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829章 我帮你搞定白秦川
    苏锐这丝毫不怜香惜玉的举动,让蒋晓溪一时间有点愣住了。
    她容貌和身材都算得上是极好的,平时在异性之中很受热捧,什么时候遭遇过这样的待遇?
    随后,蒋晓溪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笑了起来。
    “苏锐,你站住。”她说道。
    “时间不早了,回去睡觉吧。”苏锐摆了摆手。
    他是真的不想和那些在首都的蒋家人有任何的接触。
    然而,苏锐的拒绝却并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仍旧有高跟鞋的声音从他的身后蹬蹬蹬的传来。
    “今天,白秦川告诉我,他说他很羡慕秦冉龙。”蒋晓溪跟在后面上说道。
    苏锐停下了脚步,转脸看向身后的漂亮女人:“白大少爷是能说出这种话来,但是,他这是不是真心话,我可就说不太好了。”
    “我说他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说你对他作出过类似的评价。”蒋晓溪说道。
    “那么,你今天来这里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千万不要说是在找咱们两个的共同点。”苏锐摊了摊手:“不好意思,我没兴趣。”
    “好久不见我的青鸢姐了。”蒋晓溪话锋一转。
    “我昨天才和她视频过。”苏锐看着蒋晓溪的面容,发现她的五官和蒋青鸢还真有一点相似之处。
    “那你什么时候会再见到她呢?”蒋晓溪问道。
    “快了。”苏锐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沉默了一下。
    这沉默不是因为不确定,而是他很仔细的计算了一下近期的行程。
    看来,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这一趟欧洲之行,都是难以避免的了。
    “我也好久没有见到她了。”蒋晓溪说道,“要不,你带我一起去。”
    苏锐盯着她的眼睛:“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
    “不,我这次来就是见见你,聊聊天,没有任何其他的目的。”蒋晓溪微笑着说道:“只是,青鸢姐一个人在国外,我真的很想念。”
    苏锐盯着她的眼睛:“你莫不是要重振蒋家声威的吧?我实话告诉你,这样的希望实在是太小太小,你不如趁早放弃。”
    “我并没有痴心妄想。”蒋晓溪的脸上仍旧带着微笑,“我如果想要重振蒋家声威,何必等到现在?何必要来找你?”
    停顿了一下,这蒋晓溪又说道:“最关键的是,我并不想要担起任何不该我承担的责任,我只是半个蒋家人,仅此而已。”
    “你千万不要告诉我,你只是想要单纯的见一见我。”苏锐说道。
    他忽然觉得,面前的这个漂亮女人有一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
    当年的蒋青鸢号称是首都最有智慧的女人,而和她有着血缘关系的蒋晓溪,看来智商也不差。
    “没错,我本来的确是这样想的。”蒋晓溪说道,“但是,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你改什么主意了?”苏锐眯着眼睛问道。
    他知道,无论这个女人嘴上说自己如何的没有目的,但她就是有备而来,这是绝对无法否认的。
    “你带我去见一见青鸢姐,我就帮你一个忙。”蒋晓溪的目光盯着苏锐,里面有些灼灼的味道。
    苏锐揉了揉眼睛:“你别这样看着我,这会让我觉得你在暗恋我。”
    的确,蒋晓溪此时的目光确实是比较热,明显有些不太淡定。
    “暗恋你倒是不至于,但是我还挺佩服你的。”蒋晓溪说道,“要不坐下谈?站在这大厅门口,似乎是有点不太合适。”
    “不用,我没打算让这场谈话进行多长时间。”苏锐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说道,“说说吧,如果我带你见到了青鸢,你准备帮我一个什么样的忙?”
    停顿了一下,苏锐又说道:“你应该明白,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能够帮到我了。”
    “你让我见青鸢姐,我帮你搞定白秦川。”蒋晓溪淡淡的说道。
    这可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了!
    她看起来很平静,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如此的震撼人心。
    “搞定白秦川?”
    听了蒋晓溪的话,苏锐摇了摇头,笑道:“这一点可能真的很难,就连我都不敢说出这样的话,你凭什么自信能搞定白秦川?”
    经过最近几次接触,苏锐知道,其实白秦川并不比贺天涯容易对付,他更低调,更隐忍,也更有大局观,比贺天涯少了几分犀利,却多了一分稳重。
    接下来,这蒋晓溪就抛出了一句经典的话来:“你别忘了,你是男人,我是女人……而且,我还是个美女。”
    “据我所知,白秦川喜欢网红脸和那些嫩模。”苏锐笑了笑,“你虽然很漂亮,但是似乎并不符合他的奇葩审美观。”
    “我和他睡过了。”
    蒋晓溪很直白的抛出了这个事实。
    苏锐听了,有些难以置信,似乎是在感慨于蒋晓溪的坦诚:“这种事情……你没必要告诉我的……我真的不感兴趣……嗯,你们睡了几次?”
