸出手去,前者苏锐的衣角,似乎只有这个动作才能够给她带来一定的安全感。
    此时,斯利比特的尸体就躺在那满是灰尘的地上,他看起来有四十多岁,体格偏瘦,双眼紧闭,已经死去多时了。
    而房间里面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这股味道让黄经纬很不舒服,恶心之中透着惶恐,但是她既然选择了硬撑,就只能忍着了。
    “现场还有其他的脚印吗?”苏锐对着地面看了看,皱了皱眉头。
    由于地面上全部都是灰尘,因此很容易留下脚印,但是现在,这现场的脚印就有点太繁杂了。
    “被我俩给踩了一些。”邵梓航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过,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现场就只有斯利比特一个人的脚印……已经比对过了。”
    “只有一个人的脚印?”苏锐眯了眯眼睛:“你能确定这一点吗?”
    “能。”黄梓曜从一旁说道:“只有斯利比特一个人的脚印,而且符合他的行走轨迹,我可以确定,房间里面没有来过其他人。”
    停顿了一下,黄梓曜又说道:“当然,不否认此人是从窗口飞进来又飞出去的。”
    苏锐本能的看了看窗外,沉吟了一下:“如果只有一个人的话,那么斯利比特是自杀?”
    “不,不是自杀,应该是他杀。”邵梓航给出了自己的判断,“伤口在心脏处,但是现场未见凶器。”
    “原来是这样。”苏锐眯了眯眼睛:“那么,现在极有可能凶手还在附近看着我们呢。”
    听了这话,黄梓曜和邵梓航都点了点头,而黄经纬则是感觉到脊背发凉,她本能的冒出了很多鸡皮疙瘩!
    “确实是这样的。”苏锐眯了眯眼睛,“很多杀人凶手在完成杀人事件之后,都可能会返回现场附近看一看,也有可能会伪装成围观的群众,这并不能说明他们的心理素质过硬,而是在杀人作案之后所产生的一股好奇心态驱使之下才完成的。”
    黄经纬觉得浑身发冷,毕竟这样的事情对于她这么一个整天无忧无虑的女生而言,还是太难接受了一些。
    一想到凶手有可能在附近,她就本能的松开了苏锐的衣角,而是选择抱住了他的胳膊。
    看着她这动作,邵梓航眨了眨眼睛:“大哥,你可真会调剂气氛啊。”
    苏锐没说话,而是沉思了两分钟,才说道:“戴上手套,检查一下尸体。”
    “好。”邵梓航本想动手,但是苏锐又改变了主意:“还是我来吧。”
    于是他看了黄经纬一眼,后者委屈巴巴的把他的胳膊给松开了。
    苏锐戴上了手套,开始脱掉斯利比特的衣服,查看着他的伤口。
    “斯利比特的真正死亡地点,应该不是在这个房间里面。”苏锐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
    这让黄经纬的身体再度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正是因为真正的死亡地点不是在这房间里面,所以才没有凶器出现。”苏锐淡淡的说道。
    双子星等人都没有打断,静静的听着苏锐讲着:“如果是心脏被匕首刺中的话,会造成大量的失血,可是我们看一看,这房间里面似乎并没有多少血迹,血腥味虽然浓重,但基本上都是来自于斯利比特的衣服上,地面上反而没有多少血。”
    “还真是这样。”邵梓航恍然,“怪不得呢,我之前还纳闷,觉得这斯利比特的失血量好像有点少。”
    苏锐一边仔细查看着,一边说道:“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讲,凶手应该就是在别的地方杀了人,然后把尸体给抬到了这里。”
    “但是,地上的鞋印该怎么解释呢?”邵梓航又问道:“这脚印的花纹和斯利比特的鞋印一模一样,而且,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这儿只有一个人的脚印。”
    “这个也很好解释。”苏锐说道,“你看到的那个脚印,就是凶手的,他们穿着一样的鞋子。”
    “原来如此。”邵梓航算是明白了。
    “可是,咱们怎么找这凶手?”他说道,“事发已经好几个小时了,如果此人开车一路逃跑的话,已经跑出了好几百公里了。”
    黄梓曜点了点头:“要是他往西伯利亚一钻,那可真是别想找的到了。”
    苏锐继续检查着斯利比特的尸体:“所以,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寻找到真正的案发地点,否则的话,这案子就不能破了。”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苏锐是绝对不服输的。敌人也只是快了他几个小时,也就是说,现在必须跟上,否则可能被彻底甩开。
    只要效率够高,就还有发现真相的可能。
    “真正的案发现场会在哪里呢?”黄梓曜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有可能距离这里很远,这样大范围的转移尸体才可以更加的具有迷惑性。”
    苏锐想了想,然后给出了不同的意见:“我觉得,案发现场也有可能距离这里比较近。”
    “因为时间比较紧张,凶手要赶在我们发现之前动手,所以能留给他的时间并不算多,长距离转移尸体不是不可能,但是概率很小。”
    说到这里,苏锐的眼睛眯了起来:“这一幢居民楼,是不是一直都安排人手盯着?”
    “没有……”邵梓航挠了挠头:“主要是人手不够,在第一次搜寻无果之后是,我们便把目标转向了酒店,这里也没有派人看着……”
    如果一直有人盯在此地的话,那么就可以轻松发现斯利比特的真正死亡时间了。
    “搜一下,这幢楼……对,就是搜这幢楼。”苏锐说道。
    这一幢少有人居住的老式居民楼,说不定会带给苏锐全新的发现。
    这是他的直觉,如果杀人现场不在远方的话,那么会不会距离这里很近很近?
    很显然,再也没有比这幢居民楼更加方便的作案现场了!
    双子星们立刻明白了苏锐的意思,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马路上忽然传来了警-笛的声音!
    “怎么回事?”
    苏锐走到窗户边一看,好几辆警车正呼啸而来,然后在居民楼前急刹!
    随后,拿着手枪的警察们便开始朝着楼道冲上来!
    “真是有点意思。”苏锐嘲讽着说道。
    看着此景,黄经纬呆呆的说了一句:“我们好像……中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