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832章 我就是死神!
    “你说什么?你真的对傲雪这样讲?”
    听了这话,苏锐的表情顿时变得艰难了起来。
    看着苏锐那紧张的样子,茵比顿时笑的花枝乱颤。
    “你紧张什么啊?”茵比说道,“就这么在意傲雪的想法?”
    苏锐使劲的咳嗽了两声,然后淡定了下来:“然后呢?又发生什么了?”
    “然后我告诉她,我和你虽然共处一室好几天,但是什么都没有做。”茵比说道。
    苏锐松了一口气。
    “不过,我又告诉傲雪小姐,我都被你看光光了。”茵比话锋一转。
    这个弯太急了,差点把苏锐给惊得从椅子上摔下来。
    “你……”苏锐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他确实是阴差阳错的看到了茵比某些不该看的地方,人家这么说,他也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好啦,这句话是逗你的。”茵比强忍住笑。
    “后来呢?”苏锐没好气的说道:“傲雪真的答应和你合作了?”
    “其实,我们家族虽然有的是钱,但是,能源总有耗尽的那一天,我们必须要寻求转型,否则的话,未来等待着我们的,只有油尽灯枯一条路。”茵比说道,“我们愿意让出管理权,只是投资,不干涉任何的公司决策,而且没有任何的对赌协议,对于这一点,傲雪没有理由拒绝。”
    “这么丰厚的条件,似乎不符合你们的风格。”苏锐笑了笑:“我从来不觉得你们像是会做慈善那种人。”
    “不是做慈善,而是赌一个未来。”茵比说道,“现在,传统能源产业的日子可是不怎么好过。”
    “不管怎么么样,我都不希望这其中有太多关于我的因素在。”苏锐说道。
    “怎么,你会认为这是我在故意卖你人情,所以才这样的吗?”茵比笑道。
    苏锐并没有回答,而是伸出手来,在他的心里面,自然有着一把标尺。
    看着苏锐伸出手,茵比眉开眼笑,笑眯眯的握住了。
    “你接下来在华夏首都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吗?”苏锐问道。
    “见一见几个战略合作伙伴,谈一谈接下来的发展。”茵比说道。
    茵比的战略合作伙伴,自然是这个国家的几个能源巨头了。很多人这辈子都很难见到的大佬们,茵比却是说见就见。
    “我陪你逛逛首都吧。”苏锐说道,“可能也就两天时间,然后我估计要回一趟欧洲。”
    “是吗?那我们时间正好对上。”茵比说道:“我们可以同行。”
    “搭乘你的私人飞机吗?”苏锐笑道,“我可以顺便省下机票钱。”
    “这一次我是乘航班来的。”茵比拿起了手机,“不过如果你跟我一起回去的话,我可以现在就让私人飞机飞过来。”
    苏锐还想着阻拦呢,没想到,茵比竟然直接把信息发了出去。
    “也好,我就不帮你省这个钱了。”苏锐笑了笑,也没再客气。
    茵比此次确实很真诚,因此,苏锐心中的芥蒂也消除了不少。
    两人简单的聊了几句,茵比便去冲了澡,换了一身裙装。
    这长裙把她的身材勾勒的无比清晰,略显夸张的曲线极具视觉冲击力。
    苏锐笑了笑,竖起了个大拇指:“你这一健身,吸引力更强了。”
    以前茵比丰满的夸张,略微有点肥胖,而这么一健身,去掉了不少脂肪,但是不该瘦的地方却一点没瘦,整个人似乎充满了弹性,若是遇到了一些未经人事的小年轻,恐怕直接就缴械投降了,简直毫无抵抗力。
    苏锐带着茵比去吃了烤鸭,后者第一次见识到这样的食物,感到十分惊艳,赞不绝口。
    看着茵比满嘴油光的样子,苏锐笑着说道:“估计你再在首都呆上几天,可能就要重新胖回去了。”
    茵比的心态看起来不错,听了之后,反而眉开眼笑:“没关系,我在这里暴饮暴食之后,回去就可以节食了。”
    说完,她竟又主动卷起了几片烤鸭,吃的那叫一个香甜。
    吃完了饭,茵比想体验一下华夏的夜店,于是苏锐便随便挑了一个酒吧。
    在国外,夜店是一种文化,而在国内,很多比较传统的长辈都不太喜欢年轻人去这种场所。
    苏锐有点不太适应这酒吧,比较吵,说话都得贴着耳朵扯着嗓子喊才行。
    茵比坐在高脚椅上,一边喝着酒,一边随着音乐轻轻晃动着。
    不过,由于她的某些曲线比较起伏,所以,哪怕是轻轻的晃着身子,也能引起不小的波纹,再加上茵比本身的容貌就很好,因此有很多男人的眼光都时不时的朝她这边看过来。
    苏锐摇了摇头,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在茵比的身边,恐怕这妹子都不知道要被别人搭讪多少次了。
    “对了,苏锐,你最近和死亡神殿打交道了吗?”茵比忽然想到了什么,然后凑到了苏锐的耳边,大声的喊道。
    苏锐想了想,回喊了过去:“有打交道,这交道打的还不浅。”
    这种说话方式可真累啊。
    “怎么了?”茵比贴着苏锐的耳朵,说道,“又有激战吗?”
