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最强狂兵 > 第2822章 日常互怼
    苏无限看着严祝:“怎么,你都能来,我还不能来吗?”
    说完之后,他从鼻孔里面淡淡的哼了一声:“养不熟。”
    养不熟的是什么?
    当然是白眼狼了。
    这一声“养不熟”,完全是因为严祝之前的那一声“前老板”。
    严祝心说我冤枉不冤枉啊,整天被送来送去的,人家好歹也是一个大活人好不好。
    不过,他并不敢对此多说什么,只能哭着脸道:“前……老板,我是在这附近当保镖的,暗中保护现老板。”
    “苏锐还要你保护?”苏无限没好气的说道,“你能打得过他?”
    严祝轻轻的咳嗽了两声:“前老板,您不能双标啊,您以前在外面吃饭的时候,我不也是一直在暗地里盯着周围异动的吗?”
    “而且……您对我现在的老板有意见,也不能把火朝我的身上发啊。”严祝哭丧着脸,“夹在大佬们中间,我也是相当不容易啊。”
    “臭小子。”苏无限指了指严祝,“你是我带出来的,这么些年,我还不了解你吗?”
    严祝嘿嘿一笑,挠了挠头,说道:“前老板,我怕您这会儿进去,会打扰到他们小夫妻,万一干柴烈火的,一下子被您浇灭了,该怎么办?”
    苏无限伸出手,指了指后面。
    于是,严祝的眼睛便瞪直了。
    苏无限那辆车的后排车门打开了,苏天清从里面走了出来。
    随后,她走到另外一侧,打开车门,从上面扶下来一位身穿运动装的老人。
    “我晕……老爷子都来了啊……”严祝见此,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这是要集体抓现行的吗?
    严祝且不说拦不住苏无限,苏老爷子都亲自来到这里了,他严祝只能主动给老人家拉开大门了。
    “老板,这不怪我,真的不怪我啊。”严祝在心里面默默祈祷着。
    同时,他也注意到了,在四周已经多了一些隐蔽的便衣。
    他们伪装的很好,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行人,只是,目光深处隐藏着浓浓的警惕。
    “爷爷,您好。”严祝看到苏老爷子经过身边,于是便看似很乖巧的喊道。
    他以前也经常陪着苏无限一起出入苏家大院,对苏老爷子很熟悉。
    “小严啊,很久没见了,最近做的不错。”苏老爷子拍了拍严祝的肩膀。
    严祝一阵紧张。
    老爷子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就给他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随后,他看到了笑吟吟的苏天清,连忙道:“姑姑,好久不见了,您显得更年轻漂亮了。”
    苏天清笑的那叫一个开心:“严祝,看你这小嘴甜的,不知道又骗了多少小姑娘了。”
    说完,她便搀扶着老爷子朝着饭店里面走去。
    其实,从严格意义上面来讲,苏天清的动作也算不上是搀扶,顶多算是轻轻地扶住罢了,毕竟,老爷子的步伐还是很稳健的。
    “前老板,我发现老爷子的气色要比之前好一些了。”严祝说道,他也算是少有的敢在苏无限面前开玩笑的下属了。
    “眼睛够毒的。”苏无限也没有对严祝惜字如金,“最近出了新的治疗方案,总算是有了新的突破了。”
    这句话无疑是个天大的好消息。
    “这真是太好了。”严祝由衷的说道。
    …………
    饭店里面。
    周安可看着对面的苏锐,有些稍稍的犹豫:“一定要在这里‘说’吗?”
    “并不是一定。”苏锐笑着说道,“只是觉得稍稍地有些好玩罢了。”
    其实,周安可现在已经处于微微头晕的状态中,并没有犹豫多久,人在酒精的作用之下,很容易意乱情迷,更何况,周安可本来就已经动了情。
    “那我小声说,你可要听仔细了。”
    周安可的脸上闪着动人的光泽,她说着,便微微地前倾身子,再一次轻轻的吻上了苏锐的嘴。
    苏锐伸出一只手,放在了周安可的脖子上面。
    两个人的这一吻,足足持续了将近半分钟。
    对于周安可而言,这真的已经是不管不顾的一大步了。
    让她主动亲吻一下苏锐都很难,更何况是在这种公共场所了。
    只不过,周安可原本只是准备蜻蜓点水地亲一下而已,可苏锐却把手放在了她的脖子上,让她想要躲开都做不到了。
    当两人的嘴唇相接触的那一刹那,周安可的脑子嗡的一声响,然后,周围的所有声音都听不到了,所有的情形也都看不到了。
    似乎,这一片小天地之间,就只有苏锐了。
    面前这个男人,已经是她的世界。
    那一次相遇,彻底的改变了她的人生道路。
    周安可体内的热情都已经被点燃了,对于这样的姑娘而言,一旦动了情,那么剩下的也就只有专注和坚守了。
    即便不需要苏锐如何的引导,周安可就已经把她那逐渐变得熟练的“技巧”给用了出来——是的,情到深处,一切都是发自于内心的本能。
    深深的一吻之后,周安可的呼吸有点急促,那本就已经红透了的俏脸变得更热了几分。
    就在这个时候,她忽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几声咳嗽。
    这咳嗽明显是故意的。
    苏锐也抬起了头,看到了站在周安可身后的三个人。
    “我晕……”他的反应和严祝是一样的,差点没吐血,“我说,你们怎么来了?”