    这句话,真是让蒋晓溪有点哑然失笑。
    “你还想知道什么细节?”蒋晓溪看着言不由衷的苏锐,“你是不是还想问一问,白秦川到底能坚持多久呢?”
    苏锐连连摆手,那表情一本正经:“没有,没有,我对你们的细节不感兴趣,真的。”
    他越是这样,越是显得很贱,而且,他眼底还流露出一丝很感兴趣的光芒。
    “就一次而已,还是喝了不少酒。”蒋晓溪伸出了一根手指,“那一次,勉强算是个意外吧。”
    “先说说你怎么帮我搞定白秦川吧。”苏锐说道,“千万不要说你嫁给他就是在帮我了。”
    在苏锐看来,蒋晓溪这种智商的女人,倘若真的和白秦川结合在了一起,那可就会让对方如虎添翼了。
    苏锐虽然目前并不想要把白秦川给置于死地,但是同样也不希望看到对方更加强大下去。
    “我今天晚上流露出嫁给他的意思,但是被他拒绝了。”蒋晓溪笑了笑,她的笑容之中并没有多少挫败感。
    “然后呢?”苏锐笑了笑,“你总不能强行去嫁给他吧?”
    “我自有我的办法。”蒋晓溪笑了笑,“而且,搞定他,并不一定要嫁给他,这是两码事。”
    苏锐忽然沉默了,而后话锋一转,说道:“你喜欢白秦川吗?”
    “纯友情罢了。”蒋晓溪说道,“谈不上喜欢,但结婚和喜欢是两码事。”
    “不,我想,你还是仔细的思考一下吧。”苏锐淡淡的说道,“终身大事,还是尽量不要勉强。”
    说完,他便快步走向了电梯。
    而这一次,蒋晓溪愣住了。
    她在原地怔怔的站了许久,才摇了摇头,说道:“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对你死心塌地了,你和白秦川,真的不一样。”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
    苏锐虽然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蒋晓溪挺意外的,甚至对她和白秦川之间的关系还有点感兴趣,但是,对于她准备用自己为“代价”来达成某些事情的行为,还是不太支持的。
    苏锐从来都不是一个特别功利的人。
    一分钟后,苏锐站在了周安可的房间门口。
    他并没有立刻敲门进去,而是给对方发了个信息,内容很简单——我来了。
    结果,下一秒,周安可就已经拉开了房门。
    “怎么一直没睡呢?”苏锐笑着说道。
    “也没有睡意。”周安可说道。
    其实,她是在担心苏锐的安危。
    “洗完澡了啊?喷喷香。”苏锐笑着说道。
    “你也去洗澡吧。”周安可轻声说道,她忽然抬起了眼睛,看着苏锐,俏脸之上多了一丝红晕,“要不,你今天晚上,就住在这里吧?”
    “你就不怕我……”
    苏锐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周安可所打断:“我都说过了,相信我,我已经准备好了。”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却充满了坚定。
    “呃……”苏锐摸了摸鼻子,然后咳嗽了两声:“那什么……我先去洗澡,我先去洗澡。”
    “嗯,好。”
    周安可轻轻的应了一声,俏脸变得更红了一些。
    苏锐走到了浴室里面,打开了花洒,站在了淋浴下面,说实话,虽然周安可已经说出了这么主动的话语,但是苏锐现在却并没有多少那方面的欲望。
    这个姑娘,是让人想要发自内心去呵护的,而不是去征服。
    苏锐并不是那种见到美色就迈不开脚步的人,他其实内心深处一直清楚的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洗完了澡,苏锐穿着浴袍走了出来,发现周安可就靠着床头,脸色红的好像是要滴出水来。
    “哎呀,你不用这么紧张的。”苏锐苦笑了一下:“很多事情,都是顺其自然的。”
    他本来就没打算今天晚上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
    周安可轻声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的……快上床睡觉吧。”
    上床睡觉。
    这四个字从很多人的嘴里说出来,可能都会带有一些稍稍偏暗示的味道,但是,用周安可那软软糯糯的腔调说出来,感觉立刻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似乎让人的内心都可以变得平静。
    苏锐伸出手,抹了一把很是僵硬的脸,然后掀开了被窝,钻了进去。
    周安可看着苏锐的动作,轻轻的咬了咬嘴唇,然后什么都没有再说,轻轻的掀起被子,躺在了苏锐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