    “我遇到了死神!”苏锐喊道。
    “死神?”茵比忍不住的大声重复了一遍。
    “对,没错,我就是死神!”
    这句话不是苏锐说出来的,而是从茵比的身后传来。
    茵比本能的转过脸去,却看到了几个年轻男人。
    “死神就是我,我是能够让你欲-仙-欲-死的神!”其中一个染着黄毛的男青年喊道。
    苏锐头一回听说死神还能用这种方式来解释,还真是挺新鲜的。
    不过,这可是国际友人啊,就这么上杆子的调戏,难道不觉得太给华夏人丢脸了吗?
    于是,苏锐皱了皱眉头。
    “你们说什么?”茵比的华夏语虽然挺标准的,但是对一些成语还是不太了解。
    不过,她已经不需要了解了,因为那几个年轻男人已经开始用肢体语言来进行表达了。
    那黄发青年直接上手,拉住了茵比的手腕!
    “美女,一起跳个舞啊?”他微笑着说道。
    在说这话的同时,这货的眼神还顺着茵比的胸口往下面看过去,那雪白的沟壑让他的眼珠子差点没直了。
    这么性感的尤物,一定得弄到手才行!
    苏锐看到此人的动作,并没有立即出手,而是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茵比的手腕。
    此时,她的手腕上并没有佩戴那能够夺人性命的毒针,否则的话,这男青年神不知鬼不觉的就会被要了性命了。
    茵比摇了摇头。
    她指了指苏锐,提高了音量:“我已经有男伴了。”
    “不介意多几个吧?”这黄发男青年笑道:“这酒吧老板是我的朋友,如果你能够听我的话,以后在首都,我让你横着走,出了任何事情,我都可以罩着你!”
    让你在首都横着走!
    这句话苏锐都不敢说,这黄发青年的口气可真的不小啊。
    这几句话总算是被茵比听懂了,她立刻笑靥如花:“可是,你说的那些事情,我的朋友好像也能办到哎。”
    “你的朋友?”
    那几个青年估计真是横行霸道习惯了,立刻看向了苏锐,眼中明显不怀好意,充满了挑衅和警告的味道。
    其实,就算这时候茵比不提到苏锐,苏锐也准备站出来了。
    他站在了黄发青年的面前,看了看对方那仍旧抓在茵比手腕上的手,冷冷的说道:“放开。”
    “我就不放开。”那男青年挑衅的看着苏锐,甚至还极其恶心的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这个洋妞儿,我今天晚上要定了。”
    苏锐忽然咧嘴一笑:“别说我没给过你机会呢。”
    其实,到了苏锐这个程度,一般已经很少直接踩人了,他会认为这种事情并没有太大的意思。
    可是,总有不开眼的家伙往枪口上撞,这还真的怨不得苏锐。
    “我白大杰自从来到首都之后,还从来没有遇到过敢对我横的人呢!”这男青年嘲讽的说道。
    这是自报家门了啊?
    其实,在某些圈子里面,自报家门往往是一件很忌讳的事情,因为很多时候所做的事情,并不能够配得上他们的身份。
    而此时,这个白大杰,却好死不死的选择了一条最愚蠢的道路。
    “白大杰?”苏锐摇了摇头,“不好意思,我还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你现在已经听说过了,后悔还来得及,否则的话,我今天晚上,就让你……啊!”
    这白大杰的话还没说完呢,立刻疼的发出了一声惨叫!
    不过,他这惨叫在音量极大的酒吧内部,根本不会引起别人的主意!
    “啊!好疼,好疼!快松手!快松手!”
    这白大杰的脸都疼的变形了!
    苏锐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正用着力呢!
    白大杰从来不曾感受过这样的挤压感,他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被捏碎了!
    此时的他根本顾不得再去抓着茵比的手腕了,苏锐这看似轻描淡写的反击,就已经让他浑身颤抖了!
    …………
    而这个时候,在酒吧的二楼,有一个身穿包臀短裙的女人,正端着一杯红酒,伏在栏杆上面,目光在场间逡巡着,几秒钟后,她便看到了苏锐和白大杰相持的场面。
    “真是有点意思,山不转水转呢。”她红唇轻启,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