    而当周安可看清楚眼前的几个人之时,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难道说刚刚的那一切都被他们看到了吗?简直羞死人了好不好!
    此时,这位来自于江南水乡的姑娘不知所措,只觉得自己真是没法见人了。
    她捂了捂脸,觉得双颊的温度已经相当烫手了。
    “苏伯伯,大哥,姐姐,我不知道你们过来……刚刚……”周安可越是想解释,越是有些乱套,那手足无措的样子,看起来真是可爱极了。
    苏天清笑意盈盈的说道:“安可,刚刚可是很勇敢呢,唉,年轻真好。”
    苏无限笑了笑,拉开了一张凳子,扶着老爷子坐下来,然后看向了苏锐:“一回到首都,不先去家里看看,哪怕把安可带回家也行啊,你这样做合适吗?”
    没办法,一见到苏锐,苏无限就忍不住开启了怼人模式。
    苏锐则是没好气的说道:“苏无限啊苏无限,你一把年纪了还在这里偷窥,你觉得你合适吗?”
    这哥俩要是有一次见面不反唇相讥,那都不正常。
    “其实,我们刚刚……”周安可还想着解释,可是,这种事情,无论怎么解释,都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毕竟,大家可都把这一切深深的看在眼里了。
    苏老爷子笑呵呵的摆了摆手,周安可便不再解释什么了,她连忙给几人倒水。
    “爸,您说您这样合适吗?”苏锐反倒责怪起自己的老爹来了。
    “碰巧,碰巧。”苏老爷子显得心情极好,“安可,坐,没什么好紧张的,年轻人不都这样吗?”
    这么一说,周安可的脸更红了。
    “爸,我看您气色不错啊。”苏锐敏锐地观察到了重点,顺便转移了话题。
    苏耀国摆了摆手:“我现在也早就看开了,由着他们折腾我好了,我懒得管。”
    苏无限一听,立刻说道:“爸,这怎么是折腾呢?新的治疗方案这不都立竿见影了吗?”
    这段时间,苏无限基本就没停下,他动用自己的能量,遍访世界名医,来不断的给老爹会诊,有的医生束手无策,有的医生试了试便放弃了,但是,苏无限最终还是重金组成了一支医疗团队,他的努力没有白费,这团队也起到了效果。
    还好,老爷子现在对治病这件事情也没有那么抗拒了,而且,他也更愿意给现代医学一些信心。
    苏无限能够明显看出来,现在老爷子和之前的态度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这种态度,是关于生活,关于未来,关于方方面面的。
    老爷子的性格一贯是极为洒脱的,他戎马一生,经历了无数风雨,这辈子有着数不清的精彩与辉煌,在他看来,自己已经活够本了,这些年来,他看着这个国家从一贫如洗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每天都很欣慰。
    是的,在老爷子看来,哪怕他现在就撒手西去,也不会有任何的遗憾,这个国家早就走上了正轨,蒸蒸日上,未来还会有更多的辉煌。
    所以,他之前对于“治疗”这件事情,抱的都是一种随性的态度——能治好最好,治不好也没关系。
    不过,现在老爷子的心态似乎变得不一样了,由于苏锐的出现,他开始觉得,生活之中充满了更多值得期盼的事情——譬如说,抱上苏锐的孩子,又譬如说——让苏锐多生几个。
    以前的老爷子总是为了这个国家劳心劳力的,现在,他也该享一享普通老人所能享受到的天伦之乐了。
    还好,苏无限的努力起到了作用——他所寻找到的新的医疗团队,终于寻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彻底治愈是不可能的,毕竟老爷子的年纪已经不小了,年轻时候受过这么多的伤,身体机能也在不可逆的老化,但是,如果这种治疗能够持续进行下去的话,让这种老化的速度迟缓一些,或许会产生新的希望。
    在这种时候,没有人愿意放弃。
    “有新的治疗方案了吗?”苏锐听了苏无限的话,眼前一亮。
    “有了,不过,现在老爷子的心情最重要。”苏无限说道:“只要心情好了,很多难题都能够迎刃而解。”
    苏锐说道:“我看咱爸的心情挺好的啊。”
    苏无限盯着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没让苏锐产生跳楼的冲动:“你要是没有不孕不育症,咱爸的心情就更好了。”