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838章 人在屋檐下!
    白秦川挂了电话,看着刚刚进门的嫩模,摇了摇头:“今天晚上我可能回不来了,就算回得来,估计也没多少兴致了。”
    那个嫩模的脸上满是失望,为了这一场约会,她可是足足等了一个多月呢。
    然而,她没有等到白秦川的任何回复,只听到了一道关门的声音。
    这嫩模在这一瞬间变得非常失落。
    以往这种情况也有很多,她本以为自己应该习惯了才是,可是,今天,她还是难掩失落。
    走进了浴室里面,这嫩模望着镜子里面自己那漂亮的脸,眼神之中满是空洞。
    “这不该是你的生活,不是吗?”她问着镜中的自己。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她沉默了几分钟,眼睛里面闪过了一抹坚定的意味。
    “是时候告别过去的自己了。”
    说着,她从包包里面拿出了卸妆油,对着镜子把自己的妆卸掉,而后仔细的把脸上的每一个水珠擦干净,带上门,离开。
    走在走廊中的时候,她打开了微信,调出了白秦川的对话框,在里面打了几行字。
    只是,打完字之后,她的手一直放在发送键上,迟迟的没有按下去。
    等到电梯来了,这漂亮清纯的嫩模终于下了决心,把之前打出来的那几行字全部删掉。
    嗯,一点儿都没有留下。
    随后,她直接删除了白秦川的好友。
    这位嫩模知道,或许在过了很多天之后,白秦川才会发现这个事实。
    但,那又怎样?
    如果白秦川想要再寻找她的话,以前者的能量,肯定是可以找的到的,但是,白秦川可能永远也不会去找的。
    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再见,首都。”在电梯门缓缓关上的那一刻,这位嫩模说道。
    …………
    白秦川坐在车子里面,他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很喜欢的这个嫩模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他那一句轻飘飘的没有告别的话语,便让一个漂亮姑娘心灰意冷,然后重新选择开始新生活。
    当然,估计等白秦川发现自己被删除好友,至少也得一个来月之后了,他和对方一直是保持类似的联系频率。
    此时,他坐在车子上,回想着先前蒋晓溪打给自己的电话,眼神之中带着清晰的无奈之色:“女人,真是一种报复心很强的生物啊。”
    很显然,白秦川觉得蒋晓溪此举是在报复自己。
    停顿了一下,他又自言自语:“白振林啊白振林,你惹谁不好,偏偏惹到了蒋晓溪的头上?你这让我很头疼啊。”
    这还只是头疼的开始罢了。
    等到半个小时之后,白秦川到达了现场,发现苏锐也在。
    于是,他更头疼了,脑门上都多了好几根黑线。
    这两人怎么凑到一起去了?
    “看来,白大少爷的心情不怎么样啊。”苏锐看着十几米外的白秦川,淡淡的笑道。
    蒋晓溪看了苏锐一眼:“他的心情本来没这么差,看到我们两个站在一起,才会如此的。”
    “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苏锐扭头看了看蒋晓溪,“你还真是把他给看的透透的。”
    “过奖过奖,本美人鱼并没有那么厉害。”蒋晓溪也笑了起来。
    “比我还自恋。”苏锐说道。
    看到他们笑着,白振林的心里面已经是愤怒无比了,他立刻走到白秦川的面前,说道:“秦川,今天大杰被他们给打了,你必须要替大杰主持公道!”
    这不知不觉已经带上了命令的口吻了。
    “振林叔叔,你先淡定一下。”白秦川转脸看到了白大杰,对方那鼻青脸肿的样子实在是不堪入目,白秦川甚至都不想多看一眼。
    他一看就知道是苏锐的手笔了。
    “秦川哥,你帮我报仇!”白大杰激动的扑了上来,随后指着苏锐和蒋晓溪:“我大哥来了,你们两个死定了!”
    白秦川脸上的黑线不禁更多了些,他在内心深处早就把这个不成器的远房弟弟给骂了好多次了。
    惹谁不好,偏偏惹苏锐和蒋晓溪?
    “是啊,秦川,绝对不能让别人这么欺负咱们白家人!”
    这句话是王艳娟说的。
    随着她走过来,胸前的气味也传进了白秦川的鼻孔里面。
    “我去……这什么味道……”
    白秦川的脸色骤然变得难看无比,他直接掩住了口鼻,胃里一阵翻涌。
    其实,比这气味更让人作呕的,是王艳娟所说的话。
    什么叫别人不能欺负白家人?你们这些远房的也算是白家人?
    一提这事,白秦川就冒火——要不是本少爷失了势,你们能有进首都受重用的机会,结果倒好,我现在天天什么事都不能干,光给你们擦屁股了!
