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826章 把简单变复杂的幕后者
    苏锐风风火火的出现在了一幢写字楼的顶层。
    这顶层看起来是一个装修设计公司的办公室,但是实际上却是国安的一个秘密办公地点。
    像这种办公地点,国安还有很多很多。
    大晚上的,这写字楼里有很多办公室都是灯火通明着,人们都在电脑前繁忙的工作着,大城市的工作压力确实是太大了。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这顶层看似忙忙碌碌的“装修设计公司”,也就显得不那么惹眼了。
    这公司确实显得挺真实的,甚至还有前台。
    “我找汪泽龙。”苏锐直接对前台说道。
    这前台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汪总在,请随我来。”
    跟着前台姑娘,苏锐进入了一间会议室,汪泽龙就在里面对着一台笔记本敲敲打打,见到苏锐进来,立刻说道:“锐哥,你先坐,于玲玲,你给锐哥倒杯水,然后把我们这次主要的调查脉络给锐哥详细说说。”
    看来,这前台小妹也是个国安特工呢。
    “好。”
    于玲玲给苏锐端了一杯水,然后打开了投影。
    此时,投影上,出现了一张非常详细的脉络网。
    这脉络网上的每一个节点,都是一个人名,在人名的后面,有着小括弧,里面添加着对该人物的简要介绍。
    “很详细。”苏锐说道:“各位,辛苦了。”
    “其实也是顺带着做,如果真的能揪出凶手的话,那么就是为民除害了。”汪泽龙很谦虚的说道。
    他说的云淡风轻,可是,通过这不到一年时间的调查,就整理出来一张如此详细的脉络网,其背后所付出的辛苦一定是超出想象的。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那么汪泽龙在国安的未来一定是光明无比的。
    于玲玲开始给苏锐简单的介绍起这张脉络网了。
    “我们通过调查,发现背后的指使者非常的谨慎,不断的变换着线索的方向,按理说,正常人并没有理由这么做,这并不是什么特大杀人案,不需要用很多虚假的线索来掩盖真相。”于玲玲说道。
    她所说的话也是之前一直困扰苏锐的问题。
    按照常理来说,柯凝的案子很简单,只要顺蔓摸瓜,就能够找出幕后的主使者。
    这些年来,柯凝受到无数的刁难,每当她供职于一家企业,那家企业肯定会遭到人恶意的打砸,在这种情况下,在沂州,柯凝已经没有了立足之地,为了家人的安全,她不得不隐姓埋名,远走源江市。
    那可以让很多人为之惊艳的容貌,却给她带来了难言的噩梦。如果不是苏锐得到了苏无限提供的消息、及时出现的话,那么可能不仅不会从噩梦中醒来,反而会越陷越深。
    那些打砸抢的混混很容易找到,那些欺负柯凝家人的家伙也可以轻松的抓住,可是,一逼问他们是谁指使的,这些人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线索总是如此轻易的断掉。
    每当苏锐把注意力放在那些看起来非常明显的线索之上时,便几乎面临着无法追查下去的局面了。
    “柯凝曾经不断地遭受着骚扰,但是那些打手们都不了解情况。”于玲玲说道,“他们都是收钱办事,但是给他们钱的那个人,最后也没能找到,已经隔了太久,联系方式之类的都不存在了。”
    苏锐眯着眼睛:“接着说吧。”
    在他看来,幕后之人这么做,有三个原因。
    第一是他的地位很高,身份不宜暴露,所以才做的这么鬼鬼祟祟……如果身份暴露,那么对他会形成极为恶劣的影响。
    第二个原因可能是此人生性极为谨慎,无论做任何的坏事都会给自己留下退路,至少不会暴露。
    第三个原因……有可能这人有恶趣味,喜欢把简单的事情给变得复杂起来。
    这三个原因不是独立的,而是相融合在一起的,至少,苏锐认为,这幕后之人绝对有着这三个综合的特征。
    尤其是第三个原因,会让苏锐觉得此人有点可怕。
    这是一种神经质式的可怕。
    喜欢一个人,就主动去追好了,用真心去打动,比什么都强,何必去玩一出猫捉老鼠的游戏?而且把游戏的过程给设计的如此复杂?
