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825章 新的发现!
    “静兮是个好姑娘。”白秦川说道。
    “所以,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没下手。”苏锐抿了一口红酒。
    客观来讲,徐静兮的综合条件非常优秀,尤其是那厨艺更为她加分,无论在哪一个城市里面,她都会成为男人们竞相追逐的焦点。
    “很简单,因为家里不会同意的。”白秦川接着说道,“而且……在我的审美里面,静兮并不是符合我标准的美女。”
    “是的,我听说过,据说你喜欢网红锥子脸。”苏锐说道。
    “是啊。”白秦川叹了一声,“可惜,我家里也是万万不可能同意我找一个网红脸当媳妇的。”
    只是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有没有想起曾经的从车上扔下去的那一张照片。
    有些东西,过去了的,好像就永远的属于过去了,再也回不来。
    “我想,家里同不同意你和徐静兮的事情,与你帮不帮徐静兮的忙,似乎并没有绝对的关系吧?”苏锐说道,“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吗?”
    苏锐相信,即便白秦川已经短暂的失势,但本身的能量仍旧很强大,他如果花了心思去帮助徐静兮寻找父亲的话,不可能没有结果的。
    “关于站队。”白秦川苦笑了一下,“锐哥,我说出这个原因来,你可能都会感觉到可笑,徐家早年常来首都的时候,和白家关系不错,但是后来看起来似乎冷淡了不少,你可知道为什么吗?”
    “莫不是徐家得罪了你们白家不想得罪的人?”苏锐抬了抬眼,在他看来,这就是最有可能的原因了。
    “没错,徐元华大师得罪了我的长辈所不想得罪的人,而且,由于他的性格,还树敌不少。”白秦川苦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苏锐算是明白了,如果得罪一个两个的,以白家的能量,犯不着如此忌惮,但是现在看来,这徐元华大师当年可是得罪了不少人了,为了一个徐静兮,白秦川犯不着付出如此代价。
    “可你和她是朋友,不是么?”苏锐挑了挑眉毛。
    不得不说,白秦川的做法让他有点不喜。
    “确实是朋友,我也从私下里帮了一些忙,只是最近我自己都焦头烂额的,根本不可能对静兮投入全力。”白秦川说道。
    “白大少爷,别否认了,你就是一个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苏锐笑了笑。
    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嘲讽味道。
    “锐哥,你说的没错。”白秦川说道,“我确实在很多时候会更多的考虑自己。”
    说完之后,他沉默了几秒钟,又补充了一句:“其实,我们每个人,不都是这样吗?人都是自私的,只是程度不同罢了。”
    “不,我觉得,我和你不一样。”苏锐又抿了一口酒。
    其实,他和白秦川应该是属于完全相反的两个方面,苏锐是一个为了帮助别人宁可让自己遭受损失的人,哪怕受伤和牺牲都在所不惜,而白秦川并不是这样,在面对事情的时候,他会立刻选择对自己有利的那一方面,想都不用想。
    这就是他们的差距,而贺天涯和白秦川也是同一类人。
    望着这酒吧里的五彩灯光,苏锐不禁想起来那一次在酒吧里见到贺天涯的情形。
    这个看起来几乎是冷血动物的家伙,那一次竟然流泪了。
    苏锐同样可以肯定的是,贺天涯这样流泪,还是为了他自己。
    这个男人,断然不可能为别人掉一滴眼泪,哪怕是自己的亲爹,也是一样的。
    苏锐后来有专门让人去打听一下贺天涯的情况,但是这个家伙在回到美国之后,便好像是石沉大海,再也没有了消息,甚至连个泡都没冒一下。
    此人的谨慎程度真是不能低估。
    当然,贺天涯在这种时候的谨慎是完全正确的,毕竟苏锐之所以让人去打听他的情况,就是想要来一次主动出击的。
    这么好的机会,苏锐没有理由错过。他虽然一直都抱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几乎从不主动去招惹别人,但是贺天涯先前也是把他往死里逼了,有好几次都是险象环生,苏锐真的没有义务再放过他。
    就算是不能一次性的了结后患,但是最起码也能把贺天涯给打到痛,至少让他以后收敛一点。
    “锐哥。”白秦川摇了摇头,“其实,我们这么争来争去,你打我,我打你的,到底是图什么呢?”
    这初听起来真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
    苏锐沉默了一下,还是回答道:“不该你们拿的东西,你们不能拿;不该你们欺负的人,你们不能欺负。”
    白秦川笑了起来:“锐哥,你这可是正义的化身。”
    “这样说也让我很汗颜。”苏锐摇了摇头,“如果你掌握了白家的话语权,你会停下来吗?”