    然而,这个时候,后知后觉的白振林一家三口还是没有注意到白秦川的心态变化,他们还以为白家大少爷分分钟就要把对方给踩在脚底下呢。
    白秦川抚摸了一下额头,似乎是要抹掉脑门上的黑线。
    “道歉。”他说道。
    “是啊,我大哥让你们道歉,听到了吗?”白大杰嚣张的喊着,还冲苏锐竖了个中指!
    白振林和王艳娟夫妇也都轻出了一口气,白秦川来撑场子了,也就意味着他们不用太丢脸了。
    “你们怎么还不道歉?都特么的聋了吗?难道你们不知道我大哥是谁?”
    白大杰看到苏锐和蒋晓溪都微笑着,心中怒火更盛:“信不信老子回头让你们跪在地上认错?快点给我道歉!”
    真是嚣张的二世祖啊。
    可是没想到,他这句话才刚刚喊出来,后脑勺上就重重的挨了一巴掌!
    “我是说让你道歉!”白秦川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我道歉?”这时候,白大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没错,就是这样!”白秦川猛的一推白大杰的后背,“去给我道歉去!”
    “大哥,你看看清楚,被打的是我,怎么能轮到我道歉呢?”白大杰怀疑自己大哥的脑子坏掉了。
    “秦川,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搞错了啊?”白振林也难以置信的问道。
    “我没有搞错。”白秦川看了白振林一眼:“不光是白大杰要道歉,你们一家三口也全都要道歉!”
    其实,白秦川也是有着自己的判断的,他了解苏锐,知道苏锐从来不会无缘无故的找别人麻烦,但是白大杰就不同了,自从来到首都之后,仗着白家的名头,已经惹了不少的麻烦了。
    而且,白秦川也看到了茵比,他估计白大杰八成是盯上了这个丰满的外国姑娘,想要占为己有,这才和苏锐发生了冲突。
    一想到这里,白秦川就气的不打一处来,这个白大杰可真是个草包,难道就不想想,能被苏锐带在身边的姑娘,会是什么样的身份?
    其实,这是白秦川想多了,苏锐即便到了现在的阶段,也还是能够保持淡定从容的心态,交友也从来不看家世身世——哪怕是再有权有势的人,只要不对他的脾气,还是该踩就踩。
    “没听明白吗?”
    白秦川的声音忽然提高了八度:“我让你们现在去道歉!给我道歉!”
    他很少这么吼,显然心态已经不稳了。
    “秦川,这……”
    白振林一下子迟疑了!
    “如果不道歉,那么就永远滚出首都!”白秦川火了。
    他自己的事情都忙不完呢,结果那些所谓的家里人接二连三的在背后捅娄子,这一段时间真是焦头烂额,他已经烦不胜烦了。
    滚出首都?
    听了这话,白振林和王艳娟都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你们聋了吗?”白秦川低吼道。
    苏锐和蒋晓溪那笑吟吟的样子让他很不爽,但是这不爽偏偏还只能发泄在白大杰一家三口的身上。
    王艳娟受不了这样的语气刺激,顿时尖声喊道:“白秦川!我们一家进首都是老爷子决定的,你说了可不算!”
    白秦川看向王艳娟,声音忽然变得很淡很淡:“不好意思,这种小事,我说了还是算的。”
    在这一刻,他的心底忽然涌出了一股深沉的无力感。
    是的,这不是他想过的生活。
    心累无比。
    此时此刻,白秦川并不知道,就在半个小时之前,和他共处一室的那个嫩模,也有同样的感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白振林知道,一旦白秦川发怒了,那么他们真的可能被赶出首都的,而一旦离开了首都,也就离开了白氏家族的核心圈子,未来再想接近,也就是千难万难了。
    白振林并不傻,他看到白秦川现在的态度,基本上也就猜出来为什么会如此了。
    他们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这个人绝对不是蒋晓溪,而是站在她身边那个笑吟吟的男人。
    “去道歉!”白振林对儿子和媳妇说道。
    然而,他媳妇丝毫不给面子,尖刻的说了一句:“白振林,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听了这话,白振林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然后,他猛然扬起手,狠狠的抽了老婆一巴掌!
    “去给我道歉!带着你的儿子!”白振林愤怒的低吼道,那白净的面庞已经全红了。
    王艳娟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待遇,捂着脸大哭起来。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白振林的身上。
    他走到蒋晓溪和苏锐的面前,说道:“我教子无方,向二位致以深深的歉意。”
    蒋晓溪笑吟吟看了白秦川一眼,并没有回答。
    而苏锐则是说道:“因为你的儿子,今天晓溪姑娘的酒吧损失了一百多万,你负责赔偿。”
    白振林没有任何怨言,立刻答应下来:“好的,晓溪这边的损失我来负责,一定让您满意。”
    “等一下。”而这时候,一直没怎么出声的茵比忽然开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