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850章 情报之王的隐秘痛苦
    蒋晓溪的表现让苏锐陷入了沉思之中,因此并没有推开浴室门。
    毕竟,“思考”这件事情,容易让男人开启贤者模式。
    几分钟后,他缓缓的靠在了沙发上,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女人真是复杂的动物啊。”
    嗯,不仅复杂,还前后矛盾。
    苏锐把蒋晓溪的所有话都前前后后的回想了几遍,一幕幕场景在他的眼前回放着,似乎有一些理不清的线索,开始变得慢慢清晰了起来。
    “这件事情开始变得有点意思了。”苏锐说道。
    随后,他摸了摸鼻子,自言自语的说道:“这妮子不会真的喜欢我吧?”
    苏锐这么怀疑,可绝对不是自恋,而是在充分的分析之后所做出的推断。
    “嗯,喜欢我也不是没道理,毕竟我这么优秀。”苏锐咧嘴笑了起来,随后满是惆怅的说道:“桃花运缠身,可真是一件让人感觉到麻烦的事情。”
    而蒋青鸢洗的很慢,足足半个小时过去了,发现苏锐还没有进来,不禁跺了跺脚。
    这个男人到底是闹哪样?怎么不让他进来的时候他偏偏跟个发了情的小兽一样,可让他进来他又不来了?
    蒋青鸢这……这到底是哪个“进来”,真的很容易引起歧义呢。
    “不进来就别进来了。”蒋青鸢想着,然后把浴室门给反锁了。
    只是,等到反锁了之后,蒋青鸢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稍稍的愣了一下。
    若是放在几年前,她可从来不会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跟一个男人赌气——而且还是在浴室里面赌气。
    随后,她不禁靠着门,笑的不行。
    等蒋青鸢洗完了澡,发现苏锐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她的手机上,则是有着一条信息,正是来自于苏锐的,上面写着——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这一个“马上回来”,就让蒋青鸢等了好几个小时。
    …………
    因为,苏锐正在分析蒋晓溪的心理状态之时,忽然收到了一条短信。
    看到这条短信,他就下了楼。
    “你怎么会突然来到都灵?”苏锐说道。
    在他的对面,站着一个男人,穿着一件普通之极的皮夹克,嘴里叼着一根雪茄,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又狠狠的吐出烟雾,感受着嘴里的味道,脸上全是享受。
    看他这样子,谁又能想到,这位就是西方黑暗世界大名鼎鼎的情报之王呢?
    比埃尔霍夫抽出一根雪茄,递给苏锐:“要不要尝尝,来自古巴的最顶级的雪茄。”
    苏锐摇了摇头:“我对雪茄可不太懂,也就是前一段时间才刚知道,原来抽这玩意儿不用吸到肺里。”
    比埃尔霍夫笑了笑:“有些时候,找个风景好的地方,坐上半个小时,慢慢品着雪茄,可真是一种享受,会让人忘掉所有的烦恼。”
    “怎么,最近有心事?”苏锐问道。
    在他的印象里面,比埃尔霍夫平时可不是这个样子,这货对什么事情都是大大咧咧的,而且很有野心,可他此时的状态,竟流露出了一种惆怅的感觉。
    “能找个地方喝喝酒吗?”比埃尔霍夫说道。
    “呵呵,这可真不像你。”苏锐笑了起来,“我觉得我现在应该幸灾乐祸才对。”
    比埃尔霍夫一脸哀怨:“亲爱的阿波罗,你不能这样,我们是朋友,你怎么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不然我就走了。”苏锐说道。
    他可不认为堂堂的情报之王千里迢迢的来到都灵,是为了在自己面前扮演怨妇的。
    “我遇到了背叛,差点死掉了。”比埃尔霍夫说着,把自己的领口给扯开,露出了肩膀。
    而在肩膀上,赫然有一个匕首造成的伤痕,看起来应该有个把月了。
    “贯穿伤么?”苏锐看了看,“你这是捡了一命。”
    说到这里,苏锐摇了摇头,没有任何人想遇到“背叛”这种事情,可恰恰这种事情所造成的危险也更大。
    “确实是贯穿伤。”比埃尔霍夫说道,“其实距离我的心脏也不过十几厘米,如果不是我躲的快,你可能就见不到我了。”
    这货的脸上满是悲伤。
    “行了,别假惺惺的了。”苏锐拍了拍他的肩膀,“这种事情还能让你感觉到郁闷?”