    “停下来?”白秦川摇了摇头,说道,“不,这不可能,哪怕我成为了白家的家主,白家也不会是我一个人的白家。而在咱们华夏,从古到今都是一句话——与人斗,其乐无穷。”
    “如果你们这边收手了,我可能也就会对很多事情既往不咎了。”苏锐说道。
    总是这么打打杀杀下去,何时是个头啊?
    这句话算是苏锐所给出来的超级重磅条件了。
    有些事情,并不一定需要用你死我活来解决,对竞争对手进行生理上的抹杀固然是可以永绝后患的,但是却在很多时候并不是最好的做法。
    “我是愿意这样做的,但是……我不敢保证。”白秦川还是很谨慎的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我能保证的是,我会尽力这样做。”
    说着,他伸出了一只手:“锐哥,谢谢你展现出来的友谊。”
    “友谊?”苏锐露出了嘲讽的冷笑,干干脆脆的说道:“不,我和你们白家之间,永远也别想谈得上友谊。”
    “那是因为利益吗?”白秦川又笑了笑。
    “不,不是友谊,不是利益。”苏锐盯着白秦川,“我真的不喜欢你们家,但是,没有谁是纯粹的好人,也没有谁是十恶不赦的坏蛋,你们白家保持平稳的发展,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有好处的,我坚信这一点。”
    白秦川的话语似乎大有深意:“锐哥,你这是在说我呢,还是在说我三叔?”
    “你见我哪个字提到了白家三叔了?”苏锐眯了眯眼睛,然后很认真的说道,“其实,客观来讲,他是个好领导,而且是个有情怀的人。”
    “我大概明白你的意思了。”白秦川说道。
    说着他举起了酒杯:“锐哥,干杯吧。”
    苏锐一饮而尽。
    白秦川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说道:“关于未来的事情,谁都说不好,不如去找我的嫩模去好好睡一觉。”
    还真是够直白的。
    他站起身来,而后伸了个懒腰:“多想一次大梦几千秋,所有烦恼全忘光。”
    苏锐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找你的嫩模好好睡一觉去,记得,别太激烈了,身体第一。”
    白秦川点了点头,笑了起来:“是啊,我估计我未来的人生也就会对这件事情感觉到勉强有点意思了。”
    “嗯,走了。”苏锐说道。
    今天这一场预料之外的谈话,其实所取得的结果还算是比较圆满的,不过苏锐知道,即便是白家服帖了,也并不指望能够一直平静下去,毕竟白秦川的那句话说出了真相——与人斗,其乐无穷。没了白家,其他的家族还是一样会冒出来的。
    而且,苏锐知道,像是白秦川这种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很多事情是不能完全相信对方的,拥有决定权的,不是任何人,而是——局势。
    只有顺势而为才行。
    “锐哥,我送送你?”白秦川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苏锐摆了摆手,走出了酒吧。
    而等苏锐的身形消失在大门口之后,一个穿着包臀裙的长腿美女走了过来,坐在了白秦川的身边。
    她的两条大长腿交叠在一起,十分引人注目。
    而白秦川则是很自然的把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两人的关系明显非常熟稔。
    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这绝对是一个接近满分的美女,而且——并不是白秦川所说的那种网红脸。
    “看起来你有点惆怅呢。”这美女拉着白秦川的手,“上去坐坐,我给你泡杯茶喝?”
    白秦川把目光从这美女的腿上转移到了脸上:“我到你这里来,只是为了喝茶吗?”
    “不然呢?”这美女巧笑倩兮,“或者说,你还想吃点别的东西?”
    配合着她的表情,这句话初听起来还真是很有杀伤力。
    “晓溪,你觉得今天苏锐的表现如何?”白秦川并没有被美女所诱惑,说道:“你的眼光毒,我信你的话。”
    “很简单的,如果你们不再惹恼他,他是绝对不会主动出击的。”这个叫晓溪的美女说道:“这对你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
    “好消息?我这心啊,还真是有点惴惴不安。”白秦川若有所思。
    …………
    等回到了酒店楼下,苏锐的电话响了起来。
    “锐哥,你之前让我追查的那件事情,现在已经有初步的结果了。”这是汪泽龙打来的。
    “哪件事情?”苏锐一时间没想起来。
    貌似他交给汪泽龙的事情还真不少。
    “柯凝的事情。”汪泽龙说道,“这件事情挺难查的,我拖了将近一年时间才找到答案。”
    ——————
    PS:小烈焰今天三岁了,这本书也写了三年半了,时间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