    “后来,我们发现,柯凝在转业到地方的时候,曾经受过地方军转办某个负责人的刻意刁难。”于玲玲说道:“于是,我们便找到了这个人。”
    “他还记得当年的事情吗?”苏锐眯着眼睛问道。
    “他那时候就已经临近退休了,后来身体不太好,得了喉癌,几乎不能讲话了。”于玲玲说道:“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处于治疗之中,可惜的是……没过多久,他的癌细胞就扩散了。”
    对于一个将死之人来说,如果他不想说出什么事情的话,那么即便你的手段再激烈,也不可能从他的嘴巴里面掏出什么来的。
    苏锐沉沉的叹了一声:“如果在沂州都没找到什么结果的话,那么在源江市可能就更没什么线索了。”
    事实和苏锐所说的差不多,因为柯凝在远走源江市之后,很大一部分的时间里面,从表面上看起来是风平浪静的,虽然生活的辛苦,但是心里的枷锁却在一点点的减轻。
    这是不是能说明那个幕后之人已经放弃柯凝了?否则的话,为什么不继续骚扰她呢?
    “不,这只是表面。”
    于玲玲把脉络网图换掉,一张监控拍下的照片便出现在了苏锐的视野之中,初看起来,图片上是密密麻麻的人群。
    “当时,柯凝在源江市的一品茶楼打工,我们反反复复的对比了茶楼前的监控录像,发现了有两张面孔会经常出现。”
    于玲玲在电脑上敲了两下,投影上的图片便不断的放大,有两张脸开始渐渐地清晰了起来。
    “就是他们,基本上每天都会出现在一品茶楼的附近,他们不是去上班,也不是路过,而是极有目的的在茶楼面前逛一逛,再在附近抽抽烟,便离开了。”
    苏锐眯着眼睛,极为准确的把握到了重点:“他们每天都是如此吗?”
    于玲玲点点头:“一天不落。”
    很显然,他们应该就是来监视柯凝的。
    苏锐的表情有点冷:“这必然是目的性很强。”
    这两人既然能够长期监视柯凝,那么和那些之前对柯凝所在的企业进行打砸的人肯定不一样,他们或许知道的东西要多很多。
    “而且……”于玲玲说道,“在锐哥你出现在一品茶楼的那一次,是他们最后一次在监控之中出现,从此之后,这两人再也没有露面过。”
    “我知道了,能找到这两个人吗?”苏锐沉声说道。
    于玲玲这一句话,毫无疑问已经证实了这二人和柯凝之间的关系,当时苏锐把柯凝给带离了源江市,这两人也就没有再出现的必要了。
    她又按了一个按钮,出现了他们两个人的证件照,国安的调查效率还真是高的可怕。
    “已经找到了,两个人都吐了口。”于玲玲说道:“他们是受一个名叫张安祥的人指使,每天来盯着柯凝,每天的情况都会向张安祥汇报。”
    说到这里,汪泽龙插嘴了:“而且,还是高薪聘请,这两人的日薪都达到了一千块,可见幕后之人是个绝对不缺钱的主儿。”
    苏锐说道:“当然了,缺钱也不会这么个玩法,这个张安祥找到了吗?”
    “找到了,昨天刚找到。”汪泽龙说道。
    说着,他让于玲玲把脉络图调出来,苏锐发现那张图到了张安祥的位置便停止了。
    “他怎么说?”
    “结果很简单,也是受人指使,但是,这个张安祥和其他的人有点区别。”汪泽龙说道,“这是个高材生,还是一个外企的中层。”
    “有表面上的工作。”苏锐笑了笑,指了指周围的办公室:“和你们这边一样的,都是伪装?”
    “他说他是受所在企业副总的指示,才会做这件事情的。”于玲玲说道,“于是,当我们去寻找那个副总的时候,发现此人已经离开华夏,回到了欧洲总部。”
    “他是哪国人?”苏锐问道。
    “是俄国后裔,但是有着德国国籍。”汪泽龙说道,“所以我才立刻给你打电话,我们也不知道在找到这个家伙之后,线索会不会再一次断掉,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一定是最接近答案的一次了。”
    苏锐笑了起来:“你可是在电话里说,你们已经找到答案了。”
    “可能只差最后一小步了。”汪泽龙苦笑着说道:“我们鞭长莫及了,锐哥,到了欧洲,可能就得靠你了。”
    “好吧,你们辛苦了。”苏锐说道。
    他知道,其实国安的人手十分紧张,案子很多,能够把这件事情推到如此的地步,已经算是相当不容易了。
    汪泽龙笑着说道:“锐哥,你可得相信我的直觉,我的直觉已经帮我破了不少案子了,只要找到这个高管,那么一切可能就会顺理成章的解开。”
    苏锐点了点头,随后眼睛里面释放出了一抹精芒:“放心,他跑不了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灵光划过苏锐的脑海,他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我再看看刚刚的监控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