    西方黑暗世界如此惊险,比埃尔霍夫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几乎已经变成了巨头,这一路上所遭遇的危险可不少,无论“背叛”或是“刺杀”都是家常便饭。
    “当然了,那是我最喜欢的一个模特。”比埃尔霍夫说道:“我觉得我的感情受到了欺骗。”
    “既然发生了这种事情,看样子是得陪你喝一杯。”苏锐指了指停在一旁的车子,“你带路吧。”
    到了一间酒吧,苏锐说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我很感兴趣当时的情景。”
    这家伙竟是有点迫不及待的样子了。
    “你之前表现的可没那么感兴趣。”比埃尔霍夫耸了耸肩:“我看你是想要知晓床上的细节,而不是刺杀的细节,对不对?”
    苏锐抿了一口酒,笑了起来:“看来这种事情还真的发生在床上呢。”
    “那是必然的,如果不是在床上的话,她又怎么可能有机会对我下手?”比埃尔霍夫一提到这一茬,神情之中还有点不忿。
    “你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的提防之意吗?”苏锐摇了摇头,“这件事情好像也没那么难。”
    他知道,比埃尔霍夫其实是个警惕性极高的人,很少有人能够完全博取他的信任。
    “我真是没想到她会是卧底。”比埃尔霍夫说道,“她跟了我足足一年了,竟然还做出这种事情……当时,这把匕首就藏在枕头下面。”
    他的脸上露出了自嘲的神情:“说起来,这把匕首还是我送给她的礼物,结果却被她用来刺杀我。”
    “别沮丧了。”苏锐举起杯子和他碰了碰:“你这不还没死吗?”
    “发生了比没死更加重要的事情。”比埃尔霍夫说到这里,脸上全然都是悲愤之色:“我……这件事情……我真不知道该……”
    “你支支吾吾干什么?”苏锐看着比埃尔霍夫的怪异神情,然后说道:“你不会是……那方面出问题了吧?”
    比埃尔霍夫竟是捂住脸,随后狠狠的抓了几把头发。
    苏锐看着他的表现,先是瞪大了眼睛,随后哈哈大笑!
    “我说,你还真的出问题了啊?”苏锐的眼泪简直都要笑出来了,“发生功能性的障碍了?”
    比埃尔霍夫点了点头,他的脸色非常不好看:“阿波罗,你能不能别笑了?”
    “能,我尽量控制,尽量控制。”苏锐说着,用双手捏着自己的脸,努力憋着笑。
    “我都差点死了,能不能有点同情心?”比埃尔霍夫无奈的喝了一口闷酒。
    停顿了一下,他又说道:“不过,这话说回来,发生了这种事情,还不如死掉算了呢。”
    苏锐根本憋不住笑了,掏出一张纸来,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笑得浑身颤抖。
    几分钟后,他才说道:“还真是难为你了,我想,那个模特,一定是在你最激情的时候忽然把刀子拿出来捅向你的吧?”
    也只有在那种时候,人的防备心是最低的,甚至意乱情迷,根本不会注意到这模特拔刀的细节。
    “这模特跟了我很久了,她知道我的一些习惯,越是到了关键时刻,我就越是会闭上眼睛,所以……”
    苏锐把话茬接了过来:“所以,她就特意选择在你闭上眼睛的时候动手,这样你的防备度最低,对不对?”
    比埃尔霍夫点了点头:“要不是我感觉到了不对,提前睁开了眼睛,否则的话……就没命了,不过现在看来,这付出的代价着实有点大。”
    说到这里,他还本能的瞄了自己的裤裆一眼。
    “你去看医生了吧?”苏锐强忍着笑,问道。
    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在那种激情的关头,遇到一些意外事件,很容易引起某些障碍,更何况,比埃尔霍夫遇到的还是生命危险。
    恐怕,在最近这一段时间以来,他只要面对那种事情,就会本能的想到那把捅向自己心脏的匕首。
    这心理阴影可真是大发了。
    “看了医生,还是不行。”比埃尔霍夫说道:“医生说了,这是心理问题,除了我自己,没人能帮忙。”
    “那这可是个好机会。”苏锐说道。
    比埃尔霍夫的表情顿时精彩了起来:“我连男人都要当不成了,你竟然还说这是个好机会?你究竟有没有同情心?怎么试都不行,我的那些女人们都要看不起我了……”
    “你想想啊,你前些年那么放纵,对身体消耗过度,正好这一段时间什么都不能做,不如好好的补一补身体。”苏锐笑着说道。
    “况且,你如果继续这么浪下去,恐怕也撑不了多久。”苏锐笑着拍了拍比埃尔霍夫的肩膀,“所以,干脆就把这次机会当成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短暂的歇歇脚。”
    说着,他的声音提高了一些,义正言辞的说道:“不就是阳……咳咳……痿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阳-痿就不是男人了?”
    此言一出,瞬间有很多道眼光朝着比埃尔霍夫纷纷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